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最好的全给你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峰回路转

  公元两千零二十年,一场人类历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浩劫,席卷全球的时候丝毫不顾往日情面地放肆着,新冠的猛兽冲出动物园,在人类生活的大街小巷走马观花。

  天灾手起刀落,人类就是砧板上的鱼肉,屠夫手下待宰的羔羊。

  有谁记得天花是怎么落寞的吗?天花的克星牛痘,两者叱诧风云,最终一方败退,牛痘变成了天花的疫苗,逐渐让彼此谢幕。

  所以,没有什么病毒流感是送不走的。

  —————————————————

  百里森从房产中介门店出来,刚才在店里维持的职业假笑还没挂下,脸僵在半空中的样子才叫似笑非笑皮笑肉不笑吧。

  大四下学期开始租的房子眼瞧着就快到期,和她一起住的大学同学兼男朋友钱浪研究生快毕业了,上午发微信报喜说他答辩过了,以后两个人的收入一起可以租个更好的“二人居”。

  二十五岁的百里森,前些年毕业于某名牌大学设计专业。也不知道算不算运气好,大学期间积攒了些许实习经验,结果她喜欢的一家轻奢品牌公司居然送来了offer。

  于是乎,百里森背着她的帆布袋袋欢天喜地地走进了这一个包包卖几千几万的公司设计部开启了她的职业生涯。

  这两三年功夫,从帮部门里的前辈设计师们倒咖啡削铅笔做起,到今年年初的时候终于有机会自己接项目,这样的升迁速度对她来说已经是意外之喜了。

  基本上每天都是天黑了以后下班,回到家都能看到钱浪穿着不符合他气质的粉色围裙,从厨房端出热菜热汤。

  “森森——”

  唐蕊在对街的星巴克朝她招手。

  “太不够意思了你,什么时候领证的都不早告诉我。”一坐下,百里森就抓着唐蕊那只顶着钻戒的手不放,“几克拉啊这么闪,啧啧啧……”

  “这位女士,“唐蕊假装清清嗓子,“你不要忘了你的钱浪先生,你,木有资格做伴娘哦呜啦啦。”

  唐蕊和她高中的男朋友在一起十年,现在终于到了结婚成家筹备婚礼的时刻。想当初考大学的时候她们小情侣还为分隔两地的可能性担惊受怕一阵子,后来还是齐头并进地一块儿去了BJ。

  唐蕊讲义气地选了百里森她们品牌的首饰婚礼时候戴,百里森开玩笑说要在大屏幕上把品牌logo字体加粗打出来。

  两人聊了将近一个小时,窗外天色压低空气密度,灰色调预示着夏季的雷阵雨在所有人头顶的气层里渐行渐近。两姐妹只得各回各家,免得淋坏了手肘上四位数的包和手指间会发光的钻戒。

  天晓得,真的只有天,晓得。百里森眼看着就快要踏进公寓的那一秒,天降大雨哗啦啦的,一点都不给这位一心只想保护包包的弱女子面子。

  “我刚想说你怎么还没回来,这么大雨。淋成这样你就不能打个电话叫我下楼接应你啊。”钱浪站在百里森身后给她擦头发,厨房里的罗宋汤咕嘟咕嘟蒸汽滚在锅盖边沿冒不出头的急迫。

  百里森从湿透的小西装里面掏出包来,万幸万幸,裹在衣服里的它没淋到雨,她差点就忍不住亲上去了。

  “以后上班了我给你买。用不着这么担惊受怕地背着个包。”

  钱浪吸溜着汤里的卷心菜,两人都把嘴塞得鼓鼓的,他含糊不清地小声嘀咕,不巧被百里森逮了个正着。

  “这可是你说的啊,”百里森舀了勺汤浇在白米饭上,“我要求不高的,我们公司出的包包你就可以多买几个。”

  钱浪喝汤吮吸的声音突然中断。

  “亲爱的呵呵呵呵……”

  钱浪开始陪笑脸,百里森一副司空见惯的撇嘴表情。

  小情侣的打情骂俏和平淡如水,他们都有。

  ————————————————————

  说起钱浪和百里森怎么在一起的,这当中的故事确实值得一提。

  大学一共四年,两人在一起时,已经是大三末梢。

  钱浪,人如其名,当然不是被后浪拍在沙滩上的前浪,而是有钱又“浪”的家伙。

  大三专业课险挂科,险,这个字用得好,差一点都不行。过关了代表着这个暑假能够不被全方位环绕的全景声碎碎念,篮球可乐王者吃鸡,人间仙境呐。

  别人口中的浪子,花天酒地伤肝劳肾;钱浪的“浪”,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地……打游戏看球赛,很费肌肉却便宜了脂肪。

  二十一岁的夏天,学生时代的最后一个暑假。

  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上贴着的银河星空墙纸,关灯,闪闪亮的荧光。

  八成的幼儿园小男生都会说出想当航天员的梦想,那时候也没概念,自然是没意识到十几年后的他会嫌这张墙纸女孩子气。后来的小宇航员破天荒地学了完全不搭边的文科,也是世事难料罢了。

  就这样在家无所事是了半个月,爸妈看样子是憋了很久了,那天吃晚饭的时候,他爸给他了一个“惨绝人寰”的消息。

  “帮你安排好了,下周一你就回BJ吧,实习公司离你学校不远,酒店也给你订好了。”

  学生时代名义上的最后一个暑假,就这么,画上句号了……钱浪瞬间觉得嘴里的橘子都不酸了。

  那是一家家具公司,他爸给他安排在设计部“打杂”。

  可能是因为员工们都知道这位小实习生的来头,他老爸的名字和他们老板排排坐的地位,让钱浪闲得有点……如坐针毡。

  老前辈们是咖啡不用人倒文件不用人送,真是符合他爸给他建设的思想准备:感受办公室氛围。

  “感受什么氛围啊又不是搞装修的。”钱浪嘀咕着在茶水间泡咖啡,尽管今早刚喝了星巴克,心中默念加了奶油顶的咖啡不是真咖啡。

  他朝液面吹了口气,最上层的泡沫如同拨云见日,露出自以为深藏不露的黑色液体。

  “烧水壶修好了?”

  是从五点钟方向传来的女声。

  定睛一看,居然是……

  “百里森?”钱浪眼睛本来就不小,现在瞪得更大了,“好巧啊你也在这儿实习。”

  “大家都是学设计的,在这种公司设计部实习不是很正常吗?”百里森熟练地从旁边冰箱里拿了罐酸奶插上吸管就喝,“还不知道吧,这个冰箱里全是员工福利,想喝什么直接拿。我昨天偷喝了两罐酸奶嘻嘻。”

  百里森话音刚落,后面办公室里就传来某设计师的呼唤。

  “我得回去整理文件了,中午一起吃饭吧拜拜。”

  看着百里森忙忙叨叨点头鞠躬笑嘻嘻的场景,钱浪没意识到自己也拿了罐酸奶吸起来,显然忘了刚才对着呼气的热咖啡。

  “这才有点氛围么。”

  钱浪看了看办公室墙角堆着的废弃文件夹,自言自语道。

  无所事事的咸鱼打工日一上午就这么过去了。饭点从主管走出玻璃隔间,高跟鞋在地毯上扎了个直径一厘米的洞眼开始。看到办公室那头百里森朝他招手对口型示意,钱浪连忙拿起手机和挂牌跟过去。

  一刻钟后,两人坐在公司楼下的全家里面吃饭。

  “没想到你这个富二代也会和我们普罗大众一起吃泡面,”百里森喝了口可乐看着碗里辛拉面赤红的汤,“你说想吃拉面我还以为你会去旁边的味千拉面呢。”

  “拜托,你怕不是对住别墅的有什么误解。”钱浪小口吹着热气,哭笑不得,“泡面这种美味怎么还分三六九等了。”

  “开个玩笑我错了我错了。”百里森往面里倒了口可乐,对面钱浪一惊,刚吸溜进去的面差点噎着。

  “少见多怪。”百里森瞄了眼钱浪发现新大陆的表情,“韩剧都这么吃泡面的。”

  翻滚的气泡在面汤里嚷嚷,咕嘟咕嘟打滚撒泼,百里森撩起一跟面条咬断,发出一声满足的延长音“嗯”。

  后来这个暑假的每个工作日两人成了饭友。可能这就叫做机缘巧合吧,原本在学校里不怎么搭话的同学在同一个办公室实习,老天都在帮忙拉近关系。

  人际关系里有个很有趣的现象,想必说出来很多人都能切身体会。平时在微信QQ社交软件上连着网聊得投缘,不代表见了面会打招呼;私下一起上下班上下课吃饭散步的人,走进人群里就自然拉开距离。

  暑假实习结束后不久就开学了。大四的课程安排没那么密集,百里森宿舍里几位姑娘都在准备考研,她倒是没这个打算,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十几年下来她是能不再当学生上学就不上学最好。想着要脱离念书的大部队,第一要义就是得有个合适的工作单位收了她。所以大四她也没闲着,开学代表着新一轮简历投递的开始。

  在此期间,除了零散的课时,她和钱浪也没什么交集,大家都忙于各自的工作学习还是玩乐,谁都不爱没话找话浪费时间聊天。

  钱浪不着急找工作,倒不是因为他自己没要求,是他老爸铁定了说要让他跟在后面学着接班未来做自家公司的掌门人。但考虑到这家伙大学也没好好读书,一毕业就回家去实在不稳当,在他爸把家里别墅后院一块地改造成篮球场的“威逼利诱”之下,钱浪被说服了去安心复习迎考研究生。

  有天他整理笔袋的时候,翻出了那只实习时候公司给的刻字钢笔。

  两个月前的事儿吧。

  他随手把桌上的可乐倒进了煮开的泡面里。

  夏末秋初的天气还需要空调的治愈,一动身背后就会蒸出汗渍黏住T恤。加了可乐的泡面就像准备降温的季节交替,趁热还冒泡的时候吃掉它,还能尝到碳酸饮料的辛和甜。

  在宿舍小口嘬着泡面汤的百里森听到包里手机振动的声音,掏了半天才从一堆书下面找到它。

  “你上次发明的泡面加可乐真不错。”钱浪在微信里传出去。

  百里森的筷子拨拉着碗边的小蔬菜片,左手打字:

  “你也试了?”

  “那必须的。”

  ......

  “你吃螺蛳粉嘛?”

  “超爱。”

  ......

  我们生在饮食文化发达的中国,众口难调的南北东西差异,油盐酱醋的剂量因人而异,能找到一个和你口味相似的人,就奠定了两人相处之后让彼此舒适的关系。

  后来回想起来,两人的爱情竟然从一碗泡面展开。

  心理学有个“曝光效应”,说的就是时常出现在你周围的人,参与你生活日常比如吃饭通勤,那个人在你生活里曝光多了,你就会对他或者她,产生独一份的依赖。

  所以两人之间最有力的催化剂的就是那种,久而久之的“重在参与”。

  一起约着吃饭的饭友,在感恩节传了微信说,感谢能够遇见她,虽说百里森当时还暗暗嘲笑他发这条拗口的消息滑稽,但两人心知肚明这几个月的进展,开口是早晚的事。

  不需要特定的标准衡量时机,到时间了冲动会告诉大脑,你该开口说你们都想听到的话了。

  百里森很享受这种“平平淡淡才是真”的恋爱方式,什么都是顺流而下顺其自然地发展下去。

  虽然她之前在这种方式谈出的恋爱当中栽过跟头。

  大四下学期,百里森收到了那家轻奢品牌中国分公司的offer,设计部的小职员,心心念念的工作到手导致她后几天答辩的时候都在憋笑窃喜。

  她着手开始打探离公司距离不远的房子,想着毕业前就先租下来,一撤出宿舍就能有地方放东西落脚。钱浪正准备着考研,反正是打算留在BJ读书了,就软磨硬泡让百里森同意了和他一起租房住。

  “你就这么点工资交了房租就没多少了。”第一天搬进百里森租的二居室,钱浪四处环顾打量时念叨道,“还是我来付吧。”

  百里森从厨房洗了两个苹果出来,自己啃着一个,还有的伸手过去“喏”了一声递给钱浪。

  “我只是暂时收留你而已,这是我家当然得我付房租了。”百里森吸了口苹果肉渗出的汁水,“实在过意不去的话你就洗手做羹汤呗,伙食费归你管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钱浪一大口咬在苹果上,转过身去释放出刚才在百里森面前没暴露的笑,像只找到蜂蜜罐的小熊维尼。

  百里森早出晚归地工作,家里钱浪起早贪黑地做饭做家务。钱浪他妈咪第一次来“探监”的时候都以为自己走错了——懒蛋儿子居然也学会做“家庭煮夫”了。

  当然了,他妈对于百里森也是喜欢得不得了,用她的原话说就是,能治好钱浪这个死孩子的游手好闲,真是为他们家做了大贡献呢。

  百里森和钱浪就这样过了这三年。

  ———————————————————

  唐蕊的婚礼倒计时逐日缩减。

  在大喜之日前挑婚纱设计场地布景等等程序,唐蕊没少让百里森参谋,毕竟她做设计唐小姐放心。

  “果然还是修身款式的大气。”唐蕊试穿婚纱,在镜子前左看右看踱步着。

  百里森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喝着咖啡吃甜点。她心里确认自己闺蜜嫁对了人,能选出服务这么周到的婚纱店,她老公品位真不错。

  “那就定了这套。”唐蕊的选择综合征终于有了起色,换回自己的衣服坐到百里森旁边长舒一口气。

  “婚纱么一张照片要看几十年,简约点儿的款式确实耐看也显气质。”百里森转向唐蕊说道。

  唐蕊搓搓手,百里森见状以为她手干了就从包里翻出护手霜来,刚要开盖就被唐蕊的手势打住。

  “干什么呢神神秘秘的。”百里森一脸诧异,眉头皱得像橘皮上的脉络。

  “我说了你可不许笑啊。”

  “你倒是说啊。”

  唐蕊两条筷子腿都快拧成麻花了,左顾右盼确认安全后,凑到百里森耳朵边说:

  “你会在钱浪面前剔牙吗?”

  百里森的耳朵听完,歪着上半身弹出去半米远。

  “你几个意思啊。”

  “哎呀我这不是刚搬去和老尔一块儿住嘛。”唐蕊开始拨指甲了,美甲做的亮片被另一只指甲起开了飞出去十万八千里远,“下了班就待在一块儿,吃睡都一起,第一晚我都没敢把妆卸完全。”

  百里森也看起了自己的指甲,她自己涂的指甲油更方便剥掉。

  “你知道为什么我刚工作那会儿走路上班省车钱也要租二居室了吧?”

  唐蕊这下终于把目光从手指甲上挪开了,瞪大她细长的眼睛怼向百里森。

  “你们不会三年了还一人一间卧室吧?”

  “不仅三年,以后也会。”

  “钱浪没意见?”

  “而且荣幸至极,半夜打游戏不会挨骂了。”

  百里森说到这儿,一脸得瑟,浮夸又戏剧性地捏起杯耳嘬一口她精致的小咖啡。

  傍晚钱浪上完课回家,一进门就被餐桌前正对着门正襟危坐的百里森吓了一大跳。

  “亲爱的,你是......”钱浪还来不及换拖鞋,踮脚轻声试探着,攀在墙壁边沿磨蹭过去。

  “你是要......”

  “有话快说。”百里森也被他这波戏精操作整得有点无语。

  “你是要和我分手吗?”

  还没等百里森开口骂人,钱浪就一溜烟跑到了他房间里又回来,“啪”往百里森面前的桌上一拍。

  “我的卡和私房钱都在这儿了我以后半夜再也不打游戏和队友语音了我不想分手。”

  “你有病么?”

  百里森瘪着嘴,面不改色地把钱包拍回钱浪的手掌心。

  “如果我想分手,我第一件事就是把你的东西从我家扔出去。”百里森起身去厨房拿了两罐冰可乐,“你个想象力的暴发户。

  “所以到底什么事儿这么一本正经的。”钱浪也跟去厨房,小心翼翼的还没接触警报的意思。

  百里森对着冰箱门吹了口气,喝了口可乐,能明显感觉到冰凉的液体顺喉咙流进胃里的路线。

  “你觉得我们要进展多久,才会......只需要一间卧室。”

  钱浪听完,摸了摸后脑勺新剃短的头发。

  “男生睡觉呼噜声啊睡姿什么的都......至少我有点见不得人嘛......”

  “那我还让你见过我早上起来脸都还没洗的样子呢。”百里森乘胜追击,“女生形象很重要啊我这么放得开。”

  “那还不是因为你天生丽质啊。”钱浪求生欲满分。

  “那你也挺好看的为什么要端着啊。”百里森一着急就会不自觉地把下巴抬高,再加上大口呼吸气,就人为地变成地包天。

  钱浪又一次摸摸后脑勺。

  “我就是习惯性地想由外而内由内而外都表现好点嘛。”说罢,他看着脚尖像个幼儿园罚站的小朋友。

  百里森见状,一挑眉毛,喝下半杯可乐后说:

  “那我们就从当着对方的面剔牙开始训练吧。”

  然后......

  “我刚打扫完,钱浪你再不去换拖鞋我真要骂人了......”

  一个月后的某天晚上,百里森打着哈欠掀开被子,钱浪对着泛蓝绿色光的手机笑得咧开上下八颗牙,一声“double kill”让他感觉到上半身凉丝丝的。

  “我错了我错了。”

  钱浪挺起脖子一看挽到膝盖的被子,瞬间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一个鲤鱼打挺翻下床把手机插上电再钻回被子里。一系列动作前后只花了十秒左右,百里森撇着嘴双手抱在胸前看了场戏,钱浪躺平了把被子拉上去只露出两个圆眼睛眨巴着装作很乖的样子。每次这样表现,百里森都会拿他没办法。

  所以那一晚他又一次没盖被子,睡的是沙发。

  ———————————————————

  幸人在洗手间给两边脚腕都贴了创可贴。

  今早出门太急了以至于穿新高跟鞋忘了垫防磨片,楼下便利店买的透明创可贴简直救她一命。

  “幸总。”

  百里森跑进洗手间,伸手递给幸人两片硅胶。

  “幸总我这儿正好备着防磨贴。”

  “你怎么知道我缺这个。”幸人侧身靠着洗手台边,顿了顿,接过来。

  “我听您今天走路声和平时比起来挺重的,结果您拿了创可贴,估摸着是新鞋不合脚了吧。”

  听完百里森的“分析”,幸人笑笑。这小姑娘还挺细致的,得以洞察素日情节的微调。

  回到办公桌前的百里森刚打开设计图,旁边格子间的娜娜就一蹬腿连椅子带人地溜到了百里森右手边。

  “森森,听说没,”娜娜压低嗓子背过身去和百里森传话道,“林希怀二胎了,要休年假。她那几个项目没完事儿的都扔下不管了,交接也不做就回家了,现在电话呢打了也敷衍着没啥有效信息。做好加班的准备吧。”

  百里森头都不抬一下,只是撅着嘴点点头。

  娜娜凑得更近了,某个角度看过去百里森的耳垂都和她的尖下巴融为一体了。

  “那天我发现了幸总的微博就考古了一下,你猜怎么着,林希的老公居然是幸总的初恋!幸总微博一共没几页,十年前都留着没删,绝了绝了年度情感大戏啊。”

  “亲爱的,既然咱们要加班,那是不是可以把瓜留到饿的时候再吃呢?”百里森转过椅子职业假笑地面对着娜娜。

  “对对对,午饭时候聊。”娜娜伸出纤细的手指,百里森像是对暗号地伸出食指和她顶了下指尖,两人这些年办公室炼成的八卦工作两不误之默契。

  幸人坐在半透明的玻璃门里,总监办公室的装潢设计让她喜欢不起来,但这样简洁也不会费眼分神。

  看着外头格子间里比她小不了几岁的姑娘们满面油光或是脸上起皮地加工办事,再看看手里林希项目的“残羹”文件,她咬着后槽牙低声骂了句。

  “华绅你个王八蛋!”

  话一出口,捡不回来的,虽然全世界只有她自己听见了。想来后悔,没必要的事儿。上帝视角的观后感里批判她戴有色眼镜看人她打心底里心服口服,她就是这样怎么着,真没错。那好,咱就事论事她这个总监,也是和人家共事,虽说不能强制要求你多受累几个月把事儿做到底,让你的小宝宝别着急着长大是不可能也不道德的,但总归是,能不能稍微周到点,发条规整的微信答个疑总行吧。

  幸人就这样在脑子里和自个儿的分身辨论了一番,回归现实,假笑着长呼一口气,告诉自己莫生气,然后做回工位好好给自己赚化妆品钱。

  不愧是戏精的心理活动,看来某人快三十了还是少女。

  对于幸人来说,“冻龄”一词的概念就是,停在某个美好的年纪,之后几十年维持那个年纪时候的状态,身心皆是。对待同事下属的冰山女人只是她的装束罢了。

  十多年过去了,幸人就没再谈过恋爱。或许是她太喜欢十六七岁脸上的胶原蛋白了,根本不用传统意义上对少女花季的思维定式干预,自己就框定在了那个年纪里冻住。

  望京地铁站的方向,写字楼里走出来的金属字母logo还是皮革包裹的装饰,挤在同一间电梯里各种价位香调混淆的香水味儿让百里森憋气防止喷嚏尴尬地释出。

  幸人头发夹在耳根后,大步流星地迈出电梯轿厢去开车。

  刚回国时不动神色地考出了驾照买下这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买菜小车,早晚高峰暂时告别地铁了。

  身边同龄的女孩子自己买车开的还真不多。三十岁还没到,也不小。结了婚的老公开车接送,谈了恋爱还没结婚的男朋友开车。单身姑娘们对车的需求欲望似乎没那么明显,不考虑金钱因素,公共交通在非高峰时间四通八达的魅力还是令出去打卡的小姐妹们欲罢不能。谁也不想花半小时还找不到车位。

  幸人开出地库,今晚没什么安排,昨晚也没安排,明晚更不会。一人住在酒店公寓,回国一年了还是没找到让她一见钟情的出租屋。她也不喜欢热闹到隔天身子筋骨酸疼的活动,一个拿只高脚杯在家也是休闲娱乐。

  这样想来,堵车也无所谓了。

  BJ的车流量全体车主有目共睹。卡在一站红绿灯的第一位,长时间的逗留让每个过马路的行人都被车驾驶座的人记住了面貌,哪怕只是一时的视觉印象。

  华绅送林希上班路上看到那个熟悉的人影走下车,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地继续调动了方向盘。

  一年后的今天,幸人熟练地旋着方向盘倒车,不拖泥带水拐弯抹角地侧身挺进空位。

  回家卸了妆洗了泡泡浴,穿着浴袍走到落地窗前看夜景,幸人瞬间觉得自己这样一套动作有点做作,像是偶像剧小说里霸道总裁喝着八二年红酒时该干的事儿:沙发,红酒,落地窗。

  朋友圈里出现的老熟人,看来是到了月数去拍二胎孕妇照了,将要发展为一家四口的预告片。华绅真是,做什么都快,别人还在为三室一厅努力的时候他已经要发愁自家小窝是不是学区房了。

  幸人隔空和窗户上自己的影子碰杯,另一只手摸到沙发上的外套口袋里。钱包没几张钞票,插卡那层倒是挺胖的,手感让她满意。

  《喜宝》里有句台词说,没有爱,有钱也是好的。幸人不否认这句话,逃不掉的“过分真实”,何尝不是现在的她,生活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独身,没有小情小爱,有些小钱让她过得舒服,用钱滋润自己达到别人爱情滋润的同等效果也是好的。

  百里森一坐下就拿起勺子大口舀饭吃,还不忘淋勺汤倒在饭上充当汤泡饭,有滋有味。

  “饿成这样了,别急慢点吃,饭多得很。”钱浪端出两盘菜,解开围裙坐到餐桌前。

  “那个林希回去生小孩儿,事儿都落下给我们了。”百里森两腮鼓得像仓鼠,“她老公还是幸总的初恋呢,微博里一条不删全被看光光。”

  钱浪眯起眼睛。

  “干嘛这么看着我。”百里森斜眼瞄了下钱浪,继续低头扒饭吃。

  “上班很八卦嘛。”钱浪一副看热闹的表情。

  “娜娜给我看的微博,而且幸总自己留着不删单位里的人都看得到心知肚明的事儿好吗。”

  百里森扒拉碗边的饭粒,拿勺子舀盘子里碎掉的番茄炒蛋吃。

  钱浪夹了棵小青菜送进嘴里,不动牙齿,躺在舌头和口腔上颚之间碾压摩擦。

  半晌,他咽下去了。

  “你还记得你初恋吗?”

  钱浪对着厨房门的方向发呆,百里森听了,嘴里咀嚼声没断,但是抬起了头,没抬眼。

  “记得啊,那会儿长得巨丑,又能怎样,关我什么事儿。”

  “我也记得我那个,也不怎么好看。”钱浪撇着嘴说,“不过八百年没消息了,确实不关我什么事儿了。”

  他拿起筷子继续吃饭,这次换成百里森放下碗筷了。

  “你什么意思啊突然问这个。”

  百里森嘴里刚咽下去一大口饭,有点噎着了,喉咙口过于干涩。

  “这不是你们办公室八卦内容吗?”钱浪话锋一转,突然用一种上扬的滑稽语调调侃,让百里森忍住想拿筷子戳他的冲动。

  关于那些过去的事儿,想不起来最好,想起来了,也不过那句“关我什么事”。

  百里森一个上海人来到BJ这六七年,上海那座南方都市里的人,也只有唐蕊夫妇一道和她在三月底还是零度的北方周游。馄饨和饺子的差异,现在百里森也学会了做浇头勾芡的面,很久没吃过清水煮加葱麻油亦醋的阳春面了。不过她还是不记得改口,南方的基因本性难移。勾芡的叫打卤面,和南方的面浇头有别。

  韩剧里每集都会出现的泡菜泡面,好像他们能把一张面饼煮出花来,所以百里森周围的女生都说,半夜三更的时候别看韩剧,会胖。

  牛奶入侵的海鲜泡面,甜咸中和产生的化学反应。幸人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毕竟她接受的高等教育里不包含化学。她从高中那时候带起的好感,对人,保质期时刻提醒着;对胃,用“海枯石烂”这个词形容很适合。

  一张面饼能真能变出花来,加牛奶,加可乐,千人千色的花样就像每个人藏在身后的小秘密,可能会有第二个人知道,但是不会有第三个了。

  ——————————————————

  唐蕊的婚礼如期而至。

  百里森不是伴娘,但到的比伴娘团都早。钱浪早上起不来还被百里森催着走,以至于来不及布置早餐就一人一碗加了可乐的辛拉面打发完事儿。

  “过了今天,本小姐就能重回宵夜战场了。”唐蕊深吸一口气,百里森顺势一把提起她背后的拉链,收腰吸肚子,婚纱穿进去就是胜利的第一步。

  “那我们可说好了,明天晚上烧烤啤酒不见不散。”百里森拍了拍唐蕊被裙子绷紧的后腰。

  百里森忙叨完一阵,回到休息室,钱浪目光呆滞地嘬着吸管喝咖啡。

  “梦游呢你。”百里森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胳膊肘怼了怼他。

  “哦我老爸来电话了。”

  “骂你呢。”百里森小心地用两只手指尖捏起茶几上的马卡龙,一只手接在下面防止碎渣掉下来污染了刷白的地毯。

  钱浪尽可能轻拿轻放地把咖啡杯安置在茶几上,腰还没挺回原来的角度就转向了百里森。

  “这不是硕士毕业了嘛,我爸呢......你也知道我们家在深圳那个公司,就是想......让我回去和他一起干。”

  百里森没看钱浪那边就紧接着秒回道:

  “所以我们要异地了。对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说一个意向,我家里也没有让我必须回深圳就是说......嗯......我还可以在BJ找工作继续待下去的,你要是不想的话我就留下。”

  钱浪说着,半边身子都快跪地上去了,手掌在膝盖上摩擦着都快要把裤子磨出反光来了。

  百里森长呼一口气,把钱浪的手从他的膝盖上拿开放在沙发上阻止了他将要磨破裤腿的行为,脸转向了他。

  “你要是不准备回去接班,那时候自己说的,为什么考研?你不是最讨厌读书了吗?一开始我们都知道的目的,到时候了就要去做。”百里森说完,一挑眉毛,示意他回答。

  “那你不是还在BJ吗怎么办......”

  钱浪话音未落就被百里森的手机铃打断对话,百里森接了之后,是唐蕊叫她便立马动身过去。

  “怎么回事儿啊这么着急。”百里森跑到更衣室,唐蕊一把拽住她说:

  “告诉你个坏消息你可千万别生气。”

  “大喜日子说什么晦气话呢呸呸呸。”

  “我们不是请了男女方各自高中班里的同学来么,他请墨侃来了我就不说了他们一个班的感情好,鬼知道墨侃这家伙居然和咱班那个死老女人王之遥在一起了,我可没请她结果刚才看到的和墨侃一块儿来了。神经病!”

  唐蕊嘴炮打完,气得脖子粗了一圈,百里森在旁边“呵呵呵”尬笑着给她扇扇子,倒显得很是无感。

  “害,大不了到时候不搭理那谁不就完了,你们没什么深仇大恨的。”百里森淡定地扇风,唐蕊抬着眉头一脸问号地看着镜子里身后的百里森。

  “你真不记仇?不像你啊。”唐蕊算是冷却下来了。

  “他们长得丑已经够凄惨了,我们这些美女赢得彻彻底底,满意。”

  唐蕊对着镜子叹了口气,回头仰视站在身后的百里森,一把环抱在她腰上,像只考拉挂在它的桉树上。

  “哎呀,谁叫我们家森森是全宇宙最好的呢。听说墨侃这家伙混得也不咋样,前两年跑到BJ创业失败了进了家公司,前阵子就被开了,惨呢......”

  百里森听着,笑了笑。

  婚礼开场前还剩些时间,百里森像是面临着考试一般,谈不上紧张但心里有事吊着,所以要去上洗手间冷静冷静。

  洗手台前站了个穿着红裙子的女人,大波浪卷的栗色头发,看起来不薄的肩背宛如庞然大物遮挡住洗手台前的大部分镜面。

  百里森心想,这女人真有趣,婚礼宾客最忌讳喧宾夺主穿大红色或是白色礼服,此人就是典型的反面教材罢。

  结果好死不死,就在百里森哼着小曲俯身去挤洗手液时,那个女人一侧身,四目相对。

  “王之遥?”

  百里森嘴比脑子还快地叫住了她。

  王之遥大红色的腰身这些年没少发福,结实地矗在百里森旁边明晃晃地扎眼。

  “好久不见,新娘的闺蜜啊。”王之遥拍拍裙摆,还是那副妖艳的老样子,德性没变,“你怎么......不是伴娘啊?关系这么好不做伴娘,还是说......不是我想的那样么?”

  百里森从鼻腔里哼出一声,懒得搭理她。

  但嘴上还是很诚实地说了句:

  “办婚礼很贵,每个位子都算钱,唐蕊可没说有闲钱给多出来的谁加座。”

  王之遥白了她一眼,大摇大摆地晃进隔间里去了。

  走出洗手间,好死不死,迎头碰上另一位狭路相逢的家伙。

  百里森高跟鞋“哒”一声惊天巨响踩出去,墨侃一抬头,刚要张口,打招呼的手伸出半个,就被百里森抢了先。

  “好久不见。”百里森转身的时候,头发丝扫在肩膀上根根分明。

  墨侃这些年脸上痘印一点儿没少,看来真没保养,也没了十六七的少年感,现在旁人看上去他脸上写满了“我很累”。

  “最近......挺好吧?”墨侃开口,声音也不稳当了,是真没了当年的傲气。

  “很好。”百里森说完,像走形式地意思意思,指指宴会厅的大门,“我该进去了。”

  墨侃挥挥手说再会,动作幅度小到难以分辨。

  会场里,钱浪早就站在席位上张望门口等她了,百里森落座后,两人没说什么,看着还没亮起的大屏幕愣神。百里森用余光扫了扫钱浪,瞬间憋不住笑了。

  “怎么啦?”钱浪试探着小心地问。

  “没什么,”百里森突然戳了下钱浪的脸,继续想办法憋笑,“我就是觉得,我男朋友真好看,我什么都干的漂亮,我得瑟。”

  钱浪没听明白,也不知该怎么问下去,半张开嘴又关上,看着百里森自己莫名其妙地发笑。

  百里森看向不远处那桌不该来的客人,把手放在钱浪手背上,压住。

  “你带我去深圳吧。”

  百里森的手指穿进钱浪的手指缝里。

  “你现在的工作不是好好的嘛怎么......”钱浪光速转过身,难以置信的神情面对百里森平稳的磁场。

  “因为我对我现在拥有的,都很满意。”

  ——————————————————

  幸人在车库里兜了几个回合都没找到空位。她住的酒店式公寓楼里时常有新人来办婚礼,宾客一来,车位就爆满了。

  好不容易在室外地面上搜集到了一个不起眼的小车位容身,幸人谢天谢地拔掉车钥匙,在车座上伸个懒腰舒展筋骨。

  回到家,打开朋友圈,一组四口之家的九宫格照片。

  林希二胎出生了,幸人点开照片细看,小宝宝肉鼓鼓的样子谁不喜欢呢,还好长得像妈妈,也是个美人胚子。

  下个月就要过三十岁生日了,幸人看向茶几边的台历,盘算要买点什么给自己作为生日礼物。

  独居女子自得其乐的生活真好,也是她目前为止找到的最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了。

  所有人都在追求更好的东西,更好的意思是,没有上限封顶。人与人之间参差不齐的高度是眼红的催化剂,嫉妒心让人牙痒痒想要爬上顶峰招展,不管顶层的风冷不冷海拔能否适宜。

  窝在顶层下面的人或许也住得很舒服很暖和,因为他们喜欢。这样对他们来说,就是最好的了。

  还有些人,一个人独占整个房间也不觉得冷清,享受的正是这种手脚无拘束的放肆自由。

  也许我们以前以为自己拥有了“最好”,也担心着万一哪天它会走出我们的视线,我们好像承受不了它出走的后遗症。

  新冠爆发一年后,居委会像过年那么热闹,人头攒动的,胳膊上一两针疫苗。

  没有什么毛病是送不走的,不管是天花,SARS,新冠还是叫不上名字的流感。叫嚣着要主宰世界最后被针管里的液体洗刷干净。

  打了针消了毒,病就会自己好了。

  ———————————————————

  我们过了很久,终于找到了属于我们的,最真实的,“最好的”。

  幸会。

  再会。

桃饼饼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