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蚕丝雨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五章 应天府危机

  武当宋远桥、张松溪,全真白石、黄烨、南梦溪,他们离开香山,没有进大都城,而是直接南下。

  他们刚过定县,就看到官府的告示,告示上说大都城破,元帝败逃,自此大都更名为顺天府。

  老百姓见到这张告示,欢欣鼓舞,尤其是那些饱读诗书的汉人,终于可以公平的参加科考了,不用再受蒙人的打压了。

  “顺天府,金陵不是有个应天府吗,朱元璋给这些地方取名字,也挺有意思的。”南梦溪说道:

  “梦溪,你为什么突然提这个。”先前,白石就发现南梦溪似乎有心事,问她却说没有。现在,南梦溪好端端的提应天府,白石也就猜个八九不离十了。

  “师傅,我想去金陵,再去见见朱元璋。长春宫已经灰飞烟灭,重阳宫或许能够保全——如果能得到朱元璋的支持。”南梦溪说道:

  “李常胤背后的主子对重阳宫是虎视眈眈,势在必得,如果得到朝廷的支持,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宋远桥说道:

  “难道全真教还要走过去的老路吗?”白石说道:

  宋远桥听到白石的话,无言以对,毕竟全真教的这堆烂摊子,不是某个人造成的,归根结底是政策所致。

  自此之后,没有人再提不开心的事。一直到河南洛阳,宋远桥和白石要分别的时候,南梦溪留了一封书信就走了,她去金陵了。

  “白师弟,梦溪去金陵也好,跟你们一起回重阳宫,我反倒更担心。”宋远桥劝解白石说道:“而依照她的性格,好像也不会乖乖地跟我们去武当山。”

  “师兄,你就放心吧,梦溪做事挺稳重的,况且她的功夫,你我加一块也打不过她。”黄烨说道:

  南梦溪继续南下,再次来到南阳郡,而后东进,水路与陆路结合,经信阳,六安,合肥,最后来到六朝古都金陵,当她到金陵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年初春了。

  令南梦溪没想到的是这金陵城,城门紧闭,门口不但没人守卫,城头站岗的也寥寥无几。

  “哎,为什么不开城门啊?”南梦溪站在城门前,朝上面大喊:

  “走吧,走吧,朝廷有令——封城。”城头的一个士兵朝下面的南梦溪喊道:

  “封城?为什么封城?”南梦溪喊道:

  “无可奉告,赶快走吧。”城头的士兵又喊道:

  南梦溪仔细瞧了瞧回话的这个士兵,从他的铠甲上能辨别出,他不是一般的兵卒,可是南梦溪对军队编制也不是很了解,也搞不清他是校尉,还是伍长,应该不是将军吧——将军守大门?哪有这样的事!

  南梦溪感觉蹊跷,诺大个金陵城,怎么死气沉沉的!南梦溪知道自己的指尖有特别的结构,虽然看不见,但能感觉到它的存在。为了验证它的存在,南梦溪在很多物体表面都试过,不论多么光滑,都能抓得住。

  南梦溪见到士兵不开城门,就在城门里侧,士兵看不见的地方,爬上了城头——刚开始爬的时候,还有点忐忑,如果摔下去了怎么办,往上爬了几下,很快就安心了,原来自己的这种能力这么好用。

  南梦溪爬上城头,刚一露头,就被士兵看到了。士兵被吓坏了,立即把矛枪对准了她——她这是怎么上来的,难道有绳索?

  “你,你,怎么上来的!”士兵问道:

  “你拉我一把,这么高,掉下去会摔死的。”南梦溪说道:

  士兵把南梦溪拉了上来,而后又朝下面看了看——奇怪!没有绳子,她是怎么上来的。

  南梦溪到了城头里侧,朝城里望了望,被惊坏了,整齐的街道,一个人都没有。

  “这,这,怎么没人?”南梦溪惊慌地问道:

  “城里闹瘟疫,天天都有人死。老百姓想出城,出不去,你可倒好,自己往里闯。”士兵说道:

  “闹瘟疫就没人管吗?”南梦溪说道:

  “咋能没人管,这是国都啊!只是这瘟疫太凶,封城也是不得已的事。”士兵说道:

  想来疫情不容乐观,弄不好顺天府就完了。南梦溪不顾士兵劝阻,进了金陵城,去见皇帝。皇城守卫比外城严密,然而南梦溪趁着夜色,还是悄无声息地潜进去了。她躲在奉天殿的房梁上,见到了朱元璋,他正在训斥一群御医和大臣,瘟疫为何迟迟控制不住。

  御医和大臣个个噤若寒蝉,头顶冒汗。朱元璋给了时限,十天之内,控制不住瘟疫,统统提头来见。御医和大臣退了出去,南梦溪故意发出声响,是有节奏的敲击声。

  朱元璋往上环顾半天,而后说道:“谁在哪儿,给咱下来。”朱元璋担心是刺客,在桌案底下,摸出一把匕首,紧紧地握在手里。

  南梦溪闻声,翻个筋斗从房梁上落下,落地无声无息,一点声音都没有。

  朱元璋认出了南梦溪,就将匕首放下了。南梦溪见之,说道:“想不到陛下戒心如此之重,桌子底下都藏匕首。”

  “不防着点,咱的命早就没了。你一黄毛丫头,知道什么。”朱元璋说道:

  “盗贼、刺客可以用匕首,那人心怎么防,所以还是坦诚些好。”南梦溪说道:

  “重阳宫勾心斗角,你见的还不够多吗?”朱元璋说道:

  “我从未去过重阳宫,师傅在山林里把我养大,我以山为邻,以水为伴,没有人心叵测。”朱元璋的话让南梦溪无言以对,只好自己找个台阶下。其实,南梦溪也理解朱元璋的难处,所处环境不同,就会有不同的处事态度,在这斗智斗勇的朝堂之上,也不能说朱元璋的处事方法是错的。

  在朱元璋眼中,南梦溪这段话是十足十女孩子的强词夺理,带有很强的个体色彩。于是,朱元璋回应道:“你涉世未深,可能还无法理解什么叫身不由己。现在的你是自由的,可以依照自己的心选择进退,但咱不行——就像现在的瘟疫,你能让咱放弃不管吗!”

  南梦溪没有跟朱元璋讲她来此的目的,时机不对,说了只会适得其反。

  朱元璋安排人送南梦溪离开了皇宫,带她去了礼贤馆。礼贤馆已经兴建多年,已有规模,在这里,礼贤馆管事为南梦溪安排了一个阁楼,让南梦溪暂居。

  在礼贤馆,聚集了不少青年才俊,他们本是来此参加本年的春季科考的,却不想瘟疫突发,被临时安排在了礼贤馆。

  夜空安静而深邃,月明而星疏。阁楼里虽然宽敞,烛火通明,可是南梦溪还是觉得烦闷,于是她就到外面走走,在一处花园里停留。

  夜未深,南梦溪听见过往的人在窃窃私语,说礼贤馆里怎么有江湖女子,难道女子也能参加科考了?南梦溪没有理会那些人,忽而听到有人在背后喊自己的名字,回身一看,发现他是沈丘,天云观弘基道长的徒弟。

  “沈师兄!你怎么也在这?”南梦溪挺惊喜地说道:

  刚刚,沈丘看到南梦溪的背影,感觉像南梦溪,却又不敢确信,或许是因为害怕,一旦不是怎么办!此时,获得南梦溪的回应,沈丘悬空的心一下子就着地了,激动得都快哭了。

  “真的是你,你回来了?”沈丘高兴地说道:

  南梦溪见到沈丘的表情,大体也能够理解,可是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早就知道自己会死而复生吗?

  说实在的,这只是沈丘内心的一点点期许罢了,连他自己都不敢往深了想。沈丘跟南梦溪讲了那年秋天的事,说道:“我知道你遭难,已经是很晚以后了,当我到商洛的时候,一切都已结束。通过关中七煞,我知道是李思齐的二公子抓走了你,我在商洛搜寻数日,都找不到他的踪迹,之后只能去找商州通判,他和李思齐是表亲,胆小如鼠,恐吓两下,就什么都招了,值得一提的事儿是,有一天晚上赫哲萨满去找他,让他带路去大牢,赫哲萨满到刑房看了你,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说,很快就走了。”

  “萨满?好像有点印象,我看到过一个人影,当时意识已经不清晰,只觉得他不是狱卒。”南梦溪回想那晚上的情形,不久之后出现的那种噬心之痛依然清晰,现在知道是冰蚕在作怪,剧痛让南梦溪的手在右肋下轻按了好半天。

  “萨满是基于萨满教而出现的一个特殊职业,和中原地区的巫并不是一回事,萨满除了占卜算命,更重要的是主持祭祀活动,通过做这些事情,他们可以从中获得酬劳,就因为这样,才说萨满是一种职业。赫哲萨满在蒙古大漠,声誉很广,据说是少数可以通天的萨满之一。”沈丘说道:

  “或许真的是萨满救了我。”南梦溪说道:

  “这我也说不好。我盼着你会回来,并不是因为赫哲萨满,而是因为七煞,他们怀疑你没死,他们也去过大牢,还去过城郊乱坟岗,发现几具尸体,却没找到你。”沈丘说道:

  “李弦,为了得道成仙,把我整得死去活来,这笔账迟早都是要还的。”南梦溪把话语说得云淡风轻,恨意似乎并不强。这样也好,仇恨会令人痛苦、疯狂,没有人希望南梦溪为复仇而活。

  “原来你知道是谁害你!”沈丘稍有些吃惊地说道:

  “七煞亲口说的。”南梦溪思忖了片刻,感觉这事颇费口舌,而且也不是特别重要,于是转移话题说道:“这事说起来也是巧合,日后再聊吧。我想知道,现在城中瘟疫怎样了,有多严重。”

  “挺严峻的。每天夜里都有人死,而且是一家子一家子地集体暴毙。”沈丘说道:

  “哎,等等。”南梦溪听了沈丘的话,感觉挺奇怪,于是打断沈丘的讲述,而后继续说道:“每天夜里有人死?怎么是夜里,白天就没人死吗?”

  “目前死亡人家已超百户,将近三百人。他们都死于夜间,早上被发现,全家不论老幼,似是在睡梦中突然死去,死得非常安静。”沈丘说道:

  “这是瘟疫吗?每个人因为体质不同,对瘟疫的抵抗力也不同,通常老人和孩子弱于成年人,如果全家同时感染瘟疫,老人和孩子应该先发病死亡,成年人能多抗一阵子——全家一起死,这有些不合情理!”南梦溪说道:

  “听两个朋友说的,他们都是本地人,父亲都在朝中任要职。”沈丘说道:

  “玄之,在说我们吗?”沈丘话音刚落下,从旁边就传来一个人的声音,沈丘回身一看,正是自己刚提到的那两个朋友——李济和吴觞。李济,字茂源,父亲是礼部侍郎。吴觞,字浩达,父亲是大理寺卿。

  “你们什么时候来的?”沈丘和南梦溪聊得开心,没注意他们是什么时候到的。

  “不早不晚,刚刚好。”李济说道:“哎,闲话不说,我们找你有事商量。”

  “茂源,浩达,你们应该在家呆着,现在瘟疫这么厉害,怎么还到处乱跑!”沈丘说道:

  “玄之,你怎么跟我爹一样,说话都一个调调。”李济说道:“大丈夫就该忧国忧民,瘟疫制不住,皇帝就得迁都,这样应天府就完了。”

  “玄之,这并不是危言耸听。我们现在面临的可不是瘟疫这么简单——北伐初胜,应天府就遭了瘟疫,此事一旦传开,有人就会接机兴风作浪。边疆未稳,刚刚败逃的元廷很可能就会反扑回来。”吴觞说道:

  “你们真要掺和?瘟疫可不管你是贫贱还是富贵,一样要人命。”沈丘说道:

  “要不咱们结拜吧,我认你做大哥,大哥说什么,咱就做什么。”李济说道:

  南梦溪在旁边被晾了半天了,这时说道:“你们要商量事,我用不用回避一下。”

  “哎,不用不用,大哥的师妹,自然也就是咱的师——师姐。”李济本想说师妹,很快又感觉不好,看起来自己年纪更小,于是师妹就变成了师姐。

  李济的年纪确实是四个人中最小的,开朗的性格还有些稚气未脱。沈丘听了李济的话,感觉尴尬,难道自己和师妹的谈话都被他们听见了吗,于是说道:“你们什么时候到的,都听见了?”

  “不多不多,刚刚好。”李济笑着说道:

  “我们来的比你早,师妹的遭遇我们也很难过。”吴觞跟沈丘说完,转而有对南梦溪说道:“在下吴觞,字浩达,敢问姑娘如何称呼。”

  “白千羽。”南梦溪没有告知本名,或许是感觉和吴觞还不熟吧,也可能是她刻意为了与过去隔离。

  “我叫李济,叫我茂源就行。”李济唯恐自己被落下,急匆匆地自我介绍。

  沈丘听到南梦溪的假名字,心里觉得挺奇怪的,转而又觉得“白千羽”这个名字也挺好的,梦溪喜欢就行。

  南梦溪带领沈丘、李济、吴觞去了她住的地方,到了之后,发现是国商馆,这是新建的一处楼宇,暂时由礼贤馆管理。

  “这是国商馆,千羽,你跟管事认识?居然安排你住这儿。”李济说道:

  “怎么,他带我来这,我就住这了——他说别的地方都住满了。”南梦溪说道:

  “国商馆只是暂时由礼贤馆管理,这可是按照国宾馆的规格建的,管事可没这么大的胆子。”吴觞说道:

  “你们在说什么,这地方我是住还是不住?”南梦溪说道:

  “住,当然住。管事敢安排你住这儿,那肯定是得到批准了的。”李济说道:

  沈丘看着李济在国商馆里转悠,听着他们扯闲篇,此时说道:“你们来不是商量事情吗,到底是什么事?”

  “哦,正事。”李济说着,从怀里取出了一张地图,把它摊在桌子上,而后又说道:“这是金陵城草图,图中有红点的地方都发生过死亡病例,我爹对瘟疫做了分析,做了一张图,我照着画了一张一模一样的。”

  南梦溪看着那些成片的红点,而后说道:“原来这么严重,这红点得有一百多个吧。”

  “一百零三个。”李济说道:

  “南边好像比北边稍多。”南梦溪说道:

  “确实。”吴觞说道:“如果我们以金陵中心为原点,把城分成四个区域,分别是左上、右上、左下、右下,南面这两个区确实比北面这两个区多。”

  “等一下,浩达。”沈丘经吴觞这么一分析,看出了点端倪,说道:“如果我们把城划为九个区域,那么这个区域还没有人死——茂源,这是哪儿?”

  沈丘用九宫格划分地图,其上排中间一个格子内,确实没有红点。李济仔细看了看地图,说道:“从位置上判断,应该是玄武区鸡鸣山,那里人口不多,人口密集区主要集中在东南部。”

  “最严重的好像不是东南部,而是中部,也就是我们所处的这个地方,而且这里离皇城很近。”南梦溪说道:

  “礼贤馆在当初建造之时,是有考量的,特意避开了贫民区,选了现在这个地主豪绅聚居的地方。”李济说道:

  “皇帝让科考生住礼贤馆,原来是把大伙放火坑里了,被瘟疫包围了!”南梦溪说道:

  “千羽,瘟疫最初是从南部开始的,瘟疫一发现,皇帝立即叫停了科考,把外地考生都安排在礼贤馆,这本是好意。”吴觞说道:

  “在这看地图也看不出什么,这场瘟疫奇怪,从未听说过有全家老幼一起暴毙的瘟疫。玄武区不是还没发生瘟疫吗,我想去看看,沈师兄,一起去吧。”南梦溪特意喊上了沈丘。

  沈丘、吴觞二话没说,马上就同意了,李济稍微犹豫了片刻,说道:“我爹也觉得这瘟疫奇怪,他说死者面色铁青,跟中毒了似的。”

  南梦溪是江湖人,沈丘虽然出身书香门第,然从小在天云观长大,他们都具备飞檐走壁的本事,李济和吴觞深夜能溜进礼贤馆,想必也有办法溜出去。

  大街上安安静静,蛐蛐叫得格外响亮,天上的月亮皎洁明亮,让周围事物清晰可见。

  李济对安静的夜有点不适应,好像挺害怕,跟在沈丘后面,怯怯地说道:“我还没大晚上的在外面溜达过,遇到鬼怎么办?”

  “哎,我说茂源,你不怕瘟神,怕什么鬼呀。”吴觞说道:

  南梦溪和沈丘江湖阅历丰富,他们默不作声,密切注意周围的动向,连老鼠过街这样的事,他们都不肯放过。

  “啊——”南梦溪突然捂着耳朵呻吟一声,而后说道:“这是什么声,好刺耳。”

  “怎么了,梦溪。”沈丘问道:

  南梦溪捂着耳朵,看到沈丘没事,李济和吴觞大眼瞪小眼。这时那声音又来了一阵,震得南梦溪耳朵都快聋了,而她看到沈丘、李济、吴觞,什么反应都没有,于是说道:“你们什么都没听见?它那么尖锐!”

  南梦溪看到沈丘等三人都很疑惑,而后猜想可能是自己的听觉跟别人不大一样。

  那个声音一阵一阵的,还在继续。沈丘往天上观望,看到有东西在头顶上飞掠,好像是蝙蝠。

  “梦溪,那声音还有吗?声源在哪儿,是天上的蝙蝠吗?”沈丘说道:

  南梦溪的眼神追着蝙蝠,辨听一会儿,说道:“不,不是——在这边。”

  南梦溪说着,飞身上了屋顶,追着声源而去。跨过两个街道,南梦溪看到一群蝙蝠在一个院子上空乱飞,而院中有一个人,声音正是他发出来的,一阵一阵,很有节奏。

  南梦溪从那人背后,朝他弹出一枚石子,那人似乎早有防范,闪身将石子躲过去了。南梦溪也落于院中,谨慎起见,和他保持了距离。

  当那人面向南梦溪的时候,在月光下,南梦溪看清了他的脸,中年人,面色冷漠,口中叼着一个哨子,那声响正是此哨子发出来的。二人对峙片刻,而后南梦溪缓缓拔出了七星剑,似是要跟此人一较高下。

  “早就听闻七星剑重现江湖,没想到天绝剑的传人会是一个黄毛丫头。”这个人叼着哨子说道:

  “你能操控蝙蝠?”南梦溪说道:

  “居然被你发现了,不能让你活着了。”这个人说完,又开始吹哨,天上乱飞的蝙蝠,立即就朝南梦溪攻来。

  此人代号黑蝠,和李常胤一样,同样是为那个秘密组织服务。

  蝙蝠太多,飞得又快,七星剑很难击中,而且还得忍受那刺耳的哨声。

  南梦溪猜想,城中所谓的瘟疫可能是这些蝙蝠投毒,得万分小心,绝对不能被这些蝙蝠咬到。

  七星剑对蝙蝠无效,于是南梦溪使用寒冰掌,虽然勉强压制了蝙蝠的攻势,却很快捉襟见肘。

  南梦溪聚集力量,向黑蝠打出了一掌,然而距离过远,黑蝠很轻松就躲开了那冰冷的掌力。

  黑蝠躲闪掌力,注意力分散,就在他转身之时,一个银弹珠飞来,正好击中哨子,哨子被击断了——没了声音,蝙蝠立即停止攻击南梦溪,四散而飞。

  银弹珠是沈丘发出来的,南梦溪的那一记寒冰掌,原来是为了策应沈丘,让他趁机攻击黑蝠的哨子。

  黑蝠没了哨子,就像毒蛇没了毒牙,一对二的局面对他很不利。黑蝠已经四十多岁,已经是个老江湖,面对沈丘和南梦溪,从容地从腰间拔出了一柄短刀,看似是要拼真本事了。

  双方很快斗在一处,南梦溪使用梯云纵,从黑蝠头顶上进攻,沈丘在地面,主要攻击下盘,这二人一上一下,把黑蝠逼得黔驴技穷,步步后退。

  “武当梯云纵,你不是天绝剑传人。”黑蝠后退,赶紧说话,为自己争取点休息的时间。

  “李霄升什么东西,我才不认识。”南梦溪不肯给黑蝠休息的时间,说着又攻了上来。

  南梦溪还未攻到近前,耳畔听到有东西穿梭空气而来,它与空气摩擦,发出破空之音,无疑是一个暗器。这个声音很耳熟,南梦溪正要闪身躲过之时,看见沈丘冲到了近前,他要用一招平刺替自己拦住那枚暗器。

  “霹雳弹。”南梦溪冲沈丘喊了一声。

  沈丘闻听,惊了一跳,立即收住剑招,放过霹雳弹。霹雳弹继续飞向南梦溪,而她已经没有时间躲闪。南梦溪沉着应对,调整好站姿,让霹雳弹在剑鞘上软着陆,没有震动,霹雳弹就不爆炸。

  霹雳弹被接住,没爆炸,随后南梦溪将霹雳弹甩飞,落地之后,炸出一团白光。

  “奔雷,你给我出来。”南梦溪冲着霹雳弹飞来的地方大喊。

  扔霹雳弹的确实是奔雷,然而他并没有露面儿。南梦溪话音落下,数个霹雳弹又飞来,却没打向任何人,而是在周围爆炸。爆炸发出耀眼白光,当白光散尽,南梦溪发现黑蝠已经逃走了。

  周围安静了,沈丘上前对南梦溪说道:“刚刚好险。”

  “江湖险恶,险的不单是人心,还有这五花八门的技能。”南梦溪说道:

  “你认识他们?”沈丘说道:

  “他没露面,不敢确定。我在大都时,也遇过一个用霹雳弹的,代号就叫奔雷。”南梦溪说道:

  李济和吴觞也到了,他们破门而入。也就在这个时候,这家的主人从屋里出来了,想必是被打斗声惊扰,他出门就喊:“你们是谁,大晚上的来我家干啥!”

  南梦溪、沈丘目不转睛地盯着他,面色凝重,透着惊惧,李济躲在沈丘后面,两腿直哆嗦。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区区一老百姓能把南梦溪等人吓得面如土灰?原来,这家屋主的脸色铁青,在月光的笼罩下,简直像个恶鬼。

  他中毒了,真正让南梦溪、沈丘害怕的不是他本人,而是他所中的毒,很有可能是蛊毒,会传染。

  然而,这家屋主他自己似乎并没察觉,一边说话一边走向南梦溪等人。南梦溪和沈丘见他径直而来,立即将手里的剑指向了他,他心中一惊,立即止步。

  就在他止步的同时,南梦溪等人看见他的鼻孔里淌下了黑血,随后他就用手捶打自己的胸口,并且仰头往上看,呼吸变得极其困难,最后仰面朝天倒在地上,呼吸衰竭而死。

  为了安全,南梦溪等人退出了院子,他们没有回礼贤馆,而是去了府衙,向应天府府尹讲述了他们所遇到的事情,并给出结论,此次瘟疫,不是天灾,而是有人蓄意投毒,所以应该立即通知大理寺,立案侦查,缉拿凶犯。

  南梦溪见官府动作迅速,心想这已经没自己什么事,于是就招呼沈丘回了礼贤馆。南梦溪躺在卧榻之上,睡不着,心想,蝙蝠是个老江湖,官府想要缉拿他恐力不从心,如果采取措施迫使他放弃行动计划,离开金陵,也是不错的结果。

  夜风瑟瑟,奔雷和黑蝠逃出小院,一直奔到鸡鸣山的一片树林之中,在四下查看之后,发现没有追兵,这才松了口气。

  “那黄毛丫头是谁,怎么会知道你的名字?”黑蝠问道:

  “在大都时遇见过,没想到她还活着。”奔雷说道:

  “她发现了我的踪迹,似乎是能追踪犬笛之声,对我的计划有阻碍,必须除掉她。”黑蝠的哨子其实是犬笛,能发出超声波,这种声波频率很高,人耳听不见,但蝙蝠能听见。黑蝠用超声波训练蝙蝠,把蝙蝠变成了他的杀人工具。

  “你已经杀了三百人,目的是在金陵引起恐慌,对朱元璋的政权造成动荡,阻止明军进攻关中。现在他们已经知道是你投毒,你的计划其实已经破产,这三百号人死得毫无价值。”奔雷说道:

  “我的目的是让朱元璋得瘟疫,一命呜呼。”黑蝠说道:

  奔雷听到黑蝠的话,笑了一下,说道:“让朱元璋得瘟疫?皇宫戒备森严,你进得去吗?犬笛的传播距离,在空旷的地方,也超不过一里地,你怎么让蝙蝠去咬朱元璋!我记得,你这所谓的瘟疫好像不是通过空气传播,而是血液传播哦!”

  奔雷故意把话说得阴阳怪气,让黑蝠难受,天晓得他的心里憋的是什么坏主意。黑蝠面色阴沉,心里憋气,却又没法发泄,因为奔雷的话说得全对。

  “激将法——我知道你心里又憋着坏呢,说吧,什么事?”黑蝠果然是老江湖,一眼就看透了奔雷的小伎俩。

飞羽神奇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