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情缘之丹心策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一章 阎王下帖二

  “江湖上这些年死了不少英雄豪杰,想必大家都略有听闻。当年大观七侠白无血、周应元,还有如今柳正南、关靖鸿!这些人都已经被人加害,而今命丧黄泉魂归地府!”

  “我与这位上官辰少侠,更是和关靖鸿老英雄大战这个神秘组织,而今英雄已死,他们下一个目标又会是谁?”

  柳真卿将自己猜测一股脑说给下面这些人听,不是想这些人就能灭绝鬼面判官的势力,而是希望这些人能够将消息散布到整个江湖,嘴上所以也将形式夸大几分,连白无血和周应元的死也甩给鬼面判官一行人。

  这时候哪里还管证据,哪里还要真相,他要的就是搅乱整个江湖,发动所有江湖人传扬消息,让别人提高警惕,也侧面给鬼面判官提高难度。

  “这鬼面就是这么一伙人的首领,一身紫袍,头戴鬼面,穷凶极恶,百死莫赎!他手下十二宵魂,目前毒蛇就是益阳白医仙欧阳宁,牛头就是应天沈润林,其他人士暂且不知,大家上行走还请提防,更请大家将此事传扬天下,好教江湖武林人尽皆知。”

  柳真卿抱拳,脸上神情郑重,更是遥拜底下众人。

  “原来这鬼面这么大能耐?”

  “前两个月柳正南寿宴才死,现在这几百里外的关靖鸿也死了?莫不是这鬼面判官就是九龙山杀死柳正南的陈少华?”

  “不能够吧,陈少华虽然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剑法大家,但是他能在柳真卿和关靖鸿联手的情况下杀死其中一个,这我倒是不信了。”

  “莫不是那江湖传闻是真的,他们大观七侠分赃不均,所以现在彼此之间相互厮杀,想要吞下当年劫下来那一批珍宝!”

  “嘿,你们也是真能瞎猜的。没听柳神医说啊,人家沈润林都只能在鬼面判官手下当个属下,这陈少华难道就有威望统领白医仙和桃花飞刀?我担心这鬼面判官只怕来头不小,这等人物岂能默默无闻,就该是天下一等一的高手前辈!”

  “你这话说的,难道这鬼面还能是这江湖名宿,武林盟主不成!”

  “别……这话可是你说的,老子从来没有说过,他燕凌丘到时候找你可别诬陷于我!”

  “呸……老子也什么都没说,不过你说这鬼面究竟会不会真就是什么名宿前辈啊?”

  “这鬼面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咱们莫要再讨论了。我这想去找一找沈润林,有没有人同我一起的,到时候大家各自凭借本事换柳神医一个活命机会怎么样!”

  底下一群人讨论了半天鬼面判官,不过毕竟他身份隐藏极深一时自然不会给这些江湖人士叫破。

  大家到了最后就只能讨论起沈润林来,这人有家有底,自然更容易被这些人逮住机会抓下。

  俗话说得好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应天府沈家镖局在江湖上也是颇有名气,而今众人真要铁了心收拾他自然方便太多。

  “咱们可不能这么散漫。”那背剑师叔此时串出人群,朝着众人一声嘶喊,抱拳跟众人打过招呼,说到。

  “咱们这些人自在散漫惯了,可那桃花飞刀沈润林是什么人?咱们就这么奔过去,到时候只怕全都要给他沈家陪葬!”

  “我刚刚瞧见‘岭南大侠’童海平也在此处,我们大家不妨由他带头发号施令。只有大家一股力气使到一处了,咱们才有机会收拾沈润林,为自己和家人求一个神医救命的承诺!”

  背剑师叔说完,众人沉思片刻就全数统一下来,众人走到一个青衣汉子面前抱拳行礼,请他带头。

  “童大侠,我们这些江湖人打算去应天为武林除害,还望童大侠能统领我们,也算是大家为这江湖尽一点心力!”

  童海平心里正愁自己势单力孤恐怕不能将沈润林吃下,正好听了他们请愿,心里觉得这些人正好给自己利用一番,略微合计就同意了他们的要求。

  此时人经过童海平组织,不到片刻就整合成了在一起,由着这个号称‘岭南大侠’的汉子带头,一行三十余人声势浩大的转头去找应天府沈家麻烦去了。

  柳真卿看着底下这群人散的差不多了,心里对这一次下帖现场情况还算满意,退了几步进了医馆大院,这大门也就由上官辰关闭了。

  外面剩余一些江湖人原本还想找柳真卿求求情给他们看下伤痛,如今见这柳真卿医馆大门都已经缓缓关闭,心里也就死了一条心。

  他们担心上前无故敲门打扰了柳真卿,到时候人家将自己姓名写进阎王帖里,只怕得不偿失。

  现在他们看着紧闭的大门就只能叹息一声,复又看了看医馆外那两张白布上的字,这些人终于死绝了心思。

  “这也不出所料,想来阎王医手下悬命赏医又怎么能是一些无名之辈,咱们还是听天由命,懒得去打扰他老人家。”

  “老人家你这身上有何伤患要求医问药啊?”

  “也不是我,就是我那儿子前些日子惹了玲珑妖姬,身子上中了一掌,看来只能听天由命了。”

  “老人家若是不嫌弃在下医术浅薄,我或许可以给令公子看上一看。”

  “你这晚生后辈学从何人啊,我儿那一身伤可不是寻常就能解的!”老人看了一眼眼前年轻人,心下有些狐疑,不过最后嘴上还是松口说道:“算了,就算死马当活马医吧,再拖延几日只怕也是难逃一死。”

  “谢老人家信任,晚辈定会全力以赴!”青年人抱拳谢着,看老人家招手便跟了上去。

  青年人跟着老人家进了一间三院房子,看了一眼独立院落里那躺在床上的小伙子。

  他十七八岁年纪,粉面红唇,看起来如同两晋公子哥一般模样,甚是白净俊俏。

  青年人将他翻身过来四下观看,而后从腰间解下金针布包为他施针,又揉穴敲骨折腾了半天。

  只可惜床上这人鬼哭神嚎的鬼叫着,看上去没有半点好受一些的模样。

  青年人唉声叹气,向老人家抱拳遥拜,一脸愧疚神色。

起点仲华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