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源之前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三章:与神父相识

  他讲道之前从来不做准备,但人人都盼着听他的讲道。异端的几位行者穿着长袍被领进秉渊与一众同学进入佛寺的时候,一个个都是很庄严的。因为他们觉得庄严一些,才能更吸引人的美丽少女。

  如果活佛显灵,应该会很开心地望着讲台下面这二十名懵懂少年。胡得韬这时攀上讲台。靴子碰撞台阶发出的声音玩地狱传来的悲鸣。

  “跟着我一起做他喊道,“我们来祈祷。你们跟着我念。啊,你真是个可爱的孩子,站在后排的,被回头看了,就是你,不要再和你的漂亮同桌聊天了。你们是在活佛的宫殿里,记着,你们可就得规规矩矩的。”

  他站在讲台上,再次诵读经文他再一次施展了他的程序,佛像好似与他融为一体,浩瀚的佛光蔓延到了整个房间,下面的二十个孩子在那一刻仿佛看到了活佛降临人间,活佛要带着他们前往极乐世界,那二十个孩子瞬间脱胎换骨变成了二十名穿长袍的善财童子。

  “哦!看来今天这几个孩子的天赋不错啊!”公交车司机小声对旁边的一个人说。那是可个能人异士,他是来自永不陷落之城JDZ,原本是追随JDZ制瓷大师傅学习制瓷技术的,但是他不喜欢用黏土制作瓷器所以就被赶了出来。

  “是的呢。,”那人回答说。“今天来的这几个孩子天赋都不错,他没准又要即兴发挥了。”

  果然,这一天胡得韬的兴致极好。他总是情不自禁地往讲台一边靠,差不多就要跌了下来。

  “啊!你们都是活佛的眷顾者,啊!你们这群可爱的孩子。

  ”他接着说。“你们以后会为你们今日亲近旧教,感到光荣因为佛陀与你们同在。”

  “看我说的不错·吧。他马上就要发作了吗,瞧,今天他劲头十足,”公交车司机旁边那个人很开心地小声说。

  “佛说世间没有宿命论,人人皆有有命运,但是人不能听天由命,而应该开创命运。佛再说因缘而生,命运也是因缘生法。坏的命运可以借着种植善因善缘而加以改变。命运可以因为行慈悲、培福德、修纤悔而加以改变,命运并不是必然如此不可更改的。再坏的命运也能透过种种的修持而加以改造。相反地,好的命运不知善加维护,也会失却堕落。”

  这时佛寺的佛光更加盛大灿烂,那佛寺的顶端被佛国的光桥链接。那从未降落凡尘的童子正环绕着那天路。佛国上的诸位活佛,观音正在朝着这二十个孩子招手。

  随着讲道的进行胡文韬周身环绕了更多的文字,并且构成了定向移动。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程序漂浮在他的周身。

  说到这里,胡得韬将程序泘于天路之上好似在迎接佛国的使臣,他继续狂热地说,“缘起并不是佛陀所创造的,缘起是一种自然法则,龙是它普遍存在的客观规律,然而是佛陀发现了这个自然法则,再将此宇宙人生的真理对众生宣说、开示。缘起论是佛陀的伟大发现,也是他对这个世界无与伦比的贡献。。你们听见了没有?嗨,就是你们,对了,可爱的孩子们?”

  这二十名穿孩子的仰起头来,异口同声地说:

  “报告方丈大人,听见了。”

  “单单听见了还不够,”胡得韬又接着讲。“你们好还是要好好理解因为活佛的恩典也是有限的。你们要努力靠近活佛的。早晚有一天你们会得以飞升,到那时候你们会得到我的帮助。”

  在二十名孩子中间听到一声呜咽,那是秉渊。他哭了。

  胡得韬往下一看,秉渊站在那里正用拳头擦着眼睛。周围的人们都愉快地欣赏着。

  胡得韬指着秉渊继续说:

  “你们都来学学这个人的榜样。他干什么呢?他在哭哪。今天我们亲眼看见一个人感动得流了泪,他会得到活佛的眷恋。你们其余这些人应该以他为榜样?”

  胡得韬走下讲台,就进了孩子们中,他的随从也跟在后面。过一会,胡得韬的随从,一直走到秉渊面前,把他从人丛中叫出来,领到胡得韬的跟前去。

  胡得韬自由自在地坐在桌子上,手里卷着一根香烟。看见秉渊进来,他就说:

  “对,我要的就是你。我考虑了半天,孩子,我觉得我看透了你。从我到这佛寺以来,这还是头一回有人听我讲道流了泪。”

  他就从桌上跳下来,摇摇秉渊的肩膀。他在那金色的佛像下嚷道:

  “那么,你这个坏孩子,快点招认,刚才你只是假装的!然后……对,然后再祈求活佛的原谅”

  那金色的佛像似乎带着质疑的神情凝视着秉渊。而来自天国之上的观音与活佛,也在神情凝视地注视着他。

  “报告方丈,”秉渊很庄重地说,他决心孤注一掷了。“我在全能的活佛和可敬的胡得韬面前坦白,我刚才是假装的。我看出来您是需要的一个可以聆听活佛教诲的人,而这又是您找了半天没找到的。因此,我想帮您个忙。”

  胡得韬把秉渊的天真无邪的模样仔细打量了一番。一道阳光从佛国落下。从那金色的佛像上掠过,给对面的秉渊添了一股温暖气息。

  “这么一说,我倒有点喜欢你了,”胡得韬说着回到桌旁坐下来。“你是哪个区的?”他打起嗝来。

  “报告方丈,说老实话,长官,我简直不知道我照理应该属哪儿。”

  “那么你干什么到这儿来呢?”胡得韬问道,同时,继续打着嗝。

  “报告方丈,我实在不知道我干么到这儿来,我只知道是我的教员让我来的”

  胡得韬望了望挂像,笑了笑说:

  “不错,我确实很喜欢你,我可以向送你来的公交车司机打听一下你的情形。不行,我不能跟你聊下去了。我得先把件事这搞完了。回去吧孩子!”

  秉渊回到讲台底下的孩子丛中,他们问他胡得韬把他叫走去干什么,他简单干脆地回答说:

  “他喝醉了。”

摸鱼末来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