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圣使命之维也纳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二章 首战告捷

  1942年3月8日凌晨一点半,维也纳郊区罗斯特酒店外。

  我有条不紊又快速地完成了我对汽车的“改装”。看了一眼时间,还有三分钟卫兵才能回来。

  然后漫步着在车旁边点起了一支烟。尽情呼吸着郊区夜间的清新空气,聆听着蛐蛐的鸣叫。

  此时,我突然听到一阵脚步声,只见莉诺雅一身粉色睡衣冲了出来。在月色下,粉色睡衣倒映着月光,玲珑曲线若隐若现,她的脸洁白无瑕,秀发随着跑步声随风飞扬。

  她冲到了我的面前,一脸嗔怒地看着我,澄澈的眼神倒映着满天星光。

  “我睡不着!”她看着我,大声说道。“那…你睡不着和我有啥关系?”我看着她身穿睡衣的可爱中带着性感的样子,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她的倒映着洁白无瑕的月光的锁骨,居然开始浮想联翩,说话也吞吞吐吐地了。

  “本来今天在这个郊区酒店不熟悉,就失眠,回想你当时拿枪对着我,威胁我,我越想越气,觉得骂你一顿还不够,我必须要再还一下!”

  “那你打算怎么还呢?”我一脸迷茫地问道。

  “你过来,走过来。”她几乎是命令道。

  于是,我听从她的话,走向她,随着距离的拉进,她曼妙的身体愈发清晰,洁白无瑕的脸更加惹人怜爱。

  当我走到她面前时,她抬起手来,毫不犹豫地给了我一巴掌。

  “啪!”清脆的响声在夜里尤其显得突兀。

  我被扇的不明所以,脸也是火辣辣的。愣在了那里。

  “哈哈哈”她居然爽朗地笑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笑颜,在月光下,分外动人。“你不疼吗?”

  “疼啊,疼又有什么用呢?”我说。

  “哈哈哈,那你怎么不揉揉啊!哈哈哈!”然后,她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跑回了酒店,与此同时,卫兵也列队从酒店后侧回到了前门这里。

  酒店内。

  莉诺雅刚刚下楼的时候,弗雷德也听到了声音,从窗户上监视到了康斯坦丁一个人在院子里,卫兵又去后面巡逻,他本就有对康斯坦丁严重的怀疑,害怕这时候有人从酒店正门趁着夜色发起突袭,于是他立刻抓住机会,想要去看看,就也跟着迅速下了楼。

  但是,他并没有跟上莉诺雅的速度,他只能在酒店里偷看,看到康斯坦丁悠哉悠哉地在院子里抽烟,然后被莉诺雅掌掴的全过程。当巴掌声响起来的时候,他也愣住了。

  “还是不要太疑神疑鬼的吧…”弗雷德想道,“俩人明明在打情骂俏…我莫非是脑子瓦特了,大晚上出来看这个…”

  他正想着,看到穿着睡衣的莉诺雅从他身旁匆匆走了过去。他看了一眼莉诺雅,欲言又止。

  然后,他也就回去继续在二楼监视康斯坦丁了。

  1942年3月8日凌晨四点半,我被一阵敲门声叫醒。我穿上衬衣,强忍着睡意打开了门,看见是一个情报局的特务。

  “康斯坦丁科长,你,莉诺雅副科长和弗雷德科长现在就回安全局,你们的任务结束了。”

  “哈啊~”我大了一个呵欠:“还让不让人活了…”我关上了门,穿上衣服,和特务一起来到了酒店门口。

  天刚蒙蒙亮,只见拉尔夫的轿车停在两辆吉普车旁边。莉诺雅和弗雷德已经等在那里。拉尔夫看见我下了楼,也就下了车。

  “这里交给我吧,先生们,你们可以回去了。”拉尔夫拖着肥胖的身躯下了车,于是,我们便听从他的话,先行离开。

  1942年3月8日凌晨6时,罗斯特酒店通向维也纳的必经之路。

  这里是一个山头,旁边是一个公路急转弯,如果转弯不慎,就会跌下去。一片莽苍的针叶林,在急转弯的另一头,林木葱郁,时不时地能听到一些小动物的声音,旭日东升,树枝绿叶上的露珠滴落了下来,打在比埃尔的脸上。

  比埃尔带领奥地利抵抗运动的成员按照已经确认的计划等在这里。他们就像森林里的猎人,静静等候着猎物的到来。

  “负责人,那家伙靠谱吗?”一个抵抗运动的人低声问道。

  “不要乱怀疑我们的同志,至于是不是真的靠谱…就看今天他们来不来了…”

  “负责人!你看!他们来了!”

  比埃尔赶紧通过树叶的缝隙看向公路,只见在他们左下方不远处一个轿车以及后面的两辆满载士兵和白色大褂人员的军用吉普车缓缓靠近。

  “全体注意!不要打那个轿车!重复一遍,不要打那个轿车!只打那两个军用吉普车!快到急转弯的时候,我们就动手!”

  拉尔夫自己一个人来着自己的轿车,专家和卫兵被安排在后面,他正在打着盹,明显起来的早不适合他的生活方式。这时,他看到远处右边的密林和左侧深不见底的深渊,以及公路的急转弯,突然警惕起来,他停下车,熄了火。然后打开车门下了车。

  “哎,科长,怎么停车了?”后面的两辆军用吉普车也停了下来,一个司机探头问道。

  “前面是急转弯,你们小心点,这个区域抵抗分子出没,我们还是慢点开。”

  “这里不是最安全的路线吗?”司机问道。

  “你懂什么?进城的哪块道路没有抵抗分子出没?只是这里比较少而已!好了,我们走。”

  于是,车队继续前进,马上就要抵达急转弯的地方。

  潜藏在山上密林中的比埃尔和抵抗运动成员看着车队已经进入有效射程内。

  “同志们,打!”

  顿时,枪声大作,抵抗运动成员把怒火和勇气全部挥洒在后面的两辆吉普车上,挂在车上的卫兵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逐一消灭。

  听到枪声后,拉尔夫知道,现在不是恋战的时候,马上加速通过了急转弯。

  后面军用吉普车的司机看到这么做,也视为命令,他们挂上高速挡,一个油门踩下去,车的速度骤然加快,他们也用同样的操作企图通过急转弯。

  “卧槽!刹车和方向盘怎么失灵了?”两辆车的司机几乎都是一个反应。“什么?”坐在旁边的专家说:“怎么可能,一路上也没有失灵过啊!”

  两辆吉普车的方向盘和刹车均已失灵,加上速度已经大幅提升,两辆吉普车已经是失控的状态。

  在急转弯下,未能成功转弯,沿着山路的深渊笔直地冲了下去。

  “哈哈哈哈!”比埃尔强忍住激动的心情:“战士们!冲啊!”

  抵抗运动的将士们于是从山上冲了下来,喊杀声惊天动地。

  护送车队的拉尔夫从后视镜眼睁睁地看着两辆军用吉普车失控,笔直地冲下山崖,哀嚎道:“完了…全完了…我的命怎么这么苦…”

  他这时候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思考,毕竟抵抗运动的人可能会拿他开刀,他无法救援,只得驱车离开。

  “轰!轰!”

  当抵抗运动的成员冲上山道的,往下看的时候,两辆军用吉普车已经在山崖下撞到了巨石,油箱被点燃并引爆。所有研究氯气的德国专家全部葬身于火海。两声爆炸声意味着敌人企图在苏德战场使用毒气弹的“蜈蚣计划”彻底破产。

锋·康斯坦丁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