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隶阿飞的人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 斯昆 第二部分

  阿飞一一地看着那些武士们,嗓子里像是有口浓痰一样含糊不清。

  “……各位大人……小的……小的想进城歇息。”

  武士们互相看了看,不明白如何开始。

  武士首领微微地笑了起来:“小兄弟打哪来?”

  “……北陆沙漠。”

  “沙漠哪啊?”

  “肖巴蒂。”

  “抓了。”首领挥手。

  “操!”阿飞的心几乎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他再不无力和踉跄,跳起来起来冲了出去。

  所有圣国武士不约而同地拿出了镣铐,城门前乱做一团。武士们你追我赶想急速地抢在其他人之前抓住这个价值不菲的奴隶,脚步大开大合。同样疾驰的阿飞却觉得一切都是徒劳,武士铠甲互相碰撞的声音在身后每一处响起,根本无法确认敌人的位置。尖锐的而迅猛的啼鸣从两腰传来,阿飞的清楚地知道身后肯定有人发射了威力巨大的弩箭。一片灰色的人头就这样在黄绿交接的土地上飞驰,有的是为了利益,有的只是为了生存。比起精力充沛的圣国武士,阿飞越来越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要到达了极限,可是阿飞还是想活下去,地平线上的黑色越来越浓,不知道光芒什么时候才能刺破天幕。

  肥牛的双腿大开大合,庞大的身躯跑在了所有人前面!完全摸不清他的轨迹,忽然地就在阿飞的面前不到一尺的地方出现。肥牛的像是疯狂了一般,他猛地吼了一声,挥刀劈斩出去。他大吼,是威慑背后的同伴。他只要能击倒这个奴隶,这个奴隶所能带来的一切就都是他的了,不能有一线的机会,足够背后的同伴旋身出刀。

  刀影已经到了阿飞身后,肥牛的刀却忽然地落空了。那仿佛是个影子,劈过去就变成一团空虚。他再猛地挥刀,只觉得心跳越来越快了,贪婪彻底地笼罩了他。

  “扑哧”一声,阿飞突然矮身一沉,滑进了一道小路里,身后的武士也随之急刹,继续追踪,阿飞感觉的后脖传来了温暖湿润的感觉,温热的液体湿漉漉地往下流着。他不能呼吸,他知道刚才的那一刀已经砍到他了,中刀的是背后的肩胛。可是随着那一刀而来的可怕感觉像是转过证明斩断了他的喉管,阿飞的全身都瘫软了,但是脚上仍在奔跑。阿飞觉得自己要崩溃了。

  一人在前五人在后,在荒芜的平原边境上扯出了一片扬尘。他们一先几后地从白天追到了晚上,后面扬起的沙尘越来越少,不断有人放弃了这个机会。黑暗中一点火星一摇,火苗跳了起来,落在一支火把上,肥牛的扬着最后一道沙尘继续追捕着阿飞,望眼欲穿地看着阿飞搏命地奔跑在他面前。那代表着他想得的一切的奴隶他的眼边掠过,直接摔进了一眼泛黄的池子里。肥牛终于停下了双脚,他麻木的看着在池水里瘫痪的奴隶,自信地把手里的刀和镣铐别在了身后,肥牛眼里的阿飞虽然刀未落下,他却已经死了。

  “为什么?”阿飞深陷的眼睛直直地看着肥牛。

  “什么为什么?”

  阿飞两根枯瘦的手指从池水里伸起来,缓缓地拉起裹头上的黑布,露出他的脸庞。

  “我们都是人。”阿飞的声音充满了绝望,“为什么,为什么人要分成贵族和奴隶,明明所有人都生而自由,我始终都不明白这个。你们总有一天也会被卖做奴隶,为什么你们还要去奴役别人,为什么要给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贡献人血馒头?人都是一样的,为什么我们要做奴隶,所有人都可以不做奴隶。而你们,为什么要把我们卖做奴隶?”

  肥牛缓缓渡步着,像是狮子逼近濒死的羊:“因为我们需要钱,很多的钱!你们就是能被卖成钱的那种东西,懂吗?生产的目的是创造利润,但是我不能做那个被卖的人,所以……我就卖你。人都是有私心的,死道友不死贫道。”

  “就这样吧,”肥牛取出镣铐,“你该给我赚钱了。”

  阿飞突然笑了出来,沙哑的声音简直不像是人的声音。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是你们……是你们注定不让我们活着的!。”

  阿飞的双腿经过极限的长途跋涉,现在已经溃烂地不成样子了,池子和河流里的酸液也在腐蚀着全身的伤口,他忽然明白了其实这个世界根本没有什么道理,肥牛看向他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个会动的物品,人性泯灭得可怕。

  在水流的轰鸣声中,阿飞对着汹涌的酸液河张开了双臂,他的笑声阴戾而张狂,“总有一天……我要……杀光你们……”

  暴雨拼命地下,雨水汇成手指般粗的水流,鞭子一样抽打着地面。

  酸液地里没有什么植物,只有耐酸的地衣和爬地菊生得很好,可是这样的大雨下,草根还是扒不住泥土,沼泽里无处不溅着浑浊的泥水。阿飞拖着烂腿泡在酸液池里仰天大笑,不远处的肥牛拿出镣铐要抓捕逃跑的奴隶,闪电击在周围的高山上,电光照的两个人像是迟缓的皮影。一声雷鸣暴起,上游的堤坝被强大的雷击炸开了一个口子,汹涌的洪水顺着缺口迸出,肥牛转身想跑,阿飞这个时候突然暴起,驱使着烂腿,把肥牛扑倒在地,撕扯着他外露的皮肤和肌肉,肥牛的刀被收在了后腰,此时阿飞挣扎,肥牛的手够不到刀把,只能徒手和阿飞搏斗。洪水轰鸣着冲向两人,肥牛想全力脱身,重拳击打在阿飞身上,闷响连连,但是阿飞却像浑然不觉一样,用牙齿啃噬着肥牛的左臂,要把肌肉都撕咬下来。

  带有腐蚀性的洪水瞬间冲垮并淹没了两人,肥牛身宽体重,很快在水里沉了下去,在沉下去之前,他还在水里寻找着阿飞的踪迹,即使眼球被严重腐蚀,红色的血混合在泛黄的酸液里,肥牛也不肯放弃阿飞所能带来的一切。

  水流带着阿飞翻滚,寒冷渐渐地侵入他的身体,他知道不能睡,可是渐渐地就要合上眼睛……

阿方方索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