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庭悬案调查员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十七章 不是血,是灵魂

  “喂师叔快看,那是啥!”

  张豆子在中年人身后小声嘀咕,中年人应该也早就发现了。

  在远处的巷道里,刚才的纸糊女子早就恢复如初,此刻正背对着他们一步三扭的向前走着。

  “叫师傅!你他妈的!”

  嗷的一嗓子不仅吓到了张豆子,连同远处的女子也停下了脚步,只不过依然背对着二人。

  “发现我们了,怎么办?师……师傅!”

  张豆子有些慌,双手抓着中年人的胳膊使劲抠,指甲都要嵌入肉里了,中年人吃疼一把将他的手打掉。

  怎么办?凉拌!

  中年人又一次凭空召唤出了扫把,单手持似吕布再世主动迎了上去。

  在这压抑的巷道里张豆子可不敢自己一个人待着,只能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女子似乎感应到了两个人,缓慢的将身子转了过来。

  嗯?怎么不一样了?

  表情不再是固定的诡异笑容,相反她脸上的表情与人一样,甚至还会眨巴眼。

  中年人紧紧握住扫把杆,因为用力张豆子都能看到他暴突的青筋。

  “你们终于来了!”

  嗯?

  嗯?

  这话整得张豆子和中年人面面相觑,怎么?还是等了好久吗?

  “阴界流亡使者木托,人界无名小卒张豆子,你们好!”

  原来中年人叫做木托啊?这名字一听就很有劲。

  “你怎么会知道我们的名字?”中年人不解的问道。

  “我是巫族灼公子的手下,你可以叫我孔雀。”

  值得吐槽的是她除了名字一点也没有孔雀的姿态。

  “等等……”

  张豆子从木托身后探出脑袋说:“你等我们很久了吗?”

  孔雀点了点头示意两人近前。

  张豆子还是缩在木托身后来到孔雀面前,啧啧啧……这女子近看下来着实美丽动人,只是脸上一点血气也没有,还是纸糊的感觉。

  似乎是猜中张豆子心里所想,孔雀笑了笑说道:“不要担心,现在的我是真实的我!”

  “你有什么目的?”一语戳破孔雀的笑容,她表情再次重归严肃说:“这个圣殿是巫族流亡将军建立的,旨在指染阴界的秩序,我接到的任务便是铲除这股流亡势力,而你们的目的是救人,暂时来说我们属于同一联盟。”

  “谁派给你的任务?”

  “无可奉告!”

  “怎么铲除他们?”

  “无可奉告!”

  眼瞅着交谈充满火药味,张豆子立刻从木托身后窜出,打着哈哈说道:“别介两位,现在咱们目的差不多,何不同行?相互之间也有个照应不是?”

  孔雀和木托都没说话,许是心底默许了,三人一同向巷道的深处走去。

  充满尴尬的气氛下,谁也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向前走,孔雀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而木托的脸上却堆满了不屑与愤怒。

  “喂!”张豆子用胳膊肘怼了怼木托说道:“木托师傅,您这个度量也太小了吧?人与人之间就不能有点真诚吗?”

  木托白了张豆子一眼说道:“要是老子猜的不错的话,那老杂毛一定告诉过你不要相信任何人吧?”

  呃……这……

  真武大帝确实说过。

  “哼!”木托轻哼一声,指着孔雀说道:“还人与人之间多点真诚,你看这家伙她是人吗?”

  定睛看去,木托手指的地方是孔雀裙摆的最后面,似蒲扇一样黑咕隆咚的东西正脱出裙摆的束缚漏在外面,孔雀也听到了二人的对话,瞬间那黑色蒲扇收回裙摆。

  孔雀转身看着二人说道:“我可能不算完整的人,可大家不都一样吗?”

  一样?张豆子立刻歪头看了看木托的身后,并没有尾巴之类的东西。

  “臭小子往哪看呢!”一巴掌将歪着的头打正。

  “你再说一遍休怪我不客气!”扫把杆再次舞动如天神下凡。

  孔雀也不再淡定,一双手呈现爪状,指甲暴长数寸,俨然一个梅超风再世。

  “得得得……二位淡定点行吗?怪就怪我这人界来的小咸鱼行吗?您一位阴界大佬,一位巫族大神,能不能搁置争议共同发展?咱们不是还没找到流亡将军吗?咱起了内讧可不太好吧。”

  “哼!”

  两人轻哼收起架势再次上路,走在最后的张豆子时不时还在孔雀和木托的身后搜寻着什么。

  “小子!再看我就把你眼睛挖出来挂在我后腰上!”

  呃……

  木托都这种恐吓了,张豆子自然不敢再看,只能加快脚步跟上二人。

  不多会巷道到了尽头,一路走来并没有任何岔路,摸着光滑的壁墙张豆子向两人投去了求知的眼神。

  木托耸耸肩表示自己无能为力,而孔雀却走了上去手贴在壁墙上说道:“退后!”

  张豆子急忙后退两步,还没站稳只听嘭的一声,乱石纷飞,壁墙居然被按出了一个洞。

  洞的另一边是一个硕大的空腔,各种生活用品码放整齐,却并没有人存在。

  三人钻进洞内木托检查了一下生活用品说道:“这上边的灰尘都快打结了,想必很久都没有人活动了。”

  张豆子也四处查看了一下,除了一篇木门还没落上灰尘,其余东西上都是一尘厚厚的灰尘。

  三人齐聚木门前,为了防止万一张豆子躲到了木托的身后,三人相互对视一眼木托的手握在门把上,只听吱呦一声,门被推开了。

  嚯!

  什么鸡毛味道?鸡屎味?鸭屎味?还是狗屎味?怎么这么上头?连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张豆子的眼睛被刺激的直流泪,而孔雀和木托仅是皱了皱眉头便走了进去。

  这个空腔更为硕大,四周墙壁上排了一圈圈的绿油油的灯笼,在绿光的照耀下不知名的液体在地上的凹槽内流动,凹槽盘旋铺满了整个空腔的地面。

  张豆子用脚尖占了占凹槽里的液体,液体像活了一般攀着他的鞋就向上流动,他赶忙用力甩掉,恶心的问道“木托师傅,这是什么意义?”

  “这可能是血吧……”看来木托也拿不准主义,这血的流动姿态太过诡异。

  “不是血!是灵魂!”

木子墨斗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