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浩歌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六】

  洛州,张府别院。

  封子邪将他的遇见过的美景、故事、经历与感受慢慢的讲给一位叫阿彩的盲女。她是云洛川一带都享有大名的『醉霄楼』掌柜的小女儿。

  “光是听见你说的那些我都渐渐无法想象到那些美了。子邪,你的经历太让人向往了。

  哎…要是我的眼睛还能想以前一样那该多好。那时候我一定雇你,带我去见见这些美丽的地方!”

  阿彩的神色黯淡,但又充满向往。

  她的父亲张儒宏在洛州开拓发展,已经有了足够的根基。希望接自己远在云州的小女儿,搬到繁华的洛州去。封子邪便是随行重金的聘请的护卫保镖之一。

  路途遥远,闲暇休息时,大家都会摆谈闲聊。封子邪便会化成一位解乏解闷的说书人,让大家听得津津有味。毕竟他总能想到一些稀奇古怪的故事,这也是业界雇佣推荐广受好评的原因之一。

  之后也就慢慢熟络相识了起来。

  阿彩的年级已经不小,自卑而自由的待嫁之龄,内心依旧活跃天真如少女。

  很多目的不轨,对阿彩背后的所牵连的利益所诱,而对她展开追求与爱慕。

  不过好在都被大哥与二姐给抵挡清退。

  阿彩的父亲对其也是极其疼爱与惋惜。也说过,即使找不到称心如意的,所幸就在家里,也会帮养一辈子。你的兄弟姐妹也发过誓言,帮你养的得好好的。

  这让阿彩每提起她这位老父亲,便都是眼泪婆娑的样子。

  “即使不能用眼睛去看,也可以靠耳朵,鼻子,皮肤的触觉去感受,在脑海描绘景色的绚丽。生出独属于你自己的风景。”封子邪这么安慰的说到。

  “那样也太孤单了,起码能有一个人一起分享就好了!”

  “到时候我站在你旁边,把眼睛也一起闭上就行了。”

  “这…”

  “抱歉,无意冒犯。”

  “没事儿,挺好的!”

  子邪注意到自己言辞多有不妥,有些愧疚,愧疚于自己妄图装聋扮瞎的去理解别人的感受,却不顾忌这可能是他人痛苦的根由。

  阿彩却是有些感动与高兴,感动有人愿意试图与自己一样的去身同体会,去感受这个世界。

  异样的情绪交织与对立。

  有一搭没一搭的在别院客室闲聊着,身旁静立的侍女为两人不时的续着温茶。

  直到阿彩的父亲的随从前来,便领取余下钱财。

  一路护送至此也是时候离开了。

  站在张府大门前的封子邪被阿彩是随身侍女叫住。

  子邪隐约记得她她的名字,总是站在自家小姐的身后不爱说话

  “你叫阿兰对吧!有什么事吗?”

  身着淡蓝素衣的少女点着头,拖上了一件包裹好的礼物,声音平静叙述道:“阿彩姐说,封侠士一路累行严峻,会聚歹人绝非不少,刀剑无眼,特命阿兰赠予这幅内甲。”

  封子邪抱拳,郑重道谢:“流浪缥缈人,生死有命,子邪能得彩小姐赠惠,已是万幸!并不感奢求其它。”

  阿彩的情愫已生,子邪并非蠢笨,如何不知。

  却只能接过内甲,恭谢缓身离去…

凯麦鸥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