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云云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及笄宴(一)

  万事俱备,只差时辰!

  我挑完衣裙就回到外边儿,老头头依旧在闭目养神,我走过去躺在老头头腿上,打算先睡一觉再说。

  “嗯!头太重了。”老头头道。

  啧!你脑袋才太重了,你全家脑袋都太重了!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我说。

  “说得好,那作为吾的好徒儿……”老头头说着,依旧闭着眼睛,但嘴角却是微微上扬,一看就是在憋坏主意,我这么的聪明,还能让他得逞?

  “那简直就是道德绑架,不可取,不可取啊!”我抢先截断了老头头的话。

  “睡吧,时辰到了,吾自会叫汝。”老头头说。

  “好!哈~”我打了个哈欠,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就打算睡了。

  结果在我快要入睡的时候,老头头突然道:“起床了。”

  我那个想骂仙啊!

  我假装听不见,翻了个身,又继续睡,然后老头头居然直接起身,我的头就直接磕到了地板上:“疼死我了,你谋杀啊?”

  我摸着我可怜的脑袋泪眼汪汪地从地上爬起来,然后自觉地到书房里梳妆打扮一番。(其实就是换套衣服,再扎个辫子。)

  待我梳妆打扮完,然后从书房里出来的时候,老头头已然攥着一个巴掌大的雕花木盒站在露台上欣赏被风吹得漫天飞舞的棉絮,他还是那一身一尘不染的白衣,还是那一头乌黑发亮的墨发,五百年都没换过!

  “怎么?”老头头察觉到我在看他,歪着头问了一句。

  “我是过生辰,不是办丧事儿!”我看着老头头的白衣,皱了皱鼻子道。

  “这样?”老头头说着,摸了摸腰带,然后他白色的腰带就变成了胭脂红色的腰带。

  “哈!也……不是不行!”我看着那条胭脂红腰带道。

  算了,总比一身白强!

  “走吧。”我看着老头头,等着他捻诀打开门洞回卯华,这样就不用费劲儿御风了。

  “自己飞。”老头头说完,脚底就生出一股风,老头头踩在这股风上静静地看着我。

  我皱着脸也看着他,一时间,谁也不让谁,要不是不知道哪里突然吹来一股风,我铁定不能眨眼睛。

  “哼!不就是高阶瞬移术嘛!”我不屑地喊道。

  “此术极消耗修为,待汝学会了,要舍得,尽管用,吾绝不拦着!”老头头说着,便离我而去。

  “哦!”我磨蹭了一会儿,一个向上蹦,脚底生成一小股风,便慢悠悠地跟着老头头往卯华飞。

  话说,我跟着老头头修习已经五百年了,也不知道是哪里学错了,飞得极丑,虽然已经比在卯华的时候快了很多,但还是很慢。

  当年,我都还没来得及过生辰就被撵到白雾棉山,今年这个及笄宴,哼哼,得讹父王一笔,否则不算完!

  “撞上了。”老头头轻飘飘的声音一下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

  我定睛一看,好家伙,一座光秃秃的石头山近在眼前,眼看着就要撞上了,我迅速地拐了个弯,然后擦着突出来的一块石头险险地躲了过去。

  “臭师父,怎么不早提醒我?”我看着被石头刮烂的衣袖,生气地吼道。

  “有时候,吃些苦头,并不是什么坏事。”老头头在前面说。

  哈!敢情烂的不是你的衣袖!

  “你少说风凉话。”我说道。

  “这是真话,飞快些,别出神。”老头头说着,便加速前进。

  风吹起了师父的白袍,衣袂翩翩,就跟凡间戏本里的俊美书生一样,就差个貌美如花又多才多艺的世家小姐来撩拨他的心弦了,也不知道谁那么倒霉呢!

  一个时辰后!

  “就这么过去……真的好吗?确定不下去登记一小下下?”我眼睁睁地看着老头头瞧也没瞧一眼地飞过国界线,身为徒儿的我,也只好无比纠结地紧随其后。

  “没必要,吾一向如此。”老头头理所当然地说着。

  “哦!”我说。

  半个时辰后!

  “到了!”即使是站在云端,我还是一眼便看见了韶城热闹非凡的市集。

  蘑菇仙还是拿着她那把几百年没换过的破竹扇,鼠仙还是那么的卖力,不二酒家还是生意兴隆,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啊!

  我内心一阵激动和欢喜,即刻便落在群芳殿外。

  “母后!”我一下来,就看到母后站在群芳殿外望眼欲穿。

  “远远!”母后一见我,便喜上眉梢地声声呼唤,我一见母后,也顾不得后面的师父,一下就扑进母后的怀抱。

  “姐!”无视惊喜道。

  我抽出一只手来拉了拉无视的手,无视拽着我的手臂,也开心得不行。

  “花不远!”这么难听的声音,也就老哥了。

  “哎呦喂!稀客啊,终于舍得回家啦?浪子回头,金不换啦?”我转头笑嘻嘻地看着老哥说。

  “那当然不是,我不过就是来看看我亲爱的妹妹,又要被指给哪个倒霉蛋。”老哥说着,扇着争艳扇,笑得阴险非常。

  指婚?五百年没见,一回来就要给我指婚,父王到底是有多不待见我?

  “哦!是吗,那我就走了,不用送了。”我冷着脸丢开无视的手,然后挣脱母后的怀抱,扭头正打算往上蹦,就被一只手死死地按得动弹不得。

  我转头一看,老头头淡然而又坚定的眼神迫使我不得不乖乖地站在原地。

  “你是不是跟我父王合谋了?”我生气地瞪着老头头。

  “远远,你不要母后了?”说着,母后扯起袖子,就要抹眼泪。

  “是你先不要我的!”我生气地将脑袋撇到一边儿。

  “母后怎么会不要你呢,这都是你父王一仙的糊涂主意!”母后说着,又抹了把眼泪。

  “姐,你就别生气了,要不喜欢,也可以拒绝的。”无视拉着我的手说。

  “反正你也退过一次婚了,再退一次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嘛!”老哥戳了戳我的头说。

  “可我嫌麻烦啊,上次退婚,我五百年都回不了家,再退一次,那岂不是一千年都回不了家了?”我说道。

  “那你想怎么样?”臭父王沉声道。

  “我的婚事,我自己做主。”我说。

  “那就放弃你公主的身份,否则免谈!”父王道。

  “放弃就放弃,谁怕谁啊!”我赌气般地再一次丢开无视的手。

  “嗯!还是进去说吧!”老头头说着,便率先走进了大殿。

  “是啊,都别在外面站着了,快进去吧!”母后接着师父的话,也不抹眼泪了,干脆地把我扯到身边儿,拉着我进了群芳殿。

  “是我怠慢了上神,上神可莫要计较!”臭父王笑着跟在上神的后面说道。

  狗腿样儿!

  “幽色她们怎么没来?”我看了一圈殿内,扭头问无视。

云裳阡陌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