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蚕丝雨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七章 心月狐

  独孤无敌和御天神关系匪浅,江湖人都知道无极门就是天门的组成部分,之前还有唐门,只是唐璈击杀御天神失策,而后御天神把唐门灭了,唐天豪和唐天逸避难终南山。

  蜀山是御天神的私人领地,山上戒备森严,机关陷阱都是按苗族的手法设计的,很难破解。非天门之人,要自由进出蜀山,除了无极门的独孤无敌,也就没有别人了。

  南梦溪别无他法,计划去见见独孤无敌,明知祸福难料,为了能救白练秋,她也甘冒其险。

  在千音阁的帮助下,南梦溪知道独孤无敌要去望月亭和某个人见面。望月亭在渝州城外三十里的小孤山上,南梦溪决定孤身前往,为防万一,她和南子枫约定,子时之后她没回去,再派人去接应她,期间南梦溪没有任何外援,因为无极门眼线众多,千音阁不能有大的动作,一旦让独孤无敌察觉,他可能就不去望月亭了。

  南梦溪很早就来到了望月亭,查看了周围的环境,望月亭在山顶,四周开阔,没有任何可以藏身的地方,所以想要偷听谈话,又不被发现,除非他是顺风耳,能察秋毫之声。南梦溪虽然不是顺风耳,可是在安静的环境里,听到数百米之外的谈话声她还是能做到的。

  天色渐黑,弯弯的月牙留在西侧的天空,迟迟不肯落下去。伴着天空繁星闪烁,独孤无敌来了,进了望月亭,不久之后又来了一个人,在新月的微光下,能认出他是安平日,他止步抬头看了看望月亭,看到亭里有一个人,随后就走了过去。

  独孤无敌见到安平日,说道:“你大老远跑去武夷山就只为除掉天门道人?”

  “天门道人扬言要送她进地狱?”安平日说道:

  “周延平跟我说,她的功夫不在你之下。”独孤无敌说道:

  “她不想双手染血,那就让我来杀好啦!”安平日说道:

  “二十三年前你就该干掉他们夫妇,那样就不会有今天的事儿了。”独孤无敌说道:

  “她在风林居遇险,是我的错。”安平日说道:

  “那是遇险吗,被天门老道开膛破肚,如果不是心月狐及时赶到,她哪还有命在!”独孤无敌气愤地说道:

  “那还不都怪你,要不是你的烈火掌伤了她,她的冰蚕蛊也不会发作。”安平日头脑冷静,不会像独孤无敌那样,像个火药桶似的,一点就炸,然而他字字句句一板一眼,可见愤怒已经涌到喉咙,马上就要冲到大脑了。

  独孤无敌暴脾气不能忍,抬手就要打安平日,可是刚抬起手,就停住了,不是因为他收住了暴脾气,而是他们察觉到有一个人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身后,也就三五米的距离。两个行走江湖半辈子的武林高手,被人从背后摸近,近至如此程度,传出去让人耻笑!

  独孤无敌和安平日几乎同时感觉到了她的存在,回头一看,发现是南梦溪。

  “我跟你们到底什么关系?”南梦溪坚定不移地看着独孤无敌和安平日说道:

  独孤无敌和安平日愣了半天,最后安平日说道:“故人之后,理当护你周全。”

  “我是谁——有太多的人维护我,全真教、千音阁,现在还有你们,这,这不符合情理。”南梦溪见到他们不做声,而后她又问道:“好吧,我换个说法,赫哲萨满为什么给我下冰蚕蛊?”

  “你母亲难产,正巧赫哲萨满经过,为你接生。当时青龙七宿败露,我们处境艰难,就把你交给了赫哲萨满。”安平日说道:

  “我母亲是谁?”南梦溪说道:

  “苏雪晴。”安平日说道:

  “郭淑华。”南梦溪一个字也不多说,这是在谈判。

  南梦溪并不确定朱仙镇的郭淑华是否是苏雪晴,只是现在安平日的回答与南子枫的讲述有冲突。南子枫说苏雪晴身怀六甲时,被天门道人的妻子捅了一剑,孩子死了,然而安平日说南梦溪的母亲是苏雪晴,如果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南梦溪应该不存在才对,可是事实显然不是这样,他们肯定有一个人在说谎。

  南梦溪好像是猜对了,安平日和独孤无敌面面相觑,看了好半天,而后独孤无敌问道:“谁告诉你的?”知道苏雪晴还活着的人屈指可数,而南梦溪却将绝密一语道破,独孤无敌觉得郭淑华在朱仙镇已经不安全了。

  “天意,老天让我碰上的。”南梦溪说道:“郭淑华腹部受伤,不能怀孕,所以请你告诉我,我是怎么来的?”

  “想知道真相,等事情结束了就告诉你。”安平日说道:

  其实南梦溪已经接近真相了,只是她不太愿意接受。郭淑华为了自身的安全,修改了细节。南子枫为了南梦溪的安全,修改了结局。安平日则打死不承认自己是李霄升,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是李霄升,因为慕容卓说过,青松也是太白山天绝老人的徒弟。

  “好啊,青龙七宿都二十年了,早该结束了——带我去蜀山,我去杀御天神。”南梦溪说道:

  “说什么傻话,穿锋刺都打不死御天神,你要怎么杀他,就凭你的两把短剑?”安平日斥责说道:

  “御天神有不死之身是因为不老泉,只要毁了不老泉就行了。”南梦溪说道:

  “你怎么知道不老泉?”独孤无敌惊讶地说道:

  “两个月前,我姐姐托梦告诉我的。”南梦溪说道:

  “托梦?”安平日笑话南梦溪,托梦这种事也能拿出来说,不怕让人笑掉大牙。

  “后来,姐姐没了消息,可是我却一直梦到一片黑暗,我想我姐姐是被黑暗困住了,让我去救她”南梦溪说道:

  独孤无敌很严肃,他相信南梦溪,于是他上前来到南梦溪面前,说道:“丫头,你先回去,在悦来客栈等我。”

  “孩子的话你也信,心月狐已经死了,掉进黑暗之渊,别说活人,魂儿都出不来。”安平日一边看星星,一边说道:

  “什么黑暗之渊。”南梦溪冲着安平日说道,可是安平日眼望星空,没理会她,而后南梦溪又问独孤无敌,说道:“黑暗之渊是什么,在哪里?我要去救我姐,豁出我这条命我也要救。”

  “你先回去,我们还有些事要谈。”独孤无敌说道:

  “你先答应带我进蜀山。”南梦溪说道:

  “我答应,我答应,先回去,先回去。”独孤无敌像哄小孩儿似的让南梦溪离开。

  南梦溪感觉独孤无敌怎么变得这么奇怪,她弄不清楚原因,只得先下山。本来,她想听听独孤无敌和安平日要谈什么,可是他们似乎料到南梦溪会偷听,不疼不痒地聊了两句,待南梦溪走远,他们从另一条山道下了山,南梦溪返回望月亭时,他们已经没影了。

  南梦溪慢步走在回城的路上,线索纷繁杂乱,她得分离真相和谎言。就在这时,南梦溪迎面碰上了南子枫,南梦溪问道:“你怎么来了,时间还早。”

  “不放心,实在呆不住,过来看看。”南子枫说道:“见到独孤无敌了吗,谈得怎样?”

  “啊,有点意外。”南梦溪说的意外指的是安平日和独孤无敌也在保护她,并且极力隐瞒南梦溪的身世,想要把水搅得更浑。

  南子枫不这么理解,他认为这意外指的是谈话进行地不顺利,于是他说道:“发生了什么事,没见到独孤无敌吗?”

  “见到了,没发生冲突,而且还有点意外收获。”南梦溪说道:

  “你不会又生我的气了吧?”南子枫担心谎言被拆穿,有点忐忑地说道:

  “安平日应该不是李霄升,因为他不够冷,不够恨绝,虽然一剑劈死了天门道人,可是看起来还是不太像。苏雪晴受伤是真,然而孩子应该没有死,赫哲萨满保住了母女,并把女婴给了青松。”南梦溪知道南子枫说谎是出于关心,所以她也不能责怪他。

  “其实,没有人知道全部的真相,真真假假的,无非都是出于安全方面的考量。”南子枫说道:

  “刚刚挺意外的,独孤无敌对我的态度,跟你如出一辙。”南梦溪说道:

  “此话怎讲,他跟你又不是亲戚。”南子枫说道:

  “在大都你用霹雳弹丢我,在重阳宫他用烈火掌打我,不久之后你们的态度都是一百八十度大调转,突然变成呵护,就好像我是你们的心肝宝贝一样。就刚刚,你做梦都想不到,独孤无敌跟我说话有多温和,就跟哄小孩似的。”南梦溪说道:

  “青龙七宿的关系十分微妙,唐璈老爷子也把我当亲儿子看,对我是不偏不依,给唐天逸买什么,就给我买什么。”南子枫说道:

  “独孤无敌让我去悦来客栈等他,你的意思是,我照做?”南梦溪说道:

  “先去,我多找几个人潜伏悦来客栈,以防万一。”南子枫说道:

  “你知道心月狐吗?他们今晚谈到了她。”南梦溪说道:

  “这像是一个代号,我不知道她是谁。不过江湖上有一个关于她的传言,二十多年前,青龙七宿败露前夕,重阳宫掌门虚谷子,也就是青松的师傅,他收到了一封信,信的落款就是心月狐。信中警告,朝廷将要围剿青龙七宿,让他们早作安排。有些人抱有侥幸心理,不愿意功亏一篑,于是让虚谷子拿出信件,可是虚谷子说信已经烧了。”南子枫说道:

  “龙门镖局不相信虚谷子,这是他们被灭门的原因吗?”南梦溪问道:

  “不完全是,当年龙门镖局是最先公开身份,批驳天门残暴的门派。所以,朝廷围剿令一下,他们是首当其冲,正一派也趁机落井下石,最终导致了龙门镖局被灭门。”南子枫说道:

  “正一派为什么心甘情愿做朝廷的刀斧手。”南梦溪说道:

  “因为名利,他们想以此获得朝廷的重视,和全真教分庭抗敌。”南子枫说道:

  南梦溪到了悦来客栈,没想到,刚过午夜,独孤无敌真得来找她了,而且是只身前来,还乔装了一番。

  南梦溪询问了更多心月狐的事,独孤无敌告诉说,心月狐是他们对那个人的称呼,直到数月前才知道她的名字叫白练秋。

  她的武功登峰造极,全盛时期的李霄升在她面前都走不过十招。当时,李霄升正在执行青龙七宿计划,虽说只是比斗了一场,但李霄升心里还是忐忑,于是就把这一情形告知了独孤无敌。独孤无敌调查她的底细,却什么都查不到,直到她自己现身在独孤无敌面前,独孤无敌感觉到她似乎并无敌意,于是就将心月狐这个名字给了她。

  在此之后,心月狐就再也没有现身过,唯一值得一提的是虚谷子所收到的那封信,虚谷子靠近烛火,刚看清信的内容,信纸就自己烧着,化为灰烬了。

  心月狐消失江湖二十余年,直到数月前,她来到无极门,来确认一件事,独孤无敌才认出她是二十年前的心月狐。

  在望月亭南梦溪偷听独孤无敌和安平日的谈话,那时她就明白,他们口中的心月狐是白练秋。

  “姐姐来确认什么?”南梦溪问道:

  “来确认御天神的秘密。”独孤无敌说道:

  “不老泉?”南梦溪说道:

  独孤无敌点点头,而后说道:“她问我青龙七宿计划的真实原因,我把事情原委都告诉她了。”

  “什么事?”南梦溪问道:

  “御天神的秘密我从一开始就参与了,是我告诉了他不老泉的传说,之后他就孜孜不倦地找了十年,最后是赫哲萨满领路,到了蜀山,找到了不老泉。赫哲萨满把不老泉的诅咒讲得很清楚,任何违反自然规律的行为,都将付出代价,接受洗礼的人都将受到诅咒”独孤无敌说道:

  “诅咒?”南梦溪惊讶道:

  “御天神特意把我叫到了蜀山,我不相信诅咒,可是我相信赫哲萨满,他劝阻必有他的理由。我也劝御天神不要下去,可是他不听,还对我表示失望,说枉我们志同道合,相识一场,还说我们努力修行是为了什么,不就是长生不老吗。最后,赫哲萨满让他如愿,为他主持了洗礼仪式。起初没什么异常,可是一个月后,不老泉的副作用就出现了,御天神开始躁动不安,渐渐地他就想杀人,他努力的压制,可是他越压制想杀人的冲动就越强,他命人找赫哲萨满,而赫哲萨满早已不知去向,他忍无可忍,杀了一个手下,而后他整个人立即就轻松了,好像解脱了一样。”独孤无敌说道:

  “不老泉的诅咒——嗜杀成性。”南梦溪问道:

  “如果这就完了,那还叫什么诅咒。嗜杀之性是周期性的,每个月月圆那几天,都会来一次。”独孤无敌说道:“他跟我说过,杀性涌起之时,见谁都想杀,你会不由自主地想象他被杀的情形,一剑锁喉,一掌劈死,只要见了血,嗜杀之性马上就会退下去。”

  “不老不死的代价!”南梦溪说道:

  “不老泉让他变得残暴——如果当年我再稍微坚持一下——每每想到那些惨死之人的面孔,我就后悔不已,我就心如刀绞。”独孤无敌说道:“所以,所以我要策划青龙七宿,期望有朝一日,有人可以杀了他,结束这场噩梦。”

  “值此之时,江湖上出现了一个剑法狠绝的李霄升,于是你招募了他?”南梦溪说道:

  “是,我们一起筹划青龙七宿,只是没想到元朝廷出面干预,青龙七宿被迫放弃。值得庆幸的是,朝廷遏制御天神对外扩张,将其限定在蜀山一隅。在此之后,我回到渝州,穷尽心血壮大无极门,即使日后风云突变,我也能力挽狂澜。”独孤无敌说道:

  独孤无敌和御天神是在三十多年前相识的,他们谈到得道成仙,那是一拍即合,只是独孤无敌认为得道之法是练气,而这种传统的修身之法御天神非常不屑,认为它太慢。此外,独孤无敌认为得道不一定是在今世达成,修为须一世一世地积累,而御天神笃定此生必须得道,因为下一世,修为就要从头开始。为了能早日成仙,御天神是穷极各种手段,搜罗天下方术,可是这些方术在正派眼中都是邪术,是坠入魔道、万劫不复的开始。

  白练秋在南梦溪心中是无比强大的,她怎么可能掉到黑暗之渊去了呢。御天神真的有那么厉害,能把白练秋打入黑暗之渊?

  “黑暗之渊是什么,在望月亭不肯告诉我,现在能说了吗?”南梦溪问道:

  “蜀山底下有个洞窟,洞窟奇异,没人知道有多大。黑暗之渊在洞窟的底层,一块破碎的峭壁就是它的入口,里面是无穷无尽的黑暗,大喊一声,连回音都没有,十足十的死地。”独孤无敌说道:

  “我姐姐很厉害,怎么可能被御天神打进黑暗之渊呢?”南梦溪说道:

  “她是被算计了,御天神利用地窟中的机关暗道,引洪水把她冲进了黑暗之渊,为了彻底绝了她的生路,还不待洪水流尽,他就炸毁了暗道,把底层出口全都封死了。目前已知的出口就只剩上层的思过台,那是个惩戒门徒的地方。”独孤无敌说道:

  “天呀,我姐姐怎么会犯这种错误。”南梦溪惊讶道:

  “心月狐知道不老泉的诅咒,她去蜀山就是为了将二十三年前的错误结束,却不成想遭了暗算。”独孤无敌说道:

  “带我去黑暗之渊,或许我可以为姐姐指出一个方向,找一条回来的路。”南梦溪说道:

  “一个月后,蜀山要举行祭祀活动,届时蜀山会对苗族开放三日,你有机会混进去。”独孤无敌说道:

  “我需要一套他们的衣服。”南梦溪说道:

  “不行,苗族人身高都偏矮,你比她们高半头,一看就知道不是苗族女子——得去找找周延平。”独孤无敌说道:

  “易容?”南梦溪说道:

  “洛尚离。”独孤无敌说道:“你们的身形相似,虽然年纪比你大,但这不成问题。”独孤无敌说道:

  “我跟洛尚离有仇,你让我扮她,这行吗?”南梦溪说道:

  “这你放心,安平日已经行动,有结果后会有回音。”独孤无敌说道:“明天周延平就会到这,你要认真地学,一丝一毫都不能差。”

  次日午时,周延平以他自己的面目来到客栈,因为南梦溪见过南子枫假扮的冒牌货,所以她很容易就确定了周延平的身份。

  周延平认真教受,从琵琶曲,到剑招路数,甚至口头禅,该教的他一样都不放过,简直就是要再打造一个一模一样的洛尚离。周延平还嘱咐说声音是最难办的,不好模仿,让南梦溪少说话,能不说就不说,最好装哑巴。

  南梦溪是个真诚的姑娘,从未想过不做自己会怎样。所以,她学得很不顺利,甚至连走路都不会了,死板直愣,就像牵线木偶。

  周延平看到南梦溪走路的姿势惨不忍睹,无奈地抚着额头,失望地说道:“行行,歇会吧。”

  “怎么,不像吗?”南梦溪说道:

  “洛尚离走路是有点带猫步,可是也没你那么夸张啊。”周延平说道:

  “我们的时间不多,还有别的办法吗?”南梦溪说道:

  “不是你不用心,而是你压根儿就没把自己当成洛尚离。”周延平说道:

  “一旦在蜀山撞上怎么办,我这个冒牌货,岂不一眼就被人认出来。”南梦溪说道:

  “这个你放心,到时洛尚离会被关进大牢,你会是唯一的洛尚离。”周延平说道:

  “哦!这样,这样我就放心多了。”南梦溪说道:

  周延平为了让南梦溪习惯角色,就把南梦溪扮成了洛尚离,然后他变成安平日,带着她去逛街。

  南梦溪顶着别人的面孔,真得浑身不自在,似乎每个人都在盯着自己看。周延平在旁边说道:“平常心,平常心,在乎别人干什么!”

  南梦溪开始渐渐习惯,只是除了面孔以外,哪哪都不是洛尚离。周延平和南梦溪一起逛街,倒是喜不自胜,笑着说道:“南子枫没什么了不起,他可以和你一起逛街,我也可以。”

  南梦溪惊疑,说道:“怎么,我不是洛尚离吗?”

  “是是,你是洛尚离。”周延平说道:“只是,你知道她走路为什么会扭腰吗,因为她的脊椎受过伤,从山崖上掉下来摔的。”

  “被人推下来的?”南梦溪问道:

  “自己跳下来的。”周延平说道:

  “为何?”南梦溪问道:

  “为了活命?”周延平说道:

  在天门,能活到今日的有谁不是几经生死。南梦溪得知洛尚离的经历,对她又有了新的认识,渐渐地由提防变成同情、谅解。

  周延平告诉南梦溪说,洛尚离是门主,有独立权限,相当于一派的掌门,主要掌管药材生意,经常和药王谷打交道。

  安平日经常外出,从事刺杀活动。在天门,安平日和洛尚离同属天门十二士,他们的关系还算可以。

  南梦溪扮成洛尚离离开渝州,赶奔蜀山,一路上周延平又多加指正,到蜀山时,已经有八分像了。

飞羽神奇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