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庭悬案调查员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十六 潜入圣殿

  跟着中年人在河道里七拐八绕,直到此时张豆子才发现这忘川河有太多太多不起眼的岔道了。

  “师叔,您扒拉我师傅的徒弟,您不觉得这十分不道德吗?”张豆子跟着中年人身后看着他的后脑勺发问。

  “叫师傅!道德?道德多少钱一斤?”中年人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熟悉地形的中年人带着张豆子少走了许多弯路,两侧的河堤越来越高而河道却没有加宽的趋势,在这么走下去张豆子真怕会钻到地下去。

  “到了!”

  到了?

  中年人停下脚步,张豆子从他身后将脑袋探出,嚯!黑压压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啊!

  “哪呢?”

  “那!”

  顺着中年人的手指的方向看去,河道在远处分开呈现出一大片空地,空地的尽头是一条水坝!

  “那不是水坝吗?阴界也用水力发电吗?”

  “屁!”

  赏了张豆子一个爆炒栗子,中年人继续往前走,张豆子依然在他身后打酱油,有这个半路捡来的师傅打头阵,他心里太平多了。

  这边的河道与之前要有些不同,沙地逐渐被实心土地所取代,河堤上也逐渐出现蓝色的小花。

  望山跑死马啊,走了半天快要虚脱的时候终于来到了所谓的水坝跟前。

  抬头望去确实与人界的水利水坝有些不同,最起码没有溢洪道和泄洪道。

  “那就是大门吗?”

  两扇黑灰色的石门镶嵌在坝体上,其上雕刻着似狮子样的图案。

  “你看,你刚刚拜师,这智商就突飞猛进了!”

  张豆子白了他一眼绕过他直奔石门走去,却被中年人一把薅住。

  “怎么?想去送死啊?”

  “去救我二哥,难道走窗户啊?你瞅瞅除了这门以外根本就没有其他入口嘛!”

  中年人将张豆子拉到门侧旁的花丛蹲下,这边的花茎足以挡住二人的身影,他贴近张豆子的耳旁小声的说道:“咱们没有门禁卡,很容易被发现的,等一会有人进去或者有人出来,咱俩就突然袭击给他来一个闷炮,然后不就可以大摇大摆的进去了吗?”

  高!真他妈的高!你个老流氓!

  张豆子心里这么想嘴上可不敢这么说,他冲着中年人竖了个大大的拇指。

  中年人很吃这一套,大嘴都快咧到耳根了。

  “有人来了吗?”

  “没有!”

  ……

  “有人来了吗?”

  “没有!”

  “有人……”

  “你他妈够了!叨叨叨的有人也被你吓跑了!”

  不知等了多久,张豆子只记得早已将蹲姿换成了卧姿,差点呼噜都打起来。

  中年人拍了拍他的脑袋小声说:“来了!是个弱不禁风的小娘子!”

  “在哪?”

  张豆子腾地窜起来,透过花丛望去,在远处走来一个婀娜多姿一步三摇的家伙,看那腰身指定是个风骚怪!

  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心跳随着那女子的步伐一步一颤,终于可以看到脸了!

  别说,长得是真好看。

  只不过这衣服有些别扭,通体黑中带灰,丝毫没有现代人的一丝气息。

  “嗯?感觉有点古怪。”中年人摸着下巴小声的嘟囔着。

  管他妈的那么多干嘛!

  张豆子紧盯女子,只要她打开这个大门,他就第一时间冲过去对着后颈来一个手刀,影视剧里都这么演,居然够她睡三个小时。

  女子越走越近,张豆子眉头也皱了起来,这女的表情好怪啊,面带微笑却不曾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喂!师叔,快做好准备,马上就要上了!”

  张豆子激动的双手摩擦,眼睁睁看着女子走到石门前。

  “咯吱~”

  石门出现了晃动。

  “上!”

  一声怒吼给自己打气,两人窜出花丛,张豆子的行动更加快速一些,他首先冲到女子的身后,瞅准耳后一记手刀铆足了劲下劈。

  “哗啦~”

  “嗯?”

  手刀没有受到任何屋里直接劈进了女子的身体,定睛一看那破损的伤口处不是皮肉,而是一层白纸。

  “卧槽!撤!”

  中年人大吼一声想要拉着张豆子后退,却发现他的手根本无法从女子的身体里抽出来。

  “咯咯咯……”

  令人汗毛耸立的笑声响起,张豆子瞪大眼眼睁睁看着女子的脑袋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旋转,脸上的表情依然没变。

  “卧槽!师叔快救我!这他妈是个纸扎人!”

  中年人在身后拉,张豆子同样使劲回抽胳膊,可一切无济于事,根本不能移动分毫。

  “打狗棍法第一式!怒打狗头。”

  一声爆喝张豆子感觉耳边刮起一阵旋风,顷刻间中年人手中的扫把杆便砸在了女子的脑袋上。

  “咯咯咯……”

  没用?

  “打狗棍法第二式!怒戳狗头!”

  噗呲一声,扫把杆没入女子纸糊的脑袋里大半,从后脑贯穿而出。

  “卧槽!也被吸住了!”中年人双手用力想要将扫把杆拔出,可与张豆子遇到了同样的窘境。

  “咯咯咯……”

  张豆子闭着眼等待着灾难的降临,可许久下去只有咯咯咯的笑声,女子并没有其他的动作。

  怎么回事?

  张豆子与中年人两人相视,均从对方眼里看出了疑问。

  石门已经开启到了夸张的程度,门后响起哗啦啦的声音。

  水声?

  哗啦啦声音越来越近,若是水的话早已经到了跟前。

  突然石门后的黑暗中伸出一只巨手将三人一把捏住,极速拽进石门。

  嘭!石门快速关闭。

  “小子!你没死吧?”

  “你死我也不可能死啊!”

  光照逐渐亮堂起来,张豆子环视望去,那纸糊的女子早已不见了。

  “师叔,咱们这是被囚禁了还是成功潜入了?”

  中年人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仔细观察了一下身处的空间说:“我猜测我们应该不是被囚禁了!”

  中年人指了指隐藏在角落的铁门,铁门并不是关闭的,那就不代表被囚禁了。

  张豆子再次躲在中年人身后,两人一前一后走过铁门,进入了一条冗长的巷道。

  笔直的巷道延伸到黑暗中,看不出到底有多长,四周光滑的壁墙回荡着两人的脚步声。

木子墨斗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