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道诸天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二章真正的决战刚刚开始

  白云生神情微动,终于将目光转向了陆小凤,淡淡地:“你不欠我的。”

  “这一战真的势在必行么?”

  白云生轻轻地应了一声:“嗯。”

  “然后呢?”

  “然后没有了。”

  陆小凤沉吟了一会,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一战无论你是胜是负,都不再管这件事?”

  白云生道:“是。”

  陆小凤忽然笑了一笑,转过身拍了拍魏子云的肩,道:“这件事你还拿不定主意?”

  魏子云为难的道:“我……”

  陆小凤笑道:“我若是你,一定会劝他们赶快动手。”

  魏予云道:“为什么?”

  陆小凤道:“因为这一战,无论是谁胜谁负,对你们来说都有百利而无一害,那么还等什么呢?”

  魏子云心中微动,还在考虑。

  陆小凤道:“我说的利,是渔翁得利的利。”

  他已经将话说得很露骨了,傻子也能明白其中的意思。魏于云不是傻子,他抬起头,看了看叶孤城,看了看白云生,又看了看陆小凤。终于长长的叹了口气,也笑了起来,道:“今夜虽是月圆夜,这里却不是紫禁之颠。”

  陆小凤道:“你的意思是说,要让他们再回到太和殿去么?”

  魏子云又笑了笑,道:“这一战既然势在必行,为什么要让不远千里而来的两位徒劳往返?”

  陆小凤也笑了,道:“潇湘剑客果然人如其名,洒脱得很。”

  魏子云也拍了拍他的肩,微笑道:“陆小凤果然不愧为陆小凤……”

  ……

  南书房中,灯火如旧,王安与平南王世子已死,尸体也被人拖走了,殿中的血迹擦拭的干干净净。

  皇帝轻松的伸了个懒腰从龙案前站起,刚刚转过身,霎时间怔在了当场。

  原来,不知何时,他的身后居然站了一道人影。

  对方穿着一身皇帝的朝服,不仅打扮与之前的平南王世子一模一样。连相貌都好似拓印过去了。

  今天真是奇怪的一天。

  皇帝惊愕之余,忍不住想笑。

  然而,对面的人却先一步笑了出来,笑声尖锐,却带着无穷的诡异……

  太平王世子——宫九终于出现了……

  太和殿上,月明如昼,天地为之一洗。

  决战终于再次开启。

  当今武林最强的刀客白云生与最强的剑客叶孤城相对而立。

  剑已出鞘。

  刀亦在手。

  远处,陆小凤等人全都屏住了呼吸,静静地看着这场可光耀千古的一战。

  秋风渐浓,冷霜如刀,一股无形的寒意四散开来,比秋风更冷,比霜露更寒。

  无敌的人与无敌的刀。

  可怕的剑与可怕的人。

  他们终于碰撞在了一起。

  叶孤城自知无论胜负,他都已不可幸免于难,而这一战,已是他最后的一战。

  他出剑之时,生命已经开始升华绽放,毕生的信念汇聚在剑上。

  蓦地,一点寒芒自叶孤城手中爆开,霎时间,天地间亮起了一道光寒九州的剑光。

  这一道剑光就像叶孤城本人一样,孤高,冷漠,无情,高高在上,始于云端,动与九天之上。

  仙人的剑法,孤高如仙的人,他们合而化为了一道光,降临此世,辟开了滚滚红尘……

  白云生的红袖刀已经高高扬起,笔直的劈了下来。透明的刀已经无形无质,似乎已经与天上的圆月融为了一体。

  刀光即是月光。

  一刀劈落,没有风声,没有惊天动地的声势,唯一剩下的就只有速度,空前绝后的速度。

  它似乎化为了光,变成了电。没有人能够形容这一刀的速度与力量。若是没有见过的人,也绝对不会相信世间会有这样的刀法。

  为了斩出这一刀,白云生蓄养了一年的气势,刀中之神近乎圆满,现在唯一或缺的就是鲜血的淬炼。

  谁的鲜血?

  唯有叶孤城。

  这是真正无可匹敌的一刀!

  陆小凤看见这一刀的光芒竟然痴了。

  司空摘星张大了嘴巴。

  魏子云也是呆住了……

  一刀斩落,剑已崩溃。

  叶孤城的脸色变了,如雪一样白,如冰一样冷。他的剑意已经随着剑光一起崩溃。

  天外飞仙?

  仙人已败,就已变成了凡人。

  他看到对面的白云生再次扬起了刀。

  一轮清冷的月光再次降临人间。

  接着就是涌遍全身的寒冷。

  他却笑了,能够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有幸见到这样的刀法,死又何憾?

  于是,他死了,人被从中间劈成了两半,不多不少的两片。

  白云生收刀归鞘,两只眼睛满是寂寞与萧索,抬头看了一眼孤零零悬在夜空中的圆月,整个人更冷了。

  陆小凤他们还在发愣,似乎并不相信叶孤城就这么死了。

  不过,高手间的交锋本就是这样,一刀生,一刀死。

  迎着温柔的夜风,白云生叹了口气,走到了叶孤城的尸体前,弯腰从叶孤城手中拿过了他的剑。将它细心的擦拭了一遍,归鞘,佩在了腰间。

  然后转过身去,看都没看陆小凤他们一眼,纵起身形朝着皇城外飘去。

  然而,他刚刚飞过两片殿脊,前方突然人影一闪,一个红衣小帽的太监挡住了他的去路。

  “三少且慢。”太监恭恭敬敬的道。

  白云生停下了身形,定定的望着太监,眼中闪烁着奇怪的光芒。

  这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太监。

  陆小凤、司空摘星他们也奔了过来,看到了太监的相貌后,陆小凤惊呼:“老实和尚,你……”

  老实和尚手执拂尘在身上掸了掸并不存在的灰尘,神色平静的道:“陆小凤,好久不见了。”

  陆小凤终于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你什么时候做了公公了。”

  “我本来就是。”

  老实和尚神情依旧平静。

  白云生皱起了眉头,“你的主人成功了?”

  “不错,一切托了三少的福。”老实和尚点头。

  “果然,只是我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这般没用耐心。”白云生淡淡地道。

  老实和尚笑道:“三少,主人请你过去一叙。”

  “你口中的主人是谁?”陆小凤心中隐隐有了猜测,额头鼻尖冒出了冷汗。

  而魏子云此时也是心中发寒,似乎大内深处又发生了了不得的变故,

  一股不详笼罩在了众人心头。

  老实和尚冲着陆小凤笑笑,“你若想知道他是谁,也尽可以一起来。”

  说罢,他转过身去,提气轻身朝着南书房那边走去,他走得不快不慢,不疾不徐,金黄的琉璃瓦上滑不留手,人走在上面,一脚踏空只怕立时会摔成一滩肉泥。走在上面,慢要比快艰难。

  老实和尚衣袂飘飘的行走在高高低低的脊瓦上,脚下如履平地。

  白云生和陆小凤等自是跟了上去。

  原本观战的其他人,尤其是那些戴着人皮面具的人,见决斗结束想要离开。显然他们并不愿意多事,怎奈他们刚刚动身想要离开,角落里各自冒出了不少的侍卫与太监,把他们拦了下来。

  这些太监侍卫举手投足间都好似身具不凡的武功,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初时见面,还很客气,只是替皇帝宣旨。请他们前去觐见。

  领旨谢恩的还好,可一旦不从,那些人立即翻脸,动起手来。

  他们能来皇城观战,且不说身份,最起码武功都已是一等一的高手,可与那些侍卫动手之后,不出十数招,他们就纷纷败退,被人给擒拿了下来……

  白云生等人随着老实和尚踏入了南书房中。

  此时,宫九正端坐在书案之后。笑盈盈的看着众人的到来,陛阶之下,躺着一个身穿明黄服饰的尸体,身材与皇帝差不多,只不过脸面血肉模糊,看不清相貌……

  宫九终于得偿所愿,成为了高居九重的皇帝,心中很高兴,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找人分享这份喜悦。

  本来,朋友与家人才是一个人最好的分享对象。只可惜他这一生没有朋友,家人远在千里之外。

  所以现在能够跟他分享的就剩下那几个敌人了。

  他现在有些迫不及待想看到陆小凤与白云生的表情了。

  尤其是陆小凤,一年前,不仅抢走了他的禁脔,还用灵犀一指点破了他的丹田气海,废了他的武功,简直是将他的人生一脚踹入了谷底。

  不会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还能重新的站起来吧……

  白云生走入了南书房,目光与皇座上宫九对视了一眼。针尖对麦芒互不相让。

  陆小凤等人也踏步走入了殿中。剩下的观战者不管是情愿还是不情愿,都先后陆陆续续的到来。

  江湖上差不多一半的绝顶高手都汇聚此处了。

  他们全都看到了躺在地上面容模糊的皇帝。

  殿中的几个聪明人已经猜到了些什么,背后冷汗直冒。

  看来终于有人屠龙成功了。

  宫九不说话,目光在陆小凤和白云生脸上扫过,神情志得意满……只可惜,他虽有天子威严,众人却并不买账。看着他的眼神中没有丝毫的尊敬。让宫九的得意不免大打了折扣。

  江湖与朝堂本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皇帝金口玉言威严赫赫,却也管不到他们的头上。

  身怀三尺剑,何惧帝皇威。

  他们是骄傲的,如剑一般宁折不弯,皇帝虽尊贵,又岂是他们一剑之敌?

  无法无天说的就是他们……

  半晌,宫九说话了,“朕请诸位豪杰过来,是想要请你们做个见证,今夜,先有平南王世子伙同叶孤城造反,后有太平王世子谋逆,幸得列祖列宗保佑与诸位英雄襄助,这才得以让他们的阴谋诡计没有得逞,诸位之功,不赏不足以明朕之心意。

  诸位若有所求,尽可以一一道来,朕定不会吝千金之赏。”

  “九公子,你请我们过来,就是为了炫耀你的威风吗,若是如此,那还真叫白某失望了。”白云生没有客气,也没有虚与委蛇,直接道破这个惊天地秘密。

  白云生为什么会称呼皇帝为九公子?九公子又是什么人?

  众人听在耳中,面色大变的同时,心中更是充满了疑惑。

  只有陆小凤眼中露出了恍然。

  “九公子是谁?”宫九终于开口说话,面露疑惑的看着白云生,少顷,似乎明白了过来,朝着皇帝的尸体一指,道:“白卿家说得可是他?他分明就是太平王世子,卿家是不是哪里弄错了?”

  白云生失望的叹了一口气,道:“白某认识的宫九可不是这样的。”

  “哦?你认识的他是怎样的?”宫九好奇的问道,作为心目中的大敌,宫九很想知道白云生对他的评价。

  白云山沉吟了片刻,却没有回答,只是道:“九公子不去做戏子真是可惜了……现在我们见已见过,白某也不图阁下的赏赐,能否离开了?”

  “想走?哈哈哈……”宫九突然笑了起来。他的目光变得冰冷阴鸷,定定的看着白云生,寒声问道:“白云生,尔等江湖野人,不尊皇命,不服王法,实乃世间最大的逆贼,早就应该彻底的铲除,所以,今夜既然来了,又何必再离开?”

  “你想要留下我们?”陆小凤变色。

  “为什么不?”宫九冷冷的道。

  司空摘星亦是哈哈大笑:“你这皇帝小儿莫非是得了痴心疯了,真以为能留得下我们?”

  宫九神色不变,“你就是号称偷王之王的司空摘星?”

  “正是你家爷爷。”司空摘星挺胸抬头。

  宫九转头看向了魏子云,突然命令道:“魏子云,还不动手更待何时?”

  魏子云笑笑,手中的剑突然出鞘,化作一点寒光,朝司空摘星背心刺去。

  他这一剑既快又狠,出手毫不犹豫,似流星闪电。

  果然,大内第一高手的威名不是吹出来的。就凭这一剑,就可以让他坐稳江湖十大剑客的宝座。

  只是,他这一剑遇到了司空摘星。剑锋刚刚抵住司空摘星的背心,眼见下一秒就会血光迸现,司空摘星整个人好似突然变成了一片羽毛,随着他的剑锋飘了出去。

  剑势刺到了尽头,剑锋始终离着司空摘星的背心仅有一寸之遥。

  司空摘星险死还生,面色有些苍白,为了躲过这一剑,他实已经尽了全力。

  “魏子云你疯了!明知道上面的是个冒牌货,却还要听他的命令。”陆小凤抢到近前,瞪大了双眼,怒视着魏子云。

  魏子云一剑落空,嘴角泛起了一抹遗憾,面对陆小凤的指责,慢吞吞地道:“谁能证明?”

  是啊!

  宫九杀死皇帝的时候并没有旁人在场,而尸体的脸已经模糊,辨认不出本来的面目。该如何证明他的身份?

猫条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