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眼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章 镜中经过

  “滚蛋!坏吾好事!”

  陈峰听到这声冷厉的女声,心底一惊,想也没想,拔起背着的剑就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砍去,

  但是什么也没砍到,四周还是一片黑暗,除了空气什么也没有。

  陈峰脸上慢慢有汗滴下,

  “哼,拿刀?还想杀吾不成,就凭你,还没那个本事,”

  “谁!出来,”陈峰的心慢慢的沉了下去,

  “啊!”

  陈峰感觉左肩一痛,就像是被什么刺穿一样,脸上冷汗不断的往下流,

  摸了摸,没有流血,甚至连一个伤口也没有,但是感觉不是假的,那痛入骨髓的疼,

  陈峰眼神看向四周,但是什么都没看见,连个鬼影都没有,

  陈峰现在有点急躁,人对未知的,总是有一种迷之恐惧,特别在这种环境下,恐惧的感觉还会不断上升,

  “怎么了?这点小伤,小痛就不行了?就这样你还怎么杀吾啊?”

  听着耳边传来的调笑身声音,陈峰心底越发烦躁,听声音知道是女的,但是就是看不到人,

  “可恶!有本事你出来啊!躲躲藏藏的算什么本事。”陈峰咬着牙,看着外面唐傲的战斗,自己在这里乱砍,连个鬼影都看不到,

  这种无力感,让陈峰内心有一股怒火,恐惧感,也慢慢的被压了下去。

  似乎是感觉到陈峰的怒火,隐藏在黑暗中的人,声音也带着怒火的传来,

  “啧!你也配发火!坏吾好事,你知道吾等这次机会多久了吗,你知道吾花了多大力气才换来这次机会吗?”

  陈峰听着传来的声音,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不断的挥舞这手中的唐刀,

  “切,不要白费力气了,就凭你还伤不到吾,”

  有是一道带着不屑的声音传来,

  “可恶,有本事你出来,”陈峰愤怒的说道,

  “好啊,吾出来,吾倒要看看你能怎么办,”

  说着,陈峰就看到身边两米处出现一个女人,不,准却得说不能算是人,因为身后有着一对雪白的翅膀,

  如果没有翅膀,金黄的长发,搭配完美的脸袋,还有这恰到好处的身材,放在外面不知道多少人要跪舔,

  但是此刻的陈峰,一点也没有因为面前的人漂亮,而产生奇怪的想法,

  现在有的只是震惊,身后的那对翅膀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完全就是天使的标配,

  现在这个身影出现在陈峰面前,陈峰慢慢的把唐刀收入刀鞘,紧紧的盯着面前的身影,不着痕迹的向之慢慢挪去,

  而面前的人,(暂且说是人)似乎发现了陈峰的小动作,不过就像是不在意一样,撇了撇嘴,露出不屑的眼神,

  陈峰看到女人的反应也知道可能被发现了,不过现在自己也不能后退了,

  脸上的汗一滴一滴流下,紧了紧手中的刀柄,感觉有点口干舌燥,同时感觉现在的时间变得格外的漫长,

  终于,走到了自己的攻击范围内,而面前的人没有任何作为,就那样静静地看着自己,

  陈峰被那种眼神看的格外难受,浑身不自在,不过陈峰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下面的一刀可能就决定自己的生死了,

  一点也不能大意,不过没有慌乱的就出刀,他现在必须保证下面一刀的准确性,

  因为面前的人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了,陈峰握着刀,做出了出刀的动作,但是陈峰发现面前的女人太过于平静了,一点额外的反应都没有,

  就那样静静的看着自己,眼神的意思就好似再说,来吧,请开始你的表演,就好像确信自己伤不到她一样,

  陈峰被她那无所谓的眼神看的心乱了,而且,她的眼神似乎有一种奇怪的能力,看的陈峰心里越来越没底,甚至都有一种放弃的冲动,

  忍不下去了,陈峰怕在等下去,自己连出刀都出不了,

  低喝一声“陈氏,拔刀术,”

  然后一下快刀斩去,

  不过斩过之后的结果,看的陈峰内心发寒,一股凉气直充脑门,

  因为自己的刀斩是斩中了,但是一点伤害都没有,完全…完全就是从她的身体中穿过去一样,对就是穿过去一样,

  年前的人一点反应也没有,一点血也没有,甚至连眉头,眼神都没动,不对,眼神有点不一样,

  现在的眼神里完全就是嘲弄,

  不过陈峰一刀过后,没有作用,立马拉开了距离,从身上携带的包里拿出三张符箓,夹在手中,调动体内的气激活,然后瞄准面前的人甩去,

  紧接着就看到符箓化成的三团火焰,也从她的身体里穿了过去,然后慢慢的消失,一点涟漪都没留下,

  陈峰不信邪的,又从包里拿出一把,也不管拿出来的是什么,神色疯狂的通通都甩了过去,不过结果却都是一样,穿过去,然后慢慢消失,

  等陈峰在向包里抓去,结果什么也没摸到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把符箓都丢完了,

  但是对年前的她一点作业都没有,看着她的眼神,陈峰心底有一股深深的挫败感,眼神也渐渐变得无光,

  似乎是看陈峰不再丢东西,没有反应后才调笑的说道:“怎么了?怎么停了,继续啊,”

  说着,神色一变,变得阴沉沉的恶狠狠的继续说道:“你知道你干了什么吗,吾等了无数年,马上就能完美的重生了,结果全让你给毁了,”

  说完抬手想陈峰一指,

  “呃…啊”

  陈峰只感觉膝盖一疼,然后身体就失去平衡,单膝跪了下去,

  膝盖上传来阵阵钻心的疼,

  紧接着就是年前的女人有事一指,陈峰一声痛哼,唐刀掉落在地,右手就想被狠狠的锤了一下一样,感觉就是断了一样,用不上力,

  “怎么了?很疼吗?你算什么,你知道希望在你面前破灭是什么感觉吗?我本来马上就能完美的重生了,都是因为你,全都没了,”面前的女子声音阴沉的传来,几近疯狂。

  陈峰单膝跪地,疼的冷汗直流,眉头皱在一起,咬着牙,看着面前有点疯狂的女人,冷哼一声,

萧七岁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