莹火益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莲花息影

  夜默汐和夜默沫把徐澜放在帐篷里的床上。

  “嗯……”徐澜痛苦的呻吟着,身体不住的颤抖起来。

  三个人走出去找商店买东西去了,没有看到徐澜的变化。而此时,有一个人闯入了徐澜的帐篷。

  衣服得体,紧身牛仔裤为青蓝色,纹路清晰可见,一双白色的鞋子上满是泥泞,黑蓝色的头发梳成马尾辫直达腋下的长度,用一根上面有蓝金色的珍珠发绳扎好,就是有些乱。

  这不是林振湘,而是谭风义。

  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像是被谁追过了一样。

  徐澜的眼睛微微张开了一条缝,隐隐约约看到了她,可是却又因为太疲倦闭上的眼睛,过了一会儿便安静地睡着了。

  谭风义看着徐澜,眼中一颗泪珠飞出,溅在徐澜脸上,泪花在空中落下,她却消失了踪迹。

  …

  此时此刻,莹火益和夜默汐,夜默沫正在努力寻找着大城市,寻找一家可以买野营帐篷的地方。城市几乎两三里就有一座,但是并不是哪儿哪儿都有露营之类的生活用品。

  这里是所有灵兽家族成员都可以来的大陆板块,位于星罗棋布的岛屿的最中央,也是最好的地方。但并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在这里买到的,不然就成为另外一种如天堂一般的地方了。

  她们路过了好几座城市,不过一家买野营用具的商场也没有看到。

  “为什么没有呢?啊……我都累死了!鬼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个城市怎么连个人影都没有……”夜默沫拖着腿抱怨。

  夜默汐说:“肯定不是因为都知道我们要来买全部逃走了,商店怎么可能会长脚跑走了呢?店主还要有钱养家户口呢,搬走也不是什么轻而易举就能成的事情……你不要担心,找不得到全凭运气。”

  “也是,那些做生意的还需要我们呢,搬走的话这个城市就不能立住脚根了。”夜默沫感觉说的也没错,打起了精气神。

  莹火益没有放弃,继续向前走。

  夜默沫也重新开始飞快赶路:“‘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只要一直向前,总归会找到的!感觉其实不用着急……”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她们找到了一家野营用具商店。天色渐晚,离休息的地方也有几十里路了,太阳的脸有一半都藏在了山巍峨的岩石中,今天恐怕回不去了,三个人准备买好了东西后在这儿住一晚。

  她们走进去,忽然听见了一个熟悉却仿佛陌生的声音:“付钱。”

  谭风义?!三个人的心里忐忑不安,不会吧,今天正好七月十五,难道是……毛骨悚然。

  只见谭风义收拾好东西出来,路过她们身旁,眼神冷淡地扫了三个人一眼,连打招呼都没打一声就走了出去。

  “娘呀!”三个人吓出了一身冷汗,夜默沫已经害怕地喊出来,接着小声地分析思索道:“现在有两个可能。第一个就是这个人不是谭风义,是别人假扮的;第二个可能就是谭风义已经……那个了……”

  三个人都不敢相信地同时抬头看商店的名字,不是“野营用品”,也不是“生活用具”,而是“鬼魂之屋”!

  一阵寒气从她们背后吹来,硬是把她们吹进了商店里,然后门自动关上了。

  “砰!”

  金属撞击的声音如打雷似的钻进三个人的耳朵,但是她们都庆幸自己,这里不是鬼门关。

  夜默汐颤颤克克地试着小声喊了一声:“你好?请问这里有人在吗?你好?”

  没人回应。

  “天哪!这里是什么鬼地方!”夜默沫吓得手紧紧握成拳,她又想起了一些关于鬼怪的故事,觉得四周任何商品都会变成青面獠牙的怪物,向她们猛扑过来,“那谭风义叫老板付钱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里除了我们三个,一个服务员都没有?但是……商店的名字不太像装的吧?难道那些人我们都看不见?啊啊啊啊啊……想想都害怕!”

  就在这时,门忽然打开,又是一个熟悉的身影。

  徐澜!

  徐澜看起来有些吃力,她神色恍惚地走了过去,一直到三个人的面前停下。

  徐澜头发已经披散了,不过是夜默沫把她放在床上的时候帮她解开的。

  她手里捧着一盏没有点燃的蜡烛莲花灯,莲花灯是用玲珑剔透的粉红色纤布穿上钢丝做的,蜡烛不呈米黄色,也不呈白色,而是透明的,只能看到上面的灯芯,灯心上却看不见用来点燃花灯的油油的一层蜡脂。

  徐澜望着前方又迈出一步,眼神有点空洞,嘴里轻唱着一个音的空灵的一种捉摸不透的音乐,接着一阵风吹过,莲花灯被奇异地点燃了。

  莲花灯飘出一缕缕异香,徐澜把手抬起,把莲花灯托上高空。

  莲花灯就慢悠悠旋转着飘了起来,飞向天花板。

  三个人已经完全蒙了,看着莲花灯飞在半空停下,悬空着,有点手足无措。

  徐澜的头发四处翻飞,越变越长,一根紫色的绳子不知道从哪里飞来,把她的头发竖在一起,盘在脑后。

  莲花灯的蜡烛忽然消失了,花灯从两层八瓣和六瓣的缓缓打开,开成了一朵千瓣莲,闪着耀眼的光芒。徐澜的头发重新变成以前的长度,发绳也变回青紫色。

  她长长呼出一口气,抬起头来,脚尖慢慢着地,莲花灯也消失了。

  夜默沫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徐澜,是你吗?没认错吧?”

  徐澜转向夜默沫,摇了摇头:“是我。这里是一个专门用来祈祷的地方,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改成如此恐怖的名字……你们不去祷告吗?祷告完了就不能拿一样的这里的东西,这里的东西不都是我们很需要的野营用品吗……我正好帮你们拿个帐篷好了!”

  “祷告?”莹火益四处望了望,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徐澜见莹火益没有相信,娓娓道来:“这里是自助的,现在这么晚,怎么可能会有人啊!哎呀!你们不要太紧张,没关系的,你看我,什么都没有呀!”

  夜默沫半信半疑:“刚刚我们还看到谭风义,她从里面走出来,眼神非常……”她说到一半,不敢往下说了,打了一个寒颤。

  “啊?怎么这样?”徐澜听到之后也变得非常着急。

  夜默汐赶快打岔:“先别管这个。徐澜,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偷偷跟着你们出来啦!其实,我稍微睡着一会儿,好像也看到了谭风义……不过,听我解释啦!肯定没关系,你看到的要么不是她,要么就是她扮演的一出戏。”徐澜笑嘻嘻地拎起身旁的帐篷,招呼大家出去,一边回答夜默汐的话。

  “谁还想留在这个地方啊!快走快走。”夜默沫抢着第一个冲了出去。

  夜默汐深邃的眼眸充斥着担忧:“谁知道谭风义跑到哪里去了呢?但是我想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的吧,她哭过了,自然就回来了。还有,刚才谭风义就这么从那个商店的大门出去了,谁知道她出去后向哪走了?”她还把事情经过都说了一遍。

  莹火益笑了笑说:“往哪走,全凭她意愿吧。”

  大家又怎么不知道莹火益什么意思呢?几个人齐齐打了一个寒颤。

  徐澜又恢复过来的样子,平复大家的情绪道:“我觉得,现在谭风义最可能去的地方,就是她以前呆的地方。”

  “难道是我们的学校吗?大家都在那里上过学,她……但是现在不是不能去那儿吗,肯定不会往那边去的呀。”夜默沫坚定地帮大家排除了一个选项。她走在前面,转过头来看着徐澜,却不敢再看离她们越来越远的祷告的地方。

  忽然一阵风向她们吹来,没有人拥有抗风能力,夜默汐和夜默沫两个人虽然是风系的,可是风大的她们根本都站不稳,几个人都被风卷走了。

  …

  第二天早晨,莹火益睁开眼睛,她居然在帐篷里!她四周看了看,昨天晚上的几个人都在她旁边躺着睡觉。

  一阵香味从帐篷没有完全拉合的拉链上飘进来,两三方斜斜的太阳光洒进帐篷之中,林金燕的声音从帐篷外传来:“你是怎么把她们找回来的?还有,你又是怎么回来的啊?不要不告诉我,行不行?”

  “谭风义回来了?”莹火益自言自语,脑海中突然冒出熟悉的三个字。

  “秘密。我就是不告诉你们我怎么回来的,怎么着??但其实这想通了也没什么好计较的。你不去看看那几个醒了没有吗,林金燕?昨天晚上晚饭都应该没有吃就出去了吧。真是的,我们可真好玩,把那个商店的名字跟老板花钱改了个非常恐怖的,其实都是瞎想的……哎,我们演的那出戏真的很不错。”说话的人正是谭风义。

  “这样才能像用老鼠药引诱猫上钩啊,况且你都不告诉我,我为什么要跟你说的做啊?”林金燕得意的笑着,她自己也有说不出来的高兴。

  帐篷里四个人已经都醒过来了,听到了两个人的谈话,对视了一眼,坏笑起来。

  “我去看看她们醒了没有。”谭风义边说着边拉开帐篷帘子。

  四个人一下子扑上来,把她拥抱在怀里。

  谭风义先是愣了一下,却很快地明白过来,张开双手迎接她们。

  阳光明媚。

雾浣z歖烎.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