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蚕丝雨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四章 身陷天刑台

  南梦溪从老三口中得知了青松被害的详情,李常胤临阵倒戈,在复仇名单上,他首当其冲。

  为了尽快解决军民逃跑问题,完颜德明命大徒弟赵化成带领门下弟子协助官府,缉拿逆党。官府对于逆党,根本没有明确的目标,从早到晚,抓了两三千人,大牢都撑不下了。

  赵化成在外奔走一天,见到官兵闯民宅,乱抓人,十分气愤。日暮,赵化成回到长春宫,见完颜德明,说了官兵的所作所为。完颜德明闻听,一脸严肃,他知道蒙族和汉族的矛盾原本就十分尖锐,现在官府又漫无目地抓人,恐怕不是个好兆头。

  完颜德明深知,近日城中军民逃跑,乃是红贼的细作造成的,他们在城中散布“流言”,为红贼造势。对此,完颜德明向皇帝提议彻查城中贼党,皇帝同意,可是却把彻查之事交给了淮王帖木儿不花,完颜德明只得到了一个从旁协助的名头。

  南梦溪潜入白云观,躲过了搜捕。天黑以后,准备出城,南下去找白石。

  南梦溪刚出白云观,碰巧看见了李常胤,他只身一人进了偏僻小巷。原来,他到这里是为了见一个人,他站在黑暗角落里,南梦溪看不清他的形貌,却能清楚地听到他们的交谈。

  “奔雷,找我何事?”李常胤问道:

  “宗主已经放弃长春宫,命你立即撤离大都,返回重阳宫,阻止袁道初继任掌门。”奔雷,这绝对是代号,因为没有人会取这种名字。

  “有件事还没办完,暂时不能走。”李常胤说道:

  “青雀,你可知道,徐达已到通州,你不走就会卷入两军厮杀,这没有任何意义。如果你想劝完颜德明与元廷分道扬镳,我看也算了吧,他是女真后裔,不可能倒向汉人这边。”奔雷说道:

  “不,是掌门令剑,完颜德明做梦都想要的东西。”李常胤说道:

  “青雀,我说你也该分清轻重缓急。令剑固然重要,但那只是全真教一家的东西,其他门派是不认的。实话跟你说了吧,宗主想要的不只是重阳宫,而是整个道门,甚至是整个江湖。现在青松已死,最大的障碍已除,剩下个袁道初,他资质平庸,撑不起重阳宫的大局,重阳宫早晚必乱,所以你现在最该做的事情就是回终南山,争掌门之位。”奔雷说道:

  奔雷说着,眼神向远处角落里瞄了一下,而后又说了一句话:“把它处理好。”说完,奔雷就走了。

  南梦溪听到这话,知道自己被发现了,于是飞身上了屋檐,往长春宫的方向跑。后面的李常胤紧追不舍,看到南梦溪往长春宫的方向跑,以为她是完颜德明的人,而这正是南梦溪想要的结果。

  南梦溪的轻功比李常胤高了一筹,李常胤不但没追上,还有渐渐被甩开的趋势。南梦溪飞下屋檐,落到地面,准备进入小巷躲起来。可是,南梦溪刚进巷口,一枚弹珠形暗器就朝她打来,南梦溪飞身将其躲过,弹珠打在墙上,居然爆炸了,炸出一团耀眼的星火。南梦溪见之,惊了一跳,竟然是霹雳弹,幸亏没用手去接。

  拦住南梦溪的人是奔雷,他本来是要走的,可是看到南梦溪的轻功不错,于是就留下了。片刻之后,李常胤也到了,和奔雷一前一后,把南梦溪堵在了巷子里。

  “你的轻功不错,只可惜,你听了不该听的东西。”奔雷说道:

  南梦溪不做声,只是冷冷地防御着李常胤和奔雷。

  “你怎么不回音儿,是聋子,还是哑巴。”奔雷见到南梦溪还是不做声,又说道:“哦,算了,反正你也跑不了。”

  奔雷和李常胤缓缓逼近,李常胤率先出招攻其下盘,就在此时,南梦溪飞身而起,李常胤的一招平刺走空。奔雷见到南梦溪飞身到半空,又向她投出霹雳弹,而南梦溪掷出一枚铜钱,和霹雳弹相撞,霹雳弹爆炸,又炸出一团火光。

  南梦溪落地,随后身形顺时针旋转,借用离心力,向奔雷和李常胤,分别弹出一枚铜钱。铜钱来势汹汹,李常胤用手中的剑将铜钱挡住,却被铜钱的力量逼退好几步,剑身都被击得鸣响不停,把手臂震得直发麻。奔雷动作敏捷,闪身将铜钱躲过,铜钱顺着巷子往里飞,而后在巷子的黑暗里传来撞击声,铜钱把一根木头击穿了。

  南梦溪已经跳出两面夹击的局面,随后转身就跑。奔雷的轻功当属一流,屋顶之上视野开阔,恐难逃走,所以南梦溪穿街走巷,借用地利,希望可以甩掉奔雷和李常胤。

  奔雷和李常胤紧追不舍,就在南梦溪思考是否要硬碰硬,将他二人击退的时候,耳畔似乎有阵阵喊杀之声。于是,南梦溪飞身上了屋顶,四下环顾,看到北面火光冲天,喊杀声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奔雷和李常胤紧随其后上了屋顶,他们也被火光吸引。南梦溪不再犹豫,向着火光的地方飞驰而去。

  那火光,原来是天牢暴动了,白天官兵抓了两三千人,丐帮弟子占多数,其中就有老三等人。他们将简单的器械带进大牢,深夜撬开牢门,杀死狱卒,越狱了。

  于混乱中,南梦溪甩掉了奔雷和李常胤。天牢的暴动被军队平息,九成以上的人被杀死,唯有十数人逃脱。

  南梦溪偷听李常胤和奔雷的谈话,让她觉得匪夷所思,原本以为李常胤是完颜德明的人,现在看来他还有别的身份。奔雷、青雀,他们都有自己的代号,所以他们的宗主恐怕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人物,而且他野心勃勃,要统领天下道门。

  南梦溪一直躲躲藏藏,这几天,城中安静了许多,她才敢露面,在城中走动,查看各个城门的情况,为出城做筹划。在街上,南梦溪又看见了老三,他特意来找南梦溪。

  “有事吗?”南梦溪对迎面走来的老三说道:

  “有事得跟你说说,关于你师父的。”老三说道:

  大街上人太多,于是南梦溪跟老三离开了街区,到了稍僻静一点的地方,这时老三说道:“你师父可能还在大都。”

  “怎么回事,前些天你不是说我师父南下了吗?”南梦溪说道:

  “我也是刚听说。我还是先带你去见一个人吧。”老三说道:

  老三带南梦溪到了丐帮的一处分舵,在这里南梦溪见到了一个人,是一位花甲老者,身上是全真教的服饰,却很破旧脏污,此时正躺在稻草之上。老三介绍说,他是白云观观主张静松,日前天牢暴动,也一起逃出来了。

  南梦溪看到张静松,他的身体状况非常差,形如枯槁,似是长期营养不良导致。

  “张道长,我把她带来了。”老三说道:

  张静松听到老三的声音,努力地睁开眼,游离的眼神似乎都看不到东西了。

  “师伯,您见过我师父是吗?”南梦溪凑上前,跪坐在张静松旁边,说道:

  南梦溪见到张静松点头,而后又问道:“在哪儿?”

  “天牢。”张静松的声音已经非常苍老,而且极度哀伤。

  老三见到张静松言语困难,于是就替他说,道:“三个月前,你师父南下,似乎并不顺利,没多久就被抓回来了,张道长在天牢见过。”

  “那现在,我师父在哪儿?还在天牢吗?”南梦溪说道:

  “这很难说。这已经是俩多月前的事了。”老三说道:

  南梦溪决定铤而走险,夜探长春宫。南梦溪躲在暗处,这时看到一个人影从屋檐上掠过,落到了庭院里。南梦溪仔细观察了这个人,虽然他黑布遮面,不过看起来不像盗贼,而且他显然对长春宫的地形不熟,刚过了一个别院,就触碰了报警铜铃,引来了不少巡逻的道士。

  双方也没寒暄什么,见面就斗在一处。不多时,李常胤到了,在一旁观战。

  那个人的剑法,让南梦溪觉得眼熟,李常胤也有一样的感觉。李常胤又观察了一阵,猜出了此人的身份,于是说道:“唉,我以为是谁——我说黄烨,你这点剑招,也敢闯长春宫。”

  “李常胤,你弑师灭祖,今日就取你狗头,祭奠师傅。”这个人还真就是黄烨,说着挥剑就朝李常胤攻来。

  李常胤拔剑接招,一边进攻,一边说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我没去找你,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这一点,白石比你强,直到现在他都没敢露面。”

  黄烨不是李常胤的对手,眼看就招架不住了。这时,南梦溪出手,替黄烨接住了李常胤的劈星斩月。

  见到南梦溪的李常胤神情一愣,脸色变得凝重,似是认真起来了。南梦溪示意黄烨赶快走,时间拖得越久,惊动的人就越多,到时高手都来了,一个也别想走。

  黄烨飞身离去,南梦溪想走,却被李常胤拖住,其实南梦溪心里也明白李常胤阻拦自己的真实原因,因为那一晚,她听到了李常胤的秘密。

  南梦溪孤身奋战,要破出一条生路,可是高手越来越多,南梦溪根本无法突围。

  南梦溪使出武当梯云纵,腾身而起飞向屋顶,刚飞到半空,两条锁链如蛟龙般飞出,在南梦溪眼前交织,索住了她的去路。南梦溪的梯云纵是通过观摩张松溪和寒路的对战,而自己揣摩出来的,或许是不太纯正之故,南梦溪没能彻底躲过去,锁链缠住了双腿,而后她又被拉回了地面。

  南梦溪奋力搏击,最后还是被擒住了。完颜德明飞身而下,从南梦溪背后,一掌把她打晕了。

  当南梦溪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被铁索捆着,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吊在一根石梁上。周围是开阔的广场,自己被吊的这个地方不是祭台,就是刑台,它整体都是石砌的,透着冷冷的血腥味。

  李常胤就在石台边,看到南梦溪醒了,就走上前来,说道:“呦,这么快就醒了。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个地方叫天刑台,是全真教处决叛徒的地方。”

  “天刑台?比商州大牢又如何!”南梦溪说道:

  “在这里,没人会对你动刑,然而老天不会放过你。三冬的严寒,暑伏的酷热,雨夜的惊雷,样样都能置人于死地,我们称其为天罚。想想吧,现在是几月,毒辣的太阳,会把你烤成人干儿。”李常胤说道:

  人算不如天算,通常人们都用这句话表述天公不作美,但有时也有例外,比如现在的李常胤。李常胤从乞丐的只言片语中,猜出了南梦溪的身份,于是就对南梦溪展开了诱捕计划,张静松是他故意安排的一颗棋子,在天牢之中,李常胤向张静松承诺,只要他肯传递假消息给南梦溪,就放过与他一同入狱的徒弟们。张静松为了徒弟们能活命,就答应了。

  之后,李常胤安排张静松出狱,然后被丐帮弟子碰到,再然后老三找到南梦溪带她去见张静松。这所有的一切都在李常胤的控制范围里。李常胤知道南梦溪功夫了得,能抓住她的唯一办法就是让她自投罗网。

  令李常胤没想到的是,计划才刚开了个头,南梦溪就自己落网了,为了掩护黄烨逃走,孤身奋战,结果被捕,困于天刑台。就这样,李常胤捡了个大便宜,他后面的一系列计划,都可以取消了。

  李常胤离开长春宫,来见奔雷,告诉他说计划取消了,南梦溪已经被捕,现在正被困于天刑台。

  “为什么不就地杀了她?免得夜长梦多。”奔雷说道:

  “以什么理由杀,以什么方式杀,这都是问题。自来到长春宫,就感到完颜德明并不信任我,稍有不慎,后果会更难处理。”李常胤说道:

  “既如此,那你就自己处理吧,我就先走了。”奔雷说道:

  李常胤回到长春宫,看到完颜德明也刚从皇宫回来。原本,抓住南梦溪之时,是要就地审问的,可是正巧皇帝派人传来口谕,要完颜德明立即进宫面圣。孰轻孰重,完颜德明自然分得清,于是吩咐手下,道:“押到天刑台,等我回来。”

  完颜德明这句话算是南梦溪的一道保命符,李常胤不能在此之前杀她。

  李常胤见到完颜德明面色凝重,没敢上前搭话。完颜德明召集大徒弟赵化成,二徒弟孙成武等七八名亲信弟子,告诉他们说道:“红贼大军将至,皇帝要移驾上都,征询我的意见。”

  “蒙古铁骑十万,一仗未打,就要跑,朝廷怎么能这样。”孙成武性子直,话语不过大脑,直接就说出来了。

  赵化成深谙朝堂之道,训斥孙成武,道:“成武,说话怎么老这样,什么逃跑,皇帝那得叫移驾。”

  “不都一样,有区别吗?”孙成武反驳道:

  “好了。”完颜德明制止了赵化成和孙成武,而后又说道:“不要吵了,都回去休息吧——化成,你留一下。”

  “师傅,留我何事?”赵化成说道:

  “天刑台那名女子,身手不错,梯云纵已颇具火候,查查她的身份,如果真是张三丰的徒弟,就放了她吧。武当是新兴道门,不要轻易和他们结怨。”完颜德明说道:

  “弟子明白。”赵化成说完,行礼告退。

  赵化成去往天刑台,要审问南梦溪,半途被李常胤截住。

  “赵师兄,你这是要去天刑台吗?”李常胤叫住赵化成,说道:

  “有事吗?”赵化成回应道:

  “天刑台,我看师兄就不用去了,她不是武当弟子。”李常胤说道:

  “怎么,你认识她?”赵化成说道:

  “不认识,但我知道她是白石的徒弟,是青松的私生女。”李常胤说道:

  “既如此,她为什么会武当梯云纵?”赵化成说道:

  “你想知道,这你就得去问她了。”李常胤说道:

  南梦溪逃出升天的一线生机,就这样被李常胤给掐灭了。盛夏的太阳耀眼夺目,炽热无比。一束一束的光线,就如绣花针一样,刺穿南梦溪的皮肤,将炽热传进身体里。朱仙镇谷逸仙千叮咛万嘱咐,南梦溪绝对不能晒太阳,可是现在她却在被烈日炙烤。

  南梦溪在天刑台吊了三天三夜,她以为自己活不过两日,却没想到直到现在自己都还活着。本来已经绝望的南梦溪,神色恍惚之间,感到有人刺断了铁索,在一片刀剑声中,自己被救出了长春宫。

  南梦溪听到了白石的声音,他一直说着对不起,对不起,他来晚了。

  这里是一片很幽静的山林,破晓的晨光已经从东方升起。此时,南梦溪正倚靠在白石的怀里,另外还有三个人,在周围寻视,以防有追兵出现。

  “师傅,冰丹,冰丹——”南梦溪神色游离之间,不停地念叨。

  白石仔细辨听,听清了南梦溪说的是什么。然而,却不知道这冰丹是什么。“冰丹?什么冰丹,在哪儿,梦溪,冰丹在哪儿?”白石焦急地寻思着,这时看到南梦溪在努力的抬起手臂,要往胸口的地方移动。白石一看便明白了,随后他发现南梦溪的脖子上挂着一个项珠。这个项珠其实是一颗冰丹,南梦溪知道冰丹对自己的重要性,于是就把冰丹做了修饰,藏了起来,其中一颗就变成了这个项珠,挂在脖子上。

  这颗冰丹被白丝包裹的像一颗珍珠,白石把白丝剥去,露出冰丹本来的样子,是一颗褐色的丹丸。随后,白石把丹丸放进了南梦溪口中。南梦溪含着冰丹,神情渐渐安定。

  白石只在乎南梦溪的生死,根本就没在意南梦溪漆白的皮肤。事实上,南梦溪的皮肤在受到强光的刺激后,汗腺分泌出了一种白色丝状物,这种丝状物覆盖在身体表面,减少体内水分蒸发,同时还有隔热性能。所以,这才是南梦溪没有被晒死的真正原因。

  南梦溪被细心地照料,日过头顶时就苏醒了,这是她才发现,救自己的人除了师傅白石,还有宋远桥、张松溪,以及黄烨。

  “师傅,这里是哪儿?”南梦溪问道:

  “是香山,皇家园林,完颜德明一时半会儿找不到这。”白石说着,递过来一个水袋,说道:“渴不渴,喝口水。”

  “哪儿来的水袋?”南梦溪说道:

  “丐帮的兄弟事先准备的,藏在这附近,他们还准备了干粮,我们可能要在这躲一阵子。”白石说道:

  宋远桥、张松溪都在旁边,眼中充满疑惑地瞟了一眼南梦溪。白石知道大家心里的疑惑,自己心里也有,于是白石就问南梦溪,道:“梦溪,师傅想问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皮肤怎么会——”

  南梦溪看了看自己的手,又摸了摸脸颊,知道白石的意思,身上这白色的丝状物还没脱落,任谁见了都会心有余悸。

  “我也不知道,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今年年初,我在商洛山里醒过来时,身体也是这个样子。我也不知道,皮肤为什么会脱落这种白色的东西。而且,师傅你知道吗,我的手指——”南梦溪欲言又止。

  “怎么了,手指怎么了?”白石说道:

  “嗯——没什么。”南梦溪想了想,还是别说了,手指上带趾钩,这太匪夷所思了,正常人谁的手上会带这种结构!

  这时,南梦溪看见了七星剑,在白石旁边。南梦溪思绪有点乱,七星剑应该在朱元璋手里,此时怎么会在这。

  “师傅,那七星剑——你见过朱元璋。”南梦溪说道:

  “见过徐达,当时朱元璋已经回金陵了。我本来是要南下去武当山的,在开封遇见了七星剑,在徐达的马上挂着。后来见到徐达,才知道你在北上,于是立即折返大都。这次也多亏有七星剑,才能斩断玄铁锁,救你出来。”

  “长春宫高手众多,救我出来,肯定费了不少周折吧。”南梦溪说道:

  张松溪闻言,上前说道:“当然了,要从长春宫里捞人,可真是不容易,光调走完颜德明,就用了所有丐帮的弟兄,另外白云观弟子也出力不少——好在把你从地狱里捞出来了,也不枉我等绞尽脑汁的筹谋。当然,耗时长了点,让你多受了两天的煎熬。”

  “白云观——”南梦溪似乎想到了什么,说道:“对了,说到白云观,我想起一个人,白云观观主张静松,我被捕的当天,我见过他,他说师傅您被关在天牢,他见过您。”

  “假的,是陷阱。李常胤布的陷阱,准备诱捕你用的,张静松临死前,受不住内心的谴责,说出了实情。只不过计划刚开始,你就被捕了,给李常胤省了不少麻烦事。”张松溪说道:

  “不过话说回来。李常胤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的杀你?”宋远桥说道:

  “因为我听到了他的秘密。”南梦溪把那晚李常胤和奔雷谈话的情形,向白石、宋远桥等人讲述了一遍。众人闻听,无不惊愕。

  在香山的这几天,日子十分平静,每日会有丐帮弟子来此,送水、食物,或是大都城里的情况。南梦溪的身体状况也不错,腹中的冰蚕还算安生,没让南梦溪肚子疼。

  这一日,安静的夜里突然出现十几个黑衣蒙面杀手。他们一言不发,见面就拼命。

  面对突袭,宋远桥等人快速应对,开始反击。杀手虽多,道行却不是很高,经过一番击杀,双方人数对比很快就持平了。

  南梦溪赤手空拳,面对黑衣人未落半点下风,敏捷的身姿,动如狡兔,再加上半生不熟的梯云纵轻功,很容易就把对手打趴下了。张松溪见到南梦溪的梯云纵已经有模有样,很惊讶,她这是跟谁学的?

  宋远桥几经观察,发现了这群杀手的领头人,于是上前便与他斗在一处。最终这个领头人被宋远桥和白石合力击杀,白石的剑从背后刺中心脏,宋远桥的剑从身前刺穿肝脏,都是人身上的要害部位。

  残余的三两个杀手见领头人死了,于是落荒而逃。宋远桥满脸疑惑,走上前查看这个领头人,当拽掉他的面纱时,惊讶地发现他是李常胤。黄烨对此十分气愤,破口大骂,这个弑师灭祖的混蛋,就这样让他死了?

  “黄烨,你冷静点。”白石劝说道:

  “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我们得走了。”宋远桥说道:

  自南梦溪被救走以后,李常胤就感觉大事不妙。此时,他扪心自问如果没有脚踏多只船,该多好。此时,长春宫方面,知道皇帝要逃跑,已是人心涣散,借刀杀人已经行不通,可是自己道行不够,一个南梦溪已经让自己捉襟见肘,更何况,此时白石、黄烨、宋远桥肯定也都知道自己的身份了。然而,自己效忠的这个组织,对身份泄露的手下,是绝不会姑息手软的——李常胤啊,李常胤,性命堪忧了!

  无奈之下,李常胤散尽千金,雇佣杀手,拼死一搏,结果——

  众人撤离这片山林。宋远桥和白石走在后面,还在想着刚才的激战,有一点他想不明白,于是对白石说道:“李常胤为什么要卖个破绽给你我,他明明是可以逃走的。”

  “或许他并不是坏人,只是选错了阵营。他背后的那个主子才是真正的可怕,能逼死李常胤这样的人物。”白石说道:

  “梦溪被捕,他铤而走险,杀死她,也有的是机会。”宋远桥说道:

  “或许是心软了吧。”白石说道:

飞羽神奇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