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道诸天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四章尾声

  话音未落,白云生提着刀从殿门外缓缓地走了进来,一边走,身上的衣裳犹在不断的往下滴着鲜血。外面的喊杀声平复了下来,或许侍卫们全都被他杀光了,又或许是被他杀怕了,竟然再没有人进来了……

  宫九道:“白云生,你知不知道,我等这一天很久了!”

  “知道,而且我也清楚,这些年来你一直都在嫉妒我。”白云生淡淡地道。

  宫九好似被人冷不丁的抽了一鞭子,脸色变得煞白,握紧了双拳,眼中带着愤怒,冷冷的道:“我会嫉妒你?”

  白云生道:“不错,你是不是一直都觉着老头子对我很偏心。认为他会将组织头领的位子传给我。”

  宫九嘴角抽搐了一下,眼中凶光一闪:“难道不是吗?”

  白云生又道:“所以,你不敢生老头子的气,只能来恨我。”

  宫九沉默了刹那,旋即叹口气,承认了自己的懦弱,道:“看来这个世上最理解你的人果然是敌人。不过可惜,那是以前的我,现在却不一样了。”

  白云生道:“哪里不一样?”

  宫九笑了,“因为我现在已经成为了首领,你说我为什么还要嫉妒你?”

  白云生挑了挑眉,好似有些意外,“老头子终于急流勇退了?我却不相信。”

  宫九笑了,表情十分的诡异,“若他不得不退呢?”

  白云生再次意外的看了他一眼,“你在说笑?”他可不相信,这个世上还有人能够逼迫老头子,就算是宫九也没有可能。

  “你不信?”宫九冷笑。

  “不错。”

  “你可知道我这一身功力是从谁身上夺来的?”

  白云生摇头。

  “盗玉天功,盗尽天下苍生。老头子又岂能例外。”

  “你是说,你盗取了老头子的功力?”白云生怔了怔。

  宫九瞥了白云生一眼,“你觉着不可能?”

  白云声点点头,“不错。”

  “可老头子也是人。”宫九淡淡地道,“他不是神,也同样会败。”

  白云生怀疑,“就凭你的武功?”

  宫九笑道:“白云生,你该承认,有时候,武功并不是获得胜利的唯一途径。”

  这一点,白云生必须承认,他有些相信宫九的话了。只是有些感慨:老头子这一生可称得上是纵横不败,没想到最后竟然折在了自己的得意弟子手上,让宫九盗去了功力。不得不说,实在是有些可笑。

  “所以呢,你现在觉着自己已经比老头子还要厉害了?”

  宫九举起了右手,五指紧握成拳,一股迫人的气势散发出来,若山之重,如岳之高。又若重重叠叠的浪涛朝白云生涌了过去。

  “或许吧,至少,胜过你很简单。”宫九一脸的自信,气息涌动间,身上的名黄袍服微微鼓起。

  “你很自信。”白云生也扬起了刀。

  “若无自信,又岂能无敌!白云生,接我一拳!”宫九跨步,一拳轰了出去。

  这一拳,至刚至强,无可匹敌。如同在空气中引爆了一颗炸弹。

  白云生轻飘飘扬起了手中的刀。又轻飘飘的斩了下去。

  拳头,强横的拳头。

  刀,无坚不摧的刀。

  下一秒终于碰撞到了一起。

  刹那间一触即分。

  白云生退了一步,面色平静的收刀归鞘。

  宫九的身体愣愣的站在原地,紧握的拳头不知何时已经松开了,整个人动也不动,表情已经凝聚,眼中闪过了一丝惊奇,喃喃道:“怎么可能,我怎么会败……”

  一句话还未说完,他的眉心以下出现了一条淡淡地血痕,接着人已经分成了两半……

  “有些人,纵拥有无敌的功力,也成不了无敌的人……”白云生如是说……

  白云生一路飞纵,出了皇城,东方天际白蒙蒙的,漫长的一夜已经过去,天将破晓。

  白云生缓步走在长街上,周围薄雾飘来荡去,一边走,心神却不自觉的投入到了一团杳杳冥冥中……

  当叶孤城死在他刀下的刹那间,白云生发觉,那枚在他识海灵台中沉寂已久的玉盘突然跳动了一下,笼罩在玉盘表面的毫光紫气开始翻滚。

  冥冥中,他只觉一股莫可名状、玄之又玄的天地之力汇聚在了他的头顶上空,后化作丝丝缕缕的玄黄之气钻入了他的囱门,涌入了玉盘中。

  而当杀死宫九的时候,头顶的玄黄气突然变得更加的浓郁了。

  这种异象看不见,摸不着,只是冥冥中的感受而已。

  隐约间,他心中升起了一股明悟,似乎,他在这个世界驻留的时间应该不多了……

  不久后,紫禁城一战的详情在江湖上流传开来。

  你若是知道了那一夜的辉煌灿烂与波澜壮阔,会不会感叹?会不会想要加入其中?

  若是你知道有人能够一刀斩杀叶孤城,后横刀立马灭杀了三千大内侍卫,又杀死了武功盖世的太平王世子,救下了陆小凤等人……

  你会不会佩服他?

  你会不会觉着那个人就是刀中之神?

  据陆小凤等个人所说,那人的刀法已经达到了神魔之境,这个世上已没有人能够接下他一刀。

  仍有人不信,前去挑战,结果,挑战的人进入了白园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十月初六,晴,微风,白云生已经出现在了驶往东海深处的一艘大船上,一路乘风破浪朝着某个小岛驶去。

  碧海蓝天下,海中立着一座孤零零的小岛。小岛正如岛的主人一样,无名。

  时隔多年,白云生终于踏上了这座小岛,油然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感慨。

  岸边无人,码头上孤零零的停靠着几艘小船。

  白云生一个人下了船,沿着一条小路,朝岛中心走去。

  他这一次过来,只想见一见老头子。

  只是不知道老头子现在是死是活?

  凭着感觉,他并不觉着老头子会那么容易的死去。而以宫九的骄傲,就算是盗取了老头子一身的功力,也未必会对他下杀手。

  果然,他的预感很准确,在海岛中心的一片池塘边,他看到了老头子。

  老头子此时正戴着一顶草帽,斜倚在一道石头栏杆上,悠闲地看着池塘中嬉戏的鱼儿。

  老头子面色红润,神态安详,根本看不出功力大损的模样。

  “你来了?”老头子也看到了白云生的到来,笑了笑,似乎很高兴。

  “老头子,好久不见了。”白云生走到了近前,与老头子并肩站在一起,同样将视线投入了池塘中。

  “你既然能来这里,这么说宫九还是没能斗过你。”老头子说起宫九,情绪很平淡,既没有惋惜,也没有仇恨。

  白云生笑了笑,道:“他不仅败了,还死了。”

  “你杀了他?”

  “除了我,又有谁能杀得了他。”

  “不错,这个世上也只有你才能杀了他了。”老头子颔首,并不感到意外。更承认了白云生的实力。

  “什么!你杀了我九哥!”这时,不远处的花丛中,牛肉汤突然窜了出来,先是一脸的惊惶,接着面色变得狰狞。尖叫着朝白云生扑去。

  “啊……白云生,我要杀了你!”

  牛肉汤虽然是个小姑娘,可她的武功是老头子亲自教的,自然是差不了。

  她怒极,一出手就是杀招,使出了如意兰花手。

  这一门武功,白云生也会,而且并不在牛肉汤之下。

  老头子不动,只是静静地看着牛肉汤,目光中似乎闪过了一丝怜悯。

  白云生没有出刀,只是挥了挥衣袖,牛肉汤就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花丛中,没有了生息。

  “你手下留情了?”老头子知道牛肉汤并没有死。

  白云生叹息,“大家毕竟相识一场,而她还只是个孩子。”

  老头子笑了,“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心软了。”

  白云生笑笑:“因为现在我已经有了心软的资格了!”

  如今他已经做到了真正的天下无敌,自然不会在乎一个小姑娘的仇恨。不过,机会他只给一次,希望牛肉汤今后会识趣些,不要再来挑战他的忍耐力……

  老头子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问道:“你这次过来,是不是想看看我死了没有?”

  “是啊,听说你被宫九盗取了毕生的功力,我又怎么能不来看望。”

  “宫九那小家伙做的确实不错,我也没想到他不仅修炼的盗玉天功,还使得一手好毒药。”

  “所以说,他确实是盗取了你一身的功力?”白云生疑惑的问道。

  “当然。”

  “可你现在功力犹在,这么短的时间,你应该恢复不了被盗的功力吧。”

  老头子笑了笑,却并没有解释。

  白云生也没有追问。毕竟,老头子从来都是这么的神秘。就算是他死了很久后,突然有一天又自己从坟里爬出来,也无需感到意外。因为他就是这么神奇的一个人。

  “既然你已经恢复了武功,那很好。”白云生摸到了刀柄。

  老头子道:“你还是要动手。”

  白云生认真的道:“你说过,只要战胜了叶孤城,我就可以真正的站在你的面前。”

  老头子点头,“是的,我曾经说过。”

  白云生道:“现在我来了。”

  老头子摇头,自若的摊了摊手,道:“看来我是不能拒绝了。现在就动手?”

  “就现在!”

  白云生双眼眯起,先是退后一步,一寸寸拔出了他的红袖刀,冷冷的道:“你可以拒绝我,但是不能拒绝我的刀。”

  一股无形的杀气瞬间弥漫开来,池塘中,原本游来游去的金色鲤鱼,似乎受到了莫大的惊吓,争先恐后的扎入了池塘的深处,聚拢成一团结成了鱼阵。

  老头子终于变得认真了许多,转过身来,定定的望着白云生,眼中掠过了一丝危险的光芒。

  “你可以出刀了!”老头子抬起了右手,做了个请动作。

  白云生眼神眯起,老头子就是老头子,仍是那么的深不可测,明明在做着一系列多余的动作,他竟然无法从他身上捕捉到任何的破绽。

  不过,这一刀他仍是挥了下去,因为现在的他,已经不需要再去寻找别人的破绽了!

  任你无暇无缺,不漏不破,我自可以一刀斩之!

  于是,他挥出了掌中刀。

  千变万化归于一,仍是那一记神刀斩!

  曾经,叶孤城死在这一刀下。

  宫九也曾经亡于这一刀。

  老头子若何?

  他不论是武功还是境界,都在两人之上,是不是能够接下这一招?

  事实证明,他接下了,又没有接下。

  因为,他退后一步,避过了第一刀,却并没有避过第二刀。

  一刀中分,老头子也变成了两半。

  临死之际,他似乎还在惊讶与恐惧。

  老头子没想到自己会败,也同样没想到会死。

  想来他临死前定然是充满了后悔,后悔不该小看白云生,更后悔给了他成长的时间,彻底给了他刀法大成的机会。

  而白云生最后一刀本可以留情,但是刀锋下落的速度却没有丝毫的停顿。

  就在老头子死去的一瞬间,冥冥中,又有一道神秘的玄黄气自天外飞来,化作一缕缕的游丝朝他囱门中钻了去。

  白云生收刀归鞘,看了老头子的尸体一眼,缓缓地转身离去了。

  他相信,中了他这一刀,老头子再神奇,也不会活转过来了。

  远处,花丛中,牛肉汤似是呆了,仿佛不相信她敬若神明的老头子就这么死了……

  白云生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没有人知道,曾经江湖上最为强大的一代宗师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死在了他的刀下。

  于此界中,他终于没有了对手……

  冬月里,洛阳白园中披红挂彩,鼓乐喧天。

  白云生与叶秀珠成亲了。

  无数的江湖同道前来祝贺。白园从来都没有这么热闹过。

  陆小凤也在这些人中,只是见到白云生的时候,他的神色依旧十分的复杂。他不知道自己将来该如何的对待这个朋友。

  毕竟,西门吹雪的死是永远扎在他心中的一根刺……

  不过,这一天是白云生大喜的日子,他还是笑着送上了祝福……

  第二年,叶秀珠怀孕,不久后诞下了一子。

  洛阳白园终于迎来了它的继承人……

  两年来,白云生再也没有动过红袖刀。

  到了第三年的元夕,他还是如同往常一般,早早地歇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才惊讶的发现,已经来到了另一片海上……

猫条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