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浩歌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五】

  子邪在草原上策马扬鞭一路驰骋,他看着远处的雪峰,近在眼前却奔的不得。纯净的草原湖泊如同翠绿大地的一颗蔚蓝宝石。仰望雄鹰,神色透出向往与景仰,它们飞在更高处俯瞰这辽阔的美丽。

  这样的景色让他的内心得到宁静与安抚。

  此时封子邪入了牛毛黑帐之内。

  男左而女右,草地铺设用牛毛织成粗揭子制做而成的毛毡地毯并以羊皮、牛皮为垫。

  帐篷内以两根木杆为柱,一根木杆为梁支撑起来,外面用毛绳拉紧,再用木派于固定,中间高,四周低,中央筑锅台,以于牛羊粪为薪。

  封子邪坐于客位,敬酒用具有三使二,余一为带饮,敬其草原先祖,牧人的头领用牛角杯与封子邪对饮,豪放谈笑中。

  之后便是各色食物上桌,酥脆的油炸果子、炒米奶茶奶酪以及特色的手扒肉。

  此时的子邪已不复少年时的俊秀与青年活力般的矫健,皮肤四处奔波风吹日晒的粗糙,身躯如同洗刷的磐石一般稳健。扎人的胡茬,眉宇间显出的坚毅。

  “你骑马来时看见的山之王『贡达拉』,它比起中原高山如何?”慢喝着滚热奶茶的牧人头子布谷真抿了抿敷在嘴巴一圈的奶沫说到。

  “一种透着巍峨与圣洁一种充满玄奇与灵秀各得其重…不能比较!”

  子邪扯着羊肉放在嘴里鼓嚼着,实在嚼劲十足让他牙酸了好一会儿,才会了一句。

  也不是没有考虑过用匕首小刀割着吃,不过也只是想想罢了,正式场合也未免太过放肆。

  “封,许久不见,几年前的你如同有着足够资质且富有活力的群狼之王。现在嘛…却如同一匹独行的孤狼…”布谷真的女儿萨拉说着,油炸果子准备入口又补充的说道:

  “当然,是主动离开寻求自己目标的那种,不是年老力衰惨遭驱赶的失败者。”

  “你觉得我是前者,我到是觉得我更像后者。”封子邪盯着她哑然一笑,无所谓的继续答到。

  “这可不像你,你可不是那么容易被击倒的男人!”

  “咳咳…我其实很脆弱的!”

  “你少来!”

  在帐中说笑缅怀着或调侃或细说。

  饭饱后,他们一起在帐外的篝火中舞蹈,继续在杯酒中欢歌,或是饭饱式的摔跤娱乐比斗…困意来袭,便侧躺在篝火旁的垫子上枕着羊毛大衣,不知不觉的睡去了。

  破晓时,篝火早已燃尽成炭,仍有微弱的火光,火星子不时的蹦闪而出。

  布谷真拿着火把目视前方人影,让他的獒犬紧随着马离去的封子邪送别着他一小程。

  萨拉众自己的大帐中走出,又释放自己手臂上的苍鹰飞向天空,让它替自己目视着向远方离去渐渐消失的封子邪。

  子邪离去回首凝望着山之王,他时不时会遐想着。

  自己睡躺山巅之上,更纯粹的蓝、更耀眼的阳以及空气的窒息晕厥感,无法言喻的寒冷感…扑盖着他所有的感知。

  亦或是凝视山巅上璀璨的夜空,它们会映衬在自己寒衣上形成奇妙图案。冷彻入骨的干燥极寒,是每个生命都不想感受的本能避之的噩梦。

  但如果他观向寒峰边崖处,或许那充满生机的雪莲之花正好在那里等待着他,谁知道呢?

  雪域狼子,志在苍茫。抱胸端坐于天鹰之上,傍身劲风而远遗身后。

凯麦鸥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