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与现实有多远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 第一份正式工作

  “白砸a,怎么样啊?”李还债。欠葛家债,生而为了还债,苦行半世,债终清。一名娶债主家女儿做老婆的男子,一位可敬的爷爷,一个刚正的老人。

  “黄啦!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马上去找新的。”李白。

  “听听,听听你,哪像个大学生!这就是大学生说出来的话?爷?你是谁的爷,谁又是你的孙?咳咳咳……”李还债。

  “爷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就是……,我明白:‘不能求全责备,怨天尤人;要严于律己,宽以待人。’要笑对生活,笑对世界,笑对未来。

  我也一直是这么做的。”李白。

  “你明白就好,你爸妈没本事,你爷爷奶奶更没本事。

  你将来怎么样,全得靠你自个儿,你爷爷奶奶帮不了你!不拖累你就不错啦!”李还债。

  “怎么会呢爷爷!没有您,光靠我自己勤工俭学那点儿钱,不去贷款,怎么可能撑到大学毕业!”李白。

  “现在不一样啦!你爷爷病啦!废啦!没用啦!再也帮不到你啦!”李还债。

  “不,爷爷,您能陪着我,给我一个孝敬您的机会,就是帮了我最大的忙!”李白这话一点儿不假,一点儿不虚:爷爷的病绝对是累出来的,为了自己可以安心读书,年老体衰的爷爷拼了命去攒钱!爷爷虽然从来不说,从来不提,但自己又怎能不知,怎可不报!

  虽然爷爷从未指望自己报答他什么,他只希望自己能好,能越来越好。能找份好工作,能找个好姑娘,能有个可爱的孩子。能安安乐乐,踏踏实实,幸幸福福的活着。

  但是,如果不能让爷爷过上好日子,自己余生何安,于心何忍!必将抱憾终身,心里永远有个疙瘩,生不能解,死不能消。

  “我去投新的简历了。”李白跑上了山坡。

  第二天上午时分。

  滴答滴答滴滴答,滴答滴答滴滴答。

  “您好,有什么事情吗?”李白。

  “您好,请问您是李白先生吗?”某某某。

  “嗯,对。”李白。

  “您昨天向我们公司投了简历,已经通过了初步审核,您什么时候方便来我公司面试一下呢?”某某某。

  “我什么时候都方便,挑个您方便的时间就好。”李白。

  “好,那明天上午十点行吗?”某某某。

  “行,只要不下雨。”李白。

  “好,那您忙,我就不打扰您了。”某某某。

  “诶,谢谢您。”李白。

  嘟。

  第二天清早,轰隆隆,轰隆隆。

  滴答滴答滴滴答,滴答滴答滴滴答。

  “您好,请问您是李白先生吗?”某某。

  “是,您有什么事情吗?”李白。

  “我看这天要下雨,如果下午不下雨的话,你三点来吧!”某某某。

  “嗯,好的,谢谢您。”李白。

  下午三点四十。

  “哎呀!你的条件完全符合,但你们家离的有点儿远啊!我们这儿可不包住!”某某某。

  “没关系,农村出来的孩儿,一二十里不算个事儿。”李白。

  “行,那就没问题啦!那你今天回去收拾收拾,明天就来上班。我们这儿十五天试岗没有工钱,十天观察期包吃,五天考核期每天三十,三个月试用期每月一千五,转正每月底薪两千八,提成上不封顶。”某某某。

  “好,没问题。”李白。

  终于找到了工作,李白成了公司里最勤快的那一个,人人都喜欢的那一个,见了男的都叫哥,见了女的都叫姐的那一个。

  一月将尽。

  “诶!小李啊,公司有个培训你去不去?不强制,但是咱公司的新员工都去了,下一批我也要跟着去。本来名额已经满啦,但看你工作表现这么积极,所以不由的就想到了你!”某某。

  “去,当然去,为什么不去!”李白。

  “那你联系郭总,他负责这事儿。”某某。

  “郭总,公司那个培训我也想去。”李白。

  好,没问题。来回车费,吃住费用,你和公司各承担一半。培训一天一夜,培训费两千八,可以从你工资里扣,但你才工作几天,还没有工资,所以只能你自己垫付了,你是转账呢?还是刷卡?”郭某。

  “……”李白。

  “放心,公司会在两年内逐月返还你这笔钱。当今社会,咱们就应该多花钱武装武装自己的头脑,不断学习新知识,新理念,新文化,让自己与时俱进,跟上时代的步伐。”郭某。

  “嘿嘿,郭总,我现在反悔行不行!”李白。

  “行,有什么不行的,公司的培训又不是强制的!”郭某。

  ……

  “小李子!”白某某。

  “白姐姐!”李白。

  “哎呀呀!你刚才干啥去啦?到处都找不着你的影儿!”白某某。

  “倒垃圾,被某某哥叫住,说公司培训的事儿,我不准备去。”李白。

  “你不打算干啦?!”白某某。

  “啊?!哪有!”李白。

  “公司的培训不是不强制的嘛!”李白。

  “废话,强制是违法的。

  但是姐告诉你个事儿哈!那些没去培训的新人,在一到三个月内都主动辞职啦!”白某某。

  “啊?那我完啦?!”李白。

  “现在回去报名还不晚。”白某某。

  “嗯!姐,那个培训多久一回?有收获吗?”李白。

  “一年至少一回。至于收获嘛!姐只能告诉你:‘吃亏是福’!”白某某。

  “那你还去!”李白。

  “小声点儿!”白某某。

  “姐,我不是吃不起这个亏,而是没有资本去吃这个亏,我该怎么办?”李白。

  “那就只能等了呗,撑它两月,拿个四五千走人。”白某某。

  “姐,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我不想那样儿。”李白。

  “嗨!你个小李子。如果现在走,辛辛苦苦一个月,就拿一百多块钱,你傻呀!”白某某。

  “吃亏是福!”李白。

  “行行行,这话当我没说,您怎么想的就怎么做去,门在那边儿。”白某某。

  “小声点儿啊,我的白姐姐!”李白。

  ……

不见啦 · 作家说

我在思考一个问题:该怎样给我的小说,找个好人家?求解答。

诶!每一部作品,不管是好看,还是不好看,都是自己的儿女。做父母的自然是希望他好,但有一个必要的前题,抚养权不能丢。

不能为了他有个好前程,就弄的骨肉分离,天涯永隔。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