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流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章:尘埃落定

  “你们刚刚的事,我全部都听到了,但从张婆婆死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她,我只想将古瓶从刘家大宅拿出来。”

  众人愣了愣,这样想来,似乎从一开始,张婆婆也没有说自己跟常银水合作过,姜清明点了点头表示相信,侧目道:“那为什么要杀了你舅父?”

  常银水的母亲是常绍敏,后者的哥哥是常民生,那么常银水应当叫常民生一声舅父。

  听了这话,常银水还是摇头道:“舅父确实是我想杀的,当时我独自一人带着匕首前往他家中,他正在床上静静的躺着,我本以为他是睡着了,但是当我准备动手的时候,我才发现他已经停止了呼吸。”

  四人露出疑惑的神态,刚刚张婆婆说过,常民生是被杀的,一个死人应该没有必要说谎,所以众人还不太相信,可是常银水如此情况下,也没有必要在这里解释。

  瞬间,姜清明想到了一种可能,拉住了一旁想要上去斥责的郝刚,点头说道:“我暂且相信你,但是你要把从头到尾的事情全部说明白。”

  常银水撇了一眼他,点头道:“五十年前,这里是一片坟墓,这边的坟墓主要都是埋葬赵家村的人,一位名叫赵成的大户,当时是村里的恶霸,低价收了赵家其余人的墓地,但赵家村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姓赵,有姓张的,姓王的等等,和我们姓常的一样,都是弱势群体,张家对祖坟保护的很好,但赵成的手段更残忍,将张家该打的打,该囚禁的囚禁,我的爷爷叫常平鑫,是个有名的财迷,见对方出手大方,更是巴结赵成。”

  常银水又想了想道:“赵成家很有钱,我爹有一次碰巧听见了他们家祖传古瓶的秘密,便起了心思,要求我妈去找赵成的儿子赵玉剑,我妈……”

  “你妈也是一个财迷?”

  “嗯。”

  “看得出来。”胖子嗤之以鼻:“钱真的那么让人着迷吗?”

  ……

  常银水没有理会胖子,继续说着:“我妈也便是在这个时候跟我舅父产生了矛盾,可能人各有所需,有的人需要的是花不光的钱,有的人则是一生空谈的名声。可是,我妈不久就得了一种难以治疗的疾病,唯有舅父可以治疗,但他见死不救。”

  “所以你起了杀心之念。”

  姜清明淡淡的说着,虽然听起来像是故事,但是这却是真真正正发生过的,常银水点了点头。

  “张婆婆和我做着类似的事,当我第一次知道这里有这样一个地方,就从盒子里拿走了古瓶,但当时他爸来的快,我只能将瓶子扔到房间里,离开后想办法再取出来。”

  常银水看着胖子,解释着后续得事情。

  后来胖子回来看着古瓶,常银水下手的机会就越来越小了,但却与张婆婆不谋而合,发生了后续一系列的事情,包括她哥哥被吓的神魂颠倒。

  “那,这个古井里的之前躺着的是谁?”

  姜清明算是理清了所有的事情,指了指冰棺,常银水摇了摇头道:“这个棺材本来就是空的,我也不知道是谁。”

  “空的?”

  胖子有些疑惑,紧紧靠着常银水,以为她在撒谎,但并没有任何闪躲之色,他眼珠子转了转,就听到一声苍老的声音传来:“她没有说谎,这个棺材本来就是空的。”

  “谁?”

  五人回头,只见那吊在上空的一具尸体落了下来,只有陆红药不知道这是谁,姜清明看着稳稳落地的老人,笑道:“用自家常息术骗过自己家人,常老先生可真是智慧过人啊。”

  这下来的便是已经死去的常民生,此时一副老气纵横的样子,好像根本没有疾病在身一样,对方看了看姜清明,低声笑道:“后生好眼力啊。”

  “舅……”

  常银水没想到,她的舅父用了常息术,掩盖了自己的死在。

  “父”字没有出口,常民生便抬手沧桑的说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母亲与我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这,确实是没有关系了。

  常银水没有说话,常民生这才继续对着姜清明说:“这墓穴深有一百多米,乃是赵成为他母亲建造,采用古井升天之法,但因为最后赵成他母亲并不想入葬,这个古墓就放在了这里,里面保存着许多值钱的东西,我想这里的东西已经所剩无几了吧?”

  常民生看向常银水,后者点了点头,其他东西她已经拿去偷卖,这次便是想要卖掉这个古瓶,姜清明又看指了指她手上的戒指,应该也是包括在内的。

  从始至终,从推测但现在三个人所说,这件事情总算是真相大白,姜清明松了一口气,看向常银水道:“你也并没有杀人,我便饶了你,但出去,我希望你能改头换面。”

  姜清明刚说完,常银水的嘴里便露出了血丝,众人微微一愣,她却是笑道:“输了就是输了,没有必要了,这个家什么都没了。”

  嘴里得剧毒快速溶解,这是她做的最坏打算,但她不后悔,静静的倒进了棺材里,陆红药小脸微动,快步走了过去,但救起来的机会应该也是没了。

  常银水呼吸停止了,五个人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这为财而死的女人,生不出太多的可惜。

  良久,常民生叹息一声,带着无奈和遗憾,随后才向着棺材走去,按了按旁边的按钮,姜清明愣了愣,原来这墓穴的棺材就是机关。

  一道开门声而起,身后的石壁向两边退去,一道通向地面的阶梯出现在众人眼里,常民生在前,身后众人跟着离去。

  再出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没想到时间过的如此之快,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居然已经是古宅后方,再过百米就是当时葬着常民生的长命坡。

  “当时建造墓穴时,我便知道这里有一道可直达墓穴之内的途径。”

  常民生关闭石壁,一堆杂草横生的地方,很难会发现这里的机关,几人这才向着城里走去。

  几天后。

  对于常大夫“起死回生”的事情,大家都是很好奇,姜清明油嘴滑舌告知邻里邻居是中心医院那个陆大夫救活的,这可忙坏了陆红药,她的工作量打了一倍。

  今日,已经到了九月最后一天,姜清明就要离开这里了。

  “姜清明,你知不知道我这几天累成什么样子吗?”坐在古宅里,几个人吃着郝刚烤的肉,陆红药生气的说道,姜清明哈哈一笑道:“这也是为了给你挣钱,要不然我们怎么对别人说,常大夫这件事。”

  “哼。”

  陆红药说不过姜清明,也不再说了,自顾自的吃着烤串,胖子在一旁羡慕着别人的爱情,和郝刚拼起了酒。

  酒足饭饱后,时间也不早了,姜清明看了看胖子道:“古瓶卖了吧,钱捐给其他地方吧,这种东西做善事,才不会变邪。”

  胖子愣了愣,然后点着头,姜清明也没多说什么,看向陆红药道:“那个赵金川怎么样了?”

  “确定为抑郁症,正在我们医院治疗。”

  “嗯。”

  姜轻声闷声嗯了一下,郝刚停下可手中的工作,道:“姜哥,明天是不是就要出发去京海了?”

  “对。”

  姜清明点了点头,他不可能一辈子待在这里的,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姜哥,带上我吧。”

  胖子鼓起勇气说出了这样一句话,众人愣了愣,姜清明挑了挑眉道:“你爸同意了?”

  “没有。”胖子将酒洒在地上,跪了下去道:“我刘子浩在此立誓,视姜哥为大哥,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姜清明看出了胖子的决心,也知道他今天做这样的事,已经跟他父亲讲明白了,姜清明将酒也洒在了地下,道:“我这一路,可不比这次得事情差,你当真?”

  胖子喝了一口酒道:“当真!”

  “好。”

  姜清明也不再考虑,喝了杯中酒,两人便是兄弟,胖子乐呵呵的笑了起来,他本以为姜清明回拒绝,此时心里真是太高兴了。

  “那你呢?”

  姜清明又看了看郝刚,后者愣了愣,随后哈哈大笑,与之前胖子的作法一样,最后强调了一句:“二弟拜见大哥。”

  胖子拍了拍手大笑着:“好好好……哎,不对啊郝刚,我先拜的,我应该是老二吧?”

  “嗯?”

  看着郝刚拿起了碗,胖子怂了:“你老二你老二。”

  喝酒他喝不过郝刚的。

  看到他们这么高兴,陆红药笑了笑道:“那祝你们一路顺利。”

  “嗯。”

  ……

  一夜之后,姜清明带着两人坐上了去往京海市的大巴,陆红药也开始可自己日复一日的工作。

  “姜哥,我们去了京海先去玩玩吧。”

  “嗯……可以。”

  三人说了一会话就感到困意十足,昨天酒喝多了而且睡的那么晚,晕晕沉沉的就在座位上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姜清明第一个被车里的人吵醒了。

  他揉了揉眼睛,看到大巴前一群人围在了前面,也走了过去,议论声还挺大的。

  “怎么回事,突然好好的怎么就死了呢?”

  “有没有医生啊?”

一根不抽的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