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酒馆之忘忧酒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前尘

  两人相识于那场瘟疫之中。

  许妍华的父亲是个大夫,而她的母亲在生她时便难产而亡了。

  许妍华从小由父亲一人带大,自小跟着父亲学习医术,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许妍华的医术比她的父亲还要高超。

  瘟疫爆发时,许妍华和她的父亲刚好云游到了林策习经过的那个地方。

  许妍华的父亲在研制对抗瘟疫的有效药中丧命了,而许妍华则接过了她父亲的研究内容,最终找到了正确的药方。

  林策习便是这么得救的。但他的父母因为感染时间过长,再加上前半辈子的劳苦留下来的暗疾,没能好起来。

  就这样,在这场瘟疫中,都失去最后的亲人的两人,走到了一起。

  瘟疫结束之后,林策习继续前往圩元镇。

  这一次,他身旁没有了父母,却多了一个许妍华。

  刚到圩元镇不久,两人便成亲了。

  以林策习的本事,在圩元镇做出一番成就来,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很快,林策习便成了圩元镇的百姓拥戴的对象。

  当然,这只是林策习复仇的第一步。

  林策习永远不会忘记,父母临死时的模样。

  每每林策习从噩梦中惊醒,许妍华都会陪在他的身旁,安慰着他,支持着他,鼓励着他。

  “妍华……”林策习紧紧地抱住怀着的许妍华,“我一定会回到京城,一定会让那些人付出代价!”

  许妍华从来都只是安静地点点头,然后在他的背后做一些能够帮到他的事情。

  以林策习的本事,不过三年,便再次踏入了京城。

  上一次踏入京城,林策习的心中满怀着抱负。

  而现在,只剩下仇恨。

  京城的势力错综复杂,想要复仇自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林策习小心翼翼,步步为营,花了六年的时间,从一开始的从六品小官,到后来的正一品宰相。

  然而就在林策习即将复仇成功时,上天又跟他开了一个玩笑。

  许妍华死了。

  当初那些陷害林策习的人也知道林策习想要做些什么,自然是要先下手为强。

  许妍华帮林策习挡了灾。

  许妍华死了,林策习活了下来。

  但林策习的心也死了。

  又一年,林策习将那些人都送到了他们该去的地方。而他们的家人,上至七八十岁的老妇,下至刚出生的婴孩,林策习一个都没有放过。

  在之后,林策习辞了官,将许妍华的墓迁到了父母那儿。

  一切都结束之后,林策习在许妍华的墓前自戕了。

  然而许妍华虽然已经死了,但她的灵魂却并没有离开,而是跟在林策习的身边,看着他一步一步地与自己记忆中的人越来越远。

  许妍华焦急,心疼,可那时的她,却什么都做不了。

  最终,看着他死在了自己的墓碑前。

  林策习走了,而许妍华依旧不愿意投胎。

  她不愿意忘记林策习,于是,她找到了白掌柜,最终,跟在林策习的转世身旁。

  ……

  一小时之后,魏煦才悠悠转醒。

  魏煦睁开眼时,脑袋还有些发蒙。

  魏煦又躺了一会儿,看似在发呆,实则在整理脑中多出来的记忆。

  不过多久,魏煦便将脑海中多出来的记忆整理好了。

  魏煦是一个无神论者,然而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却颠覆了他过去二十八年的认知。

  “策习……”

  就在魏煦思考人生的时候,身旁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魏煦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一抬头,便见到了面前的许妍华。

  与影视剧中不同的是,许妍华并不是半透明的,而是看上去与普通人差不多。

  如果忽略掉许妍华身上穿的与现在完全不同的衣服的话。

  “妍华?”魏煦愣了一下,然后从新鲜出炉的记忆中翻出了关于眼前这“人”的记忆。

  “是我。”许妍华点点头。

  “你……”魏煦不知道该说什么。

  魏煦知道,他不是林策习,但又是林策习。

  “我其实也想不到,我们还能以这样的方式再见面。”许妍华也不需要魏煦说什么,“只是……真的是物是人非。”

  许妍华轻笑了一声。

  跟在魏煦身边这么久了,其实她也知道,魏煦是魏煦,林策习是林策习。即使是同一个灵魂,他们也已经不是同一个人了。

  以往,不过是许妍华欺骗着自己罢了。

  魏煦张了张嘴,却依旧没有说些什么。

  在那些记忆里,魏煦知道,“他”是很爱许妍华的。同样的,许妍华也如“他”爱她那样爱“他”。

  可他是魏煦,不是林策习。

  他有他自己的生活,也有他现在的爱人。

  “我本以为,我偷偷的入你的梦中,与你相会一次,并不会有什么大碍。”许妍华苦笑了一声,“却没想到……规矩,就是不容破坏的……”

  “什么规矩?你会怎么样?”魏煦抓到了许妍华话里的重点。

  许妍华深深地看了一眼魏煦,然后道:“不会怎么样,只是会被抓回冥界罢了。”

  至于回了冥界之后会如何……

  许妍华也不知道了。

  但她并不想告诉魏煦。

  说了也没有什么用。

  “……”魏煦又沉默了下来。

  “我现在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我想见你最后一面。”许妍华有些贪婪地看着魏煦的脸。

  魏煦的脸,和林策习的脸一样,虽然普通,但却是许妍华几挂了几百年的脸。

  “我马上就要走了。”许妍华道,“你能不能……抱我一下?”

  虽然知道魏煦不是林策习,但许妍华还是忍不住地提出了这个要求。

  魏煦沉默了一下,最后还是站了起来,走到许妍华的身前,抬起手来,轻轻地抱住了许妍华。

  见魏煦愿意抱自己,许妍华笑了,笑着笑着,又哭了。

  许妍华紧紧地抱住了魏煦。

  魏煦身体一僵。

  “谢谢。”不过一会儿,许妍华便松开了他。

  魏煦道:“不客气。”

  气氛又安静了下来。

  “你将这杯酒喝了吧。”此时,许妍华突然变出了一杯酒来,“我知道,你其实不想要那些记忆的吧。”

  “这酒是忘忧酒,可以忘记你想忘记的事。”许妍华将酒递给魏煦,“放心,只会忘记前世的那些记忆,不会影响你今生的记忆的。”

  魏煦看着这杯酒,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喝了下去。

  如许妍华所说,他的确不想要那些记忆。

  虽然对他不会有太大影响,但魏煦认为,那不是他的记忆,也不是他应该记得的。

  魏煦喝下了酒,又躺回到了床上。

  许妍华最后再看了他一眼,离开了。

  ……

  回到忘忧酒馆时,白掌柜已经不在了,只有叔戏还坐在那里。

  叔戏见到许妍华,挑了挑眉:“回来了?那走吧。”

  许妍华跟在叔戏身后,在出忘忧酒馆的门之前,最后再回头望了一眼。

  再见了……

九梨呀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