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圣使命之维也纳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一章 夜巡

  1942年3月7日,维也纳安全局会议室

  厚厚的窗帘遮住了阳光,圆形木桌前,安全局所有要员都已经坐定。

  “专家已经到了,”局长对在座的所有人说。“目前在维也纳郊区一家酒店歇脚,以防万一,今天晚上需要局里派专员和安保人员过去。然后,大家来看看他们具体的进城路线,。”

  他指了指他后面墙上巨大的维也纳地图,用红铅笔画出了一条路线。而终点,居然就是安全局。

  我捏了把汗,如果专家进入了维也纳城内,我们恐怕再也奈何不了他们…

  “明天早上五点还需要一个护送进城里的人带一队护卫。”局长神情凝重地说道。“谁愿意去?”

  “我今天晚上去值岗。”弗雷德说。

  “我也去。”我说。

  “我也去。”莉诺雅说。

  “那,拉尔夫。”局长对拉尔夫说道。“嗯?我有什么任务?”拉尔夫肥胖的脸说话肉都一颤一颤的。

  “你明天去接专家。”

  “好吧。”拉尔夫说。

  “蕾娜,你负责安全局里给他们留下科研的地方。”“是。”

  “我必须特别强调一件事,”局长严肃地对在座的所有人说:“安全局情报泄露不是一次两次了,这次必须做到万无一失!”“是!”

   1942年3月7日中午,卡尔德咖啡馆。

  中午,这个咖啡馆人并不多,白色咖啡桌和静谧雅致的包厢,柔美轻和的音乐装点得这里清幽而又隐蔽。我拿起桌子上白色的咖啡杯,轻轻抿了一口。

  比埃尔和我约定在此见面,“专家已经到达维也纳郊区。现在城西罗斯特酒店歇脚。明天早上五点他们会被直接送到安全局来。而晚上,还有很多人去值岗,难度很大,不过我已有办法。”我对比埃尔说。

  “那好,说说你的计划。”他一脸期待地问道。

  我低声细细陈述了一下我的计划。

  “不行,这太危险了,你要是被发现,恐怕…”他连连摇头。

  “但是这却是成功率最高的办法。”我说。

  “那好吧…”他也不再坚持,我们最后商讨了一下行动计划,就各自离开了。

  1942年3月7日晚上八时,维也纳城西郊区,罗斯特酒店。

  维也纳城西也是低矮的丘陵地带,一轮巨大的明月照耀着这些低矮的丘陵和稀疏的针叶林。富人的别墅区也建设在这里,茫茫黑夜中,这些别墅的灯光就像夜空中的繁星一样,星星点点地散落着。时不时地传来蝉鸣和蛐蛐的声音,初春的草香和花香已经能让人流连其中。

  罗斯特酒店是一个三层小楼,现在已经被安全局包场,距离其他的别墅区也很远。

  安全局的特务们已经抵达这里,我,莉诺雅和弗雷德领头,乘坐两辆军用卡车抵达了这里。

  装饰豪华的酒店大门前,铺上了红地毯,在酒店明亮的灯光下,在安保人员的层层护卫下,弗雷德在和一队白大褂的领头的一个老头握手。我和莉诺雅一左一右站在弗雷德后面。

  “你们大可放心,我们一定会把你们安全送到维也纳城里。”

  “如此,有劳了。”老头用苍老的嗓音回答道。

  “不必客气,你们将来可是第三帝国的大功臣,保护你们是我们安全局的荣耀。”弗雷德对这个老头说。“你们先进去吧,今夜我们三个会各带一队人,轮流保护这个酒店。”

  于是,这些老头就走进了酒店。“我们会在酒店的走廊设置卫兵把守,请各位专家先生今天晚上不要关灯,保证酒店的灯长明一夜,拜托了。”“好的,听从你们的安排。”专家有些不耐烦地说。

  酒店外,只剩下我、莉诺雅、弗雷德和我们带领的武装人员。

  “八点到十一点,我来巡逻,十一点到两点,康斯坦丁巡逻,莉诺雅,辛苦你一下,凌晨两点到五点你来巡逻。定好闹钟,睡觉时间就进酒店二楼201,202和203休息。你们两个觉得怎么样?”

  “好吧,我听你的。”莉诺雅发了一个呵欠。“这么早困了可不太好啊。”弗雷德说。“没有,还好,不怎么困。”莉诺雅回答说。

  “康斯坦丁,你觉得呢?”他锐利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你什么眼神啊,你想偷懒就直说。”我说:“作为新人,我没问题。”我爱答不理地说。“你…”他正要发作。“哎呀,行了行了就这样吧。”莉诺雅说。

  于是,我和莉诺雅共同走进酒店。然后分别到了各自的房间休息。

  我走进我的房间,这个房间亮如白昼,琉璃大灯发出金灿灿的光芒,柔软的席梦思似乎召唤着我,可我却一点想睡觉的样子都没有。从房间的大落地窗看去,巡逻的士兵倒是可以看到,可是那两辆远处的军用吉普车却看不到任何踪影。

  “真是好机会。”我想道。

  我一夜无眠,就等着我巡逻时间的到来。

  1942年3月8日深夜十一点,我一身黑衣,下了楼,正好和交接岗的弗雷德打了个照面,他狐疑地看了我一眼,没和我说一句话,他上楼,我下楼,一言不发地擦肩而过。

  我到达酒店门口,看到了正在稍事休息的卫兵,他们走了整整三个小时,明显有些困倦,我看到他们,立刻让他们列队。“立正。”我命令道。

  他们无精打采但强打精神,在门口列成一排。“向左转,齐步走。”我说。

  “长官,”卫队长走了过来:“长官啊,你们可以三小时轮岗,我们得走一夜啊,您能不能赏我们几个休息一会啊?”

  我听了,心中暗喜,但是还是很严肃地说:“弗雷德长官刚上去,你们嫌我好欺负是不是?”

  “没有,绝对没有!”

  “没有就给我好好值岗!”我说。“齐步走!”卫兵不情愿地开始和我在酒店周围绕圈圈。

  凌晨一点半。

  卫兵已经困倦的走路都没了力气,而酒店里面则一点声音也没有。我觉得时机已到,就对卫兵说:“停停停,别走了,一会你们都睡着了。”我对卫队长低声说:“你们去,上酒店后面去巡逻,顺便休息一会,抽根烟啊打个盹啊都可以,我只给你五分钟的时间!”

  “好,谢谢长官!”卫兵就离开了车队和正门附近,慢慢转到了酒店后面。

  我迅速到两辆吉普车那里,打开车门,开始了一顿操作…

  酒店201房间内,莉诺雅一夜没有合眼。她听到隔壁发出细微的响动,知道弗雷德也根本没有睡。

  她一直忍着困意,盯着门前,她看到康斯坦丁支开了卫兵,去了那两辆军用吉普车那里…

  “不好,他有危险,即使在弗雷德下楼见到他之前,他做完他手头的事,弗雷德如果坚持调查汽车,一旦发现问题…不行,我得去救他…”她想道。

  她立刻准备离开房间去楼下,然后,她迟疑了一下,脱掉了外衣,身穿一身粉白色睡衣,披散着秀发,轻轻地打开门,迅速地下了楼。

锋·康斯坦丁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