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蚕丝雨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七章 七星剑

  南梦溪下山第五日。

  终南山多隐者,这是终南山之南,一处人烟稀少的偏远山林,此处有一茅庐,茅庐周围开辟出了一个菜园,并由简陋的篱笆围起。这里居住着一位隐者,是一位僧人,法号慧远,他依山傍水而居,以鸟语虫鸣为伴,算算时日,他在此隐居已经有十年。

  天云观弘基道长经常到慧远禅师的茅庐做客。此时,他二人在菜园旁落座,一边喝茶,一边相谈。

  “青松道长这次北上,不容乐观。”慧远禅师说道:

  弘基道长喝了一口茶,轻轻地舒展了一下呼吸说道:“完颜德明的祖上是完颜阿骨打,金朝皇室贵胄之后,他与蒙古同为羌胡,这是他和元朝廷相互支持的根本原因。也正因为这样,完颜德明不可能选择明王朝作为倚靠。”

  “归根结底,还是权贵之诱,完颜德明如果能放下权贵二字,选择谁,不选择谁,也就都不是问题了。”慧远禅师说道:

  这个时候,沈丘匆匆忙忙地跑了过了,对弘基道长说道:“师傅,有人见到七星剑了。”

  “嗯?什么情况,慢点说。”弘基道长说道:

  “七星剑太出名,江湖人都认识,昨天我在城中听人说,七星剑在一群陌生人手里,他们和路人发生口角,打斗中七星剑从布袋里露出来了。”沈丘说道:

  “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弘基道长问道:

  “不清楚,但我认为那群人带着七星剑在北上。”沈丘说道:

  “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玄之,你马上沿途去找梦溪,日前你不是还说,你在东宁村见过她吗!”弘基道长说道:

  “我知道了,师傅。”沈丘说着转身离去。

  弘基道长也不耽搁,离开慧远禅师这里,直接奔向重阳宫。

  弘基道长直接去找了袁道初。弘基道长从一开始就知道袁道初派人监视他,此时不好撕破脸面,二人相互寒暄,试探根底——袁道初想知道令剑在不在弘基手里,弘基道长想知道袁道初是否暗害南梦溪。

  “弘基师弟,怎么有空儿到重阳宫来。”袁道初说道:

  “天云观太安静,你这里人多,来凑凑热闹。”弘基道长说道:

  “吆,这你可来错地方了,重阳宫五百弟子,人人各司其职,习剑悟道,跟天云观一样安静。”袁道初说道:

  “二十年前,青松捡回一女婴,如今她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近日,天上多风云,青松怕我们这些当长辈的粗心,就把她给支到武当山去了。”弘基道长说道;

  “你说她呀——白石也真是的,一个人含辛茹苦地抚养她,还怎么都不肯让她来重阳宫,到今天我都没缘分见她一面。”袁道初说道:

  弘基道长似是有心无心地听袁道初说着,这时他朝周围挥着拂尘,说道:“今天重阳宫怎么雾气召召的,空气太差,我还是回天云观吧。”

  弘基道长说完就走了。袁道初本就和弘基道长不投缘,听了弘基的话也没有太生气,相识二十几年,知道他就这副德行。袁道初望着信步离去的弘基道长,远远地喊了一声“不送”,弘基道长头也不回,回应了一声“留步”。

  数日后,沈丘回到天云观,带回了南梦溪的死讯。经过查探,沈丘得知南梦溪死在了商州大牢,他也去过荒郊坟地,未能找见南梦溪的尸体。

  沈丘在天云观抑郁了数日,之后一声不响地离开,连封书信都没留。

  全真教创派之初,掌教之位是由上一任掌教指认,然而后期权势争斗激烈,掌教之位的任免由众人的推选决定,这一方式造成了掌教之位的频繁更迭,后来朝廷出面,让完颜德明做了掌教,这一局面方才结束,时至今日完颜德明任掌教已逾三十年。

  此时,混战了十多年的中原群雄已经被朱元璋依次削平,本具有诸多变数的天下棋局已经形成南北对抗之势——腐败混乱的元朝廷对势如破竹的大明军。

  青松在这个时候北上,其意图不可避免的杂揉了政治因素,希望此行能让完颜德明退位,让全真教的命运和风雨飘摇的元朝廷分离。

  青松由白石、黄烨、李飞、楚玉、李常胤五名弟子陪同,一路北上。途中,他们走访了很多支派同道,青松直截了当地诉说了他北上的意图,不少道友都表示赞同,并且愿意同他一起去长春宫。因为要走访很多道友,路上耽搁了不少时日,一直到第二年二月,青松以及十几名同道中人方才到达大都,一起住在白云观。

  白云观在长春宫之东,是全真教第六代掌教尹志平所建,此时的观主是张静松道长,年已七旬。

  白云观弟子不足百人,和长春宫比邻,外人看来他们依旧是一家人,而事实上,50年前,白云观就已经从长春宫分裂出来,各走各的路。

  青松等人本来想先去觐见皇帝,可是他们在白云观内候了数日,都没接到皇帝的召见,料想可能是有人从中作梗,去宫里传话的太监可能一个字都没跟皇帝说。

  最后,他们商议只能去长春宫,找完颜德明。去长春宫,就如同深入虎穴,所以谁去谁留就变得很关键。经过商议,决定和青松一同前往的只有五人,他们的名声都响彻一方,在当地颇有名望,至于他们的弟子,基本都留在了白云观,以备不测。一旦和完颜德明闹翻,刀兵相向,他们还可以做外援。

  完颜德明不愧为完颜阿骨打的后人,可谓聪明绝顶,天下大势他不是看不清楚,怎奈他姓完颜,始终不能为汉民族所容,却又看不开权贵二字,所以只能攀附在元朝廷这棵枯树上。

  在长春宫,完颜德明以盛大的阵容迎接青松等同门。大殿富丽堂皇,殿中供有重阳祖师尊像,另外大殿两侧各有五十人,每人背上都有一把剑。完颜德明在重阳祖师尊像前空手而立,其后站着六名得力干将。

  青松带领同道进入大殿,来到殿中,最先引起青松注意的不是完颜德明,而是他身后的一名弟子,这名弟子身上背着七星剑。青松眼中的惶恐一闪即逝,身旁的白石却按耐不住,神情失措之时看到青松的手在背后紧紧地攥着,立即意识到必须淡定——至少师傅已经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

  青松的内心风气云涌,两侧百名长春宫弟子就像刀斧手,这是完颜德明在表态,他绝不会自己卸任让出掌教之位。如果此时向完颜德明提出掌教的任免之事,无疑会大动干戈。长春宫的规模不比重阳宫小,可是完颜德明偏偏选了供奉重阳祖师尊像的这座大殿,在祖师尊像前同室操戈,实乃对祖师的大不敬。所有这些都在青松的料想之内,可唯一出乎预料的就是那把七星剑。

  完颜德明为保掌教之位,可谓煞费苦心,他用南梦溪威胁青松退步,这已经超出了权谋的范畴——如果完颜德明成功把南梦溪捉来长春宫,那真的就可以用卑鄙无耻来形容他了。

  青松对南梦溪的遭遇还一无所知,此时见到七星剑,很自然地就会猜想,南梦溪在完颜德明手上。

  在这次会面中,青松对掌教任免一事只字未提,而是谈了天下大势,希望完颜德明能够和他一起向皇帝进言,奏请朝廷立即停止党争,团结一致,驰援山东。自去年十月,徐达率领25万征虏大军渡淮河入中原以来,兵锋直指山东,此时此刻的山东大部都已落入朱元璋之手。

  在这大殿上,完颜德明占据绝对优势,此时和他撕破颜面实乃不智之举。完颜德明知晓青松在重阳宫的威望,30年前他就想统领南北两宫,做个实实在在的全真教掌教,如果现在除掉青松,消息一旦走漏,就会有人说他残杀同道,反对他的人就会司机而起,长春宫立时就会处于被天下道门孤立的境地,权衡之下,完颜德明暂时收起了杀心。

  白石最为担心的就是南梦溪,现在可以利用的消息太少了,他们甚至不确定南梦溪是否还活着,是否在大都,是否在完颜德明手上。

  虽然青松已经拜托观主张静松去查找南梦溪的下落,可是白石依旧坐立不安,心如火焚。

  青松和观主张静松在白云观内边走边聊,青松诉说当年的一桩旧事,道:“30年前,完颜德明在朝廷的支持下,扳倒了苗道一,做了全真教掌教。当年我还是小道童,随师傅一起见证了那场争斗。风云变幻的世道,让朝廷对汉人的猜忌空前高涨,当苗道一知道朝廷要扶持完颜德明的时候,就秘密的把掌门令剑给了我师傅,让我师傅寻找时机把它送到重阳宫去。”

  “时光如白驹过隙,当年长春宫丢失令剑令道门皆惊,庆幸重阳宫将其寻回,当时老朽还奇怪,重阳宫既然已寻回令剑,为何不予归还——没想到其中还有这样一层关系。”张静松道长说道:

  “那是一次被创造出来的机会。”青松说道:“苗道一邀请飞天神偷,入室盗窃。他的处心积虑确实削弱了完颜德明的权势,却也为完颜德明将他赶下台创造了条件。”

  天云观弟子通过各种渠道,查到了一点关于七星剑的消息,然而当问到南梦溪的时候,却什么情况都没有,就好像这个人就不曾存在过一样。

  白石得知天云观弟子的汇报,神情更加灰暗,旁边的黄烨见之,赶紧安慰道:“师兄,别总往坏处想,一点消息都没有,反倒觉得更蹊跷。按理说完颜德明该把梦溪捉来大都才对,这样才能让我们投鼠忌器,而不是只看到一把七星剑。”

  “一点消息都没有,梦溪会不会——死了。”白石已经悲观沮丧到了极点,说话都带着哭腔:“我不该让她一个人下山的,我真的——”

  “师兄,梦溪一定还活着,你该抱有这样的希望,就算苍天无眼,你也该坚强。”黄烨说道:

  白石深呼吸一下,调整了情绪,压着悲伤,冷淡地说道:“梦溪不是你养大的,怎么能说放开就放开。”

  “我黄烨相信,梦溪肯定没事,等这边的事结束,我就陪你去找她。”黄烨说道:

  日暮黄昏,朝廷的三千禁卫军突然包围了天云观,对外声称是围剿叛逆,而事实是完颜德明和朝廷,为清除异己而发起的一场军事行动。

  月过中天,禁卫军撞破门庭,进入天云观,却发现观内早已人去楼空,天云观百多人已经从密道逃离。

  离开天云观的众人四散离去。青松和白石等人有理由相信,南梦溪在完颜德明手上,于是改换装束,潜进了大都城。

  大都在金朝时叫燕京,明朝时叫顺天府,真正开始兴建,并载入历史风云,要从明成祖朱棣开始,这在时间上还要等半个多世纪。此时的大都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找一个人出来也绝非易事,现在青松等人的唯一线索就是七星剑。

  初春的夜晚安静地没有虫鸣,空旷的街道寂静无人,唯有犬吠从远处传来。青松等人离开客栈,准备夜探长春宫,他们刚离开客栈不远,在一条十字街口,正好被完颜德明堵了个正着。

  “青松,论权谋我胜你十丈,论剑术我输你白丈,如果今晚你我能把手言欢,不论是对重阳宫还是长春宫,都是一大幸事。”完颜德明说道:

  “全真道不是军队,更不是刀剑,它不属于任何人,也不该受任何人的掌控。”青松说道:

  “全真道百年,从崛起到兴盛,你我都清楚它依靠的是什么,如今你想见风使舵,恐也没那么容易!”完颜德明说道:

  “说一千道一万,你还是放不下权贵二字。”青松说道:

  “昨夜,三千军士围了你们,却让你们跑了,今夜我倒要看看,你们又能往哪儿逃。”完颜德明说着,便将手中的剑从身后转到了身前,青松一眼就认出他手中拿的正是七星剑。

  白石的城府还是浅了些,见到七星剑已经按耐不住,说话间,双方已交锋一处。完颜德明特意使用七星剑,无疑对青松造成严重的心理压力,这就是无声的咄咄逼人,就好像完颜德明在说:南梦溪在我们手上,你快快投降。

  完颜德明的剑术不弱,方才他自己说他的剑术输青松百倍,这话实乃恭维之语,源自权术策略。此时,他二人已经交手二十回合,完颜德明仍未落下风。

  “我徒弟在哪儿?”对战的间隙,青松说道:

  “你徒弟?我看是你的私生女吧。”完颜德明回应道:

  话语间,二人又过了十几招,此时他们对掌在一处,开始比拼内力。内丹功法上,完颜德明未达炉火纯青之境,他开始不敌,并且处在了进退两难的境地。进,敌不过青松;退,亦是性命堪忧。内力一收,两掌间积聚的力量便会澎湃开来,后退的完颜德明就如被炮轰了一样,非死即伤。

  此时,完颜德明的二徒弟发现了完颜德明的处境,为救师傅,他退出对黄烨的围攻,将手中的剑鞘掷向了他二人的两掌之间。平衡被打破了,两掌间的力量四散开来。完颜德明直接被弹飞,摔在地上,口鼻出血,青松也后退十几步。

  令人没想到的是,就在青松后退之时,一把利剑从背后直刺而来,青松只感冰凉剑气直击后心,身体被内力震得麻酥,本能的挪移寸许,虽然避开要害,利剑还是刺穿了左肺。

  青松缓了一口气,而后攥住从左肺刺出的剑身,将利剑折断,之后就是一脚后踢,将身后之人踢开。

  在背后偷袭的无疑是自己人,此时双方看似是在混战,但基本的战法还是有的,那就是守住中心人物的视觉死角,中心人物自然就是青松和完颜德明。

  事实也正是如此,偷袭青松的是李常胤,他是完颜德明的人,在重阳宫潜伏二十载。此次,青松等人在街口被完颜德明堵了个正着,也是因为李常胤的通风报信。

  断剑卡在了两根肋骨之间,令青松呼吸困难。此时,旁人还在激战,唯有白石来到青松旁边,将他扶住,在黄烨等人的掩护下,走入街巷,消失在夜色里。

  青松重伤,完颜德明怎会放过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死了,可以说是叛徒李常胤所为,自己还可以留一个正人君子的形象。

  白石和青松成功逃出大都城。李飞、楚玉当夜就已经战死,后来完颜德明又派人追杀,黄烨为断后,再次失散,生死不明。

  这里是一座山岗,漫山遍野长满松柏林。青松肺部被刺穿,大量失血,连日来奔波逃命,没有得到救治,又引发了肺部感染,高烧不退。青松倚在一棵老树下,仰头看到了常青的杉柏树冠,神情变得淡然。

  “找到梦溪,不论生死。”这里松柏常青,归于这里也没什么不好,然而青松还是放不下南梦溪。

  白石伤心涕零,就近埋葬了青松,没有坟头,只有一颗高大的杉柏树。白石用针叶覆盖在新土上,以防被人发现,再次叩首之后,狠心离去,完颜德明的人应该就在附近,一旦被抓,谁去找南梦溪。

飞羽神奇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