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是要努力活下去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圣光重明

  等待,是一件很煎熬的事情,特别是对于肩负着既夜性命的既白来说,更加煎熬。

  这是唯一一个可以救回既夜的方法,除此之外,既白无能为力。

  许久之后。

  男人轻轻抬头,直视既白道:“姑娘,不问我些什么吗?”

  既白抬眸:“你愿意回答吗?”

  男子轻笑:“姑娘不问怎知我不愿回答?”

  既白直直盯着他,道:“我知道你想要出去,日日被穿心放血的滋味不好受,还一直被囚禁在这里,同样的我想在这里得到一样东西,既然这样......”

  “既然这样我们做个交易如何?”男子打断既白的话,“姑娘是想这样说吧。”

  “姑娘不愿把主动权让给我,无非是怕在下处于优势,不守信用,现在在下把主动权交给姑娘,这样姑娘不必再有顾虑。”

  男子见既白不说话,又道:“姑娘能来到这里,想必也不是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那么在下便用姑娘知道的方法来证明在下的诚意。”

  “吾乃重明,以天地之约立契,今日之语必为实,今日之行必不损姑娘利益,且定为姑娘得到想要的,但这一切都必须基于姑娘助我脱困之后,如若有违契约,受天谴!”

  既白的眸子闪了闪,道:“好。”

  “我要怎样才可以帮你?”

  “帮在下拔下这把剑,就像姑娘所说,在下日日感受锥心之痛,夜夜望着这荒芜,始终是存着对自由的一丝渴望,只要姑娘肯帮在下,吾定当履行契约。”

  既白下定决心:“如何才能拔剑?”

  “用姑娘之血喂养此剑,将其拔出。姑娘可想好了?也许会死的。”

  既白抬了抬眸,走到男子身后,双手握住剑柄,道:“既然来了,我便没想着活着回去,如果我死在这里,请你救活我的弟弟。”

  重明一怔,道:“如你所愿。”

  那把剑是上古琉璃木所冶炼而成,琉璃木虽然为木,但却是比世间任何一种钢铁都要坚韧,琉璃木不惧水火,最是喜欢吸取人的血液,这琉璃木被上古机修师陆离打造成了一把双剑,赐名白夜,左手剑为白,右手剑为夜,白为救世者,夜为灭世者,相依相存。

  白夜双剑供奉在祠堂,那这把琉璃木所冶炼而成的剑又是哪里来的?

  既白心下想着,手心的刺痛拉回了她的思绪,血液的流失让她感到很不适。

  既白用尽力气拔剑,手下的琉璃木剑快速的吸食着她的血液,身体渐渐干瘪......

  会死吗?我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姐。

  耳边突然响起了既夜的声音。模糊的思绪逐渐清晰,形成了一个信念,拔剑!

  噗呲!

  既白拔出了剑,摔倒在地,重明身上喷出一股鲜血,闪出一道惊人的白光,晃花了既白的眼。

  “果然,这就是圣光重明......”既白喃喃道,“我赌对了。”

  重明身上的伤口渐渐愈合,他看向倒在地上的既白,如你所愿。

  世间之事,有舍有得,先死后生,便是枯木逢春。

  “你既已舍生救我,便已经是顺应天道之死,实为枯木,现在,该你逢春了。”

  随着重明话音落下,既白的身体逐渐复原。

  “唔。”

  既白嘟囔一声,逐渐清醒过来。

  “我这是?”

  “你还活着,现在枯木逢春是你的了。”重明道。

  “枯木逢春?”既白一怔,摸摸自己的胸口处。

  “我活了......枯木逢春是一次性消耗品,那既夜怎么办?”既白双目逐渐失了神彩。

  “枯木逢春是琉璃木自身所带。”重明拾起地上的琉璃木剑,琉璃木剑剑身已经干干净净,没有留下一丝血迹,“这把琉璃剑是由琉璃阳木所制,是一把残缺品,枯木逢春只能用一次,刚刚已经用在你身上了,如果你还想救人,就要找到传说中的白夜双剑,你要救的人才会有一线生机。”

  只是白夜双剑早已失传。

  现实世界,既家。

  脸色苍白气息虚弱的既夜躺在床上,他看向窗外,下雪了。

  朱同推门而入。

  “叔,我姐回来了吗?”既夜问道。

  朱同摇摇头:“还没。”

  “小夜,你也别太担心,你姐姐她做事一向稳重,既然她说了会回来,就一定会回来,你要对小白有信心。”

  朱同倒了一杯温水递到既夜嘴边,喂他喝下,如此劝慰道。

  “叔,你说我会死吗?”既夜笑笑,盯着天花板问道。

  “傻孩子!说些什么话!”朱同道,“小白她已经去找救你的办法了,你不会死的,不要说些傻话。”

  “我感觉我这一生就是个笑话,遭人嫌弃,这幅病弱的身子还成了姐的拖累。”既夜眼眶渐渐湿润,他垂下眼睑,继续道:“如果没有我,姐一定过得比现在好得多,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为了生计奔波,因我而遭人唾骂,我不该活着......”

  朱同不高兴道:“既夜,你说些什么傻话呢!你可不能放弃自己,小白把你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小白和你是我一手拉扯大的,我也算你们半个父母,你听叔的话,这一切不是你的错,也不是小白的错!”

  “没有什么该不该活着,既然活着,那就努力地活下去!”

  “你也知道,小白为了你付出太多,既然如此,你就更不应该辜负她,你得好好活下去,知道吗!”

  既夜怔怔的看着他:“叔......”

  “行了,啥也别说。”朱同道,“你现在唯一该做就是好好休息,养好身体,撑到小白回来那天。”

  朱同弯腰为既夜掖好被角,道:“你叔我呢,还有点事,晚上我再回来,你先睡会吧,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

  朱同走出去,关上房门。

  随着脚步声的远去,既夜再也忍不住了,他吐出一口血来,道:“我还能撑到那时候吗?”

靳谨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