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陈衰亡录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百零一章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宁远生长在帝王之家,向来都是别人对自己百依百顺,哪曾受过闲气,来而不往非礼也。

  宁远突然转过身,高傲地望着杨广,起初还含情脉脉的两潭秋水,突然闪烁着刺骨的寒芒,冷冷地说道:“如今我已国破家亡,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是请你不要羞辱我。”

  杨广正在为刚才自己冲动之言后悔,看见宁远这种凛然不可侵犯的神态,他想不到一向温柔得像小兔子的宁远,也会变得如此羁傲不驯。

  杨广楞了楞神,静静地凝视着宁远,眼底满是纠结。

  “宁远,本王没有羞辱你的意思,刚才是······”

  “没有最好,否则你得到将死一具冰凉的尸体,你我之间就当从来没认识,现在我仅是你大隋军队的俘虏,晋王请回吧。”

  宁远打断杨广的解释,冰冷地摔下几句话,径直走进账内。

  杨广吃了闭门羹,心中怒火中烧,想要用强,可又担心宁远所说,他得到的只是一具冰凉的尸体。

  杨广对女人的心思可是又研究的,像宁远这种女子,外柔内刚,那是说得出做得到的,他可不想得到那样的结果。

  杨广讪讪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此时在做任何解释已经没用,但他坚信宁远一定会臣服于自己。自己也一定要用尽一切办法将宁远得到手。

  后来宁远和许多大陈的皇室女子一样,被押解到长安,还没等杨广将她的心再次俘获,就被罚到掖庭。

  杨广虽然心中挂念,但忙于争夺太子之位,一时之间也没顾得上,谁知隋主杨坚听闻宁远美貌贤惠,抢先下手,将她从掖庭拔擢而出,宁远一跃而成为杨坚的宠妃,封为宣华夫人。

  杨广竹篮打水一场空,自己辛苦一回,宁远却把最珍贵的爱给了自己的父皇,他哪肯甘心,不断寻找机会接近宁远,并最终得偿所愿,得蒸其庶母。

  再说大陈后宫被隋军占领,这些常年征战在外的军士,看着后宫中无数美娇娃,就连那些宫女也是他们认为是自己一生中见过的最迷人的,个个身体里面勃动着原始的冲动。

  可是上面军纪太严,他们亲眼看见,白天就有一个士兵忍不住,将一个宫女拖到花园的树丛中,聊解饥渴,结果被当众处斩。

  大家看着成百上千的美娇娃,只能干瞪眼,流口水,毕竟命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军纪并不是对每个人都有约束力,一般士兵不敢以身试法,但对于像韩擒虎等统兵大将来说,军纪是他们宣布的,只存于心中,根本用不着在行动上表现出来。

  入夜之后,大陈的皇宫死一般寂静,但却有几个黑影推开了关押陈后主那些妃子的房门,守门的士兵虽然知道自己的将军将要干什么,但任谁也不敢多言。

  张贵妃和孔贵嫔是单独关押的,只是这两人名声太大,大陈后宫三大美人,张贵妃和孔贵嫔、龚贵嫔早已传遍大江南北,现在虽然只剩下两人,但大隋的将军们却也有自知之明,不敢轻易下手。

  这倒不是因为他们惧怕两人是陈后主的爱妃,一个亡国之君,既然国家都没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他们是惧怕晋王,军中早有传言,晋王倾慕陈后主的爱妃,这事如果是真,谁有胆量惹怒晋王,除非自己的前途和身家性命全部要了。

  第二天,晋王率军来到了这座历史名城,但他没有立即进城,而是在城外安营扎寨,自己也和以前一样住在军帐中。

  晋王之所以不急于进城,那是因为城池虽然攻下了,但城内秩序尚乱,同时担心大陈残余力量赶来解救京城,为防万一,他要以身作则,大军驻扎城外,确保已经取得的胜利成果。

  但对于大陈的一些弊政却不能拖延,杨广知道,大陈百姓对一些谄媚逢迎的大陈官员恨之入骨,是因为他们误国,迷惑君主,才导致国家灭亡。

  要安抚百姓,除了实行有利于百姓生计的措施外,还必须解除百姓心中之恨。

  杨广到达城外的第一道命令就是让人清理大陈的府库,凡是资财一律封存,不许妄动分毫。

  同时雷厉风行的将沈客卿、施文庆等这些投降过来的官员,当众问罪处斩,以谢大陈百姓。

  杨广这样做,当然是做面子给人看,不仅做给大陈百姓看,也做给自己的将士看,以博得一个好的名声。

  尤其是高颖,他虽然听命于自己帐下,但却是父皇最亲近的人,杨广对高颖时时提心吊胆,担心稍有不慎,被人钻了空子,如果他在皇上面前说三道四,对于将来和哥哥杨勇争夺储君,那是极为不利的。

  然而在投降的大陈奸佞小人中,孔宣的罪名并不亚于被斩之人,为何未加问罪呢?

  原来孔宣有个同乡熟人,姓徐,曾在后梁当官,当时梁国完全依附于大隋,仰仗于大隋的鼻息,隋主为晋王纳娶梁国公主为晋王妃,孔宣的这位同乡便是当时送嫁之人。

  晋王成婚后,便留下徐立在晋王府当舍人,这次也随晋王出征。

  孔宣早就听说过晋王其实骨子里是个好色之徒,对于美女的钟爱一点不亚于自己曾经效忠的君主,又听说同乡在晋王府当差,于是便托人找到了徐立,让他在晋王面前暗通音信,说自己愿意为晋王牵线搭桥,扮演红娘。

  那么将谁推荐给晋王呢?陈后主后宫网罗了大陈绝色,当然是牵引后主的那些嫔妃了。

  其实论晋王的威势,何须别人为自己暗通款曲,只需一声令下,要谁有谁。无奈晋王此时要顾忌自己的美名,不能落下一个好色之徒的臭名,影响将来的争储大业。

  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传到隋主耳中,岂不是一切努力付之东流,所以,晋王虽然心痒难禁,但却不敢有丝毫大意,以致大意失荆州。

  所有的金银珠宝,他都可以下令封存,反正以后是自己的,早迟没有任何关系,唯有这床底之间的事,可不能无限期的拖延,忍受,一旦她们被送进长安,保不准父皇看上了谁,自己也就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事既然等不得,又要做的隐秘,不为任何人察觉,当然对于熟悉大陈后宫的孔宣来说,他可是最佳人选

  徐立也不愧为孔宣的同乡,在这生死关头,挺身而出,私下对晋王婉转说明孔宣的意图,没想到双方心意相通,一拍即合,因而孔宣才得以保全一条性命。

梦凉未央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