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陈衰亡录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百章 亡国公主存气节

  宁远心性好动,陈后主对这个妹妹更是娇宠有加,什么事情都由着她的性子。

  大陈的皇宫虽豪华尽致,但对于宁远来说,远不如畅玩在山水之间来得逍遥快活,市井中形形色色人,在宁远眼中百看不厌。

  山野间各种野草杂花,各种闻所未闻的虫鸟,在宁远眼中,是那样贴近她纯真的心。

  在建康被围的时候,宁远恰好偷偷跑出京城,又到外面玩耍,她身边除了两个侍女和两个侍卫外,再没有多带人。

  大陈处于四面楚歌的危险境况,宁远并不知道详情,这些国家大事,她几乎从来不关心,也不打听,她一心想着的是如何开心取乐。

  虽然沿途到处都有逃亡的百姓,宁远并没有感到危险就在身边,直到隋朝大军将京城包围得铁桶一般,宁远要想回去已经无路可走。

  虽然一身公主装束已经换掉,但天生丽质的她,即使布衣裙钗也难遮掩其风华。

  也真是老天作伐,宁远一行四人慌不择路,正好撞上杨广的中路大军。

  原本夹在逃难人群中的宁远并不起眼,但紧跟的两名侍卫却忘记了自己身上佩戴兵刃。

  再傻的人一看就知道他们保护的人一定不是普通女子,隋军士兵哪能让他们轻易从眼皮子底下逃脱。

  四人被捉到了杨广的中军大帐。

  “你······你是宁远?”未等士兵报告详情,杨广一看眼前站立之人,不由一惊。

  这一声惊诧,立即唤起了宁远的记忆,尽管帐中高坐之人一身戎装,但那熟悉的眼神、那熟悉的脸部轮廓、那说话的神情,那不是曾经救过自己,自己甚至为之倾心的杨雄吗?

  “你······你是杨雄?”宁远这一惊更是非比寻常,那个令自己心仪的游学之人,怎么变成了大隋军队的统帅?

  “我是你认识的杨雄,但那不是我的真名,我叫杨广。”杨广早已起身离座。来到宁远身边。

  “杨广、杨广,大隋的晋王命叫杨广,难道你是······”宁远惊诧地往后退着,怀疑的眼神直直盯着杨广。

  “不错,我就是晋王杨广。”杨广一脸微笑。

  “你······你······”猜想得到证实,被欺骗的屈辱和国家即将灭亡的悲痛交织在宁远心里,素手芊芊细指指着杨广,脚步则不断往后退。

  “宁远,你不要害怕,你已经安全了,没有人敢伤害你。”杨广并不知道宁远的心思,反而认为她是害怕。

  对于这个一身不染任何尘埃的大陈公主,杨广自从见她第一面开始,便对她魂萦梦牵,他也知道宁远钟情于自己,那一次幽会要不是出事,害怕耽误了大事,说不定早已成就好事。

  自己这一次南来,除了实现心中夙愿,累积功劳,为将来争夺太子之位夯下坚实的基石,心中还另有小算盘。

  宁远和张贵妃是那次他假装高丽使团来大陈刺探军情见过的令自己日夜难以释怀的两个女子,宁远就像一朵出水芙蓉,一尘不染,张贵妃则像一朵牡丹,正在盛开。

  如果有幸能将两人同时据为己有,人生还有何遗憾!

  没想到居然得来如此容易,这令杨广高兴得合不拢嘴。

  恰在此时,军士来报,说有重要军情,要晋王亲自去处理,晋王可不是为了女人耽误大事的人,只好吩咐手下好生看待宁远。

  当晋王从前线赶回大营,远远的就在专门为宁远新增的帐篷外大声吵嚷开来:“宁远,宁远,我回来了。”

  宁远已经在侍女的服侍下,换了一身白色的一衣裙,听见晋王兴奋的呼唤,心里既忐忑又放不下。

  她做梦也想不到决定自己存亡的人,竟然是自己第一个为之心动的男人,要想拒之千里,又放不下心中那份依恋。

  宁远撩起帐门的帘子,和煦的阳光映照在她略微苍白的脸上,浮现出微微的愁绪,为她平添了三分病态美。

  “宁远,你怎么了?难道不高兴遇见我?”晋王一脸堆笑,低声说道,担心惊吓着着像小兔子一样的人儿。

  宁远双目盯着晋王,眼里秋水饱含着深情,但脸颊上却带着些许的挣扎和痛苦。

  “杨雄······”宁远费了好大劲,但却又不知该怎么说,在她心里,她非常排斥眼前的晋王杨广,但对曾经令自己倾慕的那个舍命相救自己的杨雄却难以忘怀。

  此时的杨广跟那时的杨雄比起来,身上多了一种霸气,英武气度自然流露出一种气吞山河的气势。

  面对盯着自己的晋王,宁远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

  深深吸了一口家国的空气,宁远幽幽地说道:“世事变幻,谁也无法预测,曾经一个游学四方的学子,那时我还担心着与你结交,会遭到母后和哥哥的反对,想不到时过境迁,你我之间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我一个王国的公主,再也配不上你了。”

  “宁远,你千万不腰这样想,你在本王的心里,一直是遥不可及的女神,自从那次分别后,本王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你,本王暗自告诫自己,今生今世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也一定要与你厮守。”

  杨广的深情告白,让宁远眼里噙满了泪水,可是眼看国没了,家没了,自己即将成为一只无枝可栖的孤鸟,剩下的唯有作为公主的骄傲和自尊,宁远苦笑了一下,说道:

  “我的国和家园是你带兵毁去的,我心中过不去这道坎,我们曾经的那段美好就让她成为记忆吧。”

  宁远说完,转身返回账内。

  “站着!”见宁远狠心割舍下情意,晋王心里一急,‘站着’这两个字,从他嘴里吐出来,声音低沉,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

  宁远心里一震,刚刚抬起的脚硬生生地停了下来,但心中却也升起抗拒。

  “晋王还有什么吩咐?”宁远背对着杨广,声音突然变得那样冷淡而陌生,更透出一股宁折不弯的气息。

  宁远的语气让杨广心里也一阵撕裂般疼痛,可是作为大隋最有势力的王爷,他只好端起架子,傲然说道:“宁远,你何必如此绝情,你难道不知道你已经是我大隋的阶下囚了吗?放下你的身份和地位吧。”

  这话如针一般扎进宁远的心里,她的心在滴血,在收缩,难道相爱的结果就是这样么?

梦凉未央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