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蚕丝雨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一章 无极门血战

  无极门山峦起伏,风景秀丽,这还是南梦溪第一次到无极门,她的到来令独孤无敌十分高兴。

  南梦溪不是很明白,独孤无敌已经夺得蜀山,为何此时回到了渝州,蜀山群龙无首,就不怕出乱子吗?

  独孤无敌不怕出乱子,因为他已经放弃了蜀山。不老泉已经失效,蜀山失去了秘密,就失去了价值。

  另外,还有一个客观原因。御天神死后,独孤无敌收编了天门的大部分势力,却有一个人无法招降,他就是孙尚乾,因为他是三军统帅,手握十万重兵。

  御天神活着时,孙尚乾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现在御天神死了,他就一人独大了,试问他还有什么理由向江湖低头呢。

  前段时间,御天神的不死之谜闹得江湖沸沸扬扬,孙尚乾作为天门十二士的元老,不会不感兴趣。

  蜀山一无天险,二无兵勇,一旦孙尚乾发兵围剿,独孤无敌很容易成为瓮中之鳖。为避窘境,独孤无敌选择回到渝州无极门。

  不日之后,蜀山传来消息,孙尚乾带领黑风骑进入蜀山,留守人员稍有损伤,现已全部退入峨眉山。

  孙尚乾比御天神更大胆,更疯狂,他不但要自己不老不死,还要让黑风骑变成不死军团,他要踏平九州,挑战天道。

  独孤无敌深谋远虑,南梦溪在无极门让他很高兴,可是他依旧不赞同南梦溪呆在无极门,想让她趁早回渝州城,最好是回终南山。

  “为什么,这里不安全吗?”南梦溪说道:

  “前些日子,我接到了密报,孙尚乾带领黑风骑攻入了蜀山。”独孤无敌说道:

  “这不是你早就预料到的事吗?”南梦溪说道:

  “蜀山又不是什么战略要地,他占领蜀山肯定是为了不老泉。御天神不死之谜,他肯定感兴趣。”独孤无敌说道:

  “可是不老泉已经失效了。”南梦溪说道:

  “正因为这样,我才担心,他得到不老泉,却未得不死之身,他肯定会想是我做了手脚,一旦他发兵渝州,无极门就危险了。”独孤无敌说道:

  “渝州城驻军三万,汤和、廖永忠所率各部,也有六七万人,足以对孙尚乾构成威胁。况且我姐姐已经前往川南,助汤和攻打宜宾县。”南梦溪说道:

  “川南?这谁告诉你的?”独孤无敌惊讶,而后又自言自语道:“难道是我的消息有误吗?”

  南梦溪看到独孤无敌满脸惊讶,迟疑地说道:“怎么,有问题吗?南箫笙告诉我的。”

  “千音阁,南箫笙?”独孤无敌思索着,而后他的眼神一亮,似乎是想明白了,可是脸上的疑惑却没消退,而后他说道:“南箫笙为什么要骗你呢,汤和的军队明明不在川南,他绕过成都,一直都在往北行军,似是要取汉中,以策应从关中出发,经蜀道而来的冯胜各部。这一点,千音阁绝对不会搞错。”

  “啊?你的意思是南箫笙说谎,可是为什么呢,我姐姐又去了哪里呢?”南梦溪说道:

  “这也没什么,南箫笙心怡苏雪晴,再怎样也不至于害你。”独孤无敌说道:

  “也是,明天我就回城里,问问他,我姐姐到底干什么去了。”南梦溪说道:

  独孤无敌杂事缠身,不能总陪着南梦溪闲逛,于是他就让身边的穆博青带着南梦溪四处游玩。

  “这几天我可得了个好差事,净陪着你闲逛了。”穆博青说道:

  “听起来,你好像不愿意。”南梦溪说道:

  “哎,求之不得,只是——”穆博青说道:

  “只是什么?”南梦溪说道:

  “只是游玩也得有个好心情嘛!烦心事一大堆,眼前的风景都不好看了。”穆博青说道:

  “什么烦心事,能跟我说说吗?”南梦溪说道:

  “嗨——都是无极门的杂事。”穆博青说道:

  “你是说孙尚乾的大军?”南梦溪说道:

  “这只是一方面,我们更担心的是黑风骑,他们个个身壮如牛,身披铁甲,配备千里良驹,可日行八百。”穆博青说道:“你说,这要搞个突袭什么的,那不是家常便饭吗。”

  “渝州城有三万守军,我们可以向他们求援。”南梦溪说道:

  “这你倒不用担心,无极门是渝州城的门户,早在十年前就已经设立了烽火台。”穆博青说道:

  “黑风骑如狼似虎,明天我不回渝州城了。”南梦溪说道:

  “哎,别。”穆博青立即反对,道:“这让掌门知道,还不得拔了我的皮,你还是回渝州城去吧。”

  “没事,你是独孤掌门的心腹,不会把你怎么着的,至多骂几句,就骂几句,男子汉大丈夫,挨几句骂,没事的,噢?”南梦溪哄着穆博青,让他别送自己走。

  “我们为奴为仆,没你金贵,一旦你有个三长两短的,掌门不得一掌劈了我们!”穆博青说道:

  “哎哎,你这话什么意思。”南梦溪说道:

  “我没说啊,我什么都没说,你别多想。”穆博青感觉刚才的话有些不妥,打算不认账。

  “你不说,真的不说?不说也罢,反正我都习惯了。”南梦溪心中不悦,转身背对着穆博青。

  “哎哎,其实也没什么,你就是应该喊掌门一声叔叔,仅此而已,真的真的。”穆博青说道:“记得你离开蜀山那天,掌门显得特别空虚沉郁,自言自语地说:‘如果她能叫我一声叔叔,该多好。’真的,真的,我敢指天发誓,再无其他。”

  “是这样吗,其实我是伴着流言蜚语长大的,不少人都说我是青松的私生女。”南梦溪说道:

  “江湖流言,管它做什么,有人还说我是掌门的干儿子呢?”穆博青说道:

  “那你是吗?”南梦溪话语一转,问道:

  穆博青被问得很尴尬,随意应和着,道:“流言,流言。”

  月黑风高,还没等到第二天,黑风骑就来了,他们没有攻正门,而是从后山断崖下爬了上来,即使早有防备的无极门,还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烽火汹汹燃烧,从渝州城出发的三千骑兵,在半途被一百名黑风骑拦截,迟迟不能进前。

  黑风骑全副武装,连马匹都带着铁甲。他们每十人一队联合推进,林靖天手握霸王枪,左突右攻,枪枪夺命,再加上胯下黄骠马,任谁都拦不住。

  无极门上下奋勇抵抗,南梦溪本来就痛恨黑风骑滥杀无辜,现在遇上了,就想杀他们个片甲不留。有人见到南梦溪的白羽剑能击穿黑风骑的铁甲,于是就和她组合在一块,协助她杀敌,有时甚至他们会用自己的命换取杀敌的机会。

  林靖天看到了殊死抵抗的南梦溪,于是冲着不远处的一个黑壮汉,喊道:“黑熊,去给我抓活的。”喊完,他就带着人去抓独孤无敌。

  无极门死伤无数,独孤无敌期盼的援军迟迟不到,他粗略估计了一下黑风骑的人数,发现不足两百,于是料想援军肯定是在青竹坡被拦截了。

  独孤无敌看到门徒所剩无几,无奈之下,敲响晨钟,往密林撤退,那里山路崎岖,荆棘丛生,战马进不去。

  南梦溪虽然听到了钟声,却不知道是何意,旁边倒地的一个兄弟,胸口被铁枪捅了个透明窟窿,口吐鲜血,说出“撤退”俩字,就窒息而亡了。

  事实上,即使南梦溪知道是撤退的信号,她也走不了,不断退走的无极门门人,让黑风骑能腾出空儿,都朝着南梦溪围了上来。

  南梦溪的强大令黑风骑惊讶不已,不断打破他们的认知。普通人被战马撞飞,必定五脏具裂,吐血而亡,而南梦溪呢,不但不死,还能站起来,继续反抗。在黑风骑看来,南梦溪似乎不是血肉之躯,怎么打都不死,而且还力大无穷,连绊马索都能挣断。

  南梦溪再如何强大,也敌不过车轮战,在她筋疲力尽之时,有人在背后偷袭,一铁棍打中了脖颈骨。此人没有手下留情,铆足了力气,把南梦溪打飞了十几米,这也就是南梦溪,换了别人,脖子早就断了,哪还有命在!

  这一击,让南梦溪没能再站起来,趁此时机,黑风骑奔上前,用铁枷锁住了她的手腕、脚腕,怕她醒来后挣脱,又用铁链捆住了臂膀和膝盖。

  追赶独孤无敌的林靖天,到了密林边,发现山坡崎岖,战马根本进不去,他也派了一队人进去,却都没能出来,于是开始骂阵,冲着林子里喊道:“独孤无敌,想你英雄一世,也做起了缩头乌龟,是英雄的,就出来,和老子一较高下。”

  其他人也开始骂阵,黑风骑粗野糙悍,什么难听骂什么,林靖天喊得那几句与之相比,都是文明话。

  黑熊骑着高头大马,一只手拿着大刀,另一只手拎着晕死的南梦溪,来到林靖天旁边,将南梦溪扔在地上,说道:“这小娘们儿,彪悍地惊人,杀了咱们不少弟兄。”

  林靖天看了一眼被丢在地上的南梦溪,而后用霸王枪的枪尖戳中锁链,把南梦溪挑了起来,南梦溪挂在霸王枪的枪尖上,轻飘飘的就像一片树叶。

  林靖天举着南梦溪,冲着林子里喊道:“独孤败将,出来吧,告诉我不老泉到底在哪儿?”他一边喊着,还一边将霸王枪晃荡两下,生怕独孤无敌看不到枪头上挂着的南梦溪。

  林靖天等了很久,林子里静悄悄一片,什么回音都没有。这时,有人策马而来,对林靖天说道:“大哥,援军到了。”

  林靖天心有不甘,策马离开,一边走,一边喊道:“独孤小儿,想要她的命,就跪着去成都求我。”

  启明星如苍天的眼睛,闪动着眸光,注视着林靖天离开山道,注视着黑风骑撤离无极门。

飞羽神奇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