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蚕丝雨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六章 渝都新途

  南梦溪和南子枫来到巴陵,他们去拜访一座深宅大院的主人,这家主人姓萧,名筠,字齐桓,经营巴陵漕运以及渔米生意,乃是富甲一方的大户。萧筠和南箫笙是旧友,十多年前,南子枫被送往唐门之前,南箫笙经常带他来做客。

  萧筠见到南子枫欣喜异常,一晃十多年就过去了,都快认不出来了。当萧筠见到南梦溪的时候,仔细端详了好一会儿,才问道:“枫儿,这位姑娘是谁?”

  “南梦溪,我当年走丢的姐姐。”南子枫说道:

  萧筠闻听很开心,不住地说道:“好啊,好啊,找着就好,找着就好。”萧筠对这俩孩子十分喜爱,立刻叫人摆酒设宴,接待他们二人。

  这一日,风和日丽,南子枫就带南梦溪去观赏洞庭秋月,他们租了一条小船,游走在洞庭湖面,夜色降临,清凉的微风吹拂湖面,他们的小船就在朦胧的夜色中前行。他们回到巴陵城之时,时间已经很晚,快到午夜了,巴陵街道上已经没人,都打烊收摊回家了,偶尔能看见生意红火的客栈还亮着灯火。

  这一整天,南梦溪玩地轻松愉快,晚上本该睡个好觉,可是她却做梦了,这个梦很奇怪,没有声音,没有影像,没有自己,没有任何人,只有一片黑暗,静寂的黑暗。

  南梦溪醒来,不知道时间,以为睡了很久,可是房间里的烛火还亮着,看看蜡烛的高度,感觉和进屋时,没多大区别。南梦溪玩了一整天,回到房间,就躺在了床上,要说累,那到不至于,只是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然后就梦到了那片黑暗。

  南梦溪的衣服鞋袜都整齐地穿着,这时,她拔腿就出了房间,快步走出房门,正巧遇到隔壁的南子枫,正在把一盆水泼到院中,看他赤着脚,应该是一盆洗脚水。

  南子枫看到南梦溪衣衫整齐,而且神色还有些急促,而后说道:“怎么了,还没休息,逛了一天不累吗?”

  “啊,没事。”南梦溪头脑清晰了,原来自己躺床上,连一刻钟的时间都没过。

  南梦溪返回屋内,简单洗漱了一下,上床休息,可是却睡不着了,直到听到鸡鸣,她才稍微睡了那么一小会儿,太阳升起时就醒了。

  对于这个奇异的梦,南梦溪有些想不通,却也没有跟南子枫说。此一日,南子枫和南梦溪就向萧筠辞行,他们出了巴陵城,往西北走,来到一座山谷之中,谷中有一座庄园,这里就是南子枫的家了。家丁看到南子枫回来,十分高兴,立刻去通报老爷。南子枫挺惊讶,没想到南箫笙也在家。

  南子枫回到家中,就开始翻箱倒柜,他在找一幅画,苏雪晴的画像,可是家中字画太多,南子枫找了一天也没找到。

  “枫儿,你在找什么呢,这一回家就把家里翻得乱七八糟。”南箫笙说道:

  “爹,我在找一幅画,苏雪晴的画像,我记得好像是有来着,怎么找不着了。”南子枫说道:

  “咱家哪有苏雪晴的画像,让李霄升知道,你爹我还有好日子过?”南箫笙说道:

  “爹,老实说,你是不是对人家一见钟情啊?”南子枫调侃他老爹说道:

  南箫笙闻听,抬手就要打南子枫,并说道:“死小子,胡说八道。”南子枫见到爹爹要打人,赶紧往后躲。

  “苏雪晴的画像你肯定画过,千羽想看看,你把它放哪儿了?”南子枫在房间里一边翻找,一边问道:

  南箫笙环顾了一下乱七八糟的房间,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最后走到书桌旁,在书桌下面的暗盒里拿出了一幅画,给了南子枫。

  南子枫接过画轴,也没打开看,转身就往外面走。南箫笙看到南子枫跑了,大喊道:“把房间恢复原样。”

  “哎,知道了。”南子枫一边往外跑,一边回应道:

  南梦溪因为那个梦都把画的事忘了,没想到南子枫还记得。南梦溪打开画轴,看到肖像,突然让她想起一个人,画里的人跟河南朱仙镇的郭淑华很相似。

  南子枫看到南梦溪表情有些异样,说道:“怎么了?”

  “没怎么,这画是谁画的?”南梦溪说道:

  “我爹画的。我爹当年痴迷苏雪晴,可是苏雪晴选了李霄升,我爹伤心透顶,于是就娶了我娘。”南子枫说道:

  “你娘呢?”南梦溪说道:

  “我没见过我娘,我爹说我娘生我的时候难产过世了,是家里的孙婆婆把我养大的。”南子枫说道:

  南梦溪看完画像,而后就把画收起来了,并还给了南子枫。南子枫接过画轴,看南梦溪不似前些日那么开心,总是闷闷不乐,而后问道:“你好像不开心,有心事啊?”

  “没有,只是昨日做了一个梦,让我有些不安。”南梦溪说道:

  “什么梦?说来听听,我帮你解解。”南子枫说道:

  “不用了,一个梦而已。这幅画还给你爹吧,珍藏了这么多年,肯定很在意。”南梦溪说道:

  这一日晚,南梦溪又梦到那片黑暗了,而这次稍有不同,不再是单纯的黑暗,在这黑暗中有个声音,那个声音在召唤她的名字。说也怪,梦醒过后,南梦溪就莫名其妙地担心起白练秋来。

  又一日梦醒,南梦溪居然无缘无故地大哭起来,而且哭了很久,吓得南箫笙父子赶紧找名医来问诊。

  从去请大夫,至大夫到家,也得一个多时辰,此时南梦溪还在哭。大夫诊脉许久,没查出病因,说着惭愧,走了。

  大夫来了一个又一个,都没查出个缘由,甚至有大夫说请个法师吧,这姑娘中邪了。

  小半日之后,南梦溪才逐渐平静,这时巴陵城的崔大夫来了,给南梦溪号脉。此时,南梦溪不哭了,可是眼眶还湿着,睫毛上的眼泪还没干。

  “崔大夫,怎么样,是中毒了吗?”南箫笙说道:

  “没有。”崔大夫说道:

  “没有,她这是——”南箫笙说道:

  “姑娘的脉象——”崔大夫似有发现,欲言又止。

  南梦溪看到崔大夫一脸疑惑,怕他查出自己的秘密,随后收回手臂,不让崔大夫诊脉了,说道:“我没事,没准是你们谁给我下药,看我笑话。”南梦溪一边说,一边斜眼看着南子枫。

  “我没有,你看我干什么。”南子枫叫屈,喊道:“我要捉弄你,也是让你笑,我让你哭干嘛!”

  崔大夫和南箫笙面面相觑,都看南子枫,南子枫有口难辩,越解释,越没人信。

  时至下午,待南梦溪平静,南子枫找到南梦溪,说道:“早上你到底怎么了?哭什么呀?”

  “中邪了!”南梦溪很随意地说道:

  “说正经的呢!”南子枫说道:

  “记得我前天说过我做了一个梦吗?”南梦溪说道:

  “不是吧,做梦也能让人哭个没完?”南子枫说道:

  “精神,我想是我姐姐影响了我的精神,让我的情绪发生了混乱。”南梦溪说道:

  “你在说什么,你姐姐在蜀川,她怎么影响你,我从不相信元神出窍什么的!”南子枫说道:

  “这把剑!”南梦溪说道:“这把剑是我姐姐送我的,这是我们之间的联系,在分水关时,我也做过一个梦,只是那个梦是好的,这个是坏的。”

  “我没明白。”南子枫说道:

  “这个梦没有影像,没有声音,只有黑暗。”南梦溪说道:“我想,我姐姐可能遇到了麻烦,被困在黑暗里了,让我去救她”

  “就算是这样,你都不知道你姐姐在哪儿,蜀川那么大,你去哪儿找?”南子枫说道:

  “蜀山——在分水关时,姐姐说要去蜀山,查不老泉。”南梦溪说道:

  南子枫听到不老泉,感觉南梦溪是越说越离谱,说道:“我还是去请个大夫吧。”说着,南子枫就走了,没准真的去请大夫了。南梦溪见到南子枫走了,也没理他——他爱信不信!

  傍晚,南梦溪就跟南子枫说她要去蜀山,而南子枫的反应出乎她的预料,南子枫说道:“还是因为那个梦!那好,既然你去,我也去,顺便看看唐门的情况。”

  次日,南子枫和南梦溪就出发,离开巴陵,向成都而去。途中,他们经过大庸,也就是今天的张家界,他们看到高大的峰林直指天空,立时感到人之渺小,自然之奇妙。

  此一日,南子枫和南梦溪来到渝都城,他们听说御天神在这,而且作为国师,进入朝堂,参与军政大事。鉴于这种情形,南子枫和南梦溪决定在渝都暂时停留,把事情搞清楚。

  明玉珍将渝州更名为渝都,在此开国称帝,可惜英年早逝,而后明升继位。明升年幼,中原多虎狼,明玉珍临终遗命,令满朝文武守土固疆,不可进兵中原,自此大夏偏安于一隅,三军将士再无出征记录。既如此,有一件事就显得十分奇怪了,数月前大夏兵马在汉中集结,并有一支先锋军进入子午谷。子午谷崎岖难行,且晴雨难料,多少军事名家都不敢轻易尝试,大夏居然派了一支军队进去,这实在不符合大夏朝堂的性格。

  南子枫和南梦溪来到一家绸缎庄,这是千音阁在渝都城的分部。绸缎庄的孙老板告诉他们说,汤和、廖永忠率大军压境,大夏文武百官人心惶惶,丞相刘桢主和,可是国师御天神主战,御天神强势,刘桢不敌,朱元璋的劝降使被遣了回去。

  “御天神怎么成了国师了?”南梦溪说道:

  “姑娘初来乍到,这也难怪,我们也是近日才知道国师是御天神,据说这个消息是从无极门传出来的。”绸缎庄孙老板说道:“御天神这个国师是明玉珍封的,如今已有九年。当年,明玉珍进兵蜀川,御天神曾预测天机,助明玉珍击败完者都、赵资等劲敌,明玉珍称帝之后,就拜封御天神为国师,将蜀山分封给了他,自此之后蜀山就成了御天神的私人属地,外人入侵,就地格杀。”

  “御天神到底是什么人,我想我得见见他了。”南梦溪说道:

  “不老泉之事,我们还没搞清楚,现在见他,风险不小,能困住你姐姐,他的实力比我们料想的还要恐怖。”南子枫说道:

  “早晚都得见,提早探探他的实力,总比日后一败涂地要强。”南梦溪说道:

  孙老板看南子枫,征求他的意见,而后南子枫说道:“孙掌柜,去安排吧,探探御天神的行踪。”

  “好,这不难,无极门在渝都声名赫赫,与天门同气连枝,御天神来渝都,肯定会去见独孤无敌,我们只要在通往无极门的必经之路上守株待兔就行了。”孙掌柜说道:

  “那好,有消息通知我,我们这就先走了。”南子枫说道:

  南子枫和南梦溪转身离开,还没到门口,他们一抬眼看到了洛尚离,她从门外的街道上走了过去。为了避免冲突,他们立即止步,等了一会儿,估计洛尚离走远了,而后才继续往外走。他们来到门边,往街道的两边望了望,没发现洛尚离的身影,这时南梦溪说道:“冤家路窄啊。”

  “天门十二士,她也是有名有号的,她既然出现了,肯定还有其他人,得睁大眼睛走路!”南子枫说道:

  他们说着就走进行人稀少的街道。渝都城原本繁华,谁让现在要打仗了呢,老百姓都去避祸了,谁还敢在街上做生意!

  三十多年前,独孤无敌在渝都城创建无极门,二十多年前急速壮大,把生意经营地红红火火,一提独孤无敌的大名,那是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从渝都城到无极门必经之路是青竹坡,顾名思义,这段路竹林丛生,坡下一条平坦大道通往无极门。南子枫接到孙掌柜的传信,说御天神离开了渝都城,于是南子枫和南梦溪立即赶往青竹坡。

  南子枫和南梦溪到青竹坡的时候,发现御天神的轿子已经到了,而且被三个人截住了去路。截路的人也不是别人,正是弘基道长,以及白石、慕容卓。不知何故,慕容卓背上的剑袋里有一个画轴,这有些奇怪,慕容卓也不爱书画,他带个画轴做什么?

  南子枫和南梦溪潜藏到竹林里,望着路上的情形。这时,轿子前面的一个轿夫喊道:“尔等何人,敢拦我主去路!”

  “贫道天云观弘基。”弘基道长依礼回应。

  弘基道长说完,轿子里的人一抬手,而后轿子就落下了,御天神从里面走了出来。

  弘基道长仔细打量御天神,他的相貌似乎引发了弘基道长的回忆。御天神站在轿子前,出现了幻象,他抢过轿夫腰间的宝刀,手起刀落,干脆利落地就把弘基道长、白石、慕容卓三人,全都杀了。

  御天神一怔神,原来三个人还在那站着,这时他说道:“弘基,不在天云观好好呆着,来渝都做什么。”

  “最近有一些怪事,有不少全真前辈,瞎了双眼,最先开始的是袁道初,然后是PY,三个月前是河南紫云观张妙龄、河北遇仙派刘全景,他们除了都是七八十岁的高龄,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四十二年前,在长春宫,他们都共同见证了一件事。”弘基道长说道:

  “此话何意。”御天神说道:

  “他们都见证了你被孙履道和苗道一赶下了台。”弘基道长说道:

  御天神思绪飞转,想到了当年在长春宫大殿上的情形,而后说道:“你是大殿上的那个娃娃。”

  “没想到一个六岁的娃娃会记得你吧——有件事我不懂,你派人弄吓他们的眼睛,是在掩盖什么,难道你是害怕他们看到你这张不老的面孔吗。”弘基道长说道:

  “既然被你猜到了,那也就留你不得了。”御天神从轿夫腰间拔出宝刀就冲向了弘基道长。

  转眼间,双方就斗在了一处。弘基道长剑法灵动,如飘动的羽毛,速度有余,力量不足。御天神的防御如铁桶,弘基道长万难攻破,而御天神的进攻又快又重,还带着一股阴煞的寒气,弘基道长招架不住。

  御天神的四位轿夫也不是泛泛之辈,剑招一个比一个凌厉,而且还是二打一,白石、慕容卓被打得节节后退。

  南梦溪见到弘基道长有危险,跳出竹林去帮忙。南子枫也不耽搁,上前去帮白石和慕容卓。

  南梦溪和御天神交手,二人斗了个不分伯仲。因为他们太过激烈,弘基道长插不上手,只得退出战斗,去对付那四名轿夫。

  激斗正酣,独孤无敌带了一帮人来了,很快卷入战斗。独孤无敌看似是帮助御天神对战南梦溪,可是他游走在他们之间,时不时地就阻碍了御天神的视线,倒像是来捣乱的。

  一个不慎,御天神居然砍伤了独孤无敌,再看御天神的面孔已经狂怒、狰狞,南梦溪也被下了一跳,一个不留神胳膊被划伤了,血沿着手臂就流下来了。御天神转而又攻过来,南梦溪飞身而起,将手上的血甩到了御天神的脸上。南梦溪翻个筋斗,远离御天神,本以为他很快又会攻上来,没想到他安静了,停止了狂怒。

  南梦溪又看了一眼独孤无敌,他站在那也不打算进攻——敌众我寡,得赶快跑啊!

  弘基道长以及白石、慕容卓,且战且退,抽身离去,很走运,无极门的人没有追赶。

  南子枫也不是笨蛋,然而轿夫盯得紧,逮不到逃跑的机会,于是他就创造一个机会。战斗之余,他从怀里取出了一个小机关盒,对准轿夫,并大喊:暴雨梨花。轿夫吓了一跳,全都止步,南子枫借此时机,逃之夭夭。

  唐门有一种很出名的暗器叫暴雨梨花针,传说这种暗器一次能发射近万根毒针,大罗金仙都抵挡不住。南子枫从怀里取出来的暗器盒决然不是暴雨梨花针,与之比起来简直就是笑话,他的机关盒只能射出三根毒针。轿夫被唬住了,愣了一下,发现上当了,挡下了毒针,再想追,确然晚矣,南子枫已经跑远了。

  南子枫、南梦溪以及弘基道长、白石、慕容卓,他们一直跑出青竹坡,来到另一片林子里,才停下脚步,喘口气。南子枫检查南梦溪受伤的胳膊,发现伤口已经结痂。

  “一会儿就好了,没事。”南梦溪看南子枫面色凝重,于是说道:

  “我担心刀上有毒。”南子枫说道:

  “我看血色挺红的,应该没事吧?”南梦溪也忐忑,心里没底。

  “你有所不知,御天神那把刀是毒匕寒月刃,是把魔刀,铸成之时,就自带寒毒。”南子枫说道:

  “你,你别吓唬我啊!”南梦溪说道:

  “放心,应该没事了,寒毒没有潜伏期,发作地很快,都过这么些时候了,你还活蹦乱跳的。”南子枫说道:

  “你呀,早说,吓我一跳。”南梦溪说道:

  这时,弘基道长、白石、慕容卓去查看地形回来了,慕容卓说道:“周围安全,没发现追兵。”而后,慕容卓又对南子枫说道:“她的伤没事吧?”

  “没事,擦破点皮。”南子枫说道:

  南梦溪又看到慕容卓后背上的画轴,于是就问道:“慕容师叔,你背一个画轴做什么?”

  慕容卓闻言,看向弘基道长,而后弘基道长说道:“那就是我们冒死去见御天神的原因。”

  “什么原因,给我看看那幅画,怎样?”南子枫说道:

  慕容卓把画轴给了南子枫,南子枫把画卷打开,发现是一幅肖像画,画的是御天神。

  “哎?这不是御天神吗?”南梦溪说道:

  “嗯,看这画风和运笔,像是我爹画的。”南子枫说道:

  “没错,是你爹画的,在巴陵我们见过他,那时你们才刚离开,南阁主说是因为一个梦,什么黑暗,还有不老泉什么的,说你们吵着就要去蜀山。”慕容卓说道:

  “我没吵!”南梦溪反驳道,转而她意识到,可能是南子枫,他要跟自己去蜀山,南箫笙不同意,他就又吵又闹,只是当时自己不知道,他们背着自己吵的。于是,南梦溪把目光转向了南子枫,说道:“你吵了?”

  南子枫带笑不笑,说道:“小吵,小吵。”这句话就算是道歉了,南梦溪平白无故又惹了一身不是,让白石不高兴,怪自己不懂事。

  南子枫赶快转移话题,说道:“这,这幅画,怎么了,我爹的水平还可以是吧,画得挺像的。”

  “我们到千音阁时,你爹正在画这幅画,弘基师伯看了,让他想到了一个人。”白石说道:

  “谁呀?”南梦溪和南子枫同时说道:

  “全真教第十五代掌教,兰道元。”弘基道长说道:“光凭一幅画我也不敢断定,所以我才要见见御天神,方才在青竹坡,他也承认了。”

  “四十二年前,兰道元被孙履道和苗道一弹劾,让出了掌教之位,此后就消失于江湖,没了消息。”白石说道:

  “孙履道和苗道一弹劾他聚敛钱财,有失修道之本。”慕容卓说道:

  “更主要的原因,是他违背了全真教的宗旨,全真教主张性命双修,先修心,再修身,不倡导得道成仙之说。可是,兰道元肆意搜罗天下方术,炼丹画符,以长生不老、得道成仙为目标,这完完全全是正一派的作风。众人看清他的本心,于是一起驱逐了他。”弘基道长说道:

  “所以他要报复,弄瞎那些前辈的眼睛。”南梦溪说道:

  “是报复,也是炫耀——他们有眼无珠,识不得真神,那还要眼睛干什么。”弘基道长说道:

  “我看倒像是为了掩藏不老泉,以防别人跟他抢——长生不老,谁人不想!”南子枫说道:

  “我姐姐说过,不老泉是魔道之泉,违反自然规律那是要付出代价的。”南梦溪对南子枫说道:

  “怎么,又托梦了!”南子枫说道:

  “这是警告——相信我姐,趁早打消这种想法。”南梦溪说道:

  “我南子枫指天发誓,我要和白千羽永结同心,一起白头偕老。”南子枫见到南梦溪一板正经,于是就指天发誓。

  “你,你,有毛病,发誓就发誓,扯上我干什么。”南梦溪有点猝不及防,有点结巴了。

  “你脸红了。”南子枫转头看见南梦溪的脸真地红了,白里透红的那种,不像是发烧感冒,或者是中暑、挨冻的那种红。

  “我脸红什么,我从小到大就没脸红过。”南梦溪带着点撒娇和刁蛮的气势说道:

  “不是,你的脸真地红了。”南子枫开始担心,会不会是毒匕寒月刃的寒毒发作了?可是这也不像是病态的那种红。

  南梦溪收住情绪,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感觉不热啊,而后下意识地瞄了一眼胳膊上的伤,对南子枫说道:“我没感觉啊。”

  南子枫不放心,而后对弘基道长等人说道:“天色不早,咱们回渝都城吧,千音阁在城中有分部。”

  南子枫等人到渝都城之时,太阳才刚落山。一进城,他们就听说大夏的兵马打了败仗,朱元璋的兵马很快就要兵临城下了。

  一路上南梦溪脸上的绯红都没有退下去,可是看南梦溪的精神头确然很好,不像是生病的人。他们在街上走着,迎面走过来一个道士,道士见道士,即使派系不同,面子上也要行礼问候一声。

  这个道士与弘基等人行礼问候了一下,而后他跟南梦溪说道:“姑娘身上有血腥味,想来是受了刀伤,贫道略懂医术,可否让贫道把把脉象?”

  南梦溪看了一眼南子枫,而后南子枫说道:“好啊,好啊,辛苦道长。”南子枫一边说,一边行礼。

  就在街边摊店边上,南梦溪坐了下来,让道士号脉。道士非常认真的号脉,十足十的名医手法,他号了好一会儿,笑着说道:“没大碍,没大碍,注意伤口别发炎就行。”

  道士号脉完毕,就站了起来,准备走,这时白石说道:“道长留步。”

  “还有何事?”道士止步,说道:

  “劳烦道长为小徒瞧病,不知道长法号?”白石说道:

  “举手之劳,贫道法号一真。”道士微笑着说完,转身潇洒地走了。

  一真道人?别说南子枫,弘基道长都没听过这个名号,众人看着一真道人走远,感觉还是有点说不出的奇怪,或许是因为他超凡脱俗,与众不同?

  一真道人在街角处拐弯,然后就进了一个小巷子,令人没想到的是,独孤无敌在这个小巷子里。

  一真道人是假的,他的真实身份是神医圣手平南凹,独孤无敌拜请他给南梦溪瞧病。

  “怎样?”平南凹刚走上前,独孤无敌就问道:

  “没事,她天生冰寒体质,毒匕寒月刃的毒对她无害,可能会让他兴奋一会儿,过仨俩时辰就好了。”平南凹瞧见独孤无敌面色苍白,而后又说道:“只是你,你跟她不同,你是修炼烈火掌的,冷热相冲,这寒毒得一点点地消解,万万急不得,会伤元气的。”

  “她没事就好,咱们回去吧。”说着,独孤无敌和平南凹就离开了小巷,出城,回无极门去了。

  不日之后,汤和、廖永忠率军兵临城下,明升出降,渝都重新更名为渝州。

  御天神见到渝都大势已去,匆匆返回蜀川。

飞羽神奇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