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蚕丝雨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二章 苍天之怒

  黑风骑不只劫财,他也劫人,而且专挑年轻力壮的抓,抓了之后补充兵员,经过训练或者变成黑风骑成员,或者被淘汰,淘汰的方式就是死亡。无极门一役,被掳走的不只南梦溪一人,粗略估计一下,有二十几号,而且还有七八岁的孩子。

  黑风骑无时无刻不在寻找可造之才,他们把相中的人打晕,跨到马脖子上,带出渝州。这次抓走的人算是少的,因为后面有渝州城的追兵,多了他们也带不走。

  南梦溪醒来,头晕目眩,全身上下哪都疼。南梦溪依然被铁枷铁索结结实实地捆着,而且还被装到了囚车里,囚车是寒铁打造的,万难击破。

  被抓的其他人,被铁索锁着一只手,连成一串,后面有个大刀兵驱赶着,看谁累瘫了,走不动了,直接挥刀砍死,锁枷也不打开,直接将手臂斩断,临近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被吓得一闭眼,看着血淋淋的手臂挂在铁链上,流着眼泪,却不能哭出声。

  大刀兵杀完人,不感到罪恶,而且还喊道:“想脱离枷锁吗,看到没有,唯一的办法就是死——”

  独孤无敌重整旗鼓,联合千音阁营救南梦溪。刘继隆是文官,无权调兵,可是面对南箫笙的求援,他把渝州城五百衙役,全都交给南箫笙,任他调遣。

  从渝州到成都,无极门和千音阁拦截囚车十几次,却都没成功,而且伤亡惨重。唯一的收获就是,让林靖天意识到了南梦溪的重要性,间接地保护了南梦溪——好诱饵,不能让她死掉,死掉就没价值了。

  成群结队的人为救南梦溪而死,让南梦溪的情绪极度失控,嘶吼着让他们快点走,别来送死。为了防止她自杀,大多时间,她都被迷晕,处于昏睡状态。

  孙尚乾从蜀山回到成都,积极备战。林靖天押着俘虏回到成都,孙尚乾见到他,第一句话就问成功了没有。

  孙尚乾能从籍籍无名的小卒做到三军统帅,功夫、智商肯定一流。蜀川大部分地区都已落入汤和、廖永忠之手,成都有被四面围困之危,这样的局面他不会看不到。孙尚乾为求解困之法,将目光瞄向了不老泉。

  面对孙尚乾的询问,林靖天犹豫,孙尚乾一看表情,就知道事情没办成。这时,林靖天说道:“大帅放心,我虽没逮到独孤无敌,却逮到了他的侄女,有这么好的诱饵,我就不信他不上钩。”

  “我们没有时间了,汤和、廖永忠已经对成都展开了包围,距成都已经不足三百里了。”孙尚乾说道:

  “大帅怕什么,成都城城高墙厚,十万精兵据守,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林靖天提高嗓门,说道:

  孙尚乾为了增加城门的防御力,调拨两万士兵,在南门外安营扎寨,挖壕沟,埋尖桩,建立防线。壕沟横亘在辕门之外,深两米,宽五米,而且里面填充了大量的焦炭、木柴和火油。

  “成都城背靠群山,一面环水,唯有南门外缺乏防御。林将军英勇盖世,霸王枪天下无敌,南门外的守军还缺一个将领,林将军敢不敢前往?”孙尚乾激将之法用在了林靖天身上,说着就拿起了一支令箭。

  “有何不敢!”林靖天说着,接过令箭,跨着大步奔出帅府。

  汤和、廖永忠兵合一处,逼近成都,在城外三十里处扎营。探马在探察之时,发现了壕沟。汤和和廖永忠登高望远,看着城门和军帐,跟廖永忠说道:“这布防,整个一防御阵型,要攻城,必须先解决掉城外的守军,要解决守军,就得先跨过那条壕沟。”

  “壕沟里填满焦炭,战鼓一响,他们必然点着壕沟,无数的将士就会葬身火海。”廖永忠说道:

  “与其这样,不如现在就让它着起来,我就不信他有无穷无尽的焦炭,能让火烧一辈子。”汤和说道:

  汤和、廖永忠拨马回营,天黑之后,让神箭手摸近壕沟,朝里面射了一只火箭,火箭一落地,熊熊大火就烧起来了。汤和在辕门瞭望台上,能看得清清楚楚,一条火红的防线在燃烧。

  次日天明,火退了,透着红光的炭火依旧热气逼人。

  林靖天的诱捕计划依然在进行,他命士兵在辕门外的壕沟上搭建了一个木架子,将包括南梦溪在内的五名俘虏,用铁索吊在了炭火沟的上面,等着独孤无敌自己现身。

  日过正午,独孤无敌现身了,随着他一起而来的还有汤和、廖永忠的七万大军,独孤无敌夹在两军阵中间,显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林靖天全副武装,策马来到辕门外,和独孤无敌对话,道:“独孤无敌,我的话不用再重复第二遍了吧,说吧,说了他们就能活命。”

  “御天神为他的不老不死付出了代价,你怎能还步他的后尘呢。”独孤无敌说道:

  林靖天闻言,怒火中烧,挥动霸王枪,劈断了一根锁链,锁链上吊着的那个人,一头就栽到了炭火里,嚎叫一声就死了,变成一团火,皮肉燃烧成灰,只剩下骷髅。火坑很深,又松软,此人掉进去就被炭火埋没了,炽热灼坏了他的气管和肺腔,他是窒息而亡。

  林靖天怒吼道:“把话想清楚,数数上面,你还能再说几句。”

  “不老泉已经失效,蜀山地宫下的圣泉就是真的。”独孤无敌又气又愤,压着怒火,故作平静地说道:

  独孤无敌话音刚落下,林靖天挥舞霸王枪又劈断了两根锁链,两个人掉到火坑里,化作灰烬。

  “圣泉?那不过是御天神设下的幌子,二十年,年年祭祀,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林靖天说道:

  锁链上只剩下两个人,南梦溪和江城。江城是独孤无敌的小徒弟,很年轻,这时他哭着说道:“师傅,你走吧,您的养育之恩,我来世再报,没了我们,您还可以再收很多很多徒弟。”

  南梦溪听着江城的话语,抬头望望天空,内心乞求:“姐,你快点来呀!”

  独孤无敌听着江城的话,想起了和江城的欢乐时光,忍不住掉了两行眼泪,这时眼看霸王枪又挥动了,而后立即喊道:“昆仑山。”

  霸王枪没有停下,铁链断了,江城掉入了火坑之中。独孤无敌气急败坏,泼口骂道:“你这狗娘养的,让你得了长生,岂不天下之祸。”

  林靖天恼怒,挥动霸王枪把最后一根锁链也劈断了。独孤无敌见到锁链断了,纵身跳下火坑。

  “不。”南梦溪大喊,她拒绝独孤无敌跳入火坑救自己。

  独孤无敌在火坑里接住了下落的南梦溪,用他强壮有力的双手托住了南梦溪的后背和后腰,将南梦溪仰面高高举起。火坑很深,独孤无敌的半截身子都陷在了炭火里,双腿被烧焦,动弹不得。

  南梦溪仰面嘶吼,想要挣脱捆绑,可是铁链坚硬,拼尽了全力也挣不开。南梦溪含泪,扭头看向独孤无敌,哭着说道:“叔叔。”

  独孤无敌心里感到欣慰,然而脸上已经无法表达笑容,带着两行热泪,仰着头,看着南梦溪说道:“对不起,叔叔救不了你。”南梦溪知道独孤无敌尽力了,知道自己很快就会和叔叔一起葬身火海,内心没有多少恐惧,带着满脸泪痕,看着叔叔的脸庞,微笑了。

  独孤无敌话音落下,他伟岸的身躯就倒下了。就在南梦溪要接触炭火之时,一条白色的光带托住了她,原来是白练秋来了。白练秋悬停在半空,身后一条白色的光带,就像一条白狐的尾巴,托住了南梦溪下落的身体。

  光带将南梦溪卷起,将她带离火坑,飘向天空,飘飞的同时,捆在南梦溪身上的锁链,不断崩断,南梦溪恢复自由。

  白练秋的面容显得异常冷漠,她看着独孤无敌还在燃烧的尸体,而后抬起手臂,手指朝尸骨一指,紧接着火坑里冒起了一股火焰,独孤无敌以及其它四具尸骨随之都动了起来,变成火骷髅,从火坑里一个接一个地站了起来,并且奔出壕沟,扑向黑风骑。

  这是白练秋召唤了他们的亡灵吗?哦,这很难讲,不过在两军将士看来,这绝对是复仇之灵。

  独孤无敌的骷髅亡灵直扑林靖天,林靖天舞动霸王枪,一枪抡在火骷髅的头上,他的脑袋被打得歪向一侧,却毫发无损。火骷髅摇了摇脑袋,张开嘴喷出火焰,打翻林靖天的战马,林靖天见势不妙,跳离马背,躲开了火焰,落在了地上。火骷髅紧追林靖天不放,与其厮打在一处。

  不少黑风骑被吓跑,有不怕死的要去救林靖天,却被其余四个火骷髅拦住。

  林靖天不敌独孤无敌,霸王枪被骷髅火烧红,他抓不住,最后被夺走。赤手空拳的林靖天更打不过独孤无敌,独孤无敌拳脚齐攻,打得林靖天奄奄一息。

  林靖天被一记重拳打倒在地,四脚朝天,随后独孤无敌一跃而起,跳到半空,头朝下冲着半死的林靖天就扑了下来。骷髅落地,撞在林靖天的身上,烧出一团星火,消失不见。林靖天的铠甲被烧得扭曲变形,尸体被烧成了焦炭。

  林靖天下了地狱,其余的四个火骷髅吼叫一声,也化做星火消失不见。

  汤和、廖永忠在军阵之中,将阵前的事看得一清二楚,白练秋的出现,令他们以为是天神降临。

  白练秋让南梦溪看着独孤无敌报仇成功,而后用法力将她送到汤和的军阵里。南梦溪落到汤和旁边,跟汤和说道:“我姐姐让你们撤军,撤回营地。”

  汤和、廖永忠的军队徐徐撤退,白练秋只身一人挡住残余的黑风骑和城外的两万守军,让他们不敢进前,不敢去追击汤和、廖永忠。

  白练秋身上发出晶亮的光华,轻薄的光华宛如洁白的霞衣,霞衣缥缈,在阳光的映衬下,有点像一只白狐。霞衣带有数条光带,光带浮动,就像白狐的尾巴。

  孙尚乾站在城头,平视白练秋,感觉到了威胁,于是命令弓箭手万箭齐发,射向白练秋。羽箭飞近白练秋,在十米之外,即化为粉末,随风飘散。

  “愚蠢的人啊,体会绝望吧,接受痛苦吧,接受命运吧。”白练秋平静的话语传遍整个成都城,她一边审判,一边往高飞升,直至云端。

  前一刻还是晴天白日,后一刻就风云突变,乌云骤起,昏天暗地,转眼间天空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涡旋气团,气团笼罩了大半个成都城。

  涡旋气团滚滚转动,电闪雷鸣,中间的风眼似乎要把整个成都城都吸进去,城中的军民吓破了胆,面如土灰,慌张地叫喊:“老天爷发怒了,老天爷发怒了。”而后,屁滚尿流地往城北跑。

  风眼正对着南城门,伴着一声雷鸣,龙卷风从风眼里落了下来,触及地面,飞沙走石,连人带马,全都卷入了风暴。

  龙卷风继续壮大,变成直径一公里的巨大风柱。风柱撞破南城门,闯进成都城,在成都城的中心,风柱停止移动,逐渐减弱,最后消散。

  空中的涡旋气团也逐渐停止转动,风眼消失,乌云恢复往常的平铺状态。

  神之一怒,风云变色,大约也就是这样。且看此时的成都城,已经被移为平地,十万大军如蝼蚁一般,粉身碎骨,消失不见。

  孙尚乾跑得快,逃过了龙卷风,却没能逃出白练秋的手心。在城外山道上,孙尚乾骑马狂奔,一道光影在他眼前划过,战马受惊,一个急停,把孙尚乾摔落在地。

  白练秋悬停在半空,侧身对着孙尚乾,说道:“愚痴的人啊,老天收你回去了。”

  “你这妖魔,我杀了你。”孙尚乾举着刀大喊。

  随着白练秋一个萧杀的眼神,一股绵柔之风吹向孙尚乾。此风细密绵软,吹入人体,消散皮肉,风化骨骼。孙尚乾眼看着就被吹成骸骨,随后骸骨也被风碎,转眼间孙尚乾尸骨无存,化作尘埃。

  道家曰,天有三灾,乃天雷、地火、罡风,凡修仙者,必应之,如不能度,则身灭道消,回归尘土。罡风劲,自然之物,无不侵蚀,一旦入体,肢体发肤,立时分解,化为尘粉,荡然无存。

  白练秋的绵柔之风,与风灾如出一辙。想来,玄门之论,也并非都是空虚之言。

  南梦溪随明军撤退,背后巨大的龙卷风,惊得他们丢盔弃甲,撒腿狂奔。

  撤退途中,南梦溪奔上十里外的山岗,看着龙卷风摧枯拉朽一般,将成都城摧毁,她的心中没有惊愕,只有冷漠。

  风散云消,白练秋从空中落了下来,来到南梦溪面前。南梦溪看到白练秋,扑到她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白练秋抱着她,此时此刻任何语言,显得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唯有暖暖的拥抱才能给予更多的安慰。

  白练秋一直拥抱着南梦溪,待她的情绪稍微平静,才说道:“想去哪儿?”

  南梦溪闻言,哭腔着说道:“回家。”

  “好,我们回家。”白练秋说着,抱紧南梦溪就飞了起来。

  白练秋抱着南梦溪一路飞回终南山,飞到风林居,落到木屋前。

飞羽神奇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