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酒馆之忘忧酒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往事

  送走了上一位客人之后,白掌柜正打算关门,却又来了一人。

  “抱歉,今日酒馆已关门了。”白掌柜道。

  虽然没有见到白掌柜,但只听着白掌柜的声音,来人便沉默了一下,然后道:“我不是来以忧易酒的。我是来找你的。”

  白掌柜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猛的撩开了帘布。

  看着面前这张既眼熟却又陌生的脸,白掌柜笑了。

  “你来了啊……”

  ……

  白掌柜原名为白如意。

  如意,如意,可她生前一辈子都不曾如意。

  白如意生在一个不平凡的年代。

  白如意出生的时候,正是天下战乱之时。

  这战乱,不仅仅是人族之间的战争,人族与妖族之间也爆发了战争。

  那时,妖族见人族大乱,正是争夺人族领地的好时机。

  于是妖族出兵,在这场战乱中也插了一脚。

  白如意就是出生在这样一个时代。

  白如意六岁时,父母便在战乱中死去了。

  而年幼的她,被修仙一派的长老救了下来,带了回去。

  ……

  “小姑娘,你叫什么啊?”叶长老一脸和蔼地看着面前还丁点儿大的白如意。

  “我……我叫白如意。”白如意紧握着双手,十分紧张,也有些害怕。

  刚刚失去父母的她,既伤心,又迷茫。

  她不知道,现在的她该何去何从。

  不过六岁的她,还想不到什么太多的可能性,只知道自己独身一人一定活不长久。

  “如意……如意。这名字好。”叶长老看得出白如意的紧张与害怕,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和蔼可亲一些,“那如意,你以后就跟着我吧。以后就由我来照顾你。”

  如今,人族示微,无数人类死于妖族之手。能救一个是一个,至少,让人族可以继续生存下去。

  白如意点了点头。

  现在的她,除了答应,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

  叶长老带着白如意回了月剑派。

  月剑派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大门派,旗下弟子多实力强盛,在与妖族作战中立下了不少功劳。

  而叶长老是月剑派的大长老,实力自然不用多说。

  白如意第一次见到他时,是在叶长老所住的月云山上。

  白如意还记得,她第一眼见到他时,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双清冷如明月般的双眸。

  他叫叶辰双,是叶长老的孙子。

  叶长老的儿子儿媳都在抗妖战争中战死了,只留下了这么一个孙子。叶长老自然是亲自照顾,凡事亲力亲为,传授叶辰双自己的绝学。

  而叶辰双也没用辜负叶长老的期望,不过才十岁的他便已展现出了惊人的武学天赋。

  假以时日,叶辰双一定会成为天下第一高手,带领人族战胜妖族!

  而叶辰双小小年纪失去父母,虽然还有祖父照顾着他,但到底不如以前那般天真,好似一夜之间便成熟了不少。

  叶辰双见到白如意时,也怔愣了一下。

  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小萝卜头?

  也不怪叶辰双如此想法。

  叶辰双虽然不过十岁,但在同龄人中也算是高的。

  而白如意之前一直跟着父母逃亡,自然没有多好的待遇,吃食大多也是一些没有营养的草根书皮。

  在那种情况下,有吃的不会饿死已是万幸,哪里还能奢求那么多呢?

  所以导致了白如意明明已经六岁,却比四岁的孩童高不了多少。

  叶辰双虽然只比白如意大了四岁,却整整高了白如意一半。

  彼时,白如意已经梳洗过,不再是之前那个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小乞丐”。

  不过,虽然梳洗干净,但营养不良的白如意看上去也并不如何可爱,脸上是病态的苍白,瘦弱的令人心疼。

  叶长老带着白如意进了自己的屋子,见自己孙子有些好奇地看着白如意,想着:到底还是孩子,有个岁数差不多的陪着他玩儿也好。

  “来,辰双,这是如意,是我这次下山救下的。”叶长老带着白如意走到叶辰双面前,“如意,这是我孙子辰双。”

  “以后你们就是好朋友了。”

  白如意紧张地看着叶辰双,有些结巴地道:“你……你好……我叫白如意……我……我……”

  只说了一个名字,白如意便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叶辰双。”叶辰双看着白如意的眼睛道。

  她可真小啊。

  白如意只到叶辰双的腰侧,只有抬头才能看到他。然而因为紧张,白如意又想把头低下去。一抬一低的,倒是有些不知所措了。

  叶辰双看着慌张的白如意,歪了歪头,突然伸手戳了戳白如意的小脑袋:“头再低下点就像是在白我了。”

  白如意原本有些苍白的小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叶长老看着两个孩子相处的不错,也笑了笑。

  给白如意安排好了住处之后,叶长老就忙去了,让叶辰双带着白如意在月云山上走走,熟悉熟悉环境。

  白如意便这样在月剑派的月云山上住了下来。

  这一住,便是二十年。

  白日里,叶辰双在院子里练剑、看书,下午,叶长老会教叶辰双一些法术。

  而白如意就在一旁看着。

  这天,叶辰双正在看书时,感受到白如意那一眨不眨的眼神时,终于抬头看向她。

  白如意的脸又红了。

  白如意已经在这住了两月了。

  这两个月,白如意吃好喝好睡好的,倒是补了一点儿回来,脸上身上也渐渐地长了些肉,白白嫩嫩的。

  现在脸一红,看上去更是娇小可爱。

  “我……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白如意有些局促不安得道。

  叶辰双摇摇头:“你想看书吗?”

  白如意有些暗淡地摇摇头:“我不认识字……”

  叶辰双有些惊讶,旋即又觉得正常。

  “那我教你吧。”叶辰双道。

  这下轮到白如意惊讶了:“真……真的?”

  叶辰双点点头:“每日这个时候,我便抽出一个时辰的时间教你认字吧。”

  “可……可以吗?不会打扰到你吧。”白如意又道。

  叶辰双又摇了摇头,然后又想到了什么:“你想不想学武?我让我爷爷教你。”

  “啊?可以吗?”这下白如意真的呆了。

  她自然是很想学武的。毕竟在这乱世,只有会武才能保住自己。

  可她也不是月剑派的弟子,学月剑派的武功……那不是外传了吗。

  不管白如意是怎么想的,叶辰双当天下午便和叶长老提起了此事。

  叶长老思考了一会儿之后,便也答应了。

  至于不是月剑派的弟子……

  那他收白如意为徒不就好了嘛。

  于是,白如意就这样成了月剑派大长老的关门弟子,每日和叶辰双一起,跟着叶长老学习武功和法术。

  白如意os:现在大门派长老的关门弟子都这么好当了嘛(⊙o⊙)

  一晃二十年过去。

  这二十年里,叶辰双的确成为了武林第一高手,一次又一次的击退了妖族。

  而白如意,也从当初的可怜孤女,成了现在大名鼎鼎的如意仙子。

  这名号的出现,自与白如意的样貌脱不了关系。

  白如意的长相只能说是中上之姿,但那一身清冷出尘的气质,却让她看上去更加吸引人。

  然而江湖上谁都知道,白如意与叶辰双青梅竹马,心悦与他。

  然而似乎妾有情,郎无意,倒是让无数人为白如意感到惋惜。

  白如意在武学上的天赋也只比叶辰双稍差一等,也是武林中的高手之一。

  这些年来,人族的内战渐渐平息了下来,开始团结起来,一致抵抗妖族。

  到如今,妖族已经开始不敌起来了。

  明日,便是人族与妖族的最后一战,若是赢了,妖族便会退出人族的领地,回到妖界,且再不会回来。

  所以说,明日一战至关重要。

  叶辰双的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只觉得明日会有什么大事发生。

  但他并不想让白如意担忧,便没有说出来。

  然而上天,总是喜欢开玩笑的……

  ……

  史册记载,197年,人族与妖族大战,妖族溃败,与人族签订契约:

  妖族返回妖界,再不与人族发生战争。若妖族想入人界,则无法使用妖术,违者,轻则丧失百年修为,重则丧命!

  而人族的第一高手——叶辰双,丧命于这场大战之中,委实让人惋惜……

  ……

  白如意还记得,那日,她抱着倒在血泊里的叶辰双,哭的不能自已。

  叶辰双在咽气之前,对白如意道:“如意……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等……等下次见面时,我再告诉你……告诉你……”

  等下次见面时,我再告诉你,我的心意。

  然而,这句话,叶辰双是永远也无法说出口了。

  ……

  时间拉回现在。

  白如意看着面前这人,笑了。

  “你来了啊……”

  “说了下回见面,我可整整等了你一千九百多年呢……”

  其实白如意早就死了,只是因为叶辰双的一句话,她不愿意投胎。

  于是,白如意留在了世间,开了忘忧酒馆。

  其实她知道,即使再见到叶辰双的转世,也已经不再是他了。

  叶辰双的转世还是姓叶,名叫叶槿。

  叶槿抿了抿唇。

  他其实不太记得那些事了,只记得要来找她,说出那句话。

  可以说,叶槿只是一个传话的人。

  “他让我告诉你,他其实也心悦于你。”叶槿道。

  “他”,自然指的就是叶辰双了。

  白如意笑:“我知道。”

  她啊,怎么能不知道叶辰双呢。

  她还知道,叶辰双之所以卖关子,是为了让她好好活下去。

  他怕她会和他一起死。

  他舍不得。

  可是,想来叶辰双也不会想到,因为他这一句话,白如意是好好活下去了,可死后,却不愿意投胎,只为想再见他一面,然后亲耳听到他的回答。

  即使知道,再回来的那人已不再是他……

  “你走吧。”白如意摆了摆手,“我也该走了。”

  听到了回答,她也满足了。

  也该走了……

  在人世间留了那么久……

  她也累了。

  ……

  白掌柜走了,再也没有人能酿出忘忧酒……

  这人世间,也再没有忘忧酒馆……

九梨呀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