莹火益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浪灼雾焰

  吃完早饭,她们开始搭起帐篷,帐篷很小,几个人也能应付。

  莲仁问她们:“你们昨天到哪里去了?当你们走的时候,我们还以为只是送一下徐澜而已,没想到太阳西下,你们却还不回来。一个人也没有!这时我们倒是看到了谭风义。你们到底干嘛去了?玩呢??”

  夜默汐回答道:“不是去给我和我妹妹买帐篷吗……”

  “是呀,这个我们都知道,谭风义告诉我了。”莲仁打断了夜默汐的话,这个事她怎么能不知道呢,她只是想知道她们去了那个地方之后的事情,“我不是想问这个……我想问的是你们去的那个地方干什么了。”

  夜默汐只好把经过长话短说地讲了一遍。

  林金燕有一点吃惊,可是她对莲仁打断别人说话感到恼怒:“你怎么跟别人说话的,莲仁,打断别人说话是很不对的你知道吗。”

  “林金燕,你不能这么说吧,”莲仁漫不经心地说道,“我做错了什么?我什么都没做错好吧,你们不要先把谭风义说了一顿,把她气走了,然后又开始说我。”

  林金燕望了望谭风义,她没有生气,稍微平静了一点,反驳道:“你这有什么好得意的。谭风义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们两个人根本都不配扯在一起,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呵,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是吧,成全你。”

  “哎哎哎哎,你们不要吵了啊。”谭风义闻到了火药味,赶快调和。

  林金燕白了眼莲仁:“怎么能不吵,她说什么我们把你骂了一顿??才没有好吗,你怎么现在来调和我,有什么好调和矛盾的,要上你上啊,我还帮你呢。不要拉倒!”

  “哎哎哎哎,林金燕你少说一点行不?”徐澜感觉林金燕和谭风义又要吵起来了。

  “我怎么说了?她们先挑事的好吧,你也不看看清楚,真怀疑你有没有长眼睛。”林金燕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脱口而出。

  夜默沫赶快把林金燕拉开:“怎么又吵起来了啊?你们什么时候消停一下!”

  林金燕挣脱开夜默沫的手道:“我们怎么吵起来了啊,你这样抹黑历史的,不就是这样被挑的吵起来了吗!我是想消停啊,不让我消停,我有什么办法??”

  “真的不要再吵啦,谁都没有错。”李沁也帮着化解矛盾。

  莲仁也白了林金燕一眼:“明明是她先吵的呀,反正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哈,不要把什么错的事情全都怪到我头上行不?这样有什么好的啊,万一林振湘在旁边怎么办?她会上来帮助我们缓解矛盾吗??人家直接开始嘲笑的好吧!”

  所有人都停下了,全都望着莲仁。

  莲仁继续说道:“我其实并不觉得我自己有什么错,但是如果我觉得我错了,我就会去反省。呵,没想到我们这个队伍里也有那么一个人,仗着自己人缘好,说话不饶人,就随便张口伤人是吧??很好,非常好,我不哭,但我也不跑!我就看林金燕你想怎么样!!”她声音越提越高。

  林金燕也拉高嗓门:“这关我什么事,你有完没完??你每天就在那边装什么大道理,这样你觉得很好玩吗?你什么时候变得跟个塑料袋一样,那么能装了??需要我夸你吗?你不知道你自己是什么人吗?你的做法就一定对吗??我又不是什么随手可得的饮料,想喝的时候摇一摇,渴的时候来一瓶!!”

  “好啦好啦,真的不要再吵了!”夜默沫站到两个人的中间。

  “我不觉得我今天做错了什么!你不要这样子说话!”莲仁听到林金燕出言不逊,忍不住了。

  林金燕冷哼一声:“我这样子说话,关你什么事?”

  莹火益从一旁的木头上跳起来大吼一声:“你们有完没完?!”

  鸦雀无声。

  片刻,徐澜缓缓情绪,说道:“莲仁,你不应该这样子语言攻击别人,也不应该对夜默汐这么没礼貌。林金燕,你也是的!人家又没跟你说话,你叫叫叫,叫什么叫啊?你这样说话别人不生气谁生气?你不知道有些时候你说话也非常的尖酸刻薄的吗。难道没听到落琴儿走的时候说了什么吗,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友谊的房屋是什么意思?”

  莲仁觉得有道理,站在那里不说话。

  林金燕听完毫不解气,跟徐澜针锋相对了起来:“你……你们这样好玩吗?现在怎么都开始来说我了,我出发点是正确的。还有,什么我叫叫叫,我怎么叫了??全都偏向莲仁是吧?好,我走!我镇定了情绪再回来,才不会像谭风义一样在外面哭个三天三夜。”

  她说完头也不回就走。

  “哎?我怎么惹你了?”谭风义感到很奇怪。

  很快又起程了,现在,雨身上还是莲仁和谭风义两个人,朵儿身上李沁坐着,徐澜也终于能骑在樱华身上了,夜两姐妹则是用那本黑色的书生出灵兽来。

  瓷器放在了那本泛黄的牛革皮书上,然后毫无预兆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梦霞凤,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颜色熠熠生辉,九根长长的尾羽呈半透明随风飘扬,腿又细又长,脖子上的毛发闪着星星一样的反光色,眼珠如同两颗黑色的玻璃球。它仰天高鸣了一声。

  八个人继续向前赶路,转眼就过了下午,天边泛起一片红霞,几个人准备在小河边度过一晚。

  徐澜把莹火益和谭风义叫到边上:“我看到过一种融合技,需要一位风系,一位水系,一位火系才能完成。我们相处的比较久,要不要试试?”

  “什么东西?”谭风义有些不太理解。

  徐澜解释道:“就是我们三个人的属性融合技!你还记得前几天莲仁怎么说的吗?”

  谭风义这下恍然大悟:“属性融合技啊!知道了。”

  莹火益说道:“我想水和火也行。”

  徐澜点点头:“对,马上再试试。”

  “你们两个水火不正好相克吗?怎么还能融合在一起呢?”谭风义更奇怪了。

  徐澜有点无语地回答道:“那天难道你没听吗?莲仁说的可详细了。”

  “没听。”谭风义说着尴尬地笑了笑。她就不相信了,莹火益和徐澜水火相克还能有一个更高级的融合技吗?她虽然深疑不信,但还是准备先练练三个人的。

  徐澜有声有色地说道:“我是浪,莹火益,你应该是灼,”她回想着那本书里的内容,“谭风义,你是风。就浪灼风涯吧。”

  莹火益点点头:“可以,应该是龙卷风吧。”

  “你怎么知道?”徐澜眼眸如同一汪泉水般清澈,当莹火益说完这句话后,万籁俱寂。

  莹火益没有回答她,只是微微笑了一下,试着说了一声:“浪灼风涯。”

  一团小火苗“轰”地一声蹿起。

  徐澜看到之后非常高兴:“那我们一起试一下吧。”

  “浪灼风涯!”

  不知道是谁慢了一拍,三个属性只出现了两个,分别是火和雨,龙卷风并没有出现。

  莹火益向谭风义那儿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徐澜则是默默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们再试一次,跟上节拍!”

  “浪灼风涯!”

  这次,一个龙卷风出现了,上面在下雨,下面却有着熊熊烈火,在它旁边的十几棵树都被刮倒了,树叶散了一地。

  徐澜对谭风义说道:“你再练练那个吧,做得还不是很到位。我和莹火益先去练别的了,我们待会儿就来……”

  “知道了,”谭风义失愤地打断了徐澜的话,“你们去练吧,不想和我融合就算了。我脑子不灵活,反应速度没你们快。你去找夜默汐或夜默沫代替好了。”她说这一个人走开了,独自练习起了浪灼风涯的龙卷风。

  “来吧!”徐澜不以为然地看着前方滚圆滚圆的落日,漫不经心地摇摆着身子,把莹火益拉到另外一边。

  “雾焰重镜!”

  三面菱形的镜子同时射出。

  右边的吞吐着火焰,左边的冒出阵阵寒气,中间的则下着烈焰之雪,且飞得最快。

  谭风义回过头,她已经完全惊呆了。

  “怎么可能?”她心里冒出这四个字,居然硬生生从嘴里蹦出来,“这两个人的默契怎么那么好,而且还在水火相克的情况下?这怎么可能?!”

  她马上把自己浪灼风涯做出的龙卷风推了出去。

  “轰——”

  三面镜子还在,龙卷风却仿佛被吸进去了,左边的镜子的反射出了一个小龙卷风,一道寒光射向了徐澜,因为那面镜子是按她的属性出现的。

  徐澜高兴地说道:“我获得了一个技能!”接着她高喊,“八级水龙卷!”

  一个水做的龙卷风从左侧镜子晃出,把谭风义逼得不停地后退,差点跌进了身后的池塘里。

  莹火益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回了帐篷那边,雾焰重镜因为缺了人而消失了。

  徐澜呆呆地看着莹火益往回走,一点夸她赞她获得新技能的兴奋都没有。她只好跟在莹火益身后,绕进了一旁的小树林里。

  谭风义笑了,笑得很绝望很绝望,手背在背后,握着两枚闪着银光的飞镖,因为握得太紧沾满了她的血。

雾浣z歖烎.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