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眼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八章 远古碑文

  “希望之地!”

  陈子灵声音低沉,缓缓的说道:“在那祭坛的巨大石碑上,刻着希望之地,虽然字体是远古字体,不过经过多年来的破译就是希望之地,”

  “希望之地的下面又刻着许多的名字,在向下经过破译就是,人,妖,鬼,仙,怪,天使,等等一切的修炼体系在这块大陆上都有着无限的可能,没有什么是不存在的,因为一些不可阻挡的劫难,我们把一些话记录在了这块碑文上,”

  “如果我们的这些修炼体系还存在的话,我们也可以安息了,因为我们的传承还在,这就有无限发展的可能,”

  “在这块大陆上,有着无限的可能,因为这块大陆的真理就是,唯一的绝对就是没有绝对!”

  “这块大陆没有什么是不可能!”

  “当你们有人看到了这块碑文,那就说明我们的文明没有就此消散,在这里的石碑上记录了我们所有的文明,历史,当你们发现碑文或许文化出现了差异,文字不同,能破译多少,就看你们这些后辈的能力了,哈哈,”

  “我们用数百万的生命修成了这个祭坛,在此不仅有着文明历史,更有着无数的财宝与资源,”

  “而想要发现这些财宝,就看你们有多少实力了,哈哈哈…”

  说到这里陈子灵咳了咳接着说道:“石碑上的大体意思就是这样,然后各国试着寻找石碑上所说的资源,发现真的存在,借此,各国经过长时间的和谈,达成停战协议,同时哪里资源有缘者得,不过各国都有驻军在那,互相监视,算是动态平衡,”

  “然后经过一些有特殊能力的人带动,暗世界才真正的开始发展,不过当时有特殊能力的人不多,都是普通人,为了各国平衡,所以才有了暗世界一说,暗世界之人不能打扰普通人的生活,不然会有无尽的追杀,”

  “当时的人为了发展各自的势力,也就默许了这项规定,慢慢的,这项规定就成了每一个暗世界人必须遵守的铁律,”

  “所以才不想让你们接触,”

  听到这些不为人知的东西,两人都沉默了,

  过了一会,陈子灵等两人消化的差不多,才继续说,不过语气十分的低沉:“当然最主要的是…你们在小的时候检测不能修炼,”

  听到这话两人一呆,身子一紧,瞳孔一缩,目光呆滞,

  “哎…”陈子灵叹了口气,“这才是我们不让你们接触的主要原因,清雅那个丫头还好,她只是天资不太好,而你俩是完全不能修炼,”

  “不是每个人都能接触暗世界,进入暗世界是有着先天限制的。”

  两人听完这些话,低着头,也不说话,

  柳梦茹看着两人有着不忍,张嘴想说什么,但是又不好说,

  终于,感受这些气氛,还是说道:“这些也不是说明你们就真的不能进入暗世界,首先你们是家族子弟,有着接触的权利,其次,你们也不是真的不能修炼,毕竟小时候测的不一定准吗,”

  “梦茹…”陈子灵听到柳梦茹开口说着,想要打断,

  不过柳梦茹摆了摆手,示意没关系,微笑着接着说:“不是没有这样的先例,有人就是被检测不能修炼,但是说不定哪天就突然觉醒了,再不济,小傲,你不还有你的暗器,你的体术吗,凭你的本事就算自靠体术,只要你下定决心,在暗世界肯定也会有你的一席之地的,你不是还要向家里证明你的能力吗,现在放弃了可就什么希望都没了啊,”

  听到这,陈峰还好,身体里的变化,让他有点猜测,

  不过唐傲听到这话,原本低着的头猛然抬起,摸了摸眼角的泪,看着柳梦茹激动的问道:“柳姨,真的吗?”

  柳梦茹看着唐傲的变化,笑着点了点头:“那是当然,阿姨可是一直都相信你的。”说着摸了摸唐傲的头。

  “嗯!”唐傲坚定的点了点头。

  陈子灵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两人,又看了眼柳梦茹:“哎,这样你们肯定是坚定决心了吧。”

  柳梦茹吐了吐舌头,没说话。

  陈峰,唐傲也没说话,

  “我就知道是这样,”陈子灵抓了抓头发,严肃的看着两人说:“现在有几句话要告诉你俩,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而想要真正的了解深渊,就要让自己先变成深渊,至于你们俩能理解多少就看你俩的本事了,”

  “哦,对了,皇家学院还有一个月开学,为了让你们了解一下黑暗与人心的复杂,同时为以后的生活做准备,这一个月里,我会让人把你们三个调到警局,好好的学学东西,好了,你们两个休息去吧。清雅那个丫头那,我会让人通知的。”

  “呃…哦”两人点了点头,起身回房间,不过这是两人的心情变得还不错,同时对自己以后得生活有点期待。

  (因为两人关系很好,所以,陈峰家也有这唐傲的房间。)

  等两人离开有,陈子灵无奈的点了点柳梦茹的额头,“真是的,看他俩现在的积极性,完全没有一点进入暗世界还有的态度。”

  柳梦茹抓住陈子灵点额头的说,撒娇似的说道“好了好了,孩子的事让孩子自己去解决就好了,反正他们都是要成长的吗,是不是。”

  “你呀,就是爱惯着他俩,现在不给他们打预防针,以后出事了你就等着哭去吧,”

  “切,你就这么不相信自己孩子啊,”

  “我怎么不相信,毕竟是我的孩子,只要我还在,就不会让他们出事,不过过得真快,当年骑在脖子上的小家伙,现在已经可以自己飞翔了。”

  儿子,以后得路就看你自己的了,陈子灵暗道。

  ……

  回到房间,陈峰把自己扔在了床上,手搭在额头上,整理着这几天的经过。

  “哦~,暗世界,石碑,祭坛,啧啧啧,没想到啊,没想到啊!”

  “谁!”陈峰低喝道,就在刚才,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女人说话的声音,

萧七岁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