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蚕丝雨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章 风云际会

  时光飞转,转眼间,南梦溪已经20岁。

  这一日深夜,天空乌云密布,亮白的闪电,伴着震耳的雷声,将夜空撕裂,不多久,倾盆大雨便从天而降。纵使习惯了山林生活的南梦溪,见到如此天象,也不由得露出几分惊慌。

  雨下了一个多时辰,逐渐停歇,然而天空似乎并未放晴。第二天,太阳升起,山林里依然留有昨夜风雨的痕迹,天边的黑云,倾倒的树木,凌乱的草地…

  道门支派众多,全真教内部,宗祖王重阳传下一脉,全真七子各传一脉,其中长春子丘处机所传龙门派最为兴旺,其门人大都是名门望族,饱读诗书之士。

  长安城西,有天云观,观主弘基道长,他就是丘处机的直系徒孙,剑术了得。

  早年,终南山重阳宫乌烟瘴气,天云观对此十分厌恶,如不是青松治理有方,使重阳宫春和景明,只恐怕天云观和重阳宫会老死不相往来。

  昨夜风雨大作,青松彻夜未眠。今日一早,弘基道长便来到重阳宫,与青松相谈甚久。

  终南山,翠峦起伏。观景台之侧,有烟雨亭,青松和弘基道长在亭中对弈相谈。

  “昨夜风雨交加,恐不是好现象。”弘基道长说道:

  “山雨欲来风满楼。前日,南宗PY道长飞鸽传书——朱元璋东征大捷,张士诚败降,自此中原群雄只剩一家,PY道长劝我早作决断。”青松说道:

  青松口中所说的决断是什么,看青松的语气沉重悠长,恐怕是生死攸关之事。

  朱元璋大败张士诚,事实上已经标志着另一个政治中心的形成。此时的元朝廷可谓是风雨飘摇,然而当政者却浑然不知,依然在不遗余力的进行着党派争斗。

  全真道的兴起,离不开元朝廷的支持,而元朝廷的统治已经名存实亡,全真道的命运也到了生死抉择的时候。

  “还有一事——”弘基道长说道:

  “是梦溪那孩子?”青松说道:

  “梦溪那丫头出落的亭亭玉立,确有几分仙骨,然而作为人必定还是要为俗事所扰。全真教已经不复50年前之兴旺,如今世势又风起云涌,重阳宫也不可能护她一辈子衣食无忧。”弘基道长说道:

  “能教的,我们都教了,剩下的就得看造化和机缘。幸而,梦溪这孩子聪慧,又很听话,学什么都快。”青松说道:

  “有人在教她天绝剑!”弘基道长说道:

  “险恶的世道,全当是保命之用吧。”青松说道:

  “你也不要骗我,重阳宫表面风轻云淡,实则暗流汹涌,你这一走,重阳宫恐群龙无首,所以不如让她下山吧!”弘基道长说道:

  青松闻听,刚要落子的手停住了,而后说道:“去哪儿?”

  “武当山。”弘基道长说道:

  弘基道长话音落下,青松的手继续落子,然而却不是先前要落子的位置。青松落子后,弘基道长看了一眼棋盘,然后说道:“武当是道门全新的一派,他们主修内家功法,拳术主张以慢打快,以柔克刚,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

  “也好,武当与朝廷没有过多的瓜葛,不似我全真教,与朝廷的关系真是盘根错节,理也理不清。”青松说道:

  不足一月,南方又传来消息说,朱元璋命徐达、常遇春,以“驱逐胡虏,恢复中华”为口号,北伐中原——25万大军在淮南集结待命,随时准备渡河北上。

  这一日夜,黑衣人又来了,没有过招,只是让南梦溪把剑招从头到尾演练了一遍,并指点了最后一式飞星逐月。

  “为什么这招飞星逐月我总是练不好?”南梦溪问道:

  黑衣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七星剑诀,招招都是必杀技,你一女孩子家,净教你这些杀人的招式,确实不好,可是日后一旦遇到危险,你不能自保,那就是我的错。”

  “你今天怎么了,像变了个人似的?”南梦溪说道:

  “我要走了,走之前想给你留个好印象。”黑衣人说道:

  “你要去哪儿?”南梦溪问道:

  黑衣人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告诉她,而是说道:“今天就练到这,回去休息吧。”

  黑衣人说完,转身就走了。南梦溪回到居所,黑衣人的神情让她有些不适应,辗转难眠。

  第二天,白石到南梦溪住处,为她上了一节地理课,一张地图铺在桌子上,分析天下形势,带有很浓的政治色彩,而南梦溪坐在桌子旁,听得昏昏欲睡。

  “梦溪,怎么又睡着了。”白石说道:

  “师傅,你怎么知道朱元璋一定会先攻打山东,而且你看山东在东边,齐鲁之地呀,我们在西边,相差这么远,我实在不知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南梦溪一边比划着,一边说道:

  “秦扫六合,一统天下,我们在秦地,距齐国是很远,可是秦不是一样把齐国灭了!”白石教训说道:

  “啊,师傅,我怕了你了,你继续讲,我听着呢!”南梦溪无奈地说道:

  “我之所以讲这些,是怕你以后迷路,让你去武当山,你走到武夷山去了,这不让人笑话吗。”白石说道:

  “武当山,武当山,在哪儿?”南梦溪闻听,被白石笑话了,然后站起身,趴在地图上就找武当山。

  这张地图,不比军事地图详细,但全国各地的名山大川都有标示,南梦溪花了一会儿功夫,终于找见了武当山。这时,白石说道:“武当山距我们不算太远,却也有半个月的路程,如果你再贪玩一点儿,就得20天开外。”

  “师傅,商洛这个地方,你为什么特别标注了。”南梦溪看着地图说道:

  “因为去武当山,要经过那里。”白石说道:

  “师傅,你就直说了吧,是不是有什么事,昨夜那个黑衣人说他要走,你是不是也有事要走。”南梦溪说道:

  “你去武当山吧,长这么大也该出去走走了。”白石说道:

  “师傅,你跟我一块儿去吗?”南梦溪问道:

  “不,你得一个人去,我跟掌门要去一趟大都,比你远得多。”白石说道:

  “我可以跟师傅一起去大都,武当山,又不是非去不可!”南梦溪说道:

  “武当山你还真得去,有件东西你得送到张真人手上。”白石说道:

  “什么东西?”南梦溪问道:

  “玄门秘宝,不能让你知道。”白石故作神秘地说道:

  “我才不稀罕知道。哎,师傅,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跟掌门去大都做什么?”南梦溪说道:

  “去见完颜德明,为全真教的未来做最后一次努力。”白石说的有些沉重,而后又对南梦溪说道:“好了,今天你随便玩儿吧,我回去给你收拾一下行装,明天一早送你下山。”

飞羽神奇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