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蚕丝雨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章 七星引路

  南梦溪飞驰的速度如风驰电掣一般,她星夜兼程,日行千里,很快就穿过了南阳,休息半日,又向许昌进发。

  刚过许昌不久,南梦溪便感觉到身体有了些许不适,右肋下,肝脏的位置隐隐作痛,这种疼痛拖慢了她的行程。

  疼痛与日俱增,南梦溪只能强忍着赶路。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南梦溪蹲在路边,用手按着痛处,稍作休息,感觉好些了,就继续赶路。南梦溪按着痛处一步一步往前走,心里计算着时日,离开许昌已经五天了,开封怎么还不到。

  疼痛和疲惫的双重袭扰,让南梦溪脚底发软。此时,南梦溪坐在一块石头旁,倚靠在上面,按着痛处,想休息一会儿,却不知不觉昏睡过去。

  “姑娘,醒醒,姑娘——”南梦溪依稀听到有个声音在叫她。南梦溪缓缓醒过来,发现是一位五六十岁的老者,老者看到南梦溪醒了,又说道:“姑娘,怎么睡在这,荒郊野地的——快起来,咱捎你一程。”

  老者赶着一辆平板马车,此时正停在路中央,车上有个麻袋,里面装的应该是稻草,喂马用的。

  南梦溪艰难地起身,老者扶着她上了马车,又把麻袋往前挪了挪,让南梦溪倚靠在上面,而后也上车,驾车继续赶路。

  “老伯,请问您贵姓,是哪里人呀?”南梦溪倚靠在麻袋上,问道:

  “咱姓杨,是杨家村人。”老者说道:

  “那您知不知道,开封还有多远?”南梦溪问道:

  “开封,咱没去过,恐怕还得有一段路程,前面是朱仙镇,到了那里问一问,总会有人知道的。”老者说道:

  “听说明军在这一带打仗,您怎么会一个人出行,遇到兵匪怎么办。”南梦溪说道:

  “不瞒姑娘说,十几年了,从没见过这样的军队,不但对老百姓秋毫不犯,而且还把军粮分给咱们,姑娘你说,这样的军队天底下哪儿找去。”老者说道:

  “您刚才说,前面是朱仙镇,您为何要去那儿?”南梦溪问道:

  “官府贴了告示,让有地的家家户户都去县衙领稻种。”老者说道:

  “稻种?哦,春天了,得耕种了。天道回归,今年一定会有好收成的。”南梦溪说道:

  老者笑了,因为南梦溪的话说到了老者的心里,一年到头庄稼有个好收成,就是老百姓最大的期盼。

  朱仙镇,自古就是漕运重镇。南梦溪穿越了半个中原,也终于遇到了一个有人气的地方。兵荒马乱,苛政连年,这里算不上繁华,却也不似其他村镇,十室九空,民生凋敝。

  老者牵着马在街上走着,南梦溪倚靠在麻袋上,看着路上的行人,而就在这个时候,南梦溪看到了一个令她不得不在意的东西,它就是七星剑,此时正背在一个人的背上,他从马车对面走过来。

  “老伯,停车,停一下。”南梦溪喊道:

  “姑娘,怎么了?”老者停车,而后问道:

  “我感觉好多了,就到这里吧,多谢您捎我一程。”南梦溪说着就从车上下来了:“老伯,您保重。”

  南梦溪话别老者,而后跟上了七星剑。南梦溪发现这个人到了客栈后院,进了一间客房。不久之后又来了一个,也进了那个房间,一直到天黑,南梦溪躲在暗处发现一共进去了五个人。

  在终南山,南梦溪隐于深山,从未去过重阳宫,所以重阳宫门人她一个都不认识,但却知道他们的名字。最后进去的那个人是李常胤,前面已经讲过,他是完颜德明安插在青松身边的卧底,并于两月前,击杀青松得手,致使青松重伤仙逝。

  李常胤进屋,一眼就看见了七星剑,而脸色立刻就阴沉下来了,这让屋里的气氛非常尴尬。李常胤盯着七星剑看了许久,而后说道:“七星剑这么眨眼,尉迟师兄,你就这么背在身上,穿街走巷?”

  身背七星剑的人,名叫尉迟镜,是完颜德明的三徒弟,极度自我,说话难听,实至名归的毒舌。尉迟镜听了李常胤的话,带搭不理地说:“怎么,你是不是嫉妒啊,我知道你对七星剑是垂涎三尺,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

  李常胤脸色依旧阴沉,而后说道:“在重阳宫时,我是想要来着,只是时过境迁,现在我对它不感兴趣了——说吧,师傅交代了什么事。”

  “自己看吧。”尉迟镜说着就递过来一个纸条,纸条被卷成筒状。

  房间内的五个人很快就散了,南梦溪没能知晓他们到底要干什么。南梦溪以前不认识李常胤,在他们寥寥无几的几句对话中,也没提到他的名字,所以南梦溪依旧盯梢尉迟镜。

  次日,朱仙镇来了一支军队,约三千人,领头的将军是徐达。对于徐达的出现,李常胤等人又聚齐,商议对策。这次南梦溪也终于听见了他们的计划,他们要刺杀朱元璋。

  大军渡黄河是北伐的关键,对此朱元璋将亲临前线指挥。徐达来到朱仙镇,肯定是来迎接朱元璋的。

  徐达的三千军在镇外驻扎,徐达亲率五百人沿官道去接应朱元璋。还未等李常胤等人发现朱元璋的踪迹,徐达已经将他接到了军营之中。

  朱元璋从金陵一路到此,风尘仆仆不说,还有山匪劫道,以及黑衣人刺杀,多亏军士拼死保护,性命方才无恙,而出发时的一千护卫军,此时连一半都不到了。

  夜空无月,虫鸣阵阵。军帐之中,朱元璋刚刚休息,就听外面又起喊杀之声,随后徐达就进来了,告诉说外面有刺客。

  闯入军营的正是李常胤等人,他们趁着夜色摸近中军大帐,不料却被军士发现,此时他们已经被军士分割包围,他们是左冲右突,却都杀不出去。

  朱元璋走出军帐,十分镇定地看着这场厮杀。军士里三层外三层,杀完一拨又来一拨,有两个功夫底子薄的,已经被乱刀砍死。尉迟镜被绊马绳绊倒,三五把闪着寒光的钢刀朝他砍来,就在此时,半空飞来数枚石子,打在军士身上,军士应声倒地身亡。周围的军士被惊了一跳,暂停进攻,尉迟镜得此时机站起身,方才躲过一劫。

  石子是从中军大帐的顶上飞来的,正好是朱元璋的正后方。朱元璋,徐达见此情形,迅速回身,看到一飘忽的人影站在大帐顶上,夜很黑,看不见她的脸,夜风呼呼,吹动她的衣衫,使之如同鬼魅,摄人心魄。

  徐达大骇,如果她攻击朱元璋,以方才石子的杀伤力来看,中之非死即伤。徐达立即上前,挡在朱元璋前面,并且大喊:“保护大帅。”

  军士被那飘忽的人影震慑,停止砍杀。李常胤,尉迟镜趁此时机,突围成功,奔入树林,逃走了。随后,大帐上的人影,在众目睽睽之下,飘忽离去。周围异常寂静,军士许久没有动作,直到徐达扯着大嗓门喊:“还愣什么,还不清扫战场。”

  李常胤和尉迟镜在树林里跑了很远,发现没有追兵才停下。还不待他们把气喘匀,前方林木后面闪出半个人影。尉迟镜见之,立刻说道;“什么人?”

  “怎么,刚救了你们,这么快就忘了。”林木那边传来一女子的声音,她正是南梦溪。

  “哦,抱歉,在下李常胤,多谢姑娘救命之恩。”李常胤拱手拜谢说道:

  南梦溪从树的后面,听到李常胤这个名字,神情一动,因为她知道这个名字。重阳宫的人南梦溪都没见过面,但却熟知他们的名字,这都是白石告诉她的。

  “天绝居士李霄升是你们什么人,他在哪儿?”不知为何,南梦溪的语气带了三分愤恨。

  “二十年前,李霄升在江湖上突然销声匿迹,说不定早就不在人世了。”尉迟镜说道:

  “那这把七星剑,又该如何解释?”南梦溪追问道:

  “当年,李霄升手持七星剑,斗败各派武林高手,也是风光一时,怎奈就如昙花一现。至于这七星剑,如果我说是从一个黄毛丫头手里夺来的,你信不信?”尉迟镜又说道:

  “你跟李霄升最好没关系,否则当心你的项上人头。”南梦溪又在扯谎了,话音落下,她的身影在树后一闪,不见了踪迹。

  南梦溪的话,让人听了觉得她跟李霄升有不共戴天之仇,实则南梦溪都不认识他。

  南梦溪一直不知道每日深夜教她练剑的人是谁。直到那一晚,他将七星剑给了南梦溪。白石见多识广,他见到七星剑之后,对他的身份给出猜测,认为他是天绝居士李霄升,于是就给南梦溪讲了一些李霄升的事迹。

飞羽神奇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