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云云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劫狱(一)

  “那,路呢?”我看着幽色身后参差不齐的桃花树说。

  “哼!这不是正在找嘛!”幽色尴尬地说。

  “幽~你以前来过这吗?”无视问。

  “从来没有。”幽色面如死灰地看着眼前一棵棵的桃花树道。

  “我们还是边走,边看吧!”我一马当先地走在了前头,可是走着,走着,我看着那些桃花树,越看越奇怪,它们就像是一对父母仙生的同卵兄弟姐妹,一摸一样,根本挑不出一丝一毫的不同。

  “姐,你觉不觉得,这些桃花树……好像很奇怪啊?”无视狐疑道。

  看来无视也发现了。

  “哎!远远!无视!你们难道就没发现……我们一直在原地打转吗?”幽色突然止步,然后叹气道。

  “早就发现了!”我也停了下来,崩溃地喊道。

  “你比我们先来那么久,难道就没发现这些桃花树长得一摸一样?”我问道。

  “发现了,可那又怎样?这桃花林看着普普通通,实则是个不折不扣的迷阵,搞得我晕头转向的。”幽色说。

  “不是,这凉凉好端端的,干嘛在自家门口摆个迷阵啊?她这是在防着谁啊?嗯?她不是被囚禁的吗?”什么情况?

  “我们才离开多久啊,怎么就这样了?无视,你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幽色怀疑地盯着无视说。

  “我天天不是在学堂,就是在永昌殿里写功课,哪里知道外面那么多的事情,不信,你回去问不理、不睬。”无视极其无辜地抱怨道。

  “罢了!”幽色说。

  “哎呦喂!这到底要怎么进去嘛?你俩倒是给我指条明路啊,我们总不能就这么面都未见到,就打道回府吧?这缺德事儿,不像是父王的作风啊?”我蹲在地上抱怨道。

  “确实不像,难免小气了些,王上一向是不爱事后计较,没完没了的仙,这事恐怕还真不是王上的手笔。”幽色说。

  “扯这些有什么用?我们到底该怎么进去啊?”无视喊着,估计是站累了,一屁股就坐在我脚边儿。

  “你也不嫌脏。”我嫌弃地说。

  “反正回去也是要洗的,有什么关系?”无视无所谓地说。

  “哎!”无奈之下,我们只好你瞪我,我瞪她,她又瞪你地无限循环,然后齐齐叹气儿。

  一盏茶后!

  “啧!干脆统统砍了算了!”我一拍大腿,猛地站了起来,结果,可能是因为蹲得太久了,也可能是起得太猛了,站起来后就一阵头晕目眩的。

  “哎!远远!”幽色喊道。

  “姐!”无视也喊道。

  “啊?我,我没事儿。”我拼命地甩了甩头,终于清醒了点儿。

  “刚才说到哪了?额…………对,统统砍了!”我坚定地说。

  “也,不是不可以!”幽色看着这片桃花林,有些惋惜道。

  “那就开始吧,我早看这片桃林不顺眼了。”说着,无视就捻诀变幻出一把斧头,然后站起来,抬手就砍。

  哐!

  无视手里的玄铁斧一接触到桃花树,就硬生生地在我眼前成一个抛物线被震飞了,我望着玄铁斧远去的身影,感叹道:“这玄铁斧飞得还真是,又远,又好,还会发光呢!干脆给它改名叫流星斧怎么样?”

  无视凄惨地大叫了一声,然后哀嚎道:“我的棺材本啊!”

  哈!棺材本儿?才几岁啊,就开始存棺材本儿了!

  这时,幽色非常及时地拉着无视,然后说:“没事,没事啊,嫁妆还在就行,棺材本以后还可以再存的嘛!”

  我立马也凑上去,揽着无视的肩膀,笑说:“是啊,你还年轻,有得是时间存棺材本儿,且放宽心!”

  无视依旧哭丧着脸说:“我们还是回去吧,我还得去找我的棺材本呢!”

  幽色死死地拽着无视说:“棺材本什么时候都可以找,这凉凉可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看的。”

  我也附和道:“哎呀!不就是把流星斧嘛,你要多少,我就给你多少,无视乖,无视最乖了!”

  我话刚说完,无视便看着我,开心地说:“你说的!”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无视破涕为笑,我浑身上下的肉都莫名地疼了起来,我看了眼幽色,幽色也正一脸微笑地看着我,并竖起了她的大拇指,看来,这流星斧挺贵的!

  “哼!不就是一把流星斧嘛,我记得老哥那好像有一把,我好好跟他说说,他一定会给你的。”好险,差点儿就破产了!

  “啊!姐,你刚才不是这样说的!”无视拽着我的袖子说。

  “哼!做仙不能太贪心啊!”我一把拍掉无视的手说。

  “你俩闹够了没?还进不进去了?”幽色适时地岔开了话题。

  “问题是怎么进啊?这破树又砍不了。”我说。

  “那就烧了!”幽色斩钉截铁地说。

  “我看你是想拉着我们一块儿自杀吧!”我说。

  “那我们就一直傻在这?”幽色说。

  “哎!要不然……咱们试试这个?”我捻诀变幻出一个罗盘。

  “你怎么不早拿出来?”无视一看见罗盘,立马抱怨道。

  “我也是刚刚才想起来。”我说。

  “这罗盘管用吗?你别忘了,这,可是有结界的。”幽色说。

  “这是我师父给我的法宝,怎么着,不至于太差劲吧?”但愿师父能靠点谱儿!

  “你,会用?”幽色说着,脸上写满了怀疑。

  “当然,不会。”就是光看这罗盘上积了那么多的灰,也该知道我不会用啊!

  “姐,是上神没教过,还是你没听见啊?”无视问道。

  “你不要跟我说,你忘了。”幽色嫌弃地说。

  “哼!要不,我试试?”我看着手上的罗盘,实在是想不起来到底该怎么用,主要是这五百年,我也没出过山,压根就没有用到这罗盘的机会啊!

  “额……我……”我刚想找借口掩饰尴尬,这罗盘就自己动了起来,上面的天池也不停地疯狂转动起来,直到天池里的磁针静止下来,与红线重叠,这罗盘就射出一道光来,直指我们右边的方向,我看着这道光,有点反应不过来。

  “这罗盘是在给我们指路?”无视道。

  “好像是的。”幽色回应道。

  “既然路都给我们指好了,那还等什么?”我一手拿着罗盘,一手拉着无视就顺着罗盘指的方向走去。

  “哎!等等我!”幽色喊道。

  我们三个就这样跟着罗盘在桃花林里左拐,右拐,绕着这一棵桃花树顺时针转了一圈,又绕着那一棵桃花树逆时针转了一圈,然后右拐,然后再左拐。

  终于,我们走到了桃花林里的一小块空地旁,空地上孤零零的,只有一幢简易的木头房子,房门口还有两个身穿盔甲的仙兵守着,不过,这两个仙兵穿的盔甲,我没见过啊!

  “不是,这俩,哪儿的呀?”我小声地询问幽色和无视,生怕惊动了那两个仙兵。

云裳阡陌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