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酒馆之忘忧酒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前尘

  今日并没有客人来。

  白掌柜独自一人等到子时,正要关门时,一缕幽魂飘了进来。

  那魂魄飘到白掌柜的身前,有些惊慌失措地道:“白……白掌柜!我……我好像闯祸了……他……他好像记起我来了!”

  魂魄断断续续地说着,最终将自己的意思说了出来。

  听到此话,白掌柜坐起身来,脸上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你的意思是,他记起了你?记起了前世的事情?”

  魂魄狂点着头。

  “你做了什么?居然让他记起了前世的事?”白掌柜皱眉。

  普通人在投胎之前喝了那孟婆汤,就会忘却前尘,再也不会想起来了才是。

  “我……我只是想见他,所以……所以我入了他的梦!”魂魄慌张地说着,“结果他一看到我,就愣住了!然后……然后他就叫了我的名字!不停地叫着我的名字……”

  “他……他这是想起来了吗?”魂魄十分不安。

  “许妍华!我告诫过你,他已经投胎了!不在是你的夫君林策习!他这一世与你毫无关系。你可以跟在他身边,看着他。但觉不许出现在他的面前,即使是梦中也不行!”白掌柜罕见地生气了。

  魂魄——即许妍华的双眸中溢出泪水:“我只是……”

  白掌柜却打断了她的话:“算了,现在说什么也都没用了。”

  魂魄可以留在这世间游荡,但有一个前提,即,不可出现在生人面前,不可影响生人的生活。

  若是违背了这两点,冥界便会将魂魄带走,安排投胎也好,关押在冥界也好,总之,是不可能继续留在人间的。

  许妍华自然也知道这一点,可她就是忍不住……

  “白掌柜,你能不能帮帮我……我不想走,我不想离开他!”许妍华哭成了一个泪人。

  许妍华是一个美人。美人落泪,自然是让人心生怜惜的。

  然而白掌柜却没有那份心思:“我帮不了你。”

  “破坏了规矩,就得接受惩罚。”

  白掌柜看了许妍华一眼,摇了摇头。

  帮不了。

  就连她自己,也……

  许妍华的神色暗淡了下去。

  “真的……真的没有办法吗?”

  “没有。”

  “……”

  许妍华沉默了一会儿,最后道:“那……我能不能最后再见他一次?”

  “……随你。”

  反正,也是最后一面了。

  在之后,即使见面,也是相见不相识。

  许妍华走了。

  她走后不久,又来了一个人。

  不,不应该说是人,而是要带许妍华离开的鬼差。

  “她呢?”鬼差——道。

  鬼差名叫叔戏,与白掌柜也是旧识了。

  他也是上一次来找白掌柜,问她何时回去的鬼差。

  “她很快便会回来,坐下等一会儿吧。”白掌柜给叔戏倒了杯酒。

  按常理来说,破坏了规矩的魂魄应马上带回冥界,不得停留。

  不过以白掌柜的关系,也算是让许妍华走后门了。

  “这么多年,你酿的酒还是那么合我胃口。”叔戏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然后道,“你呢?你什么时候走?”

  白掌柜倒酒的动作一顿,然后回到:“快了吧。”

  白掌柜隐约觉得,那人快来了。而自己,也快离开了吧。

  “你明明什么都知道,也分的明白,何苦还要如此,在人世间逗留呢?”这是叔戏最不理解的地方,“即使是他,也是不愿意你这般的吧?”

  白掌柜轻轻地抿了一口酒,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微笑。

  是啊,她为什么甘愿留在这人世间千百年,不愿意去轮回呢?

  不过是因为当初,那人的一句话罢了。

  即使她早已知晓答案,但还是想听那人亲口说出来。

  ……

  再说另一边,许妍华离开了忘忧酒馆之后,便向林策习今生住的地方飘去。

  许妍华回到魏煦——即林策习的今生,住的地方时,魏煦还没有醒来。

  许妍华看着躺在床上的魏煦,看着他眉头紧皱在一起,忍不住伸手抚上他的眉,想将他的眉头揉开。

  “策习……”

  ……

  魏煦做了一个梦。

  他不知道他是旁观者,还是经历者。

  他梦到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

  他叫林策习。

  ……

  林策习出生在一个普通商人的家庭里。

  都说士农工商,商在最末端。但林策习出生在一个好时代。

  那时的皇帝,并不那么歧视商人,还同意让商人后代参加科举,入朝为官。

  而林策习的父母也是大力培养林策习,让他进学堂读书。

  而林策习也没有辜负父母,努力读书,不过十六岁便过了乡试,成了镇上最年轻的秀才。

  那时,到林家上门说媒的人都快踏破了林家的门槛。

  然而林策习的父母却并不打算那么早便给林策习定亲。

  或者说,他们认为,以林策习的成就,未来一定会离开这个并不怎么富庶的小镇子,去往京城。

  既然如此,林策习怎么可以娶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儿呢?

  于是,林策习的婚事便这样耽搁了下来。

  如林策习父母想的那样,林策习二十岁时,便进京赶考,成了状元郎。

  二十岁的状元郎,这是什么概念?只要不出意外,林策习一定能成为大晟王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

  林策习的父母自然是欣喜若狂。

  然而人生自然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

  林策习虽然才华横溢,为人也刚正不阿。

  但正是因为这份刚正不阿,林策习受到了朝中一些人的排挤。

  林策习一个势单力薄的人,即使是状元,也并没有什么用处。

  很快,林策习便被人构陷,最终被发配到了一个偏僻的镇子——圩元镇。

  祸不单行,在去往圩元镇的路上,林策习和其父母遭遇了一场瘟疫。

  林策习虽然福大命大活了下来,但他的父母却永远留在了那里。

  得瘟疫而死的人,尸体会被烧掉,连骨灰也带不走。

  从那天起,林策习变了。

  从一个正直,刚正不阿的人,变成了一个和那些人一样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然而在林策习是生命中,还有最后一丝温暖。

  那就是许妍华。

九梨呀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