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隶阿飞的人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斯昆 第一部分

  天穹中最后一缕光芒终于被日暮吞没。

  火焰般翻腾的云霞黯淡下去,铅灰色的阴影吞没了整个天空,黑夜来临。

  阿飞感觉脚下的沙子还是炙烤一般的烫,像是地下奔涌着无尽的岩浆。

  他努力地向远方望去,使劲地睁眼,看到远方漆黑的一片。他摸索着身下,是有些温热的枯草,再往下是温暖湿润的石子。他把地面浅浅的刨开一层,一股水汽扑面而来,打湿了阿飞脸上厚重的沙壳。

  喵喵说的不对,其实两个人也能穿越荒芜的沙漠。

  阿飞站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被高温蒸出了幻觉,他突然觉得天地间的黑暗那么深邃,绵延数万里衔接在一起,仿佛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没有,只有他一个人。孤独悄悄地攀上了阿飞的脊柱,他沉默着前进,脱下了遮挡风沙的面罩。阿飞不断深入内陆,脚下的炽热逐渐变成了水一般温润的清凉。

  “我走到了哪里?”他问自己。

  夜里漆黑,头顶只有纯粹的黑暗,天空和大地闭合在一起,看不出是什么地方。

  这样湿漉漉的石子,潮湿的空气,还有那沙漠和戈壁里绝对见不到的长茎草……阿飞推测,他现在既然已经走出了沙漠,但是这里也不是南陆,那么他只能走到大陆中西部的平原——神圣帝国。

  历史悠久的神圣帝国占据了整个大陆最为肥沃的一片土地。还在远古的时候,那个时候毁灭这颗星球大战还没结束,人类和骨人依旧在厮杀,最后的人类部族跟随着最古老的圣主迁徙,抢在各个种族之前,率先占踞了位于kenshi大陆中西部的奥克兰平原,并在那之上建立了人类直到今天仍以此为荣的城邦——水炮山。水炮山距离前线的斯塔克不远,这座城邦的基岩下,有着数不清的骨人残骸和古战场,沿着山脚挖下去,有时候会找到可容数千人的巨大旧时代武器,有时则会遇到存活至今的古代骨人,他们的眼睛就算是在幽暗的地下也闪着亮光。

  水炮山的地址选定在奥克兰平原上,阻断了贯穿平原的一条河流,神圣帝国人不善于科技,毕竟远古的时候就是他们带领着人类用刀枪剑戟对抗骨人的,只是历史传承久远,神圣帝国的人们还在使用和当时别无两样的器具,信仰着天降的圣火会洗清大陆上污秽的一切并带来新生。

  阿飞心里最深的印象就是和喵喵分别前所说的那些话。喵喵和他一样穿过了茫茫沙漠,去追寻自己的生存的自由了。

  知道了自己所在的地方,阿飞的心里安定了一些。那些铁手钢脚的科技猎人没有杀死他,而且还放了一条生路。阿飞摸了摸腰间,肉干还没吃完。

  一丝冷冷的风在周围流动,掀起一阵沙尘,发出忽远忽近的细响。阿飞觉得胸口第一次那么畅通,于是躺下去仰头对着天穹。

  “喵喵已经先到了吧?”他想,“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

  这种念头让阿飞心里紧绷了起来。阿飞和喵喵一起逃出联合都市,两个人都搀扶着经历了九死一生。阿飞想念每天晚上给他说忍者秘辛的图纳,想起喵喵跟他吹过的牛逼,在狭窄的铁笼里回荡。阿飞忽然比以前任何时候更能感觉到人性的存在,希望能有个人就在他的身边。

  “要是没有奴隶制就好了。”阿飞叹息。

  阿飞勉强地走动着,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干燥的草地上。嘴唇似乎干燥地裂开了,阿飞舔舐着嘴唇上的血腥味。

  阿飞默数着平原上突兀的石头,巨石无穷无尽地延伸下去,像是有十万百万个。

  前方忽然有了一片灰色!

  阿飞的心几乎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他再不用扶着墙壁和铁链,爬起来冲了过去。那些模糊不清的海市蜃楼,仿佛灯塔的指引,虽然缥缈,却照亮了阿飞的眼睛。

  阿飞迅速地往前奔跑了几步,忽然看见了缩成一线的城墙。阿飞终于逃离了联合都市,沙漠边缘不远的地方就是一个有文明驻扎的城市,阿飞或许可以在那里开始自己新的人生。随着阿飞越来越接近这座城市,原先缩成一线的城墙也一点点展开,一尺,两尺,一丈,两丈……墙头上的遮雨瓦反射着阳光,使得城墙上一片炫目。黑墙白瓦搭建在一起,连空气都安定了下来,令人舒心的走向它,风沙也掩盖不了巍然的城池。

  突然出现的城市令阿飞一时忘记了饥饿和干渴。他跟着逐渐丰茂的草丛前进,渐渐地远处城墙的扩展也慢下来了,那是一道快要接天的城墙,它不像沙漠里的墙壁那样被风沙侵蚀地沟壑坑洼,而是很深邃的黑,砖块的纹路已经磨掉了,在远处看起来就像是一整块巨石打磨成的,绵延数十公里的整体。

  越往前走,城市也就越清晰,黑色的足有阿飞身高大小的砖块组成了城市的外围,它像沙漠和平原链接的钉子,稳固地扎在土地上。人影在里外出现又隐没,视线穿过层层迷雾,令人觉得这座城市惊人地大,仿佛看见了旧时代的遗存。

  阿飞伫立在那里,抬头看着这座给他希望的城市。

  “啊!”阿飞兴奋喊了起来。

  透过朦胧的沙雾,他看清楚了城市的全貌。离地面不远的地方,亮黑色的墙壁上,一块被风侵蚀地和墙壁融为一体的匾固定在了大门上,上面的字模糊地快看不见了,五个武士矗立在大门前,缝隙细密的城门在他们身后洞开,为首的武士目不斜视,头盔锈蚀得完全变成了棕色,刀刃流动着不规则的光,几乎全部卷刃,看起来保养得最好的可能就是长期包裹在手掌里的剑柄了。

  阿飞缓缓走了上去。

  沙漠边境城市的入城需要经过严格的检索,门口的武士就是负责这一工作的。

  肥牛就是里面的一个。

  他是一个暗夜人类,微微腆着肚子站在那里,像是得意的高官,又像是在挺胸抬头的雄鸡,纵然肚皮肥的弯不下腰,双掌却依旧可以轻易捏碎一把核桃。兜帽遮住了他整张面孔,仅仅露出来浮肿的双眼突兀在眼眶里,腰上的肉高耸起来,在盔甲上挤出一个不小的山包。

  人流和风沙都从洞开的大门里淌过去,嘈杂的人声和呜鸣的风声被厚重的城墙覆盖,站岗的武士们仔细检查着来往人群的格式证件并加以匹配。他们脸上没有表情,只是不耐烦地扫视。

  “大人,”一个高瘦的商人从人群里走了出来,给雄壮的武士首领呈上纱纺的锦帛。“小老儿,没什么好东西,见大人雄伟,想和大人交个朋友。”

  武士首领摩挲着锦帛,白多黑少、被挤成一条缝的眼睛细细地朝商人身后商队里的货物看过去。货物被保护地很严实,看不出是什么东西,油布缠着木架里里外外地裹了十几层才包的细密,不至于让里边的东西泄露出来,封顶的是一块很大的方形软木塞,上面扎了几个小洞,可能是透气用的,货物上用圣国文字写了“金砂”,可金砂哪用得着油布和软木塞?更别说透气了。这个东西可能是逃税出来的,来路不干净,去路恐怕也不干净。

  “谁准的?”。

  “龙恩先生要的。”

  高瘦的商人尽量说得短,信息才不会过多地泄露出去。他不是第一次走这种逃税走私的货物了,可是每一次给贵族们走私都有不少的好处,关系好了还能得到头衔,所以高瘦商人很乐意做这种买卖。

  武士首领的声音慵懒怠惰,带着一股敲诈的意味:“我的呢?”

  “大人。”另一名全身包裹的商队副手近前,呈上小小的白铁扁罐。

  武士首领接过去在眼前打开,细微的粉末腾起,一阵阵反光在罐子里闪动,金砂在里面翻滚流动。这可能是大陆提纯最精的金砂之一,在商人行会里能卖不少价钱,但是肯定没有贵族们的那种金贵。卖了这一罐金砂,武士首领能在圣国里花天酒地一个多月不回家。

  武士首领随意甩头示意,让商人继续出门行商:“替我,跟龙恩先生道个安。”

  高瘦的商人一边上马一边满口允诺。

  “哦对了。”商人又突然折了回来说,“龙恩先生告诉小老儿,北漠有个采石场被科技猎人攻陷了,现在商人行会还在对这伙人发愁呢,说如果抓到北陆逃来的人回来问话刺探情报,一个给三万的赏金,还给功勋。”

  科技猎人翻过半个大陆占领了北漠联合都市采石场的消息早就不胫而走,通过各种小道消息传遍了圣国,但是并没多少圣国人会去关注这件事情。中陆和北陆实在相隔得太远了,远的像地上的小草和天穹上的星星,更有许多年轻人不切实际的白日梦,想去抓捕这些北漠逃来的流浪汉。可这件事深得像一潭死水,深不见底,不知道里面可以探出多少东西,内幕凉得刺骨。

  商人行会的主席龙恩被行商和贵族们尊称为“先生”,是整个中陆和北陆暗面的统治者,平民和小生产者利用商人行会购入各种生活物资和日用百货,富贾和王室贵族则利用黑市购入奇珍异宝和贩卖人口,最后全部都归于黑暗中,失去了踪迹。这里面的人际往来复杂得像是枯草,找不到头也寻不到尾。

  风声比以前肥牛来到这里的时候急了,冲过大门带起隐隐的呼啸。肥牛侧耳听着首领敲诈商人,伸手抓了几根飞在半空的干草,草叶粗糙轻盈,叶脉上的纤维刀枪剑戟般戳出。

  肥牛的心里觉得不祥,西陆可能会有大计划,这是他从城里酒吧的行脚商那里听来的。从来不会有那么突然的进攻,迅捷又尖锐,仿佛目的就只在于那座沙漠深处的小城。从来不会有一场战争会是那么的微笑但是又那么地有力,如闪电般飞速,像是一个引子,会引出一个更大的东西。圣国信教,圣水池里会有用来预知的白鱼,它们透明的骨骼可以用来占卜星相。传教士们把这种白鱼称为“阿门”,那是神鱼,它们是鱼却生长在无水的沙漠里,《圣火》里说这种沙漠的鱼能洞悉天地的奥秘。

  肥牛想着是要是他能抓住一个北漠来的人,自己就能拿三万开币了,这可是能买的下圣国十栋房的赏金啊。武士首领亲自拉着商人的马给商队送行,请求商人回到龙恩那后让商人给自己美言几句,好对的上龙恩的眼界。高瘦的商人骑着马,带领着黑压压的商队走出平原,开始向沙漠进发。

  一个奴隶打扮的人顺着人流走进了城里。

阿方方索 · 作家说

很抱歉第二章拖了那么久,更新还那么少。因为这段时间确实有点脱不开身,于是我打算更改一下我的更新方式,原本一万字左右的章节拆散为几个部分,这样随写随发,也好跟得上进度。感谢您的阅读。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