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冢疑探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蠕虫(二)

  “开枪,”“噼里啪啦”一阵子弹上膛的声音响起后伴随的就是枪声和火光,我从小到大那见过这种场面啊,三十个军人同时开枪,子弹就跟不要钱是的,门都给打碎了,那四只大虫子更是惨不忍睹,绿色的器官溅落一地跟沙子混合在一块令人发呕,身子都被打成了好几截。“鸣儿,鸣儿,”我不知道枪声是什么时候停下的我只知道如果张天不叫我,我还在那里发呆呢。“嗯,师,师叔完,完事了?”给我震的说话都结巴,“呵呃,你好得也是张启的徒弟有点胆识好不好,”张天看着我的模样笑道,我故意的用手指了指脚下,张天疑惑的低下头随后脸黑的看着蹲在地上抱着脑袋的王二狗,“你能不能有点志气,”“啪”的一声,皮革和屁股相撞的声音听的我心颤。“师,师父结,结束了,”王二狗慢慢的直起身看向祠堂,“你他娘的能不能给老子争点光,”张天没好气的看着颤抖的王二狗,“师父,你这也不能怪我呀,这,这实在是太吓人了,”“二狗你得学学你鸣儿哥,向我看齐。”我还故作严肃的咳嗽了一声,“鸣儿哥,咱内个腿别抖行不,”“咳咳,吭,呛着了。”“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俩也就半斤八两,行了咱们下去把,”张天说完竟直接跳了下去。“这,这也太牛逼了把,”我目瞪口呆的看着沙地上的张天,这可是二楼呀,就,就这么的跳下来了。王二狗拽着我的胳膊笑道:“嘿,鸣儿哥这点你可不如我,就是四、五米高度而已,再说了就是一个沙地没啥的。”“小兔崽子,你他娘的给老子跳一个试试,”张天扯着嗓子喊道,当时我就有一种冲动,一种管张天叫师父的冲动,他娘的太牛了,主要是这耳朵太灵了,要不是我能感觉这是逆风我都想叫他顺风师叔。“嘿嘿,师父我不是没你那点本事吗,”王二狗走到张天面前怪笑道,张天听完这句话后顿时傲娇起来“嘿,那是,”又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的胸口道:“就咱连除了我谁能做到。”“张天”欧文一声大喝后从另一处房顶也跳了下来“要不是咱连的战友顾及你的面子和军中的纪律早就跳下来了。”张天青着个脸指向被打烂的四只虫子道:“你不是法医吗,你给我看看那四只虫子肚子里有没有人肉。”“握草,我刚吃完饭,你想让我饿死呀,”欧文说完又没好气的指了指那四只碎烂的大虫子道:“都碎成这样了,啥人能分辨出它它娘的肚子里有啥呀?”“你糊弄谁呢,你的本事我是知道的,当年你都能把张启救活,就这点小事你还做不好,嗯?”张天不屑的撇了撇嘴,“师叔,我师父当年咋了?”我的好奇心又被张天给勾动了,我师父当年还有快死的时候呢,还是被欧文救活的,他们的关系可不仅仅是认识怎么简单啊。只是张天接下来的一句话就像一盆水将我的好奇火给浇灭了一般。“问你师父去,”我要是现在能问我师父我问你,不过这话我可不敢说出口,要不然还得踹我。“这是军令,我问你去不去,”张天很是不雅的扣了扣鼻子走向欧文,欧文忙向后退去“诶,咱连长压人了,管不管呀?”不远处的三十名军人很是默契的摇了摇头,“呃,天子,我徒弟继承了我的本事,你让她去,”“诶,师父我一个女生你让我去干这么恶心的活,有没有天理呀?”一旁的刘馨气的剁了剁脚,“恶心,你早上鉴血的时候咋不说恶心呢?”王二狗看着刘馨委屈的样子嘀咕道,“是呢,欧文你有没有点人性,人家一个姑娘你让她去,合适吗,快去吧。”张天说完拽着欧文径直的走向祠堂。“连长和欧叔干啥呢?”走过来的白雪古怪的看着蹲在烂肉旁的欧文,“他不饿,”我当时听王二狗的这句话都想吐,太他娘的有才了,“王二狗,你就准备让我师父做实验吧,”“馨姐,馨姐,我错了,错了,其实我不饿。”屁话,你和张天都把我的饼给分了你还能饿哪去,“雪儿,我跟你说他俩干啥你可别吐啊,”王二狗认真的看着被军人围在一起的欧文和张天,不过我明白这小子又要使坏了。“你别,”白雪的话未说完就见欧文拿起一块烂肉放在鼻子旁闻了闻,“这,这还是饿了啊,哈哈哈。”王二狗捂着肚子蹲在地上轻笑了起来,至于为什么不敢大笑,想必是他不饿,“呕,”白雪又吐了。

远方楼阁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