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牛说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十三章 捉狐狸精

  终于到了月上柳梢头时,一个黑影从远而近,来到了厢房,用鼻子闻了闻,四下张望了一下,上了楼梯,来到花姑房子门口闻了闻,发现没有异常,轻轻地开了门,来到了花姑床前。用鼻子闻了闻,发现没有异常,便坐到了花姑的床头。

  花姑拉开了灯,黑影子惊跳了起来,看见房子只有花姑一个人,又恢复了平静,重新坐了下来,对花姑说:“娘子,这立耳的确不简单,能够让你重新恢复阳气,还能够感觉到我,可叹可敬呀!”

  花姑坐起来,看见黑影子依然如小树林见到的时候一样,穿着一身黑袍,黑袍长长的拉在地上。她长长出了一口气,对他说:“我不是你的娘子,我永远不会嫁给你,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黑影子说道:“这就由不得你了,今晚我就要带你走,到了我家,我们就圆洞房,生米煮成熟饭,你就是我的人了!”

  花姑气愤地骂道:“狐狸精,你只是一个狐狸精,不要认为你穿着黑袍,我就认不得你了,我怎么会嫁给一个狐狸精做妻子!”花姑越说越气,声音越来越大。

  黑影子说道:“一定是立耳告诉你了,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我也不需要隐瞒什么了,我就是一只狐狸精,今天我就要带你走。”黑影子说着,脱了黑袍,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只黑狐狸,向花姑扑来。花姑侧身闪过,拿起床上的一个钢圈向黑狐狸抛去。黑狐狸侧身躲过,钢圈砸在墙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黑狐狸还准备向花姑扑去,四个家丁拿着木棍突然出现在门里,包围了黑狐狸。

  黑狐狸变成人形,看着四个青壮年家丁,对他们说道:“你们想捉我,就凭你们几个就想捉我,你们也太小看我了。”说时迟那时快,黑狐狸卷起黑袍,向四个家丁抛去,四个家丁拿着木棍奋力拨弄着黑袍,约摸一盏茶的功夫,四个青壮年家丁已经气喘吁吁,身上流出了汗,站在门口的王员外看见不妙,赶紧下楼找其他人来帮忙,立耳站在了花姑的身前,紧紧地用瘦弱的身体挡在花姑面前,防止黑狐狸过来抓花姑。

  黑狐狸抛起的黑袍,终于卷起了一道道强劲的旋风,四个家丁被旋风吹出窗外,先后落到了地下,发出了一声声惨叫。黑狐狸向立耳走过来,对立耳说:“你泄露我的身份,我早都想着要将你撕扯成肉片,没有想到你却跑来,自寻死路。”立耳看着黑狐狸,对黑狐狸说:“你的死期已到,还敢在这里说大话。”黑狐狸说道:“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娃娃,什么我的死期已到,立耳,你的死期才到呢!”立耳笑着说道:“哈哈哈,黑狐狸,你现在是不是头重脚轻,眼前发黑,双腿开始发软。”黑狐狸的确感到天旋地转,双腿木纳,浑身没劲,他吃惊地说道:“立耳,你对我做了什么?”立耳抱着双手说:“你已经成了精怪,我想我们这些凡人可能不是你的对手,在你进来之前,我已经给这个房子撒满了无色无味的药粉,闻了我这个药粉,如果不用内力发功就无事,如果发功,药粉就会逼入体内,一盏茶的功夫,浑身便会酸痛无力,如果动怒,就会瘫痪倒地,哈哈哈,狐狸精,你吸取花姑的阳气,让她瘫痪在床,今天我就让你瘫痪在地,这就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就束手就擒吧!”

  黑狐狸像一团软泥一样瘫痪在地,王员外带来五个人走了进来,五个人拿着绳子把黑狐狸绑了起来。

  立耳坐到椅子上,对黑狐狸说:“黑狐狸,你想死还是想活?”

  黑狐狸说道:“立耳,你想怎么对付我,我们可素来无冤无仇,我死了对你也没有好处,如果你让我活着,我可以帮助你,让你享受荣华富贵。”

  立耳说:“把解药拿出来,你不但吸取了花姑的阳气,还在邀请花姑去你家喝茶的茶水里下了毒,赶紧把解药拿出来。”

  黑狐狸望着立耳,对立耳说:“你怎么知道我在她的茶水里面下了毒,你难道跟着看着了吗?”

  立耳说道:“黑狐狸,花姑从你家回来后就浑身无力,她去你家喝茶,回来就这样了,不是你下的毒,怎么解释这件事?”

  “哈哈哈,立耳,我的确给她的茶水里面下了毒,可我就是不给解药,哈哈哈,立耳,你不是神医吗?你给她解毒呀!”

  花姑拿起床头的剪子向黑狐狸抛去,黑狐狸瘫痪在地,没有躲过,剪子深深扎进了黑狐狸的尾巴上,黑狐狸发出了“啊”的尖叫声,花姑走下床,来到黑狐狸身边,拔出剪子,对黑狐狸说:“你认为姑娘我是好欺负的吗,我念你对我有情,你的所作所为,都因为一个情字,所以我多次原谅了你,可我现在才明白,是我想错了,你这不叫情,邀请我去你家做客,在茶水里面下毒,我回来后,你每天晚上靠着修炼的邪门歪道,吸取我的阳气,害的我昏迷不醒,还处处张口闭口说爱我,要我做你的娘子,天地之间有你这号狐狸心狼肝肺的吗?这难道就是你眼中的爱情吗?本来我想求立耳拿出解药救了你,没有想到你瘫痪在地,依然不放过我,我真是太天真了。”花姑越说越气,拿起剪子向黑狐狸眼珠子扎去,黑狐狸一转头,剪子扎进了黑狐狸的耳朵,“啊”的一声,黑狐狸发出了又一声尖叫声。花姑拔出剪子又向黑狐狸的胯下扎去,嘴中骂道:“我今天就阉了你,看你以后还敢再欺负良家少女吗!”黑狐狸终于开始求饶了:“花姑,饶了我吧!看在我对你一往情深的份上,饶了我吧,解药就在我的袍子里,红瓶子里的就是。”花姑从黑袍里拿出了两个瓶子,一个红瓶子,另一个黑瓶子,正准备服用红瓶子里面的药丸,立耳走过来说道:“先不要服药,这个狐狸精,心性残忍,先让他自己服了药,我们看看再说。”花姑从红瓶子拿出一粒药丸往黑狐狸嘴里喂,黑狐狸拼命地躲过,连连说道:“是我记错了,红瓶子是我给你曾经服用的软骨散,黑瓶子才是解药。”立耳说道:“既然如此,你就吃一丸黑瓶子的药丸呗!”立耳从黑瓶子取出一粒药丸,递给黑狐狸,黑狐狸放进嘴里,吃了。立耳观察了一会,没有发现异样,对黑狐狸说:“如果你想活着,就实话实说,这个黑瓶子到底是不是解花姑身上毒的解药。”黑狐狸点点头,对立耳说:“求求你,我再也不敢欺骗你们了,你们饶了我吧!”立耳从黑瓶子取出一粒药丸,让花姑服下。

  花姑服药后,吐出一口脓血,胸部终于舒坦了,心口压着的那个石头终于没有了,看起来黑狐狸这次没有骗人。

山谷村夫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