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道诸天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三章白衣染血

  魏子云应声而动,一剑横空,出手狠辣决绝,不仅司空摘星本人料想不到,就连陆小凤等人都大惊失色。

  他们不明白的是,江湖与朝堂根本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当魏子云当上了大内侍卫统领,就由江湖人变成了官场中人。

  江湖中人大多义气为先,有时候为了情谊,他们可以抛头颅洒热血。

  而合格的官场之人,义气反而是影响他们前进的拖累,他们事事以利为先,只有懂得趋利避害的人才能在官场中如鱼得水。

  魏子云现在无疑是一个合格的官场中人。

  他分辨了南书房中的形势,很快就知道自己该站在那一边了。

  他确实忠于皇帝,只是效忠的并不是皇帝本人,而是皇帝的名位。

  永远忠于圣天子,谁是天子忠于谁!

  皇宫四大侍卫统领,以他为首,同气连枝,见他做出了选择,全都站在了他的背后。

  与此同时,殿外甲叶声响起,无数的侍卫已经将整个南书房包围的密不透风,似乎连只苍蝇都无法飞出去。

  随着一队队的甲士涌入了殿中,陆小凤他们终于变了脸色。

  “白云生,陆小凤,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还是老老实实的投降吧。”魏子云笑着开始劝降。

  陆小凤突然笑了:“魏子云,你莫非是糊涂了,我等联手,就算面对千军万马又如何?只要我们想离开,这个世上又有什么人能够留得下我们。”

  不止是他,司空摘星等人眼中亦是洋溢着自信与骄傲。

  魏子云沉默,陆小凤说得不错,只凭他们四大统领麾下的大内侍卫确实是留不下他们,于是,他看向了龙案后的宫九。

  他同样清楚,现在这个“皇帝”既然敢向白云生他们突然发难,就表示他一定会有后招。

  毕竟,他们这位新皇帝能将黄雀在后与偷天换日使得如此巧妙,不可能是傻子……

  果然,就见宫九突然拍了拍手。

  清脆的掌声中,数十人鱼贯从侧门后走了出来,他们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皆是宫中的打扮。

  白云生和陆小凤瞬间认出了他们。这些人全都是来自东海小岛上的高手。

  更让白云生感到意外的是,他的直系手下公孙兰居然也在那些人当中。

  他微微叹息,紧紧地握住了刀柄,虽不知道宫九是如何收服公孙兰的,却也知道从这一刻起,原本的手下现在已经变成了他的敌人……

  殿中灯影摇曳,仍是亮如白昼,桂子的香气吹进了杀气纵横的殿中,为萦绕在空气中的杀机赋予了一种别样的韵味……

  瞧着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容,陆小凤脸上笼罩了一层阴霾。

  他曾经去过岛上,深知这些人的厉害,一对一,或是一对二,他或许还有把握拿下他们,可一旦对手超过了三个,怕他也只能甘拜下风。

  还有,最让他的担心的还是小老头吴明。

  有时候,看不到的危险才更为可怕。

  对方虽然没有现身,可说不定就藏在南书房的某个房间中,一旦他出手,在场的武林高手就算是加起来捆成一个,恐怕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陆小凤忧心忡忡,见司空摘星他们一脸的不以为然,不禁提醒道:“来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接下来大家小心了。”

  威震川湘,川湘一带三十六帮悍盗的总瓢把子,龙头老大,“开山手”卜巨奇道:“这些家伙从哪里冒出来的?卜某人行走江湖多年,各路高手差不多都见过,怎么就不曾知道世上还有这么多的高手?”他何止没有见过他们,甚至连他们的名号都没有听过。

  一边的苏少英也是愣愣的道:“陆大侠认得他们?”

  “认识,他们每一人的武功都不在陆某人之下。”陆小凤沉声道。

  “什么?”

  不仅是卜巨和苏少英,其他人也是大惊。大家都清楚,此时此刻,陆小凤绝对不会夸大其词。

  他们神情变得凝重了起来……

  “你们都来了,那老头子何在?”白云生手扶刀柄,神情依旧淡漠。

  他刀法已成,心中无碍无念,就算是老头子真的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也有信心一刀两半。这些人虽然各具奇功绝艺,在他眼中实则连土鸡瓦狗都不如。

  如何值得他紧张起来。

  宫九不答,只是给了白云生一个诡异的笑容,轻轻地挥了挥手。

  殿中原本凝滞的杀机顿时如火山般爆发了!

  那些来自岛上的高手们二话不说纵起了身形朝白云生他们扑了过去。

  魏子云等四大侍卫也配合着出手。

  刹那间,原本华丽庄严地南书房中展开了一场激烈的厮杀。

  公孙兰身着宫女的服侍,飘到了白云生的近前,手中提着两柄寒光四射的短剑,剑柄上各自系着一根尺许长的红绸。

  公孙剑舞不仅美轮美奂,也同样是排在天下前十的剑法,杀伤力不可小视。与她一起扑来的,还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白云生也认识。

  他的名字叫做云上霄,凭着一手七十二路梅花散手,在隐形人组织中也算得上是前二十位的高手,武功之高实不在公孙兰之下。

  “三少!得罪了!”公孙兰俏脸含笑,动手之前还不忘朝白云生施了一礼。

  白云生却只是抬了抬眼皮,“不必多礼。你可以出剑了。”

  “白云生不要嚣张。让云某来会会你。”云上霄为人孤傲自矜,整个岛上也只佩服老头子一人,别说是白云生了,就算是宫九怕也没放在他眼中,却不知道宫九是怎么将他笼络到手的。

  这些想法在白云生脑海中只一闪念,旋即散去,迎着飞扑而来的云上霄,挥了挥手中的红袖刀。

  这一刀甚是迅疾。

  同样的一刀,叶孤城都未曾躲过去,云上霄又岂能例外,可他的身体明明已被斩为了两片,还是向前扑出了几步才一分为二。

  公孙兰瞧着云上霄的下场,眼中闪过惊恐,她强行咽了一口唾沫,犹豫着是不是该暂时退去的时候,白云生目光冷漠的又朝她扬了扬手。

  公孙兰神色瞬间凝固。人也分为了两半。

  世人都说公孙兰乃是江湖第一美人,无数人心生向往,恨不得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可在白云生眼中,她仅仅是一个使剑的对手罢了,与云上霄他们没什么不同。

  这无关于男女,更无关美丑,同样无关于善恶。

  白云生辣手摧花,一刀斩了公孙兰,看都不看她的尸体一眼,双目左右环顾,发觉陆小凤他们已经找到了各自的对手,在殿中乱战成了一团。

  场上的形势十分的明显,敌人数量众多,陆小凤等人都在承受着两人乃至更多的人围攻,形势不容乐观。

  就在这时,前方又有数道人影朝着白云生飞扑过来。

  白云生定睛一看,他们共有七人,五个大内侍卫,两名隐形人。

  他挥刀。

  七人几乎同时中刀,身体自中间裂开,分为了十四半。

  宫九右手食指屈起,在桌案上不断的叩动着,速度拿捏得不急不缓,不过,当看到白云生展露的刀法后,眼神微微一凝,叩击桌案的动作陡然停了下来,暗忖:一步七杀,果然是好刀法,看来他在与叶孤城决战后,刀法终于大成了……

  白云生提着刀在殿中游走一圈,身后留下了一具具残缺的尸体。

  十多个呼吸后,隐形人连同侍卫已近乎有百多人死在了他的刀下。

  刀锋依旧锐利,刀身上闪着如月的寒芒,不沾半点鲜血……

  殿外仍有侍卫蜂拥而来,白云生一路冲到了门口,迈步走下了石阶,下面是枪林剑网,他一刀一刀的砍出,一步一步的向前,所过之处尸横遍野,于人潮中不曾有半点停顿,伴随着如月的刀光升起落下,人浪滚滚如潮水般两侧分开。

  一身纤尘不染的白衣终于溅上了鲜血,转眼间就被染得通红。

  雪衣变成了血衣。

  侍卫在军官们的指挥下,大声发喊着,嚎叫着,前赴后继,又全都在一瞬间倒在了地上。

  白云生在刀枪林中走了一个来回,留下了一地尸体后,重新来到了殿门前,稳稳地站在阶上,横刀立马,连他自己不知道劈出了多少刀,一柄柄刀剑被他斩断,一支支羽箭被他劈落,一个个对手变成了两半。

  没多久,阶下的尸体几乎快要堆成了一座小山。

  当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于此同时,殿中的陆小凤等人终于斗败了各自的对手。

  老实和尚与魏子云他们全都倒在了地上,停止了呼吸。

  陆小凤等人也不好过,最后只剩了数人还能稳稳地站在地上,不过他们一个个也是浑身带伤……

  他们又解决了十多个从窗外跳进来的侍卫后,各自留下一个人守住了窗户,剩下的几人纵身飞起,四面八方将宫九围在了当中。

  宫九的脸有些白,不过还是十分的镇定,坐在龙书案前静静地望着陆小凤他们。

  “宫九!你输了!”陆小凤道。

  宫九眼中闪着奇怪的光芒,冷笑道:“你们以为赢定了?”

  司空摘星也是冷笑,“事已至此,难道你觉着自己还能翻身?”

  宫九双手扶着桌案,缓缓地站了起来。身上腾起了一股冲天的杀气。

  “你……”陆小凤终于露出了吃惊的神情。

  当初,在白园的花厅中,他亲手点破了宫九的丹田气海,他本该武功全失才是!

  宫九凝视陆小凤,双眸似寒星闪烁,道:“我已恢复了武功,你很疑惑?”

  陆小凤点头。

  “你可知道世上曾经出现过一门神奇的武功?”宫九心情似乎很好,竟然真的开始为陆小凤解释起来。

  陆小凤好奇的问道:“什么武功?”

  宫九脸上似容光焕发,充满了自信,“盗玉天功。”

  “盗玉天功!”

  陆小凤脸上再次露出了吃惊了神色。

  旁边的司空摘星等人全都一脸的茫然,显然没听过此功,不明白陆小凤为什么会这么惊讶。可接下来听了陆小凤一席话,他们也跟着变了神情。

  “可是三百年前,吞天魔宗的那门镇教神功。”

  “陆小凤果然博闻广记。”

  “怪不得你能恢复武功了,陆某记得它好似是一门与密宗的灌顶大法相反,可以吸纳别人功力化为己用的无上邪功?”

  宫九不屑的道:“何为邪功?想不到你陆小凤的见识竟也是如此的浅薄?你应该明白,武功从来不分正邪,只看施展的人是谁罢了。”

  “不错!盗玉天功虽然玄妙,可昔日吞天魔宗还是被各大门派联手覆灭了!”陆小凤承认,“可见天下没有不破的武功,所以你今天还是要输。”

  宫九冷笑,突然出手。

  一出手就石破天惊。

  宫九还是那个宫九,却又与以前不同了。

  破而后立的他,显然比以前更加的强大可怕了!

  上一次交手,陆小凤与宫九缠斗了百招才堪堪落入下风,眼见将要落败的时候,最后借助了沙曼之手,引得宫九隐藏在体内的疯病发作,他才趁机得以转败为胜……

  现在,一交手他就落在了下风,十招之后,他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呕出了两口鲜血。

  司空摘星与卜巨等人见状,立即朝宫九扑去。

  二十招后,他们也纷纷如同破麻袋似的飞了出去,倒在地上后,他们似乎挣扎着想要重新站起来,无奈受伤过重,试了几次都无法成功。

  陆小凤望着如神魔般独立于殿中的宫九,眼中第一次露出了恐惧。

  他从宫九的身上看到了老头子的影子。不!他好像比老头子更为可怕。

  “你们现在应该清楚谁是最后的胜利者了?”宫九缓步走到了陆小凤跟前,居高临下,目光中充满了蔑视。

  “宫九,你现在得意是否太早了些?”

  白云生清冷的声音从殿中响了起来……

猫条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