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流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八章:飞獾统领

  来到刘家古宅外,此时夜深人静,三人等着陆红药,胖子还在警惕的看着附近,总害怕那个张婆婆再一次出现在这条街道,姜清明没有想这个事,而是在考虑,自己带着胖子,会不会害了他。

  “清明。”

  远处传来娇声,姜清明抬起了头,对于这个称呼他倒是有些意外,胖子和郝刚更是来了戏虐的神情,等到陆红药跑过来,喘着粗气时,胖子摸着下巴啧啧道:“陆大夫,你这叫我大哥也叫的太亲切了吧?”

  陆红药一愣,小脸微微一红,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姜清明提着胖子那只耳朵甩了甩,后者喊出猪叫,姜清明才松手看向陆红药道:“陆大夫,验血结果出来了吗?”

  陆红药这才反应过来,小声哦了一下才从自己的红色包包里取出一张单子,说道:“我们猜的没错,常银水确实有血友病遗传基因。”

  姜清明点了点头,他看向古宅,说道:“推测算是对了,但是其中的细节还是需要他们帮我们解开,我们现在就下井。”

  “好。”

  三人对视,跟着姜清明进入了院子里,这次直接将那古井的洞口拆了,胖子下去也不再难受,四人将绳子绑好,姜清明催促着胖子:“你先来,可别把绳子绷断啊。”

  ……

  胖子摇了摇头,犹豫的说道:“要不郝刚你先来,我有点……害怕。”

  郝刚踢了一下胖子的屁股,然后走到了井口,先一步下去了,胖子第二,陆红药第三,最后才是姜清明,只不过他并没有动,静静听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呼……”

  “哒……”

  姜清明猛然回身,却是静静的什么都没有,他嘴角笑了笑,飞身向着古井下而去,井下三人已经等了很久了,姜清明摆摆手道:“去墓里。”

  他说的是妖湖镜后的通道,之前那个放着棺材的古墓,胖子嗯了一声,先一步走了进去,不久后,胖子却是传来一声尖叫,身后三人急忙向着通道外而去,墓内胖子屁股坐在地上,指着上空,三人抬头一看。

  陆红药也是发出一声娇喊,连忙转过身抱住了姜清明,吓得肩膀颤抖不已,姜清明没有多想,抱着她的肩膀,沉声道:“没事的,没事。”

  “姜哥,这些尸体怎么又被吊了起来?”

  姜清明摇着头,此时前方,那之前全部倒在他们面前的人皮包水的尸体,现在又被用绳子悬在空中,和之前没有一点差别。

  “多了一个人!”

  陆红药保持下来了冷静,姜清明走到尸体旁边,仔细看了看,又一次沉声道:“确实多了一个人。”

  胖子和郝刚走了过来,姜清明解释道:“上次我有留意,尸体有四十九个,但今天却是有五十个。”

  胖子心里咯噔一下,不敢在想为什么会多一具尸体,郝刚脑子一动,看向姜清明道:“姜哥,会不会是棺材里的女尸……”

  他说着指向棺材,女尸还在里面静静的躺着,但是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他想了想,犹豫道:“姜哥,你当时离开古墓的时候,有没有把棺材盖给盖上?”

  这就是不太对劲的地方。

  姜清明想了想,摇着头想到了他之前离开,听到了一声碰撞,难道当时,棺材盖子就已经盖上了?

  “呼…嘶…”

  正当几人正在思考这个问题时,那飞獾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本来姜清明没有在意,但自己身下的阴影越来越大,几人也觉察的抬头看去,一个庞然大物出现在了几人眼中。

  一双猩红嗜血的眼睛,一个能拍飞五人的巨大翅膀,一张长满獠牙的嘴,这是……飞獾的统领者。

  来不及思考,只见那成为巨兽的飞獾,两只爪子向下拍来,这要是拍到,不死也要残。

  陆红药作为女性,反应最快,她大喊一声,娇声中带着些胆怯,姜丝明眼中闪过慌乱,急忙把她扑倒在地,喊道:“快躲开。”

  “砰。”

  飞獾统领的爪子将土地都踩裂了,一阵灰尘扬起,落在了倒在四处的四人身上,然而这还并没有结束,飞獾统领一击不中,第二次攻击也猛然而来,姜清明站起身来,将陆红药推到了通道口处,迎向了飞獾统领。

  “去死吧你。”

  在飞獾统领面前,姜清明显得实在太小,但他自身的力量绝对比其他人要大很多,腾空而起,越过飞獾统领的巨爪,一脚踢在了它得胸前。

  早已经料到对方皮糙肉厚得姜清明,脚下已经生出一把匕首,这匕首藏于脚底,犹如暗器给人……给兽致命得一击,一道浓血喷了出来。

  “呼…噶…”

  飞獾统领的惨叫声残了出来,那快要拍向胖子的爪子也收了回来,似乎必须解决掉眼前这个男人,它才可以享受这几道美食。

  姜清明目光中露出一丝狠毒,躲掉对方的攻击后,身体突然旋转两周半,这种高难度动作也只有他能使得出来,而脚上的匕首,又深入飞獾统领的胸口三分。

  这疼痛,人类不敢尝试!

  “胖子,我们要帮帮姜哥。”

  一人一兽争斗不停,郝刚不能坐以待毙,看向胖子咬牙说着,后者肥胖的身子愣了愣,吼道:“好,胖子我豁出这条命了。”

  郝刚眼中闪过一丝惊诧,但看到胖子已经掏出之前准备的钉子,自己也掏出怀中玻璃瓶子装的油,向姜清明喊道:“姜哥,快点让来。”

  “嘭。”

  姜清明随即蹬了一下飞獾统领,倒飞到了陆红药旁边,只见那油瓶刚好摔在飞獾统领脚下,脚下的钉子也瞬间变的光滑了。

  “砰。”

  飞獾统领失去重心,加上钉子的小而坚硬,硬是让它疼的倒在了地上,姜清明眼中一横,就是现在,他又再一次一步踏去,手中出现五个黑色的骰子,骰子上居然整齐的出现了五个“马”字,扔到了飞獾统领咧嘴痛叫的嘴里,随后一阵沉闷的爆炸声,从飞獾统领的肚子里响起。

  “砰砰砰。”

  在外面听起来,像是放着哑炮,但其实飞獾统领的五脏六腑已经被炸碎,姜清明对于鬼骰的使用已经出神入化。

  这一招,便叫做五马分尸。

  “呼……”

  姜清明看着奄奄一息的飞獾统领,心里松了一口气,随后取出一个白色的小瓶子,滴在了飞獾统领的身上。

  从飞獾的眼神里便能看到出,他对死亡的恐惧,此时想叫都叫不出来了,滋滋蔓延的声音从地面传来,刚刚还巨大无比的飞獾尸体,眨眼表成了一滩水。

  胖子眼中发光,跑了过来:“姜哥,这…这是什么东西啊,居然这么厉害?”

  “这是脱骨金液,比硫酸还要厉害。”

  陆红药也惊叹这无色无味的液体,听到解释开口道:“硫酸是一种最活泼的二元无机强酸,能和绝大多数金属发生反应,对于肉体来讲,更是可怕至极,不过却没有你这个脱骨金液厉害,能让尸体消失。”

  听了医学界专家说的,胖子笑嘻嘻的搓了搓手,姜清明撇嘴收回脱骨金液,说道:“这种东西你就别想用去玩了,每一滴都是很珍贵的,每一滴也很可怕。”

  胖子讪讪的点了点头,而此时,通道外一股寒风吹来,顿时让四人伸不开手脚,姜清明侧目l看向那漆黑的洞口,懒声道:“我们等的人来了,胖子刚子。”

  “嗯。”

  胖子和郝刚重重的点着头,从木箱里取出纸钱,向着天空洒去,纸钱如落叶在空中盘旋,陆红药皱着眉头,靠近了姜清明,而胖子和郝刚的蜡烛液点燃完毕,整个墓穴变的更加明亮,不过这灯火摇曳,让人还是有些瑟瑟发抖的。

  “哈哈哈……”待到四人站在一起,这墓穴里传来了一道苍老的笑声,传到了众人耳朵里:“我本以为我设计的天衣无缝,却没想到被你一个毛头小子识破了一切。”

  姜清明没有说话,其余三人同时惊呼一声:“是张婆婆。”

  随后前后左右的看着,似乎是在寻找着声音的来源,不过那道声音仿佛是从四面八方传来,根本无法确定他的位置,姜清明轻声道:“别找了,她在我眼前。”

  胖子疑惑的看着前方,皱眉道:“姜哥,没有啊。”

  姜清明没有回答他,向前走了两步,低头看着什么,自言自语的说着:“你终于来决胜负了?”

  胖子,郝刚和陆红药皱了皱眉头,三人相视一看,竟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姜哥他到底在干嘛,对着空气说话?

  三人以为对方被魔怔了,想要提醒他,不过姜清明摆了摆手,因为在他眼皮子底下,就有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太太。

  那便是张婆婆。

  张婆婆摇了摇头,道:“不,我今天是跟你决生死的。”

  胖子一个激灵,又在周围左顾右盼,郝刚和陆红药却已经意识到了,姜清明的面前,有可能真的站着张婆婆,他们自己只能听到声音,却用肉眼看不到。

  姜清明听了此话,却愣了愣,随后笑道:“张婆婆你这不是开玩笑吗,你本就是个死人……”

一根不抽的烟 · 作家说

今天一章,明天加更哈。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