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么久不见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一.我们这么久不见

  民国十六年,陈云泽十八岁。那天早上张梅英早早就起床守在村头看着村里的新一批参军队伍踏上征途,那年张梅英十六岁。终于在队伍末尾看见了舍不得的人,陈云泽就在最后一个。

  她跑过去拉着他的手,把一串串满了彩色珠子的项链给他塞到手里:“你打仗的时候可要带着它啊。”

  陈云泽接过她手里的项链,小心翼翼地放进口袋里:“你放心,我会带着它的。”他冲她笑了笑,眼睛里还是有一些不舍。

  “哎,云泽,走了。”前面不知道是谁长吼了一声,陈云泽看了她一眼,便不舍的走了。当他转过身去,眼泪终于不争气的掉下来了。

  张梅英站在村口的石头上,大声喊着:“记得写信。”她回头看看那些还在哭的人,心里一阵苦,其实她眼睛早被泪水糊的一片朦胧了。

  陈云泽走的第二天英子就给他写信了。信里写了些小时候的事情:“云泽,你还好吗,你走的那天下午我想起一些小时候的事情,你带我去摘槐花,我被毛毛虫咬到了,不争气的哭了一天,想想我还真好笑。云泽,你临走的前一天跟我说的你不能忘啊,只要你回来你就娶我,你一定要记得啊,我知道那里有很多年轻的女兵,你可别忘了我在等你啊。英子寄”随后她也收到了陈云泽的回信:“一切安好,勿念。”英子收到信后因为这六个字足足高兴了一个礼拜。

  每当闲下来陈云泽就会拿出项链,捧在手心里,观察着每一个珠子,五颜六色的,就像英子。他记得村里他就喜欢和英子一起玩儿,因为村里属英子最漂亮,英子也爱和他玩儿。小时候俩人就说要娶要嫁的,大人都当作笑话,其他小孩也笑话他俩,一直笑到长大。

  “呦,定情信物啊。”李大海一把抢过项链:“还串的不错,一看就是手巧的姑娘。”

  陈云泽抢过去,又小心翼翼的放进口袋里:“我说过,如果我活着回去就娶她。”

  李大海叹口气:“活着回去的能有几个。”然后沉重的走出门去,看着月亮。

  陈云泽打开英子的第二封信,是一个月前英子寄来的:“云泽,你苦不苦,我现在日思夜想的盼着你回来,晚上一闭眼就是你回来的场景,我等着你娶我那,咱可说好了的。英子寄”看完英子写的信,陈云泽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他找到纸笔写道:“英子,我在这不苦,我会活着回去娶你的,我都记得,你照顾好自己,勿念。”

  “张梅英,有你的信.”送信的站在张梅英家门口喊着。英子没穿鞋光着脚就跑出来了,:“是前线的?”送信的夸张的看着英子:“是,是前线的。”

  晚上英子迫不及待的打开信,看着陈云泽给她的承诺,心里乐开了花,抱着信就睡去了。

  就这样足足过了好几年。

  早上邻居王婶急匆匆的往英子家赶,当时英子在晒豆:“英子不好了,云泽受伤了。”张梅英听到后手里的豆盘落地,豆子洒了一地。她不说话,傻呆着。王婶看着心里着急:“英子你快写信问问云泽啊,快点啊。”英子这才回过神来跑进屋,找纸便写了起来:“云泽,我听说你受伤了,怎么样,还好吗。”信寄出去后半个月没有回信,终于在一个月后收到了陈云泽的回信:“不碍事,现在已经全好了,别担心了,我在这边很好,已经升到省军区副司令员了,勿念。”看完信英子哭了,是高兴的,这一个月的大石头可算是放下了。

  村里的大槐树底下总是有很多妇人聊天。

  “今年英子已经二十四了,该找人嫁了,不能光等着那个打仗的小子。”英子的妈妈和村里的妇人们说。

  张大婶歪着脑袋:“你家英子愿意吗,愿意我就给她介绍临村的王忠了。”所有的妇人们都接二连三的说:“就怕你家英子不同意,白找人家。”

  英子妈妈挺直腰板:“甭管英子同不同意,你们尽管介绍就好。”

  晚上英母给英子说了王忠,英子一口回绝,她说她爱云泽,她一直等着他,没吃饭就回屋了。她哭着找纸笔,写下她的委屈:“云泽,我妈今天硬要我嫁给王忠,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想你,我不想嫁给他。”

  当陈云泽收到英子的信时已经是一月后了,他看完心情凝重,一时不知道怎么回信,他皱着眉头问李大海,李大海说你总不能耽误人家。听完李大海说的话他考虑了一晚,终于拿起笔写道:“英子,听你妈的话,我回不去了,我早早就在这边喜欢上一个姑娘,他叫春花,你去结婚罢。”春花其实是陈云泽胡乱编的名字,可英子却真的相信了,她哭了,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赌气写了回信:“好,我下月就和他结婚,你要是舍不得我就给我回信,我等着你。”写完英子便哭的更厉害了。

  她等了两个月,她一直守在家门口,生怕错过他的回信,看见发信的就问,最后发信的都不敢在她家那条街走了。她彻底死心了。

  她开始胡言乱语,时不时写一些文字,有的画,有的写,然后包起来。其实整张纸超不过两句话,除了我想你就是我等你。

  她结婚了,信还没来。

  他等了三年了,还没收到她的回信,他以为她真的死心了。

  其实那年,送信的人被日本人开枪打死了,信飘了一满地,她的回信被埋到土壤里了。

  日本人迅速占领村子,她怀着孕到处逃窜,幸运的是她被好心人带到医院,王忠早就死在刺刀下了。孩子生下来了,她的喉咙却喊破了,哭没声了,成了哑巴。

  张梅英六十岁的时候见到了她最舍不得的人,陈云泽就站在队伍的最后一个。他就站在最后一个,他攥着彩色项链,冲她笑着,仿佛也是哭着朝她走了过来:“你是英子?”

  她留下了眼泪,拿着纸笔努力的写着,我们这么久没见,你好吗。

  陈云泽用颤抖的声音凑着她耳朵说:“英子,我回来娶你了。”

橙.子.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