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蚕丝雨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九章 不老之源

  独孤无敌封锁了御天神的死讯,暂时接管天门。

  南梦溪晕倒了,几个时辰之后从梦中惊醒,并从石床上坐了起来,冷静了一下,发现南子枫坐在她旁边。在南梦溪昏睡期间,南子枫寸步不离,不许任何人单独靠近她,尤其是无极门的人。

  南子枫看到南梦溪做恶梦,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待到南梦溪醒了,还在直愣地看着她。

  “你怎么了,这么看着我——还是说我怎么了。”南梦溪说着,看了看身上,发现自己穿的依旧是那件被血染红的衣服。

  “你做梦了?”南子枫镇静一下,说道:

  南梦溪松了口气,又躺下了,说道:“一场厮杀。”

  “你和御天神?”南子枫说道:

  “不,是别人,不是我。”南梦溪说完,眼睛看着石室屋顶好一会儿,故作冷淡地道:“子枫,我们死了多少人,我师父还活着吗?”

  如果南子枫没记错,这应该是南梦溪第一次叫他的名字,以前都是直接喊“哎——”,语气还有点刁蛮,现在听到她喊自己的名字,心里感觉好奇特。南子枫听完南梦溪的话,说道:“放心吧,你师父他没事,慕容卓伤得有点重,得修养一段时间。只是安平日和弘基道长——”

  南梦溪见到南子枫不语,知道他们是阵亡了,而后说道:“我知道了。”

  “梦溪,你的衣服上有好多血,起来去洗洗吧。”南子枫说道:“独孤无敌派人过来要帮你换衣服,我没让。”

  南梦溪闻听,从床上坐了起来,说道:“为何?”

  南子枫沉默一会儿,说道:“我不放心。”

  南梦溪看到南子枫的腿绑着木条,而后说道:“你的腿残了?”

  “你就不能说点好话,残了还怎么背你去洗澡?”南子枫说道:

  “哎,不用,我身体好着呢。”南梦溪说着,从床上站了起来,迈开步就往外走,腿脚平稳有力,一点病态都没有。

  “哎,别走那么快,回来扶我一下。”南子枫喊道:

  走到门口的南梦溪又返回来,扶着南子枫的胳膊,一步一步地往外走,南子枫还故意把步伐放慢,一瘸一拐的。

  南梦溪扶着南子枫,刚走到通道拐角,石室门口另一侧拐角就露出一个普通侍卫的身影,看着他们拐弯走远。

  南梦溪知道白石、慕容卓还活着以后,最为挂念的就是白练秋了。南梦溪很少到地面上去,大部分时间都坐在黑暗之渊前面,等白练秋回来,南子枫跟随他爹爹离开蜀山去成都,南梦溪也只是到上面送了送。南子枫再三请求南梦溪跟他们一起离开,南梦溪坚定地拒绝。

  南梦溪拿着白羽剑在黑暗之渊入口一连等了十几天,她心焦难耐,对着黑暗大喊:“姐,你回来啊——”声音被黑暗吞没,一点回音都没有。

  这时,南梦溪察觉到有人来了,回头一看,是独孤无敌,脸色沉默,好像不是很开心,他走上前,说道:“她,还没回来?”

  “嗯。”南梦溪擦了擦眼角的泪珠,点点头。

  独孤无敌和南梦溪一起看着黑暗,这时独孤无敌说道:“你昨晚又做梦了。”

  “做了。”南梦溪眼望黑暗,回答地很坦然。

  独孤无敌闻听,微微地点了点头,眼里突然出现泪花,而后伸手到南梦溪背后,一用力,把南梦溪推进了黑暗之渊。

  独孤无敌还没来得及伤心,只见两个身影从下面飞了上来,独孤无敌吓了一跳,后退了两步。

  原来是白练秋,她抱着南梦溪飞出了黑暗之渊,落到了洞口之外。她二人都盯着独孤无敌,想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做。

  “为什么?”南梦溪开口说道:

  独孤无敌整个人极其消沉,踉跄了两步就靠在了背后的岩壁上,呼吸急促,而后眼泪就下来了。独孤无敌在南梦溪心中就是铁骨铮铮的英雄,没想到他居然落泪了。

  独孤无敌的情绪很快平静,而后说道:“天意,天意啊——不老泉的诅咒,你很清楚,噩梦就是开始。”

  白练秋闻听独孤无敌之言,而后说道:“御天神死了?”

  白练秋见到独孤无敌不言,而后看向南梦溪,南梦溪说道:“我杀了他,我没选择,南子枫把我扔下去的。”

  南梦溪说着就哭了,而后白练秋就抱住了她,她们拥抱在一起,白练秋安慰道:“没事,没事,你还真相信那是魔道之泉啊。”

  南梦溪听到白练秋的话,松开了白练秋,不解地看着白练秋,哽咽着,委屈地说道:“你说的。”

  白练秋闻听,微笑了一下,而后转向独孤无敌,严肃地说道:“独孤掌门,我很理解你的心情,千羽不是御天神,我有充足的理由向你保证,她不会有嗜杀之性。”

  “丫头,是我冲动了,对不住你。”独孤无敌说道:

  “没事,没事。”南梦溪还是有点哽咽,而后继续说道:“我是做梦了,可是梦里没有我,是别人。”

  这时,白石到了,听到有人说话,走过来一直问怎么了。独孤无敌性子孤傲,他不好说,而后南梦溪告诉说道:“没事,没事,姐姐回来了,我高兴。”随后,众人就离开黑暗之渊,离开地宫,去了地面。

  白练秋回来,让南梦溪无比高兴,一天到晚和白练秋形影不离。此时,白练秋和南梦溪背对不老泉,坐在一块石头上,潭水离她们很近,伸手就能够到。

  “姐,黑暗之渊里真的什么都没有吗?”南梦溪说道:

  “有一种物体混混沌沌、无边无际、无象无音、浑然一体,早在开天辟地之前它就已存在。”白练秋说道:

  “我知道,是“道”。”南梦溪说道:

  白练秋笑了一下,说道:“是黑暗,早在宇宙有了光之前,它就已经存在,虽然被光分割,可是它们之间依旧存在关联。”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我没听懂!”南梦溪风趣地说道:

  白练秋笑了,而后说道:“这不需要懂——黑暗远比光更加古老。”

  黑暗之渊很大,却不是无限大,它有底,只因很深,人落入其中就会摔得粉身碎骨而死。白练秋被困其中,没能顺利出来,是因为里面有奇门遁甲,这些白练秋不想告诉南梦溪,所以就说了一些玄之又玄的东西。

  南梦溪本来不想再到不老泉边,因为忌惮,虽然白练秋说南梦溪不会发疯,可是她自己还是有些忐忑。白练秋见到南梦溪整日乐呵呵,却决口不问不老泉之事,担心久而久之会憋出病来,于是就带着她来到不老泉边,打算告诉她真相。

  “姐你带我来这,是想告诉我什么?”南梦溪怯怯地问道,她担心会有不好的结果。

  “我想告诉你一段历史。”白练秋说着,从怀里取出了一个夜明珠,递到南梦溪身前。这个夜明珠不发绿光,而是白光,在这烛火明亮的洞窟里,白光都清晰可见。之后,白练秋又说道:“你说过,你总是做一个梦,梦见一场厮杀。你问我为什么,答案就在这下面。”

  白练秋说着,看向不老泉,意思是不老泉下面有恶梦的起源。南梦溪接过夜明珠,脱掉鞋袜和外衣,就跳下了不老泉。

  南梦溪往下潜,泉水似乎也不深,在十多米的地方,在夜明珠的照明下,南梦溪发现好像到底了,而且有什么东西。

  再往下潜,南梦溪就看清楚了,那东西是尸体。尸体保存的十分完好,没有腐烂,面容栩栩如生,它们有的躺着,有的趴着,有的坐着,且背靠在角落里。南梦溪把夜明珠靠得更近,发现这些尸体的体征和容貌与人一样,只是五官特征略显不同,肯定不是中原人。

  南梦溪肺部的氧气快用光了,本来还想多看看,数数有几具尸体,现在只能往上游,总不能淹死在泉水里吧。

  南梦溪出了水面,两手趴在岸上深呼吸了两下,而后说道:“原来,原来不老泉是座坟墓!”

  南梦溪说完,一纵身上了岸。这时,白练秋说道:“知道蜀川的苗族为什么要祭拜蜀山吗?”

  “为什么。”南梦溪说道:

  “因为蚩尤在这里伏杀了一批天人。”白练秋说道:

  “天人?”南梦溪惊讶道:

  “他们来自昆仑,蚩尤在这里杀了他们,把尸体扔进了这潭水之中。”白练秋说道:

  “不老泉的诅咒是因为他们的憎恶?”南梦溪说道:

  “嗜杀之性是人体的排异反应,消除排异,就意味着衰老。这二十多年来,御天神肯定不止一次下过不老泉,衰老和杀戮显然他选择了后者。”白练秋说道:

  “你是说御天神本来也是有选择的,只是他不愿意放弃青春?”南梦溪说道:

  “不是青春,是死亡,他惧怕死亡。”白练秋说道:“他看到你从不老泉里出来,愤怒中更多的是恐惧,所以才要杀你。”

  “道门有多少人炼丹寻药,只为长生不老,到头来不都是虚耗了一生光阴。”南梦溪稍有感慨,更多的是愤闷。

  “不老泉!原本是想留个怀念,现在看来没有必要了。”白练秋说着,用指甲划破食指,将两滴血滴在了泉水中。

  两滴血散成血丝,最后融尽。不老泉下面,天人的尸体因为这两滴血的融入,而快速消解,变成了骷髅。天人,死而不腐,历时数千年,如此之强的生命力,因为白练秋的两滴血而消散了,可见白练秋的血脉比天人更加古老。

  南梦溪没太懂白练秋的话,用手拨了两下泉水,而后说道:“姐,我们把不老泉毁掉吧,免得再害别人。”

  “已经不在了,他们已经安息了。”白练秋说道:

  “啊?”南梦溪很惊讶,趴在水面上,拨弄着泉水,往下看。不多时,南梦溪缩回身体,而后说道:“姐,你为什么不再怀念他们。”

  白练秋转过头,看着南梦溪,微笑着说道:“因为还有你呀!”

  “我?我又不是天人。”南梦溪刚落下话音,转而又想到了什么,看了一下自己的指尖——自己的身世,难道?于是,南梦溪说道:“天人也会爬墙吗?”

  白练秋闻听,笑了,说道:“他们哪儿会——你是人,只是有点特别。”

  “我梦到的厮杀,是祖先要我复仇?”南梦溪小心翼翼地说道:

  “哪里,那不过是一段被人遗忘的历史罢了。”白练秋笑着说道:

  “哦。”南梦溪说道:

  独孤无敌接管蜀山,就解除了封山令,让蜀山对外开放。蜀山山顶有部分土地能满足耕作条件,独孤无敌不想让那些土地继续荒芜着,就租给了山下的老百姓。

  慕容卓伤得很重,经白练秋的治疗,不日之后就能下床走动了。慕容卓伤势好转,白石决定离开蜀山,去往成都,和南箫笙会面。

  临别之时,独孤无敌特别嘱咐南梦溪说道:“洛尚离看到南子枫把你扔下了不老泉,一定能猜到你已经复活,凡是碰了不老泉的人都会有嗜杀之性,这正是她的报复。而事实上,她做梦也想不到,你对泉水免疫——虽然我还不太理解这个词儿,总之不老泉接受了你。一旦让洛尚离知道这个情况,她可能会继续伤害你,伤害你身边的人。”

  白练秋把不老泉的起源也告诉独孤无敌了,“免疫”一词正是白练秋说的。当时,白练秋见到独孤无敌不理解什么是免疫,废了好半天口舌,才将就着把意思表达清楚,让独孤无敌理解。

  南梦溪闻听独孤无敌的嘱咐,回应道:“我知道了,我会加倍小心的。”

  “如果有可能,我们就干掉她。”白练秋话语中略带强硬,有点不像她的风格。

  独孤无敌略显惊讶,说道:“没想到,你也会说这种话。”

  “跟你学的。”白练秋说道:

  孤独无敌被逗笑了,而后恭送她们以及白石和慕容卓,说道:“一路保重。”

  “你也保重。”南梦溪说道:

  白石、慕容卓,以及南梦溪和白练秋,一行四人,日行夜宿。因慕容卓有伤在身,他们走地并不快,该休息就休息。在云梦岭,他们坐在树下,躲避中午的太阳。这时,白练秋闻到,在树林里吹来的一阵风里,有血腥味。

  “怎么了?”南梦溪见到白练秋将目光转向树林里,于是就问道:

  “血腥味。”白练秋说道:

  南梦溪闻听,而后静心凝听,她听到了琵琶声,时而舒缓,时而急促,是音波功。南梦溪觉得是洛尚离,于是就告诉白练秋说道:“有琵琶声。”

  “琵琶声?”慕容卓说道:“冤家路窄吗。”

  “我们走吧,最好不要见面。”白石说道:

  众人闻听白石之言,随即起身,继续赶路。他们不想碰上洛尚离,可是事与愿违,他们刚转过一道弯儿,正好走了个照面。洛尚离一行人中,有两人南梦溪见过,他们是双刀客屠穹、钩镰剑方胜。

  白石见到洛尚离,拔剑就冲了上去,并且叫喊道:“我杀了你。”

  洛尚离琵琶一横,拨动琴弦,音波立时就把白石弹了回来,白石捂着胸口喘粗气。

  洛尚离高兴地说道:“不老泉的诅咒,专挑亲近之人下手,你不杀她,她就杀你。”

  洛尚离笑着,给白石等人让路,进了树林。这时,慕容卓来到白石旁边,说道:“师兄,演地有点过了吧。”

  白石闻听,直起腰,粗气也不喘了,说道:“这是个死结,能唬弄过去最好——”

  “如果唬弄不过去呢?”慕容卓说道:

  白石闻言,没做声,继续往前走。

飞羽神奇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