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蚕丝雨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 终南山全真道

  终南山,位于SX省XA市,东西连绵400余里,雄峙于古城长安之南。终南山,是神州浩土以及气候的分界线,它的北面是半湿润季风气候,南边是亚热带季风气候。季风气候,简单点说就是冷热对流,南边来的热空气和北边来的冷空气,在终南山相遇,相互碰撞,相互作用,产生了终南山独特的气候环境——或许这就是修真隐士所说的龙气交汇之所。

  靖康之难,两宋之交,道士王重阳于终南山收徒讲道,创立全真教,先后收徒七名,即马钰、丘处机、谭处端、王处一、郝大通、刘处玄、孙不二,后世人称全真七子。

  全真教之兴盛始于丘处机,元世祖忽必烈灭南宋,一统南北之后,元朝廷对全真教的支持没有改变,在尹志平、李志常任掌教期间,全真教发展至鼎盛。

  福祸相依,物极必反。元朝廷对每一任掌教都大加封赏,有了功名利禄的诱惑,全真教门人逐渐由恬淡隐士变成了官僚道士。时光流转,到了元朝末年,全真教就跟当时的朝廷一样,腐败严重,内斗不息,以致掌教之位频繁更迭,后来完颜德明任掌教,才使全真教趋于安定。完颜德明未能从根本上改变全真教,全真教大小支派林立,颓败之象已经显露无疑。

  终南山之南,有一处景色优美之地,名曰南梦溪。这里气候宜人,四季如春,是修真隐士一心向往之地,然而它却一直默默无闻,从古至今,任何典籍中都没有关于它的记载,以至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它连名字都没有。

  如今,南梦溪依旧保持着它原有的自然风貌,清溪蜿蜒,绿树成荫,一如六百多年前的样子,那个时候它还没有名字——南梦溪,说的也不是它,而是我们故事的女主角儿。

  南梦溪,她生逢乱世。元末,自红巾军起义始,中原各地便群雄四起,竞相逐鹿。红巾军起义后期,自身内部发生分裂,实力大减,被元朝廷镇压,此时以应天府为根据地的朱元璋已经崛起,逐步与红巾军分离,自成一家。另外,在朱元璋东面还有,占据浙江、江苏富庶之地的张士诚,其东南福建一带有方国珍,西南江西一带有陈友谅,再者就是远在川蜀的明玉珍,以及在陕西长安拥兵自重的李思齐。

  南梦溪出生未满周岁,随家人从洛阳搬迁关中,在潼关外遇乱军厮杀,被迫卷入其中,全家遭难,幸而终南山全真教青松及白石师徒二人途经此地,将她救起,带回终南山。

  终南山全真教重阳宫,不收女徒,然而此时全真七子之一清静散人所传的清静派已经衰末,后来打算送到峨眉派去,然而听闻峨眉派新任掌门做事狠绝,故而作罢。最后,白石自作主张将她留下,为避人耳目,在终南山以南,远离重阳宫尔虞我诈的山水田园间,将她抚养成人,并为她取名叫南梦溪。

  在南梦溪成长期间,在多次争斗中,青松夺得重阳宫掌教之位,他惩治贪腐,重整教规,数年之后,这浑浊了几十年的道门中,终于看见了一股清流。

  自遇到南梦溪,白石将自己十几年的时间都花在了她身上,一个男人含辛茹苦,将一个婴儿带大,真得是诸多不易。至于白石为何要抚养她,或许跟他的家事有关系。白石原本也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却因朝廷的党派争斗而破碎,怀胎三月的妻子在那一年的一个风雪之夜冻死在破庙里。

  南梦溪记得最清楚的一件事就是泡药澡,每到春季,她都要被泡在一个大药缸里一个时辰,天天如此,一直到暮春。而且,每次泡澡,白石都要提着一桶水,从南梦溪的头顶浇下,并称其为醍醐灌顶,至今南梦溪也不清楚那是不是白石在戏弄她。

  当南梦溪懂事时,白石便开始教她读书,并且让她识别泡澡所需的各种药草,以及所需药草的配比,至十四岁时,她已经可以自己配药水泡澡,不再需要白石指导。

  抚养一个女孩,要比抚养一个男孩要困难太多,单单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那点事就很难讲清楚,却又必须得讲。在南梦溪十六岁时,白石特意带她进入雨林,一起看雨蛙交配,两只碧绿的青蛙一上一下抱对在一起,繁衍后代。南梦溪见之,问道:“师傅,它们在干什么?”

  “乾坤交感,阴阳相合,世间万物皆以此繁衍后代,你、我,以及世上所有的人都是这样被创生出来的,龙与凤,雌与雄,男人和女人。修道者,清心寡欲,其中的“欲”就包括这个——情欲。”白石说道:

  “青松掌门不收女弟子,也是因为这个?”南梦溪问道:

  “没错!”白石说道:

  自此之后,白石便搬去重阳宫,不再和南梦溪一起居住。

  对于南梦溪,白石可谓是倾囊相授,她十六岁时,在剑术上已经和白石不相伯仲。在白石搬去重阳宫之后,南梦溪的生活里就又多了一个人,此人黑衣蒙面,经常深夜到访,叫她起床,逼她练剑,他和白石的方式完全不同,十分严苛,但剑术极高。而且,这个人性格多变,有时严厉,有时温和,一天一个样儿。

  白石都是一招一招地演示给南梦溪看,然而这个人却是近乎于一种实战的方式教授。

  “你是谁,又不准我叫你师父,我为什么要跟你练剑。”南梦溪已经筋疲力尽,站都站不稳,将手中的剑杵在地上,说道:

  “不练,就死在我的剑下。”黑衣人说着,持剑便向南梦溪攻来。

  黑衣人一刻都不让南梦溪休息,直至她累地昏睡在竹林里。黑衣人严苛,但有时也会露出一丝温情,如果天气凉,他会把一件衣衫盖在她身上。

  南梦溪也奇怪这个人到底是谁,每个月,除去月黑那几天,又或者偶尔遇上刮风下雨的坏天气,其余夜晚他都会出现。但也有例外,有一日下雨,按照以往他是不会来了,可是这一日他却来了。

  “今天下雨了!”南梦溪说道:

  “今天练疾风暮雨,有雨才更好。”黑衣人说道:

  又有一日,是月末,天上没月亮,周围可谓是伸手不见五指,而黑衣人又来了,他们要练暗夜星烁,夜黑才更好。

飞羽神奇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