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云云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红沼泽

  “这就怂了?”我说。

  “我才没怂,那你们有办法进去吗?”无视嘴硬道。

  “额……目前为止,没有。”我说。

  “哼!”无视说。

  “远远,上神这五百年可有教你习武?”幽色若有所思地问道。

  “当然有,怎么,你不会是想直接趟过去吧?”虽然从这里可以远远地看到对面的桃花林,但这片红沼泽还是很宽的,要是趟到一半没力气了,那我们得在这里当化石啊!

  “你俩可以吗?这五百年来,我天天跟着头皮屑夫子跋山涉水,沼泽也没少趟,只是那些个沼泽小些,我早就练出来了。”幽色信心满满地说。

  “这五百年来,我除了钓鱼果腹,就是捕鱼果腹,钓鱼我在行,至于趟沼泽嘛……可能,有点儿玄!”我尴尬地说。

  “我就更不可能了,这五百年,我就没怎么出过宫门,我趟不过去的。”无视委屈地说。

  “你们两个四体不勤的,罢了,等会儿,我在腰间绑条绳子,你们两个在上面拉着绳子,我趟过去,看看那边有没有什么机关可以让你们过去。”幽色摇了摇头说。

  “好姐妹,加油!”我郑重地做了个加油的姿势。

  “等我的好消息。”幽色自信地说。

  我重重地点了一下头,然后解下自己的腰带跟无视的腰带连上,最后再跟幽色的腰带连上,才发现……腰带压根儿就不够长。

  我苦闷地看着四周的风景,整片沼泽有得是芦苇、苔草和桤木,我寻思着,一把扯下附近的芦苇说:“要不然,我们把附近的芦苇扯下来编成绳子?”

  幽色看着我手上的芦苇,怀疑地说:“能结实嘛?”

  无视也看着我手上的芦苇,瘪着嘴说:“确定不会趟到一半断了?”

  我低头看着手上的芦苇,花黄,叶细,茎硬而中空。

  我记得韶城的市集上常有一老仙妇在卖苇席,看着还挺结实的。

  我抬头看着幽色说:“头皮屑夫子有教过你编苇席吗?”

  幽色像看白痴一样地看着我,然后说:“你看我像是会编的样子吗?”

  闻言,我挥舞着手上的芦苇,实在是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这时,无视突然说:“我们不是要编绳子吗?”

  我一下反应过来说:“对哦!”

  无视叹了口气:“我们可以编辫子一样地编绳子,应该可以用的吧?”

  我和幽色对视一眼说:“姑且试试!”

  半个时辰后!

  “呼!总算是编好了,没想到,这还是个大工程啊!”我看着地上堆得跟小山一样的绳子,自我感动得都快哭了,我真是太不容易了!

  “这样应该就够长了吧?”无视看着那堆绳子说。

  “差不多吧,只是,这附近的芦苇都快给我们薅光了。”幽色说着,只见,原本还在随风摇曳的成片芦苇丛,一下变得光秃秃的,我心里突然有些愧疚!

  “没事儿,还会长回来的。”我自我安慰着,然后和无视一起催促着幽色赶紧趟沼泽,不然太阳就要下山了。

  幽色将苇绳系在腰上,我便将腰带缠在右手臂上,以防不测,然后幽色一只脚轻轻踏进沼泽里,沼泽里的泥一下就把幽色的小腿吞了进去,幽色反应极快,立马手脚并用地增加受力面积,费劲吧啦地把右腿从泥里抽出来,结果左腿又陷了进去,她就只好两只手在前面拼命地扒泥,两只脚在后面艰难地一进一出,看得我在边儿上心惊胆战的,但是又不敢出声打扰,让她分心。

  终于,在幽色趟到半路的时候,她突然停了下来,看样子似乎是累了,可是沼泽里的泥还在不断地吞噬着她,她要是再不赶紧起来继续趟,就真的趟不过去了,我看着无视说:“这样下去不行啊!”

  无视乱晃着脑袋说:“那怎么办?”

  我使劲儿地拉了拉苇绳,结果没拉动,我只好瞪着无视说:“还不帮忙,真想看着幽色沉尸沼泽啊?”

  无视一听,赶紧跟着我一起用力,可我们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还是屁用都没有,幽色还是在不停地往下沉,我一急,就大喊道:“还活着吗?”

  然后,原本还不怎么动弹的幽色突然就挣扎了起来说:“太~臭~了~不~敢~死~”

  这时,一阵风迎面袭来,一股说不清,道不明,像是烂菜叶的味道,又像是谁放了个屁,然后这个屁又随风飘散,那简直是……臭到令人发指。

  无视憋红了脸说:“姐,我快……不行了!”

  我看着无视已经翻起来的白眼,只好勉强捻诀撑起结界,才总算是逃过一劫,真不知道凉凉到底是怎么在这鬼地方呆下去的。

  “远~远~”幽色又突然朝着我们大喊道。

  “怎~么~了~”我一听,便立马回应道。

  “有~桥~”幽色道。

  “沼泽里还有桥?”我不敢相信地看着幽色,然后又扭头看着无视。

  “从来没听说过。”无视说。

  卡……卡……卡……

  沼泽上突然冒起了无数的泡泡,看起来就像是水开了,然后沼泽上就出现了一块块绿绿的长方形的东西,我好奇地蹲下来仔细地观察这绿绿的长方形。

  无视却说:“这是什么啊?好恶心啊!”

  我随手抄起旁边儿的小石块,用尖锐的一端在长方形上轻轻地划了一下,挺滑的,并且是实心的,我又继续拿小石块在长方形上划了好几下,才发现这个长方形,其实就是一块石头,而上面那层绿绿的,就是家家户户水井旁和水沟里常有的……苔藓!

  我随手丢掉小石块说:“这就是幽色说的桥,走吧,小心点儿,别滑倒了。”

  我右手拉着腰带,左手拉着无视小心翼翼地踩着覆满青苔的石头。

  “姐,你慢点,我要滑倒了。”无视扒着我,颤抖地说。

  “你別晃啊,我都要被你晃下去了。”我心里有些害怕,因为无视控制不住地颤抖,我也不得不跟着她一块儿颤抖,这要是不小心掉了下去……

  “我也不想啊,可是,我控制不了我自己啊!”无视哭着说。

  “快了,就快到了,坚持住啊!”我不停地安抚着无视道。

  相较于幽色的生趟沼泽,我和无视跨石块要快得多,不一会儿,我们就到了沼泽对面。

  不过,我并没有看到幽色,她应该是先进去看凉凉了。

  “死幽色,也不等等我们。”无视嘀咕道。

  “走啦!”我说。

  “姐,这桃花林里的桃树怎么那么细啊?看着一脚就能踹断!”无视说。

  “可能是这些桃树不适应沼泽的气候和环境吧,我记得,桃树一向是喜光畏涝的。”我弹了弹桃树树干道。

  “你们干嘛呢?”突然,一道声音划破了我和无视的悠闲。

  “我去!你吓我一跳。”我寻声看去,只见,幽色叉腰站在前面一棵桃花树下。

  “这话应该我们问你吧?”无视说。

  “我这是在探路!”幽色朝我们走来道。

云裳阡陌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