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酒馆之忘忧酒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交换人生

  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人生。

  可有时候,巧合二字,就是那么妙不可言。

  ……

  任玉莹在昨天遇到了一个人。

  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任玉莹见到那人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当然,那个人——东雪,也惊呆了。

  “哎?你们两个人长得好像啊!”

  “哇,哪里是像,这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啊!”

  “天呐,东雪,你难道还有一个双胞胎姐妹?”

  ……

  然而其实两人真的一点儿关系够没有。

  但因为这张脸,两人却成了关系不错的朋友。

  然而除了脸之外,两人却没有任何一处相像的地方了。

  东雪出身于一个商人家。父母都是经商的,很少有时间能陪伴在东雪身边,都是放养,导致东雪现在大大咧咧的性子。

  当然,虽然没有时间陪伴东雪,但在物质上,东雪从来没有被亏待过。

  但任玉莹却不是这样的。

  不仅不是这样,甚至还恰恰相反。

  任玉莹的父母只是普通人。任玉莹的家也只能勉强算得上是小康。

  但任玉莹的父母却十分疼爱任玉莹这个女儿。

  虽然家庭条件不如何,但任玉莹的父母会尽可能的给任玉莹好的。

  从小到大,别的孩子有的,也会让任玉莹有一份,即使给不了多好。

  所以任玉莹的心思更加细腻,心眼儿也多。

  东雪比任玉莹大一岁。任玉莹是s省本地人,而东雪却是b省人,只是来s省读大学的而已。

  东雪在省重点大学读大三,学的是金融管理。

  而任玉莹只是在一所普通大学上大二,读幼师。

  这一日,东雪约了任玉莹出来。

  任玉莹到了两人约好的地方时,东雪已经到了。

  “雪糕,你今天怎么有空啊?我记得你今天有课啊?你又逃课了?”任玉莹坐下就是一连串的问题。

  雪糕是任玉莹对东雪的称呼。

  “哎呀,下午就一节思修课,可无聊了,逃了就逃了。”东雪摆了摆手,满不在乎得道。

  任玉莹一脸不认可的表情。

  东雪看着任玉莹的表情,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然后戳了戳任玉莹的脸蛋儿。

  “好了,今天找你来是想跟你玩个游戏,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和我玩儿。”东雪收起笑容,一脸神秘得道。

  “?”任玉莹一脸疑惑。

  “玉莹,我们交换一下吧。我代替你生活,你代替我生活。怎么样?”东雪凑到任玉莹的身前,眨了眨大眼睛道。

  “!”任玉莹被东雪的话惊住了。

  看着面前一脸懵逼加“我没听错吧”的表情的任玉莹,东雪又笑了起来。

  “哎呀,不要摆出这么可爱的表情嘛。”东雪笑。

  “雪糕,你说的话……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任玉莹还是有些不确定的道。

  然后任玉莹便看到了使劲点头的东雪。

  “不行。”任玉莹想也不想就拒绝了,“虽然我们长得像,可性格完全不一样啊,很容易就会被别人看出来的。”

  “哎呀~玉莹,莹莹~试试嘛~肯定很好玩的~就一星期……哦不!就三天!”东雪撒娇,“莹莹~好不好嘛~”

  向来大大咧咧的东雪撒起娇来也是让人招架不住的。

  任玉莹只得点头答应。

  东雪欣喜地抱住了任玉莹:“莹莹最好了!”

  于是,当天下午,两人交代了一下自己在学校的事情,班级以及寝室,还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室友。

  两人分开的时候,任玉莹去了那所她之前想都不敢想的重点大学,而东雪则去了那所普通的师范学院。

  三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因为时间不长,再加上两人刻意地伪装对方,居然还真没有人发现,自己最近接触的朋友其实是另一个人。

  三天一到,两人自然又换了回来。

  “莹莹,原来幼师是这么好玩儿的专业啊。”东雪想着这三天学习的课程,只觉得很好玩儿。

  “幼师才不好玩呢。”任玉莹摇头,“你要是真学了幼师这个专业,就会发现它真的累。不过你的金融管理对我来说好难啊,我都没怎么听懂。”

  任玉莹回想着这三天……

  停!别想!

  还好没有老师上课叫到她,不然铁定露馅。

  东雪是学霸,那些问题一定回答的出来,她就不行了。

  ……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东雪尝到了甜头,常常和任玉莹交换人生。

  一月有十天的时间,东雪扮演任玉莹,而任玉莹扮演东雪。

  日子就这样平淡但也有趣中渐渐过去了。

  这一天,任玉莹出了些意外。

  任玉莹在扮演东雪时,参加学校的话剧演出,掉的威亚出现了问题。任玉莹从五米的高空坠落了下来。

  虽然五米并不是很高,但任玉莹还是受伤了,摔断了一条腿。

  东雪收到消息时,急忙请了假,急匆匆得赶到医院。

  “莹莹,怎么会这样啊!你没事儿吧?疼吗?一定很疼吧?”东雪看着任玉莹被石膏包起来的腿,内心充斥着自责,“这……这本来应该是我躺在这儿的……莹莹……”

  任玉莹笑着摇摇头。

  从威亚上掉下来时,她是真的很害怕,摔断腿时也是真的疼,但现在已经好多了。

  虽然这的确是给东雪挡了灾,但若是受伤的是东雪的话……她一定会很难过的吧。

  任玉莹倒也乐意为东雪挡灾。

  往好处想,她至少可以休息一个月,不是吗?

  “我没事的,现在已经不怎么疼了。”任玉莹道。

  两个好姐妹正在说话时,一阵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是任玉莹的手机。

  是任玉莹的母亲打来的。

  任玉莹接起电话,向妈妈说了一下最近的情况。

  “玉莹啊,这周末你回来吗?你已经挺久没有回来了。”最后,任玉莹的妈妈在电话那头问。

  “啊……”任玉莹有些难办。

  她现在这个样子……

  “我可能有点事儿,过两天再告诉您。”任玉莹道,然后挂了电话。

  东雪看着任玉莹皱着眉头,似乎遇到了什么难题。

  “莹莹,怎么了?遇到什么事儿了吗?”东雪问。

  “没什么,只是我妈问我这周回不回去。”任玉莹苦笑,“我都一个月没有回家了,我爸妈一定很想见我。可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

  东雪更加愧疚了。

  因为她,莹莹都不能回家和父母聚一下。而且这种情况只是得持续一两个月。一两个月见不到女儿,她都父母应该也会很难过吧……

  突然,东雪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莹莹,要不,我替你回家吧?”

  “嗯?”任玉莹一愣,然后也笑了,“对啊,雪糕,你可以替我回家,看看我爸爸妈妈,也能让他们对我放心。”

  两人达成共识。

  于是,三天后,东雪便前往了任玉莹的家里。

  还没进小区,东雪便见到任玉莹的妈妈正站在小区门口。

  一见到她,任玉莹的妈妈就笑着走了过来:“玉莹啊,你可算回来了。”

  任妈妈牵起东雪的手,一脸慈爱。

  东雪有些不适应。

  东雪从来没有被人这么欢迎过。

  任妈妈看出了东雪有些不自在,有些奇怪:“怎么了?一个月没见到妈妈,生分了?”

  生怕被任妈妈看出了,东雪连忙摇了摇头,然后笑着道:“没有,妈妈,只是看到您特地来小区门口接我有些惊讶。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不认识回家的路,您不用这么辛苦的。”

  “瞧你说的,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是我的宝贝疙瘩,不就是来接你回家吗,怎么就辛苦了。”任妈妈笑着瞪了一眼女儿,“走,回家。你爸他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菜。”

  两人回到家时,任爸爸刚好把最后一道菜端了出来。

  “呦,看看这是谁回来了!”任爸爸刚放下菜,便听到了开门声。

  抬头望去,就看到了任妈妈和东雪。

  “玉莹回来啦!饿了吧,快洗手吃饭了!看看,这一桌子菜都是你最爱吃的。”任爸爸笑得一脸褶子。

  当一家三口都在餐桌上坐下来后,任爸爸先是夹了一个烤鸭腿放到东雪碗里。

  “来,这是你爱吃的烤鸭腿,就是在你最喜欢吃的那家店里买的。”

  东雪看着眼前这一幕,突然有点想哭。

  她都父母因为工作问题,很少陪她吃过饭,更别说记得她喜欢吃什么了。

  为了掩盖自己的情绪,东雪连忙拿起筷子,夹起烤鸭腿吃了一口:“嗯,还是和之前一样好吃呢。”

  其实东雪并不喜欢吃烤鸭腿,但此时的她却觉得,嘴里的烤鸭腿真的是人间美味。

  “好吃就行。”任爸爸和任妈妈笑了,“来,多吃点儿,才一个月,看你又瘦了。”

  ……

  两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东雪周日下午便离开了。

  因为任玉莹受了伤,所以在她的腿彻底好之前,两人得一直互换身份。

  在回学校之前,东雪先去看了任玉莹。

  “我爸妈没发现吧?”任玉莹有些紧张。

  毕竟父母不是别人,很有可能发现些什么。

  “应该没有。”东雪摇摇头。

  其实东雪也发现了,任玉莹的爸妈觉得女儿有些不对劲,但也没有怀疑她不是他们的女儿,只是觉得女儿最近大概是遇到了一些事,所以变得有些不一样吧。

  任玉莹松了口气:“那就好。”

  三个月后,任玉莹的腿伤才彻底好了。

  这三个月来,东雪一直代替着任玉莹,替她回家。

  东雪也感受到了任玉莹的爸妈对任玉莹的好。

  这让东雪有些舍不得了。

  ……

  冬去春来,一年过去了。

  这一年来,两人也偶尔会再交换一下人生。但因为任玉莹曾经替东雪受过伤的原因,东雪对此事倒是不再热衷了。

  东雪毕业了。

  毕业后的东雪并不打算留在s省,而是打算回b省。

  东雪的父母也是希望东雪能回去。

  毕竟东雪之所以学金融管理,就是为了进自家公司的。

  离别之时,任玉莹来送了她。

  两人互相抱了抱。

  东雪很舍不得任玉莹,也舍不得离开s省。

  “希望以后还能有机会再见。”任玉莹红着眼睛道。

  “会有机会的。”东雪也有些红了眼眶。

  “再见……”

  “再见。”

  ……

  东雪回想起那段时光,便觉得很快乐。

  “我想忘掉和莹莹父母相处的时光。”东雪低下了头。

  她很羡慕任玉莹,有那样的父母。

  虽然生活条件不如何,但他们却是那样的爱护着他们唯一的女儿。

  她怕她贪恋那份温暖,对自己的父母产生埋怨。

  人都是贪婪的,她不想那样。

  所以,还是忘了吧。

  即使以后不会记得,但至少,她曾经感受过。

  我自己的父母,他们也很好了。

  ——————

  写了一大半才想起玉莹这个名儿之前用过……但也懒得改了

  后天应该就能大结局了,先发一点儿

  那后天见

  晚安~

九梨呀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