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与现实有多远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章 回归现实

  从今天起,做一个勤奋的人

  喂马,劈材,挑水做饭

  从今天起,关心爷爷和奶奶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沙海,背靠青山

  从今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毕业了

  那毕业证、学位证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家人和睦,世间安太

  (改自《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海子)

  二O一九六月三十日,二十一岁的李白毕业了,从一座九八五院校,以一个不好不坏的成绩。回到了家乡,一个仅剩十二户人家的小村庄。

  李白,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不白不黑,不美不丑,除了名字,挺普通的一个人。

  喜爱仙侠小说,讨厌吃西红柿,品貌端庄,为人正直。

  作为一个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四有青年。虽不说是看到地上有垃圾,立马跑去捡起来,丢入垃圾桶,却也是经常扶老太太过马上,送老大爷回家。

  对,你没有听错,对于:‘老人跌倒了该不该扶?’这类问题,李白会用实际行动去回答:扶,该扶,有没有人在场都必须扶。

  不只是因为李白心善,还因为他家里很穷,非常穷,特别穷:除了十亩旱田,一匹病马,一间土房,一个爷爷,一只奶奶,一枚李白,一堆基本的生活用品,别无他物。

  最重要的是:李白无父无母,从小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如今爷爷奶奶年纪大了,腿脚不利索。他希望推己及人,自己对别家的老人好,别家的人也能对自己的爷爷奶奶好。

  所以身体力行,想要:自己先善良起来,然后通过先善带动并帮助后善,逐步实现共同善良。

  “小白砸a,你咋回来咧嗫?大学又放假啦?”王秀珍。

  “不是,二嫂,我毕业啦!”李白。

  “毕业啦!找着(zhe)工作没有?”王秀珍。

  “没,我爷爷病成那样儿,家里就我一个,我怎么走的开!”李白。

  “唉,小白咂a,不管啥活儿,多少都得干点儿!可不能学村东头那个二溜子,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早晚得出事儿。人呐,不能闲着,不能没事儿干……”王秀珍。

  “我知道,我明白,我打算明天去找工作。”李白。

  “嗯,好样儿的,你是咱村儿里唯一的本科大学生,肯定赖不了(liao3)!”王秀珍。

  “嗯!谢谢二嫂,二嫂你忙,我走啦!”李白。

  第二天清晨,轰隆,空中一声闷雷,勾连天地,击在山坡上,李白从梦中惊醒。

  穿上了之前从不舍得穿的新衣正装,照了照镜子。嗯,帅了几分!都说:‘人靠衣装,马靠鞍。’,此话一点不假。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胸中学识,不然就只能是个衣服架子。

  喂马,劈材,挑水做饭。

  吃过早饭,时间还早,空中稠云密布,李白也是愁容满面。今天,可是约好了去面试的!再等等吧,可千万别下雨啊!

  好的不应坏的应,不过片刻功夫,稠云挥袖,遮蔽了迷迷糊糊的太阳,世界变的昏暗起来。

  咔嚓,咔嚓,咔嚓。

  三声惊雷响彻云霄,照亮天地,打破了小山村的宁静,蓄势已久的雨豆劈头盖脸,啪啪打下来。

  李白赶紧逃回屋,关上门,封好窗。全家三口齐行动,端起盆来接漏雨。

  遥看窗外:地面上积水横流,汇入饱经冲刷的小沟壑,涌向门前干巴巴的沙河,聚成洪流,奔向远方。雷声不断,大雨如柱,天地变的黑暗。这雷,这雨,真有股裂地崩山,毁天灭地的架势,让人心战,让人胆颤。

  当然,对于农村人来说,这都不是个事儿。不敢开电灯,李白点起了蜡烛,心中还有点儿小悠然。

  不由的感叹:

  天公怒,雷崩山,

  风伯雨师落尘凡。

  山河摇,洪流涌,

  我家门前水如川。

  来不及得意,一拍脑门:仙君难,凡间劫,今天面试怎么办!

  怎么办!

  该怎么办!

  没办法,命要紧!

  打个电话说明一下情况?算了吧,招来雷公电母就不好啦!

  雨停了再说明情况,并且诚恳的道歉。毕竟是自己违了约,虽然事出有因,但总归有点儿过意不去,人家可能已经白等了半天。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张福贵顶个锅,白翠兰(张福贵妻)顶个大铁盆儿,张自强(张福贵子)顶个小铁盆儿,立在门外。雨打在锅盆上叮咣作响,大雨中,三人勉强能睁开眼,早已成了落汤鸡。

  李白一急,开门让这一家子进屋来,又是接热水,又是递毛巾……一顿忙活。

  “福贵叔!你们咋来啦?这大雨天儿的,有急事儿?”李白。

  “唉!这雨太大啦!俺们家房顶塌啦!还好是草披房顶,人没事儿。

  只能到你们家来挤一挤啦!等雨停了再回个收拾,反正也没个剩(sheng4,方音,此处为“家里没什么东西”之义),就是可惜了那两床好被褥!”张福贵。

  “唉!咋就塌啦呢!”葛红花(李白的奶奶,李还债的配偶)。半生相守,半生恩情,半生照顾,一位称职的妻子,一位合格的奶奶。

  “可不是嘛!住大半辈子啦!都好何儿得(die方音)。今儿个突然就塌咧!”白翠兰。

  ……

  雨后,张家三口离去,太阳热辣辣的炙烤着大地。由于没有风扇,李家三口个个汗流浃背,李白的奶奶为爷爷摇着蒲扇,却也于事无补。

  因为村里没信号,只好跑到屋后的山坡上,雨后新泥的味道还是那么的醉人!

  嘟嘟嘟嘟嘟嘟。

  “您好,请问有什么能帮到您的?”某某。

  “唉,您好,我是李白,本该今天去面试的那(nei4)个。”李白。

  “哦!知道了。”某某。

  嘟。

  “喂?喂!”李白。

  嘟嘟嘟嘟嘟嘟。

  “我们公司不需要不守时的员工。”某某。

  “我”李白。

  “我们公司更不需要不守时,还满嘴理由的员工。”某某。

  嘟。

  “对不起,给您添麻烦啦!”李白。

不见啦 · 作家说

文学,必缘于现实,亦必高于现实,要能调动人的情志意趣,而不仅仅停留于逗乐。不然,那只是文墨小丑,而不是文学篇章。还是忍不住,必须感叹一下:这样战战瑟瑟,斟词酌句,真是悲哀啊!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