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蚕丝雨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八章 白鹭洲观景

  南梦溪没有逃出太远便晕厥过去,当她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在一个很宽敞的阁楼上,这个阁楼不矮,透过窗户,能远眺长江,波光粼粼的大河,由西向东,滚滚流逝。

  令南梦溪没想到的是奔雷居然在这里,难道是他救了自己吗,可是这没道理呀!

  南梦溪感到肢体发麻,躺在卧榻上,暂时动不了。

  “是你救得我?”南梦溪对奔雷说道:

  “别,别误会,我只是在荒郊野外捡到了你,于是就把你带到这来了。”奔雷说道:

  “我为什么动不了,你又用毒针扎我了?”南梦溪说道:

  “是麻醉针,不扎你几下,你会被疼死的!肝脏的神经分布十分密集,对外界刺激极其敏感,江湖人常说的噬心之痛,其实该是噬肝之痛才对。”奔雷说道:

  南梦溪心里十分惊讶,奔雷虽然没点破真相,但他的话已经充分表明他了解冰蚕的事。

  “你对我的病症,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南梦溪怀揣着惊讶问道:

  “啊,咱们先不说这个。”奔雷说着,将背在身后的手转到了身前,而南梦溪看到鱼肠剑在他的手里,这时奔雷继续说道:“说说吧,这鱼肠剑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诈死?”

  “你又抢我的东西,我的七星剑呢,你把它弄哪儿去了?”南梦溪提高了语调,言语中带了怒气。

  “啊哈,我把它卖了?”奔了嬉笑着说道:

  “你——”南梦溪气愤,不知该用什么话骂奔雷才好。

  “别,别生气,气大伤肝。”奔雷看到南梦溪真得生气了,然后赶紧解释,说道:“我开玩笑呢,七星剑给我爹爹了。”

  奔雷看到南梦溪的怒气似乎还没有消,而后又说道:“别生气了,七星剑不适合你,初出茅庐,你的资历还不够,会给你惹麻烦的。”

  “惹麻烦也是我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我们好像是敌人吧?”南梦溪气愤地说道:

  “啊,求你了,别生气了。”奔雷居然开始乞求,这真是太匪夷所思了,随后他继续说道:“生气对肝脏不好,肝气凝滞,冰蚕又咬你可怎么办,川乌草治标不治本呀,要不这样吧——”

  奔雷说着,就拔出了鱼肠剑,将剑锋对准了南梦溪,并继续说道:“冰蚕就趴在你的肝脏上,我帮你把它取出来,这样你是大发雷霆也好,火冒三丈也罢,就都没关系啦。”

  南梦溪吃惊,看奔雷要将自己开膛破肚的架势,哪里像大夫,他这一剑真要落下来,自己非得被捅死不可!而且,肝脏在身体右肋下面,恐怖的是奔雷将剑尖指向了左边。

  “哎——住手,肝脏在右边,这边是胃。”南梦溪不害怕,可她确实是紧张,眼看奔雷就要落刀了,真得顾不上生气了。

  “啊?在右边——右边。”奔雷回应着,随后就将鱼肠剑移到了南梦溪身体的右边,然而却不是肝脏的位置,而是肾脏的地方。

  “啊——那里是肾脏,往上,肋骨下面。”南梦溪急了,喊道:

  “是这儿吗?”奔雷将剑移到了肝脏处,说道:

  “是!”南梦溪重重地回应一声,而后闭上眼睛,眉头紧锁,准备迎接疼痛。

  南梦溪眼睛闭了半天,而后听到了鱼肠剑入鞘的声音,睁开眼而后就见奔雷说道:“你真的好奇怪,为什么不求饶!”

  “看你也不像大夫,你这一剑非要了我的命不可。”南梦溪语气平和地回应,而后她再次问道:“现在告诉我吧,为什么救我?”

  “都说了,救你的不是我啦,我又不会吹箫——”奔雷看到南梦溪眉头微微紧促,脸色微怒,随后意识到这句话说得欠考虑,这不等于承认自己在现场吗,奔雷又思虑了一下,把实情告诉她也无妨,救都救了,还有什么好隐瞒得呢,于是奔雷说道:“啊,好吧,告诉你也无妨,救你的是我爹爹,他有事出去了,让我看着你。”

  “什么事?”南梦溪问道:

  “什么事!洛尚离要杀你,总得搞清楚原因吧。”奔雷说道:

  “原来她叫洛尚离,可我不认识她,怎么会跟她结仇?”南梦溪说道:

  “你不认识她,她可认识你,从应天府就跟着你。你诈死,躲在名剑山庄半个多月,却没能瞒住她,而且连沈丘和吴觞也没瞒住,他们也挖坟了。”奔雷说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身边的这几个人,你怎么知晓得这么清楚?”南梦溪说道:

  “千音阁是江湖数一数二的情报机构,我爹爹是千音阁的阁主!我们要接触你,自然要对你的情况做做调查。”奔雷说道:

  “千音阁,以音波功著称于世,出过不少名震武林的大人物,其中天魔琴最让人闻风丧胆。”南梦溪说道:

  “千音阁的创派祖师南镇子创造了天魔琴,此琴一出便名震江湖。有些人是觊觎它的威力,想称霸武林,有些人是为了自保,于是整个江湖便齐聚落霞峰,讨伐千音阁。祖师南镇子被逼无奈,准备同归于尽的时候,出现了一个人,她在祖师全力发功的情况下,毫发无损地扯断了天魔琴的三根琴弦。”奔雷说道:

  “后来呢,南镇子祖师怎样了?”南梦溪追问道:

  “后来?后来情况出乎祖师的料想,那个人的出现并不是向祖师发难,而是为了拯救千音阁,天魔琴琴弦已断,威力大减,在她的劝说和震慑下,各门各派退出了落霞峰,千音阁的这场劫难算是过去了。”奔雷说道:

  “那个人是谁,能扯断天魔琴的琴弦,是何方神圣。”南梦溪说道:

  “祖师描述,说她风华绝代,乃天下绝美之人。祖师后来还临摹了一幅她的画像,有机会拿给你看。”奔雷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从楼下走上来一个中年男子,他手拿玉箫,风流倜傥,而他就是南箫笙。南箫笙听见了奔雷所讲的故事,随后就说道:“这种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也拿出来讲!”南箫笙的话语和表情好像对奔雷所讲的故事有看法。

  奔雷觉得南梦溪还没见过南箫笙,于是就介绍说道:“我爹,爹爹认为那个人根本不存在,琴弦是祖师自己扯断的。”

  “天魔琴琴弦确实是断了,祖师之所以编造那个人,是想让后辈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做人别太狂。”南箫笙说道:

  “爹,我哪里狂了,我一直是老老实实做人的。”奔雷说道:

  “老老实实?那你去大都蹚什么浑水,不好好在唐门呆着。”南箫笙说道:

  “我只是去传个口信。”奔雷说道:

  “瞎说,天门用得着你传口信?”南箫笙生气地说道:

  “爹,你别生气,别生气,那个——洛尚离的事怎样了?”奔雷赶紧安抚,笑着说道:

  “是仇杀。”南箫笙说道:

  “是因为李常胤?”奔雷说道:

  “没错——当时你在大都,发生了什么事你应该清楚。”南箫笙说道:

  南箫笙说着,就来到了南梦溪卧榻旁,为她诊脉片刻,对奔雷说道:“药劲儿还没退,你背着她。”

  “啊,要去哪儿?”奔雷说道:

  “去躲躲,天门的人惹不起。”南箫笙说着就往楼梯处走。

  奔雷背起南梦溪往楼下走,一边走一边说道:“哎?你的体重好轻。”

  “身体太瘦。”南梦溪说道:

  “皮包骨也比你沉。”奔雷说道:

  “你才是干尸。”南梦溪气恼地说道:

  “哪儿跟哪儿!”奔雷对南梦溪的思维逻辑真得无话可说。

  南箫笙带着南梦溪和奔雷来到了漕帮,南箫笙和熊戴天有些交情,熊戴天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在总舵白鹭洲为他们安排了住处。

  鄱阳湖是百鸟栖息之地,此时春回大地,不少有迁徙习性的鸟类已经飞往北方,然而这白鹭洲附近,鸟类依旧成群结队,或休息于岸边,或飞临湖面捕食。

  奔雷特意带南梦溪到水边看鸟,这里石子遍地,无杂草,湖面开阔,望不到边。周围是充满了各种鸟叫声,有清脆悦耳的,也有不好听的,跟鸭子的叫声差不多。

  “没想到这里有这么多鸟,这里叫白鹭洲,是不是该有丹顶鹤呀。”南梦溪说道:

  “哎哎,打住,白鹭和鹤不是一个种类,白鹭洲附近还真就没有丹顶鹤,它们高傲不愿意和这些——为伍。”奔雷虽然将它省略,但动作表达的很明确,指的就是周围的这些鸟,它们有大的,有小的,有好看的,有不好看的,就像是人类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

  南梦溪也清楚奔雷的话是有所指的,丹顶鹤在道家是很受推崇的,是高洁、清雅的象征。南梦溪明白奔雷这是在借丹顶鹤影射自己,于是说道:“有些人是自命清高,可是你也不能一概而论,丐帮的兄弟衣衫不整,行为粗陋,可我也没距人于千里之外呀。”

  “好啦好啦,白千羽女侠,我真佩服你的逻辑思维,算我怕了你了。”奔雷求饶,说道:

  两个人都沉默了,半天没有说话,最后还是南梦溪开口了,说道:“哎,你叫什么,认识这么久了,只知道你的代号。”

  “南子枫。”奔雷说道:

  “那你为什么又叫奔雷,黑蝠,李常胤,你们似乎都很熟。”南梦溪说道:

  “奔雷是唐门的兄弟给我起的,因为我总是用霹雳弹打别人。黑蝠和李常胤,是我加入唐门以后认识的。我知道你是想打探一些天门的消息,我看还是算了吧,天门的势力无处不在,连我爹爹都束手无策,我们乖乖的,听我爹的话,不至于以卵击石,枉送了性命。”奔雷说道:

  奔雷的身份已经明晰,以后奔雷这个名字将不在使用,南子枫这个名字正式出场。

  南梦溪见到南子枫把话说地一本正经,于是说道:“好吧,我不问天门。你不是说过,千音阁是情报机构吗,那你能不能帮个忙,查查天龙会的老巢在哪儿?”

  南子枫闻听天龙会,假装吓得左顾右盼,看看有没有漕帮的人在盯梢。

  南梦溪见了南子枫慌张的样子,说道:“怎么啦?”

  “朱元璋派你来浔阳,就是来干这儿个?”南子枫小心翼翼地说道:

  “啊,有什么问题?”南梦溪说道:

  “天龙会老巢,这里就是。”南子枫说道:

  “啊?那我们岂不是住在狼窝里啦?”南梦溪说道:

  这个时候,有一个人走了过来,并且接茬说道:“不是狼窝,是鸟窝。”

  南梦溪和南子枫回身,发现是一个英气勃发的中年人,身形魁伟,面相俊朗,可是因为着装,风流倜傥跟他不沾边,一看就是饱经风雨的江湖人。

  南梦溪不认识这个人,可是看南子枫木讷的表情,他肯定认识。此时,他的心里又忐忑又尴尬,他与南梦溪的交谈,也不知道被听去了多少。

  “晚辈有礼。晚辈听说您一身虎胆,骁勇无比,四年前鄱阳湖大战,曾单刀直入,斩韩成,杀兆先,差一点就取了朱元璋的项上人头,只因常遇春放了冷箭而功亏一篑。”南子枫先行礼,而后一字一句地说道:

  此人是谁呢,他就是张定边,曾追随陈友谅,转战荆楚,征伐两江、闽浙,真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张定边听了南子枫的话,脸色冷淡,内心绝对风起云涌。南子枫这话绝不是夸奖,鄱阳湖之战陈友谅兵败身亡,张定边作为败逃之将何来荣耀。总之,这件事谈不上是耻辱,却绝对是遗憾。

  张定边沉默许久没有作声,这时候,南箫笙出来解了窘境,说道:“子枫,怎么跟长辈说话。”

  在南箫笙旁边,还有熊戴天,这时熊戴天说道:“大哥,我备了酒席,咱兄弟去喝个痛快——你们两个小辈也一起来吧。”

  在酒宴上,南子枫向张定边赔了不是,而后对南箫笙说道:“爹,两位叔伯,梦溪有伤在身,沾不得荤腥,你看这大鱼大肉的,梦溪真的没那口福,我们就先退下了。”随后,南子枫和南梦溪就离开了酒席。

  南子枫带着南梦溪离开了白鹭洲,进了浔阳城,在人流涌动的大街上,南子枫发现了几拨不寻常的人,似是来者不善。南梦溪对此没有察觉出什么,跟在南子枫身边,问道:“我们为什么要离开白鹭洲?”

  “你都说那是狼窝了,我们怎么还能在那久留。”南子枫说道:

  “遇到天门的人怎么办?”南梦溪说道:

  “你的鱼肠剑是吃素的?一个洛尚离就把你吓怕了?”南子枫说道:

  “那你刚才在看什么,那三个戴斗笠的有问题吗?”南梦溪说道:

  “戴斗笠的!我看了吗?”南子枫狡辩,说道:

  “你看了!”南梦溪肯定地说道:

  “哦,应该不是来找你的吧,洛尚离要为李常胤报仇,肯定得亲自动手,她应该有那个自信。”南子枫说道:

  此时南子枫已经拉着南梦溪走了好几条街,南梦溪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后来,南梦溪发现了,南子枫在找一个符号,他按着这个符号,找到了一家客栈。在客栈里,他找见了他要找的人,他在唐门的师兄弟。

  当见到他们的时候,南子枫挺惊讶的,没想到是唐天豪和唐天逸两兄弟,他们可是唐门掌门唐傲的心肝宝贝,没想到会不远千里,来了江东。

  唐天豪比较稳重,唐天逸就比较活泼了,见了南子枫就乐得跟小鸟似的。

  南子枫和南梦溪坐在了唐天豪对面,在一条长凳上,这时南子枫问道:“师兄,你们怎么来浔阳了。”

  “这里人多嘴杂的——你们吃过东西没有?”唐天豪说道:

  “还没。”南子枫说道:

  “老板,再上两个菜。”唐天逸喊道:

  “来啦——”店小二吆喝着,就来到了桌子旁,随后又说道:“客官,再点点儿什么?”

  “来两个清淡的吧,再来两碗米饭。”南子枫说道:

  “莴笋金镶玉和冰糖莲藕红枣汤如何?”店小二推荐说道:

  “行,就来这两样吧。”南子枫说道:

  “好嘞,客官稍等。”店小二说着,就下去了。

  “子枫,这位是谁?也不介绍一下。”唐天逸说道:

  “我妹妹。”南子枫说道:

  “真的假的,你还真有个走丢的妹妹,不是在诓我们吧。”唐天逸说道:

  “那还有假,不信你问她叫什么。”南子枫说道:

  南梦溪看了一眼南子枫,而后对唐天豪和唐天逸说道:“白千羽。”

  南子枫很囧,说道:“梦溪,咱就不能配合一下吗?”

  “我叫南梦溪,白千羽是我自己取的名字。”南梦溪说道:

  “你们同姓也不代表你们是兄妹,都失散二十年了,上哪儿找去。”唐天逸说道:

  “你,你就是嫉妒我,看我有个妹妹,你心里不服气。”南子枫说道:

  “千羽,你看啊,你可以认一个哥哥,也不妨再认个弟弟是吧,我今年刚满二十岁。”唐天逸说道:

  “我二十一,实际年龄应该更大一些,我的年龄是从我师父捡到我的那一年开始算的”南梦溪说道:

  “梦溪,你别听他的。他有个嚣张跋扈的大姐,没少欺负他,打小就落下了心理阴影,就想找个贤良淑德的姐,抚平伤疤。”南子枫说道:

  “行,我答应了,有个弟弟也不错。”南梦溪故意跟南子枫抬杠。

  唐天逸见南梦溪答应了,立刻就向南子枫显摆,乐得摇头摆尾的。

  唐天豪一直都挺安静的,这时他开口问道:“白姑娘,你师父是谁?”

  “名剑山庄易静云。”南梦溪说道:

  当唐天豪开口问的时候,南子枫用筷子夹着的半片莲藕掉在了碗里,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心里紧张,反正脸上看不出什么变化,听完南梦溪的回答,他才开始继续夹菜吃饭。

  吃完饭,他们一起去逛街,在这嘈杂吵闹的街市上,聊什么都不会被人听见。

  南子枫和唐天豪在前面,边走边聊,南梦溪和唐天逸在后面买各种东西。

  唐天豪跟南子枫说了他们来此的目的,乃是为了击杀张定边。自去年八月,元廷北逃,张定边就越发的消沉。三个月前,朱元璋又进军关中,李思齐不战而逃。不久之后,张定边就把杀字一号令交给了无极门独孤无敌,然后就离开了蜀地,来了江西。

  张定边对天门的了解远胜其他人,尤其是杀字一号令这方面,他算得上是元老级人物,杀字一号令最初的成员基本都是天龙会老人。随着杀字一号令日益壮大,天龙会的名声渐渐被淹没,初衷也发生了变化。如今,朱元璋一统天下之势已经明晰,张定边眼看复国无望,天龙会又被杀字一号令吞没,于是就萌生了退隐之念,可是事实并不如他所愿,这刚到浔阳,各路江湖杀手就尾随而至,都想夺个头牌,去领赏。

  南子枫听了唐天豪的讲述,方才明白,张定边在漕帮出现,乃是为了避难。白鹭洲不是狼窝,却也是不折不扣的是非之地。

  南梦溪获知此时的事态,也大感不妙,光靠漕帮恐怕救不了张定边的命。入夜之后,南梦溪一个人悄悄地离开客栈,到了郊外树林,她来这里见一个人,而所见之人正是李靖辉。白天,在大街上,南梦溪也没只顾着玩,在人流涌动的大街上,有个人塞给她一个纸条,上面写了一列数字,数字旁边对应着天干地支。事实上,这是一条加密的信息,上面写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南梦溪看了纸条,记下了时间地点,而后就把纸条捻成碎末,毁掉了。

  “靖辉,你怎么亲自来了。”南梦溪说道:

  “左思右想还是不放心,所以就来了。”李靖辉说道:“日前,袭击你的琵琶女已经被我们控制起来了,暂时无害。可是你还是得小心点,浔阳城来了不少江湖人物,闽南三杰,漠北飞鹰,关中七煞,个个都是不好惹的人物。”

  “关中七煞也来了?他们在哪儿?”南梦溪问道:

  “在城北一带落脚,具体得找找,像他们这样的人物行踪不定,不会在同一个地方久留的。”李靖辉说道:

  “今日我见到张定边了,他在漕帮避难,城中出现的江湖人好像都是冲他来的。现在我跟唐门在一起,他们提到了杀字一号令,说这个杀手组织的前身就是天龙会,现在已经被天门吸收同化了。张定边被悬赏追杀,是因为他不愿再与天门同流合污。”南梦溪说道:

  “照你这么说,陈友谅当年组建的天龙会已经不在了。”李靖辉说道:

  “对张定边而言恐怕是这样,可是对我们而言,它是变得更强了,依照情形来看,它依旧会和我们为敌。”南梦溪说道:

  “千羽,我想你还是离唐门远点儿吧,他们擅长用毒,一旦对你下手,你恐怕应付不了。”李靖辉说道:

  “行,我会小心,没别的事,我就先走,去找找关中七煞。”南梦溪说道:

  南梦溪与李靖辉分别,来到城北。刚到,就听见了打斗声从隔壁街道传来。南梦溪飞身上了屋檐,居高临下,看到关中七煞正在与人激斗,其中有三个戴斗笠的,是闽南三杰,兵刃是圆月刃,雷震铠一对二,捉襟见肘,第三个斗笠在与行玉宾对战。此外,还有一个用九节鞭的,以及两个用剑的,一把黑剑一把白剑。他们见七煞人多,应该是临时结盟,从整体形势上看,七煞处于下风,并且被分散,相互间无法支援,有被个个击破的危险。

  南梦溪决定还是帮一下七煞,于是就出手了。她选的对手是与雷震铠交锋的两个斗笠,原因是雷震铠要扛不住了,其次是因为斗笠用的是短兵刃,自己用鱼肠剑不至于落在下风。

  雷震铠没能立即认出南梦溪,事实上他没有时间多想,既然她肯出手抵挡斗笠,自己得赶紧去支援其他几位兄弟,这才是明智之举。

  一阵激斗之后,黑白双剑被击倒,九节鞭逃之夭夭,七煞兄弟汇聚一处,三个斗笠见形势不妙,转身逃走了。当他们转身寻找倒地的黑白双剑的时候,发现他们也不见了踪影。

  “姑娘,又见面了。”雷震铠说道:

  “你们是从关中过来的吗?”南梦溪问道:

  “不是,是从成都而来,自去年离开武当山,我兄弟还不曾回去过。”雷震铠说道:

  “白姑娘,你是有事要问吗?”行玉宾说道:

  “也没什么,今日听人说朱元璋大军已经攻占了长安,也不知道重阳宫怎样了。”南梦溪说道:

  “这个你倒不用担心,重阳宫没有协助李思齐阻挡明军,关中的明军也没有要进攻终南山的意思,而是在凤翔集结,准备进兵甘凉,看来明军把扩廓帖木儿视作大敌。”雷震铠说道:

  “你们千里迢迢来浔阳,不会也是为了张定边吧?”南梦溪说道:

  “我兄弟也接到了杀字一号令,不得不来。”雷震铠说道:

  “杀字一号令,真就那么可怕吗?”南梦溪说道:

  “杀字一号令只是天门的冰山一角。姑娘,你最好不要跟他们有瓜葛,他们的霸道是你不曾见过的。”雷震铠说道:

  就在此时,南子枫从屋顶上落了下来,他是专程来找南梦溪的。落地之后,就说道:“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城里聚了多少江湖势力,你不是不知道吧。”

  “我跟七煞认识,出来见个面,问问终南山的情况。”南梦溪说道:

  “那你也应该知会我一声。”南子枫说道:

  “既然你们认识,那我七兄弟就告辞了,就此别过。”雷震铠说道:

  待七煞离去之后,南子枫和南梦溪也离开了这条街,回了客栈。路上南梦溪一直在想,张定边这回可凶多吉少了,该怎么办才好呢。

  自此之后,白鹭洲一天都没有安宁过,每晚都有人潜入,刺杀张定边。有道行低的,直接就把命留在了白鹭洲上,道行稍高的,却耐不住漕帮人多势众,最后只能作罢退走。各方势力眼看单独去不行,于是在石钟山集结,准备血洗白鹭洲。

  唐天豪和唐天逸两兄弟整个一隔岸观火的态度,根本无意去刺杀张定边。在客栈之中,南梦溪和南子枫起了争执,南梦溪认为张定边是条好汉,不该就这样丧生江湖,而南子枫认为这事与南梦溪无关,极力阻止她去掺和这件事。

  南梦溪的倔强脾气也上来了,很快两人的争执就变成争吵,把隔壁的唐天豪和唐天逸都引来了,他们来劝架,可是俩人都不听。

  南梦溪不再理会南子枫,转身就往外走。南子枫实在没辙,就用麻醉针射了南梦溪的大腿。南梦溪只是转身看了一眼,就晕倒在地了。

  “有这个必要吗?”唐天豪见到南子枫用麻醉针射南梦溪,感到十分不解,也很惊讶。

  “这丫头怎么这么倔,气死我了。”南子枫说道:

  麻醉针射在了南梦溪大腿上,看似并不深,南子枫很容易就找到了,然后把针拔了出来。南子枫抱起南梦溪,把她放在床上,平躺好,然后就出去了。

  南子枫没离开太久,只是去前厅取了些糕点和茶水,谁知当他再回到房间的时候,发现南梦溪不见了。

  “唐天豪——”南子枫大喊一声,随手把糕点放在桌子上,而后就往屋外奔,才刚出门口,就撞上了闻声而来的唐天豪和唐天逸。

  南子枫在唐门长大,深知唐门和天门的关系,唐天豪说他们兄弟俩是为了张定边而来的浔阳,可是南子枫不太相信,猜想他们可能有别的目的,而事实上南子枫是有些杞人忧天了。

  唐天豪见到南子枫脸色阴沉,而后说道:“怎么了?”

  “梦溪不见了。”南子枫狐疑地看着唐天豪。

  “不是我们干的,唐门就来了我跟天逸两个人。”唐天豪说道:

  “难不成是我姐醒了,然后自己走了。”唐天逸说道:

  “怎么可能,我只是去前面取了盘糕点,前后连一盏茶的时间都没用,她不可能醒得这么快。”南子枫说道:

  南子枫屋里屋外,房上房下,仔仔细细地查看了一番,没法现任何痕迹。南子枫再三追问,是不是唐天豪和唐天逸把南梦溪弄走了,而他们表现地很无辜,唐天豪说道:“我们跟她非亲非故,无冤无仇的,我们掳走她干什么!”

  “你们不想干什么,保不齐天门想。”南子枫说道:

  “子枫,我理解你的处境和心情,你在唐门这么多年,表面上是我爹的徒弟,而实际上是天门的人质,用来挟制千音阁的。其实,我爹爹也对天门有诸多不满,可是唐门身在蜀川,人单势孤,不得不屈从于天门。”唐天豪说道:

  “既然你不信,我们就去把千羽找回来,你亲口问她是怎么回事。”唐天逸说道:

  唐天豪和唐天逸离开了客栈,去寻找南梦溪的下落。南子枫立即给南箫笙传信,不管是何种情形,都得早做应对。

  在石钟山集结的各路江湖杀手,有近两百人。夜半,这些人就闯进了白鹭洲,然而令人没想到的是,漕帮两千多弟兄,竟然变成了三千铠甲军。论单打独斗,这些江湖人个个都是好手,可是面对军队,就不行了。军队以杀敌为第一目标,所以什么招都用——弓箭、绊马索、陷坑…凡是一切可以杀敌的办法,都会用在军阵里。

  杀手被铠甲军埋伏,全部被击杀,无一活口。这三千铠甲军,训练有素,熟知军阵,定是沙场老兵,可是他们是从哪儿来的呢?

  这支军队的统帅是汤和,自平定福建方国珍,他手下的这支精兵强将,一直都在福建休整。此时,北伐军徐达已经和最大的敌手扩廓帖木儿开战,就在此时汤和接到了朱元璋的调令,令其立即起营北上,配合徐达军,进击扩廓帖木儿。

  汤和军走水路,由赣江进入鄱阳湖。就在此时,汤和接到了李靖辉的请求,在与部下商议之后,决定接受请求,歼灭这批恶势力。

  经过周密安排,结果就如同现在所见到的,杀手团被全歼。这算是,野战军与护卫军的一次携手合作。

  李靖辉头一次见到野战军作战,真是大开眼界,蜂拥而来的一百多人,转眼间就被军阵淹没,一柱香的时间都没用,战事就结束了!

  “这,真是——”李靖辉很惊讶,说道:“没想到野战军作战如此迅猛,如狼似虎。”

  “这都是多年征战练出来的,让你这个护卫军统帅在军营待上一年半载,一准儿也这样。”汤和笑着说道:

  “汤帅说笑了。”李靖辉说道:

  “这里的战事已经结束,我得带弟兄们走了。”汤和说道:

  “这么快,不等天亮吗?”李靖辉说道:

  “军情紧急,徐达已经攻下了太原,我再不去,莫说肥肉,汤都喝不着了。”汤和笑着说道:

  “既如此,我祝汤帅所向睥睨,一路凯歌。”李靖辉说道:

  “好啊!”汤和情绪激昂,拱手与李靖辉告别,放下手之后,才刚走两步,又转身跟李靖辉说道:“靖辉,张定边也是沙场宿将,论谋略和胆识,是一点都不比我差——鄱阳湖之战,还历历在目啊。”

  “汤帅放心,只要他不威胁大明,我会酌情处理。”李靖辉说道:

  汤和再次拱手辞别,而后转身离去。李靖辉望着汤和远去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之后他也转身离开,带领手下去清扫战场。

  事后,南箫笙查出了一点眉目。浔阳的眼线汇报,有人看见三艘商船从南而来,由赣江进入鄱阳湖,停于湖心,不前行,也不靠岸。当天夜里,这三艘船,又悄悄起航,进入长江,往西而去。

  根据眼线的描述,南箫笙判断那三艘船乃是军用级的,恐怕不简单,因为商用船是不允许建造地那么大的。

飞羽神奇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