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道诸天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章月圆之夜,紫禁之巅

  当陆小凤京城一家著名的妓院中找到龟孙大爷,准备让他带着自己去找大智大通的时候,出门遇到了一个熟人,不,应该不算是熟人,只能说双方曾经见过几面而已。

  “老宋头,你怎么来了?”陆小凤奇怪的问道。他从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白云生家的大管家。

  莫非是来找乐子的?

  “原来是陆爷,我家少爷命我来找他。”老宋头朝龟孙大爷一指,答道。

  “白云生来了?你们什么时候入京的?”

  “昨日戌时进的城。”

  “他为什么让你来找龟孙大爷?”

  老宋头依旧实话实说道:“为了寻找叶孤城。”

  “这么巧?”

  “陆爷也是为了叶孤城而来?”老宋头高兴的笑道:“实在是太好了,既然陆爷也在寻他,就用不着小老儿多管闲事了,我还要回去照顾我家少爷呢,麻烦您找到了叶孤城后知会我家少爷一声。”

  “白云生为什么要找叶孤城?莫非是准备落井下石?”陆小凤嘲弄的道。

  不论白云生曾经为他做过什么,单单他害死了西门吹雪,陆小凤就永远都不会原谅他。

  当然了,让他再去杀白云生,他已不好再出手,毕竟白云生为了他不惜与老头子决裂,这个人情他得领。既然无法动手,心中又是不忿,口头上刻薄些也怪不得他……

  老宋头也知道这一点。若是换了旁人敢如此阴阳怪气,他怕是早就变脸了,可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是陆小凤,他可以为之破例一次……

  老宋头笑了笑,转身离去,临别时,他的笑容十分的古怪。

  陆小凤望着老宋头背影远去,品味了一会他的笑容,旋即明白了过来,心中大为气恼:老家伙!这是吃定他了……

  ……

  三天后,陆小凤敲响了白公馆的大门。

  发觉所谓白公馆,门墙砖瓦都很新,明显是刚刚完工不久。

  的确如此,一个月前,白云生让人进京,花大价钱买下了这座宅园,最近才改建而成。

  很快的,他就被老宋头引了进去。

  陆小凤在后园见到了白云生。

  此时,白云生正腰胯红袖刀静静地立'在一处花圃前,浑身散发着宁静祥和的气息,白衣胜雪,绝世而独立。

  “你来了?”

  “我来了。”

  “你找到叶孤城了?”白云生并没有回头。

  “找到了。”

  “希望你带来了我需要的消息。”白云生淡淡地道。

  陆小凤缓步走到了白云生近前,与他并肩站在一起,欣赏着圃中五颜六色的鲜花,“我不光带来了你想要知道的消息,还想要求你一件事。”

  白云生终于转过头,诧异的望着陆小凤,问道:“求我?”

  “不错。我希望你可以推迟决斗的时间。”

  白云生瞬间了然,笑道:“看来叶孤城果然是受伤了!”

  “你还是那么的聪明。”陆小凤叹息,“你究竟答不答应?”

  白云生眼中闪过了一丝奇怪的笑意:“我知道,绝对不是叶孤城拜托你来的。”

  “确实如此。”陆小凤道:“可他受伤了。”

  白云生摇头,“你应该明白,就算是我答应下来,叶孤城也绝对不会改变决斗的时间。”

  “只要你答应,叶孤城那边由我去说。”陆小凤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

  陆小凤最后满意的从白公馆走了出来,等他再去找叶孤城的时候,却发觉叶孤城已经不见了,而且之后的半个月里,他始终没有再找到叶孤城的踪迹。

  当他再见到叶孤城的时候,已经是八月十五……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刀东来,天外飞仙。

  是夜,月明如昼。太和殿上铺满了黄金般的琉璃瓦,在月下看来,就像是一片黄金世界。陡如急坡,滑如坚冰的琉璃瓦上,已经出现了数十个人影。

  他们都是当世高手与武林名家,远处站着几个大内侍卫,全都静静地立在殿脊的两侧,等待着叶孤城与白云生的到来。

  这些中除了那几个大内侍卫外,其他的大佬们肩上都搭着一条在月光下变幻不定的缎带。

  大内第一高手魏子云和富贵神剑殷羡望着众多前来观战的高手,脸色都已难看至极。

  魏子云最先找到了陆小凤。

  魏子云道:“我记得当初只给了你六条缎带?”

  中秋一战,天下瞩目,凡是武林中人,无不希望亲眼看到这辉煌灿烂的一战。

  可是两人偏偏将决斗的地点选在了皇城之巅,那可是世上最为尊贵的地方。一般人又岂能轻易踏足。而且人一旦来的多了,鱼龙混杂,说不定就会威胁到皇宫的安全。

  经过缜密的计算,魏子云他们发现,连同叶孤城与白云生在内,他们最多能够同时挡住八位绝顶高手的冲击。

  陆小凤在江湖上是出了名的朋友多,人面广,于是大内侍卫统领魏子云找到了他。交给了他六条天下罕见、只在皇宫大内宝库中存在的一种变色缎带。

  这种变色缎带还是先皇帝在世时,从波斯进贡来的,本就不多,近年来已只剩下一两匹,连宫里的娘娘都很珍惜……

  魏子云让陆小凤代他决定观战的六个人选,只要观战的六人肩上搭着缎带,便可以在皇城中除了后宫之外的地方畅通无阻。

  陆小凤明知道很麻烦,但还是接下了这个艰巨的任务。最后他才发觉,这其实是一桩美差。不仅让他大发了一笔横财,还让几个家伙欠下了他莫大的人情……

  可是,今夜入得皇城来,到了太和殿上后,他立即就有些傻眼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太和殿上观战的人竟然多出了数倍,最让他感到惊奇的是,他们肩上都搭着一条缎带。一模一样的,会变颜色的缎带。

  如今,魏子云找上门来,似乎准备兴师问罪了,他陆小凤还一肚子疑惑呢,当即反问道:“你之前不是说过,这种缎带只藏在皇宫宝库中,除此之外天下再也没其它的了吗?”

  魏子云语气一噎,眼中也满是疑惑。

  殷羡冲过来,沉声道:“你们问来问去,问出了什么没有?”

  陆小凤苦笑着摇摇头。

  魏子云道:“这种事本来不是三言两语就能问得出来的,现在也不是追根究底的时候。”

  殷羡道:“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魏子云道:“加强戒备,以防有变。”

  他沉吟着,又道:“你传话下去,把这地方的守卫暗卡都增加一倍,不许任何人随意走动。”

  殷羡道:“是。”

  魏子云又将另一个名叫丁敖的侍卫统领叫了过来,吩咐道:“老四去调集人手,必要时我们不妨将乾清门侍卫和里面轮休的人也调出来,从现在起,无论是谁都只许出去,不许进来。”

  丁敖道:“是。”

  魏子云站立的地方不似是个屋顶,却有点像是片广场,中间有屋脊隆起,又像是片山坡。

  他环顾四周,发现来人身上都没有兵刃,帽子都压得很低,有的脸上仿佛戴着极精巧的人皮面具,显然都不愿被人认出他们本来的面目。

  他叹了一口气,正要邀请陆小凤去大殿屋脊另一边查看,突然就见远处一道白影凌空飘来。

  “白云生来了!”

  陆小凤也发现了白云生的到来。

  白云生飘然而来,宛若御风,于太和殿正中心的殿脊上停了下来。

  他到来后,看都没看陆小凤他们一眼,只是静静地闭目养神,好似已经神游物外,等着叶孤城的到来。

  “没想到,白云生的轻功居然也是如此的了得!”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陆小凤当即回头望去,发觉司空摘星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

  陆小凤淡淡地笑道,“若说天下惊才绝艳者实是无人能出其之右,他有如此轻功又有什么奇怪的。”

  “没想到骄傲如你陆小凤者,对他的评价竟然如此之高。”魏子云笑道……

  决战就在今夜子时。

  陆小凤看了一眼天时,月入中天,显见时辰将至。

  白云生已到,只剩下叶孤城未至了。

  他转头看向了魏子云,问道:“叶孤城呢?”

  魏子云笑道:“白云城主早已到了。”

  陆小凤问道:“他人在哪里?”

  魏子云道:“他们约定是在子时交手,我早已将他们安排在隆宗门外的户部朝房歇下,看来他好像……”

  陆小凤叹了一口气,道:“好像怎样?”

  魏子云也叹道:“他的脸色很不好,有人说他重伤末愈,好像并不是谣传。”

  两人正说着,远处忽然飞来条白衣人影,如一道淡淡地烟岚飘然而至,最后于白云生对面两丈之外站定。

  叶孤城终于来了。

  在月光下看来,叶孤城脸色果然全无血色,白云生的脸虽然也很苍白,却还有些生气,实乃是明玉功运转后而形成的异象。

  白云生终于睁开了双眼,平静的瞥了叶孤城一眼,淡淡地:“你来了。”

  “我来了。”

  两个人全都是白衣如雪,一尘不染,互相凝视着,眼睛里都在发着光。

  每个人都距离他们很远.他们的刀剑虽然还未出鞘,可散发的寒气都已令人心惊。这种凌厉的气势,本就是他们自己本身发出来的。

  可怕的也是他们本身这个人,并不是他们手里的刀与剑。

  叶孤城忽然道:“今日之战,你我必当各尽全力。”

  白云生点头,“是。”

  叶孤城道:“很好。”

  他说话的声音本已显得中气不足,说了两句话后,竟似已在喘息。

  白云生视若不见,神色平静的握住了刀柄,红袖刀一寸一寸从刀鞘中拔了出来,透明的刀身在月光下闪着朦胧的寒光。

  “此刀名为红袖,天外无名陨铁所铸,刀锋长有三尺三寸,轻若鸿羽,无坚不摧。”

  “好刀!”

  白云生冷漠的道:“本就是好刀。”

  叶孤城扬起了手中的剑,道:“此剑无名,乃海外寒剑精英,吹毛断发,剑锋三尺七,净重六斤四两。”

  白云生赞道:“好剑。”

  叶孤城亦是冷漠的道:“本是好剑。”

  魏子云忽然道:“两位都是当代名家,负天下之重望,刀剑上当必不致淬毒,更不会秘藏机簧暗器。”

  四下寂静无声,呼吸可闻,都在等着他说下去。

  魏子云又道:“只不过这一战旷绝古今,必传后世,不知两位是否能将刀剑交换查视,以昭大信?“

  叶孤城立刻道:“谨遵台命。”

  白云生冷冷的看了叶孤城一眼,眼神中闪过一丝莫名的遗憾,突然问道:“你真的是叶孤城?”

  不论是叶孤城还是周围观战的人听到白云生忽然发此一问,纷纷变了脸色。

  叶孤城的脸色更白了,“本人不是叶孤城又是谁?”

  白云生冷笑道:“你若真的是叶孤城,就绝对不会将自己的佩剑交给别人检视。”

  身为一个剑客,剑就是他们的生命,剑在人在,剑断人亡,一个绝顶的剑客,又岂会将性命交于旁人之手。

  白云生给出的理由或许很牵强,不过陆小凤等人并不觉着好笑,脸色渐渐地变了,纷纷看向了叶孤城,想要听听他怎么解释。

  叶孤城突然笑了,“你就因为这个理由而怀疑我?”

  白云生道:“还不够吗?”

  “不够!”叶孤城寒声道。

  白云生却不再说话,提着红袖刀,一步步朝着叶孤城逼了过去。

  是与不是,只需手上见真章便可!

  远处的观战者全都屏住了呼吸。

  他们没想到两人的决战竟然这么诡异的开始了!

  月光下,叶孤城寒星般的眸子亮起,原本苍白的面容突然恢复了一丝血色,同时踏前一步,剑光化作一道长虹射了出去。

  这一剑若惊虹电掣,迅疾无双。

  正是他的天外飞仙。

  远处,陆小凤望着那一道璀璨而华丽的剑光,眼中的狐疑之色更浓了。

  这当然是如假包换的天外飞仙,不仅招式完美无缺,还弥漫着漫天的杀气。

  他曾经亲身体会过这一剑的威力。

  只不过彼时,叶孤城的剑上虽有杀气,人却没有杀心,让他侥幸接了下来。

  如今面对白云生,叶孤城必将全力以赴。

  可就是这一剑,与他想象中的威力大不相同,似乎,比起当初那一剑,此剑的威力并没有显出更多的玄妙……

猫条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