莽穿星海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62章 道心蒙尘

  医疗组大楼。

  ICU重症监护室外,李林穿着防护服,全身武装,站在门外,透过门上的玻璃小窗,看向监护室中。

  已经难看清汤青的身影了,汤青整个人裹得像个白粽子一样,浑身上下,连着各种各项李林看都看不懂的线,插着各种各样或粗或细的管子,而在病床的边上,刘航坐在椅子上,半低着头,也不知有没有听到严鸿雯高跟鞋嗒嗒嗒的脚步声音,只是这样低着头,像个雕塑一样,没有丝毫反应。

  翘着脚看了半天,李林几乎将整个脸都贴在玻璃上了,半晌之后,李林才倒退了两步,看向身旁的严鸿雯。

  “小林?”

  迎着严鸿雯有些殷切的目光,李林却抿了抿嘴唇,摇了摇头。

  “伤了心神,不好办了。”

  汤青能够被救回一条命来,本该是意外之喜。

  昨日,汤青在盛海生生抗住了海堤碎石,直接昏死了过去,等众人登坛作法结束,连云德昌道长以神魂力量去探,都以为汤青是活不成了,谁知道众人担架刚刚抬上了专机,随行医疗组的凌医生却不甘心这样的结果。

  先是一波徒手止血,又是漫长时间的心肺复苏,愣是把汤青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

  可即便如此,刚下飞机,汤青也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

  不提可能存在的种种术后并发症,只是汤青这一堆伤势落到身上,即便是活了过来,也断了修行之路。

  浑身没一块好肉,这是肌肤之损。

  钢筋洞穿脏器,这是五炁之损。

  流血不止,这是气血之损。

  风雨之中,寒气侵体,这是阴阳之损。

  浑身上下数处骨折,这是筋骨血髓之损。

  而汤青养好这一身的伤势还需要顽强的生命力,这更是本元之损。

  六损临身,莫说李林前世曾经苦修千年,乃是重生之人了,也只是束手无策。

  恐怕只有大罗神仙降世,才有重塑汤青身躯的可能。

  这样残缺的身躯,在道门修士的眼中,就像是强行重新拼凑粘合在一次的陶瓷娃娃,看似完好无损了,实则已经千疮百孔。

  以当世医学之发达,安康百年或许不是什么问题。

  但想要重归修行路途,却无异于逆天夺命。

  而正是因为汤青的惨状,让刘航一时间心神失守,只说汤青是为了救自己才落到这样的下场。

  用现代话说,这就是收到了刺激。

  用道门专业术语来说,这就是心魔丛生,道心蒙尘。

  汤青这边送到基地,一夜的手术做下来,刘航也在手术室外坐了一夜,起初大家也都没当回事儿,等第二天再看到刘航的时候,胖子浑身的精气神却一散而空。

  莫说是重修《小明烛金灯法》了,即便是站桩功入定,只怕刘航也难以做到,定是一念起,心猿意马作乱灵台的场景。

  更何况,刘航的主观意愿更是选择了逃避。

  逃避眼前的一切。

  经历过前世千年的历程,尤其是后面数百年,人类文明与星人文明的血战,折损在星空的修士还少么?

  百万星球级强者,最后成功撤回太阳系的,不足十万。

  余下,皆战死沙场。

  彼时,如刘航一般道心蒙尘者,不知几凡。

  倒也不是没有蒙尘之后重新走出来的,只是李林很清楚,现在这个时候,最好不要轻易去劝刘航,很多时候,旁人苍白的言语和安危,只会起到反作用。

  古人说,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就是这样的道理。

  见汤青生死,又见汤青活命。

  这样的刺激,尤其是刘航这样现代社会熏陶出来的年轻人,心理崩溃才是必然,要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只怕李林还要怀疑刘航也重生了。

  事已至此,让刘航远离一段时间战略组的生活,也不失为解决的办法。

  但是在心中,李林还是期望刘航能够尽快的走出来。

  要知道,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但是生死之间也有大机缘。

  如果刘航能够重新走出了,此间经历,无异于洗练道心,对于刘航日后的修行,也有着莫大的帮助。

  而这些,李林也没有与严鸿雯讲,只是建议严鸿雯,现将刘航安排到文职岗位,或者说较为轻松的岗位上去吧,让刘航也安静一段时间,顺便,给刘航找一位心理学专家配合辅导。

  这就是现代科学发展的好处。

  在古时,哪儿来的心理学专家,一旦道心蒙尘,要么就此退去修行路,要么凭个人悟性尝试着走出来,要么干脆更为偏执,直接投向魔道。

  交代完毕,最后又在门外看了刘航一眼,李林便离开了医疗组大楼,转而去了修行院。

  ……

  修行院,云德昌道长的院落中。

  李林缓步而入,幽静小院中风物依旧,但是却再也难见玄云道爷的身影。

  推门而入,再看云德昌道长,倒是较之前沉闷了些,但好在还算心静稳定。

  恩师辞世,悲伤也是在所难免。

  李林没有说话,只是先朝着云道长点点头,便走到一旁玄云道长的灵位前,亲手奉香一柱,又手掐子午阴阳诀一拜,这才重新站定在云德昌道长面前。

  一边从身旁的挎包里取出手札递向云德昌道长,李林一边开口道:

  “云道友,今日前来,贵派传承,完本奉还。”

  看着昔日里玄云道爷亲自手书的法本,眨了眨眼睛,云道长到底湿润了眼眶,也没有虚伪的推辞客套,云道长伸手接下了李林递过来的法本,点了点头。

  “李道友,有心了,多谢!”

  闻言,李林自是摆了摆头。

  “告辞。”

  ……

  转天,翌日。

  江河有洪水泛滥,漫灌四野。

  好在受灾区域,先前大都已经成功将民众疏散,少数受灾区域的人员伤亡,实则受制于地形困难,或者是人力之未及。

  而相关部门,也依照先前的预案,紧急进行着洪水的抵御工作。

  盛海市,钟声不绝于耳。

  汴梁市,法印大音希声。

  XY市,雷霆响彻云霄。

  蓉城市,隐有鼎鸣传世。

  同日,李林请辞教官职务,严义德拒,又请辞顾问职务,严义德方允,同日,李林宣布闭关。

孤星入梦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