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庭悬案调查员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十四 忘川河干涸了

  骷髅头低头翻找着什么,张豆子心一横一脚踹在了他的胸口,锁链的脱手而出。

  锁链还捆在身一时半会无法解开,索性洗张豆子拖着锁链撒腿就跑,骷髅头从地上爬起咆哮着追了上来。

  终究锁链限制了张豆子的能力,不多会便被骷髅头追上,骷髅头并没有急着捉他,而是在张豆子身旁一同奔跑,嘴里还不停地嚷着:“跑啊!快跑!”

  这不就是涮大傻子吗?

  张豆子气喘吁吁的停下束手就擒,骷髅头捡起地上的锁链端头挑了挑根本不存在的眉毛说道:“你很顽皮啊小弟弟。”

  跑也跑不掉,不知打不打得过?

  仅有这个想法还没开始实践远处便有另外一个骷髅头向这边招手。

  “喂!豁牙子!等等我!”

  “卧槽!大脑袋!老子想死你了!”

  一脸便秘,骷髅头他们可真会起名字,一个大脑袋,一个豁牙子。

  捆着张豆子的豁牙子骷髅头拽着他就迎上了跑来的大脑袋骷髅头。

  嚯!这名字一点错也没有,脑袋真大,那颗骷髅头足有身躯双肩这么宽,放在他那小身板上着实有些不协调。

  “别来无恙啊兄弟!”大脑袋说着给了豁牙子一个大大的熊抱,双手在各背上拍得砰砰响。

  “怎么?又出去狩猎了?”大脑袋上下打量了张豆子,转而问道。

  “没有,这不是巧了嘛!在路上捡的!”

  “你他妈怎么这么好的命?”大脑袋凑近张豆子捏了捏他的下巴,漏出牙齿仔细观察,后欣喜的说道:“呦!极品!牙口不错!”

  “去你大爷的,你他妈来挑牲口呢!”张豆子用力摆脱大脑袋的手,刚想抬起脚猛踹,却被大脑袋一巴掌拍倒在地。

  “这极品可千万别被圣殿那群家伙发现了哈!不然老兄你这业绩又没了。”大脑袋蹲下身子像抚摸狗狗一样摸着张豆子的脑袋。

  “老弟放心,我自有分寸,现在就去轮回殿注册,省的再发生上次的事就扯淡了!”

  “唉……老兄你的命怎么这么好,我要是有你一半的运气我就心满意足了。”大脑袋轻轻抚过张豆子的腰间,接着转身直面豁牙子说:“来老兄给老弟来一个离别的抱抱。”

  嘭!两个老玻璃结结实实的抱在了一起。

  而张豆子却发现身上的锁链正在慢慢松懈。

  一定是大脑袋的杰作。

  此地不宜久留,在大脑袋和豁牙子抱在一起目光转移的空挡,张豆子一使劲挣脱束缚,撒腿就往远处跑去。

  “卧槽!怎么跑了?”

  身后传来怒吼声,张豆子边跑边回头望,只见豁牙子正咆哮着追赶他,而大脑袋也很在后面只是象征性的追赶,骷髅头上带着一丝诡异的微笑。

  没有了束缚的张豆子跑得那是一个带劲,速度奇快,可即便这样还是无法将身后两人彻底甩开。

  跌跌撞撞七拐八扭眼前一个熟悉的桥头出现在眼前。

  奈何桥?不知道师傅能不能在这时候附魂成功,不然就真的死定了。

  桥头还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只是不见了卖早餐的少女,张豆子挤开人群来到桥上,回身望去大跌眼镜,大脑袋和豁牙子不知何时已经到了他的身后。

  豁牙子那只骷髅大手向张豆子的脑袋扇来,他矮身一躲一股劲风刮得他头发飘飘。

  卧槽!要是挨着一巴掌还不得死啊!

  还没得起身大脑袋便一脚踹在了他的腰间,噗通一下脑袋客在了栏杆上。

  “臭小子还不束手就擒!”大脑袋正义凌然的叉着腰,那形象以张豆子的视角看去异常高大。

  “去你们的妈!”

  张豆子手攀在栏杆上一使劲整个身子跨骑在上面,回身指着豁牙子说:“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让你没有业绩!”

  “呃……”

  豁牙子伸手拦住想再次往上冲的大脑袋,骷髅头眼眶里的火苗温和许多,他说:“乖!小伙子先下来,咱们有话好好商量好不好!”

  “好!我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

  话还没说完余光发现一个快速的身影袭来,只听砰的一声张豆子身子一矮向桥下坠去。

  “条件你麻痹!你个黑户!两位长官,我做的好不好?”

  他妈的居然是你这个矮冬瓜,千算万算没想到栽在你手里了!

  瞬间黑雾淹没了张豆子视线,接着只听吧唧一声,脸上传来剧痛,他着陆了!

  在地上挣扎了半天终于缓过一丝丝气力,张豆子揉着有些肿胀的脸站了起来,依稀还能看到奈何桥的轮廓以及其上若隐若现的身影。

  这是奈何桥下?那忘川河水呢?四处查看均没有发现那股丝胶的河水,真是奇了怪了。脚使劲碾了碾地面,全都是松散的沙子。

  没道理啊!

  周遭各种嘈杂的声音传来,却并没有一人敢从桥上下来。

  很好!张豆子十分欣慰,若是那圣殿在忘川河水下面的河床上建立,现在没有河水了不正适合寻找圣殿嘛!

  可河道有上下游之分,圣殿究竟在那个方向他不得而知,原地徘徊几步他来到桥下,有些让他失望的是桥下的空洞里空无一物,老男人不在。

  艹!没办法了,二哥希望你命硬多撑一会,张豆子顺着河道向上游走去,若还是见不到圣殿,再返回。

  松散的沙子行走起来异常的艰难,没几步便累的气喘吁吁,回身望去黑雾更加的浓密,已经看不到奈何桥的影子了。

  四周静的可怕,只能听到鞋子与沙地摩擦的声音。

  唉……

  盘腿坐下恢复体力,越是靠近河床黑雾显得越是稀薄,甚至都能看到河床上黄灿灿的沙子以及上面的脚印。

  哎?脚印?

  河床上的沙地里居然出现了许多串脚印,除开自己的还能发现一个十分小巧的脚印。

  三寸金莲?那个老太太?

  小脚印之间的距离不大,说明步伐很小,十有八九便是那个该死的老太太的,可老太太脚印旁并没有出现二郎神的脚印。

  二郎神可能还在昏迷,难道是老太太背着二郎神?

木子墨斗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